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袁星燦有點緊張,她可以從透明玻璃看見辦公室裡的柯南宇。

他正在進行一個視訊會議,只見他專注的盯著電腦螢幕,性感的嘴唇有時候緊抿著,有時候卻又快速的開合著,像在爭辯什麼似的。

他應該把辦公室裡的百葉窗拉上的,這樣待在會客室裡的她也不會老是盯著他看了。

一陣敲門聲響起,一個圓臉秘書送了一杯咖啡進來。

“袁小姐,麻煩你再等一下。”她非常客氣的說道:“會議快結束了。”

“好,謝謝你。”她連忙把視線收回來,在沙發上正襟危坐。

昨天下午,她接到江特助的電話,說柯南宇有要事找她,要她今早來奈德一趟。

不知道所謂的“要事”是什麼?難道是他不滿意陽晴負責這件事嗎?

說到陽晴,怎麼她從昨天早上到現在一點消息也沒有?

她明明交代過她,一拿到柯小姐的資料,就回公司跟她商量的呀!

她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柯南宇為什麼十萬火急的叫她來,又自己跑去開會?把她晾在這裡,滿腦子都在猜想是什麼事,讓她坐立難安的!

她又不是吃飽了閒閒,都不用做事,在這裡乾等而浪費掉的時間,都可以拿去做一個新的企劃案了。

袁星燦又等了一會,這期間,她努力剋制自己別把眼光轉向柯南宇的辦公室,但是還是忍不住偷偷瞧上一眼。

這一瞧,居然沒看見人?

“哪裡去了?”她站起來,走到玻璃旁邊張望了一下,突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看到來電顯示,她有點猶豫,對於這個無情無義的混蛋男友,她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考慮了三秒,她還是接了電話。

“星燦,我已經把鎖換了。”

電話那邊劈頭的一句,讓袁星燦呆了一下,“什麼?”

“我說我把公寓的鎖換過了。”他無情的說:“我給過你時間的,要就買下來,要不就搬走。”

“江平哲!你能不能講點道理?”袁星燦突然覺得生氣,“七天還沒有到!”

可惡,她當初還以為自己嫁他嫁定了,所以才會同意合買那間公寓,花了她所有的積蓄呀!

結果,說過願意等她一輩子的江平哲,追上了他律師事務所老闆的女兒,立刻就把她像破鞋似的扔了!

“你沒有錢買下來的,所以你的東西我請搬家公司幫你搬到你公司去了。

“你太過分了!那是我的家,你憑什麼把我趕出去!”

她到底是在走什麼雷運呀,居然被人從自己的家裡轟出來?

苞父母姐妹求救?太丟臉了,他們一定會說早知道姓江的不是真心的,那隻會讓她更難受而己!

而且她絲毫沒有勇氣把自己目前的窘境讓父母知道!她是袁家最不需要被擔心的孩子,她不想破壞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印象。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絕對不能讓遠在國外的父母為她煩心。

“你別忘了,公寓的所有權人是我。”江哲平冷冷的說:“我當然有這個權力。”

袁星燦氣到頭髮昏!她簡直是白痴,為什麼會答應用他的名字買,現在可好,她是真的一無所有了。

“平哲,拜託你給我一點時間,至少讓我找到房子再說,你這樣子做,叫我怎麼辦才好?”

“反正你很愛公司,乾脆就住那裡好了!就這樣,不跟你說了,你保重吧!”

“喂!”袁星燦叫道:“喂!你不能這麼做!那是我的家、我的房子!”

她一跺腳,真想把手機朝牆上摔,可是想到自己現在窮得半死,還是算了吧!買支新手機又是一筆開銷,能省則省。

“氣死我了!”她忿忿的一甩手,突然,一個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在忙嗎?有沒有吵到你?”

“啊!”她嚇了一大跳,手裡的手機飛了出去,砰的一聲,K到了玻璃,又掉到了大理石地板上。

“我的……”她發出絕望的聲音,連忙去搶救,卻只來得及將它從地上撿起來,“手機……”

看著什麼都沒有的螢幕,她沮喪的接了按開機鍵,“不會吧?”

“我嚇到你了嗎?”柯南宇走到她身邊,“摔壞啦?”

他剛剛在門口聽見了她的聲音,故意不進來,等她說完話才走進來。

聽起來,她似乎遇到了困難,不過,那不干他的事,他當然也沒有幫忙的必要。

再說,他也不相信一個成年人能有什麼事是自己解決不了的。

“還不知道。”她有點埋怨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怪他不該突然出聲嚇到她。

“恐怕是沒救了。”他瞄了她手裡的手機一眼,“輝煌做的手機不能摔,摔了就當,你從來不注意手機資訊的嗎?”

“我已經摔到了,而且還是拜你所賜。”她已經倒楣到了極點,實在不需要他來落井下石,說這種太具有諷刺意味的話。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賠償你的損失。”

非常吸引人的一句話,但是她怎麼可以讓一支手機敗壞她的人格呀!

這樣就要叫人家賠償,實在太小家子氣了。

雖然她是真的很想,可是對方是超級大客戶,她得給他一個好印象,所以還是說出了違心之論。

“不用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她把壞掉的手機塞到口袋裡,把話題引回正事上,“柯先生,你找我來是有什麼事嗎?”

“我是要告訴你,”他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我不喜歡人家遲到,希望你能記住這一點。”

“耶?”是他說了火星話,還是她不是地球人,否則她怎麼聽不懂他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我的意思是時間很寶貴,尤其是對一個生意人來說。”柯南宇好整以暇的說:“身為形象顧問,你一定更加知道守時的重要件。”

“我當然明白。”

她更加迷糊了,完全搞不懂他這番話的重點在哪裡。難道她是被江平哲氣得變笨了嗎?

見她一臉疑惑,他又說了一句:“你遲到了,還需要我再說明白一點嗎?”

“啊?我遲到?”她趕緊看看自己的表,是不是這個使宜貨罷工連累她遲到了?

“你應該在昨天上午十點三十分的時候出現在我的辦公室,不是嗎?”他搖搖頭,“我還以為事情交給聚焦就能放心,看樣子我太高估你了。”

袁星燦瞪大了眼睛,“柯先生,你一定誤會了。我的的確確已經派了人過來。”

“我沒見到。”

這個死陽晴!她居然沒來,害她背這個大黑鍋!

難怪她不見蹤影,原來是沒臉見她!

“真是抱歉。”她深深的一鞠躬,“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我真的有派人過來,等我弄清楚之後,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不用了。”他看著她,臉上的笑容不懷好意,但遲鈍如袁星燦是看不出來的。

“我只信任你。你派別人來我也會當作沒見到,只認定你。”柯南宇笑得很誘惑人,“你不會拒絕親自處理吧?”

“老實說……誠源石化還要我……”不行、不行!她不能因為他的微笑很迷人,就忘記自己忙得快瘋掉了,根本處理不過來呀!

“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他的表情像個天真的小男孩,叫人不忍心拒絕他,害他失望,所以接下來她聽到自己那麼說:“或許我可以把誠源石化交給別人。”

反正秦緯綸一看到她就生氣,她乾脆交給屬下去跑,自己專心顧著奈德這塊大肥肉就好。

“那真是太好了。”大野狼絲毫沒讓小紅帽發現他的企圖,“那今天就開始吧。對了,你知道我家在哪吧?要不要我請司機帶你過去?”

“你家?”她不大明白,她擔任他妹妹的個人形象顧問,跟他家有什麼關係?

“是呀,我家。”他笑得很誠懇,“住在我家,二十四小時的貼身接觸,會讓你的工作更順利。我想,你不會反對吧?”

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就不相信袁星燦逃得過他的魔掌!

說他是笨蛋?哼!大錯特錯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第一次見到柯南宇,她傻呼呼的答應了根本不該答應的,屬於他個人額外的要求。

第二次見到他時,她變得更加笨了,把自己送上門,去負責這件不可能的任務。

如今提著簡單的行李,站在他的豪宅大鐵門前,她實在不知道自己還會做出什麼傻事來。

雖然袁星燦不斷的檢討自己,卻也明白自己無處可去,而柯南宇這個提議,歪打正著的解決了她的窘境。

她按了按電鈴,得到了回應之後,推開鐵門進入了小花園,她注意到柯南宇是個喜歡大自然的人。

一棟精緻的兩層洋房式建築就坐落在花園錦簇中,右邊是個溫室,旁邊有路延伸到後面的密林去。

主建築物佔的面積並不大,大都分都是樹木花叢,要是少了洋房和溫室,她絕對會以為自己來到了什麼荒山野嶺。

她慢慢的朝屋子走去,一棵五彩繽紛的聖誕樹就站在門口。

咦?不對!袁星燦愣了一下。那不是聖誕樹,是一個人!

一個濃妝豔抹、穿著誇張的矮胖女人!

因為她妝太濃,因此她看不出來她臉上是什麼表情,只從她揮動的手勢中,猜測她是帶著善意的。

“袁小姐嗎?”她的聲音跟她的人一樣,帶著些誇張的尖銳,“新的家庭教師?”

“我是。”她連忙應聲,手裡的行李已經被她接了過去。

“第十一個!”她露出一個誇張的笑容,比了個十一的手勢,吃吃的笑了起來,“不過你跟其他人不一樣。”

她細細的看了星燦幾眼,“你不像老師。”

袁星燦在心裡咕噥著,眼光不錯,我本來就不是什麼老師!老天,十一個?真恐怖的數字!

“你終於來了,我等了好久呢!”她熱切的說:“你的房間我都準備好了,你喜不喜歡粉紅色呀?”

“嗯,還蠻喜歡的。”袁星燦只花了三秒的時間就確定,這個和善熱心的女孩,應該是柯家的傭人。

雖然她那件寬大的三色襯衫實在不應該配紅色蓮裙,裙子下面也沒必要再穿一條毛褲,腳上的那雙紅色涼鞋有點刺眼,又不均勻的塗上藍色指甲油,使指甲看起來髒兮兮的,更別提那種調色盤似的誇張化妝法。

但她從對方友善的笑容中感受到那股親切,因此也就不覺得這個女孩討厭。

“那真好,我還擔心你會不喜歡呢!”她拉著袁星燦的手,將她帶進了玄關,一邊說道:“你吃過了沒有?要不要跟我一起吃?”

袁星燦還來不及回答,她已經劈里啪啦的接下去:“還是你要先去看你的房間?你一定會喜歡的!我看你臉色不好,是不是很累呀?還是你要先洗個澡?”她繼續說道:“還是先吃點東西好了,裡面有比薩和炸雞,要不要吃一點?”

她連珠炮似的說話方式,讓袁星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還好,我不會累,也不大餓,不知道柯先生大多什麼時候回來?”

下午他只稍微跟她提一下他妹妹,說她脾氣有點特別,大學考了三次都沒上,給她請了很多老師回家上課,卻沒一個做得久的,她最大的興趣是窩在房間看購物頻道。這次他爺爺是鐵了心的要幫她找個好對象,徹底的將她改造,可是怕她怪脾氣發作,不肯合作,因此要袁星燦先別提起任何事,只要說她是新來的家庭教師就行了。

他交代完,就吩咐她下班後到他家報到,等他回來再詳談。

“不一定耶!有時候很早,有時候很晚。”

她又問:“那柯小姐呢?”

那個柯雪野一定是個被寵壞的千金大小姐,不知道她是用什麼方法趕走那麼多的家庭老師。

她聽柯南宇提到這個妹妹時,語氣似乎有些傷腦筋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是拿這個寶貝妹妹沒辦法。

“什麼柯小姐?”她瞪大了眼睛,使得那塗著一圈紫藍色眼影的眼睛看起來更大了。

“柯先生的妹妹,柯小姐呀!”還有別的柯小姐嗎?

“呵呵,你叫我雪野就好啦!叫小姐好奇怪喔!”她呵呵大笑。

“啊!你……你就是柯先生的……妹妹!?”

“是呀,不然你以為我是誰呀?”她調皮的吐吐舌頭,“傭人嗎?嘻嘻,我們家沒傭人啦!”

“沒有,沒有,我只是有點驚訝……”

袁星燦有些不好意思的否認,她怎麼能承認自己把大客戶的親妹妹當成傭人呀!

“沒關係的啦!”柯雪野大方的說:“我什麼都不會做,要當傭人也不及格呀!我只會把屋子弄髒、弄亂,又不會收抬,要是我當傭人,一定沒半天就被開除,這是我爺爺說的。”

這麼大的一棟房子沒有傭人,只有一個忙碌的柯南宇,跟一個什麼都不會的柯雪野,居然還能幹淨整齊如斯?

像是從她臉上看出疑惑似的,柯雪野接口笑著說:“是我哥哥啦!你別看他沒事就跟女明星上八卦雜誌,那都是那些記者胡說八道的!

我哥哥有空都嘛在家裡打掃屋子,才不會到處亂來!對了,我哥哥煮的飯超級好吃喔!袁小姐,我叫你的名字好不好?我哥哥說你叫星燦,好好聽喔!天上的星星很燦爛,是這種意思嗎?”

袁星燦笑了笑,知道自己要花一段時間,才能習慣柯雪野這種跳躍式的說話方式。

“你叫我名字就好了,沒關係的。”

在沒見到柯雪野之前,她只覺得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現在她的想法變了,這根本就是個超級不可能的任務!

柯雪野興匆匆的拉著她到明亮的開放式廚房,造型現代的吧檯上堆著兩盒打開的被薩和一桶炸雞,大瓶的可樂已經少了一半,嵌在牆上的電視調在購物頻道,主持人正口沫橫飛的推薦一款喝了就會狂瘦的減肥食品。

“星燦,吃一點吧!”她抓起一大片披薩,又倒了一杯可樂,非常殷勤的招呼起她的客人,“家裡平常只有我一個人,無聊死了,還好你來了。”

袁星燦在她旁邊坐下來,接過被薩和可樂,她也真的有點餓了。

一邊吃,她一邊想,該怎麼告訴柯南宇,他妹妹需要的不是形象顧問,而是一個神仙教母。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袁星燦其實也不能確定,讓她睡不著的,是那看久了就會頭昏的粉紅色,還是那些像是會四處繁殖的蕾絲。

總之,這個房間讓她睡得超級不安穩。

所有的東西都是粉紅帶青絲邊的,就連寫字檯上的鋼筆也綁著蕾絲的蝴蝶結。

她很喜歡熱心、善良又大方的柯雪野,可是她真心的認為她該去學著什麼叫適可而止,只是她還找不到勇氣跟她說。

因為睡不著,所以她乾脆把那些在床上反覆的時間節省起來,披了睡袍,坐在寫字檯前,開始做她的正事。

她一向有做計劃的習慣,對於柯雪野的改造計劃,她首先寫下的就是“改變飲食習慣”六個大字。

夜深了,因為安靜,聲音似乎有被放大的效果,她聽見了車子駛進來的聲音,因此看了看桌上的小鐘,凌晨兩點半。

如果那是柯南宇的話,那他還真是個勤奮的人,兩點半才進家門?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遲歸不能和工作勤奮劃上等號,也許有個熱情的約會讓他回來晚了,忘了她這個“家庭老師”還在等他討論事情。

她搖搖頭,把那有點無聊、有點酸的想法趕出腦袋。

柯家嚴格說起來並不大,所以她聽見腳步聲朝她房間走來,她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心裡想著,這麼晚了,他走來幹嘛?

稍早柯雪野帶她認識了柯家,因此她知道柯南宇的房間和書房都在一樓,他沒理由三更半夜往二樓跑呀!

她站起來,仔細聆聽外面的動靜,聽見他的腳步聲停住了,跟著是敲門聲,但不是敲她的房門,而是隔壁的柯雪野。

袁星燦又聽見開門聲,還有幾不可聞的說話聲。

“這麼晚了,這兩個兄妹還有什麼話可以說呀?”

她雖然好奇,但也知道,開門出去一探究竟是不禮貌的。

於是她又坐回寫字檯前,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回她的工作上面。

袁星燦最大的優點就是認真,當她專注在一件事情上時,周遭的一切都會被她忽略。

當她聽到叫喊聲時,已經快要四點了。

一開始,她還以為她聽錯了,畢竟是深夜嘛!柯家後面又是樹林,各種古怪的聲音都有。

可是當那聲音不斷持續時,她忍不住放下手裡的筆,仔細的聽了起來。

真的是有人在大喊大叫,還帶著濃濃的哭音。

袁星燦站了起來,走到落地窗外的露台上。她房間的露台是面對著樹林的,因此她能借著月光看見下頭的景物。

月光之下,一切都是靜止的,因此,那唯一活動的東西就吸引了她的注意。

有個人快速的進入樹林!

因為速度和角度的關係,她沒有辦法確定那人是男是女。

三更半夜的,誰會往烏漆抹黑的樹林裡跑呢?

袁星燦站了一會,覺得有些冷,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放棄,窩回床上去。她是真的累了,得好好睡個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