第二章

性感的小可愛再配上超短的皮裙,染成金色的大波浪捲髮和綠色的眼影,袁陽晴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青春、俏皮的味道。

此刻她正坐在小牛皮沙發上,翹著潔白的腳,小心翼翼的在她有如花瓣般的腳指甲上,塗上可愛的淡粉色指甲油。

“怎麼樣?”袁星燦興匆匆的問:“幫我這個忙吧!反正你又沒有別的事做。”

除了開派對把她的豪華公寓弄的像豬窩,而且還不收拾;買衣服和化妝品把她卡刷爆,而且還不道歉之外。

“我不想打工。”袁陽晴嘴裡嚼著口香糖,輕鬆的說:“我又不缺錢。”

“你當然不缺錢,每次都揮霍別人的血汗。”她忍不住埋怨著。

都二十一歲了,還這麼不會想!她還以為在國外長大的孩子都應該很獨立,很會替別人著想才對。

看樣子陽晴是個例外,而原因歸咎於全家的溺愛。

爸爸袁溯在哈佛教法律,媽媽杜之康是知名的股票證券分析師,他們袁家從她有印象以來,一直都是屬於有錢人階級。

案母對孩子更是採取縱容式的教育,因此,她們三姐妹的個性便十分迥異。像她是很有節制很規律的人,而月琰和陽晴則一個懶惰一個揮霍,一點都不像她這麼勤奮又節儉。

“幹嘛這麼見外嘛!”袁陽晴眯起了可愛的眼睛,“我也有買給你呀!那個古馳的包包很可愛吧?限量的喔!”

“是呀,用我的錢買。”袁星燦無奈又無力的說:“到底怎麼樣?你肯不肯幫這個忙?”

要不是為了自己一時衝動攬下的爛攤子,她才不會浪費寶貴的時間來求陽晴。

袁陽晴滿意的看著塗好的指甲,伸長了美腿擱在桌上,“我又沒學過形象包裝,就算想幫忙也不合格。”

她老姐也未免太異想天開了,用兩個月的時間把一個平凡女孩變成社交名媛?她自己都不是什麼名媛了,哪有辦法幫別人呀?

“你就把你打扮自己的心得傳授給她就行了。”袁星燦繼續鼓動著,想盡辦法要讓自己的麻煩少一樁,“遇到問題就打個電話回公司求救,各個小組都會盡力配合你的。”

“幹嘛一定要我?難道公司沒人了嗎?”她是趁著學校放假回來玩的,才不想工作呢!

“沒辦法,人家指名要姓袁的嘛!”

袁燦星的想法很簡單,先讓陽晴去撐幾個禮拜,等到她解決了誠源石化後,再去接手。

“不要啦!”袁陽晴求道:“你自己去嘛!”

“我要是有時間還用得著求你嗎?”她生氣的說:“袁陽晴,你老是來麻煩我,我有沒有拒絕過你?叫你幫我做點小事,你就推三阻四的,一點良心都沒有。”

“好,你別生氣,我幫你這個忙嘛!”

一看姐姐動氣,她也不敢不聽話,要是她聯合其他人來阻斷她的經濟來源,那她就得不償失了。

“我去。但要是搞砸了,我是不管的喔!”

先把醜話說在前面,免得到時候出問題時怪她砸鍋,那她可就是好心沒好報了。

一聽到她肯去,袁星燦立刻換上笑臉,“不會的。你先教她基本的穿衣和化妝,其他的我再來接手。”

袁陽晴嘆了一口氣,沮喪的說:“好啦!”

看樣子她美好逍遙的假期泡湯了,唉!真是個愛使喚人的姐姐,早知道就不來了。

袁星燦眉開眼笑的說:“你明天就到奈德去討論細節,順便認識一下你的客戶。”

“知道啦!”她把尾音拖得長長的,一臉無可奈何的模樣,“太難的事情我做不來,要是你的客戶不滿意,我不管。”

袁星燦只要她答應,其他的都好說,因此敷衍的說道:“那個柯南宇是個笨蛋!只要你隨便敷衍他一下就好了,不會有事的。”

雖然上一次見面的時俟,明明是她表現得像笨蛋,但為了哄陽晴接下這個任務,她還是昧著良心說謊。

“最好是這樣。”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你想不想去喝杯咖啡?”

袁陽晴無視於電梯裡眾人訝異的眼光,雙手一左一右的壓在電梯門上,上身微微前傾,臉上有著令人無法抗拒的甜美笑容。

“什麼?”柯南宇挑著眉毛,語氣有些詫異。

這個女人是在跟他搭汕嗎?

“我想請你喝咖啡。”雖然長年住在國外,但她的國語卻是一級棒,沒道理他聽不懂呀!

但是對方是個極品帥哥,所以她絲毫不介意多重複幾次。

罷剛計程車在奈德大樓前停下來時,剛好這個男人從她面前走過,她只花了一秒就將他鎮定。

無法挑剔的面孔和身材、放電的眼睛和勾魂的唇角,她跟在他後面,看著他從容而自信的步伐,並且注意到每個經過的女人一定回頭看他。

“喝咖啡?在早上九點?”他看了一眼手錶,再迅速的看了一眼袁陽晴。

金髮、長腿、大眼妹,看就知道未滿二十歲,不過身材倒是一等一的好。

“抱歉,你不合我的脾胃。”考慮到她尚未茁壯的稚女敕心靈,他刻意把聲音壓到只有他們兩個人聽得見的程度。

“三千塊?我有那麼便宜嗎?”一意會他在想什麼,袁陽晴絲毫不以為意,反而甜甜的一笑,大聲說:“就算你長的帥,也不能隨便亂殺價呀!”

江特助皺眉護主,立刻說道:“你胡說八道什麼!警衛呢?”

“不要緊。”他伸手一攔,阻止了江特助找警衛的動作。

這種小女孩他見多了,如果他沒有本事打發的話,那他就不是柯南宇了。

柯南宇微微一笑,“你妨礙到了別人,要進來還是退出去?”

電梯裡的員工看見這個辣妹居然出言挑逗總裁大人,紛紛識相的走出電梯,只剩下忠心耿耿的江特助在一邊待著,等著在老闆皺起眉頭時,再度高喊警衛,把這個小美女請出去。

袁陽晴跨進了電梯裡,與他面對面站著,然後順手壓上關門鍵。

“告訴我。”她笑咪咪的用手肘撞撞他強壯的手臂,“總裁辦公室在哪裡?”

“十三樓。”他挑挑眉,“你看起來不像來辦公的。”

“可是我偏偏是來辦公的。”她呵呵一笑,“你是奈德的人嗎?”

這應該是廢話了吧!這是奈德生物科技的辦公大樓,除非他跟她一樣是來洽公的,否則一定是裡面的員工了。

“你說對了。”他注視著不斷跳動的樓層數字,心裡想著這個時髦的辣妹似乎不是該在這裡出現的人物。

一旁的江特助習慣的推推眼鏡,“‘小姐,我確定總裁跟你沒有約,你還是再搭電梯下去吧。”

“你又知道了?”她皺皺鼻子,做了一個鬼臉。

“我當然知道,因為總裁的行程我最清楚了。”

總裁所有的約會都是他安排的,恐怕他比總裁更加清楚接下來一年內他的所有行程。

“那你怎麼會不知道今天他約了我見面?”她一臉勝利的說:“上午十點三十分。”

“聚焦公司的袁小姐?”江特助訝道:“你不是呀!我約的是袁星燦,袁小姐。”

“噓。”她小聲的說:“跟你們說一個秘密,不可以告訴別人喔!”

“好呀。”柯南宇雙手抱胸,一臉有趣的模樣,“是什麼秘密?”

他還在想今天袁星燦會秀出什麼令他感到滿意的計劃,沒想到來的人居然不是她?他記得他交代的很清楚,要她別讓他失望的呀!

“我姐說呀,奈德的總裁是個笨蛋,他的事不用她親自出馬,所以我來就行了。”她神秘兮兮的說:“千萬別讓你們總裁知道了,他心眼一定很小,要是知道了,一定會找我姐的麻煩。”

江特助尷尬的看了老闆一眼,不知道該陪笑幾聲,還是說幾句“放肆、大膽”之類的話。

“原來你是袁星燦的妹妹。”柯南宇點點頭,“那我也跟你說一個秘密好不好?”

“什麼呀?”她興匆匆的把耳朵湊過去。

“我長這麼大,還沒人說過我是笨蛋。”說完,他臉上笑意全無,“回去跟袁星燦說,叫她親自來,我們得好好談談。”

“嗯?”袁陽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江特助一眼,然後伸出手指頭來,“他……”

江特助嚴肅的點點頭,一臉的同情。

“呵呵……”她尷尬萬分的笑了笑:“我是開玩笑的,像你這麼聰明的人一定所得出來吧?”

完蛋了,她搞砸了,要是給二姐知道,她就完蛋了!還是趕緊找個地方避個難先,把這個爛攤子還給二姐好了。

“大家剛認識,多少都會害羞,開個小玩笑活絡一下氣氛,不錯吧?哈哈……”

他的俊臉毫無表情,剛剛那種足以讓春花醉倒的笑容頓時無影無蹤,臉上的線條變得比冰山還硬。

哇!這傢伙翻臉比翻書還快!我也不是故意的,說來說去都是二姐不好,沒事幹嘛叫我來找釘子碰呀!袁陽晴在心裡偷偷說著。

叮噹一聲,電梯門打開,她連忙倒退著走出去,“我先走了,打擾了,你們忙,不用送了。

其實我二姐也不是存心要說你是笨蛋,她的意思是說你不是很聰明,很好唬弄,敷衍一下就行……”

慘了!好像越說越錯,還是少說幾句!

柯南宇哼了一聲,對於袁星燦的評語感到相當程度的不爽。

“原升。”柯南宇沉聲地說:“撥個電話過去聚焦。”

原來袁星燦對他的評價這麼低!不聰明?好唬弄?可以隨便敷衍?哼!他倒要看看她有多聰明!

“是,我知道該怎麼做。”

神色不善,看樣子真的是火大了。笑面虎不再笑的時候,挺可怕的。男人的尊嚴是惹不得的,難怪老闆要火大了。他在心裡替袁星燦默哀。

“我立刻跟她們解約。”

“不用,我會處理。”

他會好好的處理的。

他這輩子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被人看不起!他有實力,也有能力,不應該得到不及格的分數。

袁星燦只說對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心眼小,相信她會很快的得到證實。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柯南宇!”

一聲咆哮從電話裡傳了出來,會這樣毫不客氣,連名帶姓叫他的,只有一個人,也只有這個人有這個膽量,居然敢對柯南宇這個台貿集團的未來接班人大呼小叫。

“秦緯綸。”他笑咪咪地將電話夾在肩耳之間,早已習慣了他的大嗓門,一點都不需要將話筒移遠,“大忙人,你居然有空打電話來。”

“噓寒問暖我沒時間,興師問罪就抽得出空來!”他大聲的說:“你這小子,那家爛公司是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幫!”

“你這麼沒頭沒腦的,說的是哪家公司的事?”

原來是來者不善!

還好他四兩撥千金的功夫也不是白練的,輕輕鬆鬆就能擋駕。

“你心裡明白我說的是什麼!你從來不看新聞的嗎?”

昨天那場記者會,國內多家電視台都做了報導,聲稱國內的環保團體又漂亮的打贏了一仗什麼鬼東西的。

秦緯綸的火氣就算隔著話筒,還是相當的明顯,柯南宇卻忍不住好笑,“你知道我只注意花邊新聞而已。”

從來不服輸,相交這麼久沒看過他低頭的秦緯綸,昨天居然公開道歉,釋出最大的歉意和解決的誠意,這簡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

“別亂開玩笑了!那家爛公司,什麼專業的形象顧問!”他氣呼呼的說:“一點幫助都沒有!託你的福,我簽了三年的約,現在解除合約得賠上九百八十七萬的違約金!”

居然叫他公開道歉,還宣佈將有一項回饋地方的計劃正積極的展開!

見鬼了,這哪裡像人稱火爆浪子的他會做的事?他長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說“對不起”這三個宇!

“那關我什麼事?”柯南宇無辜的笑了起來,“再說,我倒覺得聚焦做得不錯,誠源石化今天一開盤就見紅,挺不賴的。”

就算他當初幫了袁月琰一把,從中促成秦緯綸將企業的形象交給聚焦維護好了,現在也不干他的事吧?

作媒也沒包生兒子的呀!

“你當然不賴!”秦緯綸吼了一頓,發洩了之後,也覺得火氣消了一點,聲音也就正常了一些,“你不用跟那個笨女人打交道。”

“笨女人?”他呵呵一笑,腦中迅速的閃過一雙明媚的大眼睛。“袁星燦看起來不怎麼笨。”

至少她讓誠源石化成功扭轉了負面形象,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扁是要說服秦緯綸這隻硬脾氣的驢子公開表達歉意,那就是一項艱矩的任務了,真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

她看起來那麼柔弱,連拒絕一個男人都不會,沒想到她竟能說服秦緯綸。

“是呀,她是不笨!是我蠢!”秦緯綸說道:“反正我寧願賠錢,也要違約了!誰受得了袁星燦那種女人。”

柯南宇吹了一聲口哨,輕快的說:“我還以為你喜歡美女。”

“袁星燦是不錯,不過她那種女人太可怕了,固執得跟頭驢一樣。想到要跟她打交道,我就頭痛!”

她是篤信總有一天等到你的那種人,充滿耐心!

而他則是超級急性子,什麼事跟他重複說上兩次,他就會不耐煩。

這次的事件,讓他充分的學習到何謂不屈不撓,撐得久的人就會獲得最後的勝利。

袁星燦用磨功、煩功,搞得他超級不耐煩之後,只好同意她的一切鬼主意,包括那個爛晚會、爛記者會和那個爛演講稿!

他發誓,他再也不要跟那個女人打交道了。

“我見過她,但她不像是會讓人頭痛的女人。”柯南宇又補了一句:“相信你的行政秘書也有同感。”

說實在的,她倒是讓他覺得挺有興趣的,至於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他還得再研究研究。

“你說東方寬宏?”他大笑了起來,“要聽聽他對袁小姐的評語嗎?”

“一定不怎麼好。”他想到昨天早上的那一幕,開始同情起東方寬宏那即將受傷的男性自尊。

“容易上手、容易騙、很難甩。”秦緯綸終於笑了,“除非你想獨佔某八卦週刊的封面,否則不要碰她為妙。”

柯南宇一聽,忍不住也笑,“我好奇,他是什麼時候跟你說這句話的?”

“我第一次見到袁星燦的時候。為什麼這麼問?”

當初和他簽約的是袁月琰,雖然他遺憾那個風情萬種的袁月琰不是負責他業務的人,但是氣質非凡的袁星燦立刻讓他覺得損失不大。

柯南宇哈哈大笑,“因為我不巧的看見了他在找麻煩。”他笑著把昨天早上在電梯裡的事情說了。

“她對付追求者的手段挺老套的。”

“追求者?哈哈哈……”秦緯綸說道:“誰會想去追那個麻煩?我告訴你,袁星燦是我見過最羅嗦、最煩人的女人。我強烈懷疑她根本不是女人。”

“這一點我恐怕要同意了。”他想到她對他的評語,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沒有一個女人會把多金、英俊又瀟灑、聰明的他說成是很好唬弄的笨蛋的。

衝著這一點,他也要懷疑她不是女人了。

“原來東方那傢伙早就出手了。”秦緯綸有點幸災樂禍的說;

“還失敗?也好,那傢伙老是自命風流。”

他辦事能力不錯,就是花心了點,讓他踢幾次鐵板也好。“你聽起來很高興,還在記恨人家娶到了那個空姐當老婆,而你卻連她的手都沒模過?不爽就開除他呀!你會手軟嗎?””

秦緯綸不服氣的說:“我根本沒喜歡過那個空姐,我也沒出手,否則東方寬宏娶不到她。

我可是很有風度的老闆,才不會因為這種小事開除能力強的員工,再說,根本沒這回事。”

柯南宇笑而不答,畢竟這事關男人的面子問題,他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慘敗在自己員工手下。

秦緯綸聽他的聲音,也知道他並不認同,於是正經的說:“我這輩子追女人沒失敗過!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碰巧知道有。”柯南宇不想揭他的瘡疤,偏偏他自己不知死活的送上來。“我不相信你不記得。”

秦緯綸不服氣的說:“那次我沒出手!否則那份巧克力不會送到你手上!”

當時,大家都是羞澀的高中生,唸的是私立的貴族學校,他和柯南宇都是風雲人物。

那時候他超級喜歡一個長髮飄逸、氣質高雅,彈得一手好琴的學姐鍾艾,但是情人節那一天,她的巧克力卻送到了柯南宇手中。

害他傷心了好久。

“我也沒對她示好過。”柯南宇得意的說:“我們的出發點一樣,但是隻有我到終點。”

秦緯綸一向好勝不認輸,哪裡受得了他這麼說!

“我沒輸,你也沒贏。”

“事實就是事實,你大聲也沒用。我就是比你有女人緣。”

秦緯綸忍不住哇哇大叫:“胡說八道!我哪裡會比你差了?別自抬身價,你的斤兩我清楚得很。”

“是嗎?你有我瞭解你那麼瞭解我嗎?”柯南宇一向很喜歡逗弄他這個容易認真的好友,他很容易撩撥,總是幫他增進不少生活樂趣。

“那當然,我說你呀,沒你自己想像的那麼吃得開。”

柯南宇根本就不是風流花心的料,幹嘛為了面子,把自己說得像多情種籲?

“要不要打個賭?”他開玩笑的說。

“賭呀!吧嘛不賭?”秦緯綸一如往常的認真了,“你要有辦法,就追上袁星燦給我看!”

“沒有再難一點的挑戰嗎?”柯南宇狀似輕鬆地說。

“對你是極限了,哈哈。”秦緯綸認真的說:“賭注是什麼?”

“呵呵,你輸定了,那台法拉利準備換主人了。”

“早知道你覬覦那台車很久了。”他乾脆的說:“反正你也不會贏。先說在前面,你要是輸了,我跟聚焦的違約金給你付。”

柯南宇覺得有趣,笑著說:“那不是我佔便宜嗎?哈哈,就這麼說定了。

“當然說定了,難道你以為我開玩笑嗎?”秦緯綸說道:“我剛錄音了下來,你賴不掉了,早點把錢準備好吧!”

“用得著這麼認真嗎?”他搖頭笑了,“不過是個玩笑。”

“你怕啦?現在認輸也行,我收現金,不收支票的。”

“你在激我?”柯南宇哈哈大笑,“好,跟你賭了。”

這麼一個小賭局而已,他會輸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