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早安。”

隨著這句早安遞過來的,是一杯熱騰騰的咖啡。

站在吧檯後面的柯南宇一身休閒打扮,充滿著陽光和朝氣,英俊的臉上神采飛揚。

袁星燦不由得又懷疑起她的手錶罷工。

現在是七點整,這傢伙兩點半才進門,就算他三點睡好了,那也才睡四個鐘頭,他有什麼辦法只睡四個小時,卻讓自己看起來神清氣爽?

“早……”她是超級想睡,可是身體卻不聽話的自動起床,害她痛苦得要死。

他指指她眼睛下面的黑影,“沒睡好嗎?”

“還好。”她捧著熱咖啡,輕輕的吸了一口,“昨天四點多的時候,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

“是嗎?”他轉過身去,熟練的拿著平底鍋做早餐,用一句話打發她的發問。

“吃蛋卷嗎?”

“好。”看著他挺拔的背影,她居然有一些幸福的感覺?

她甩掉那個近乎可笑的想法,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因為那個背影而感動。

看著他忙碌的身影,袁星燦突然覺得有點奇怪。

這個叱吒商場的男人,居然在廚房裡做早餐?

她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正常,不過電影裡的大亨,不是應該翹著二郎腿、看著報紙,等著傭人把豐富的早餐送到他面前的嗎?

“你昨天見到了雪野,覺得怎麼樣?”他的問話把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我不知道。”袁星燦老實的說:“我還不瞭解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的問題。”

“只要說你辦不辦得到就好了。”他將一盤熱騰騰的蛋卷和培根送到她面前,“趁熱吃吧。”

“謝謝。”她有些笨拙地道謝,心裡那股奇怪的感覺伴隨著不安,慢慢的擴大。這個人蠻溫柔的,待人也挺有禮貌的,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娶到老婆?“我不認為廚房是可以討論這事的地方。”

再怎麼說這也是公事嘛!她一向不在吃飯的時候辦公那會令她胃痛。

“如果你擔心雪野聽見的話,那大可不必,她沒那麼早起床。”他笑一笑,“如果討論這件事會破壞你的好胃口,那我可以晚點再提。”

“都不是!”她衝口而出,“我只是不習慣在吃飯的時候討論公事。”

“那麼私事呢?”他坐在她的對面,端起了咖啡壺,“還要嗎?”

“不用了。”她把杯子拉退一點點,表情有點慌,“私事更加沒有必要討論了。”

他那是什麼意思呀?完蛋了,他那樣看著她是要做什麼呢?她幹嗎心跳得這麼快?

“如果是我好奇也不行嗎?”他很滿意她那慌忙逃開的視線。這小妮子絕對會是他的手下敗將,她太女敕了,女敕到他不用花十分力氣,就能將她撩撥得心慌意亂。他對她如此羞澀而生女敕的反應感到滿意,她那紅通通的臉頰總讓他感到心動。

“我有什麼值得你好奇的?”她忍不住臉一紅,“而且,我也沒必要滿足你的好奇心。”

“說的也是,我似乎連好奇的資格都沒有。”他盯著她:“是不是?”

她應該說“是”的,可是她的嘴巴卻笨拙得說不出話,只好低頭吃她的早餐。

尷尬和沉默悄悄的瀰漫在兩人之間,她用吃東西來掩飾那股不安。

“一定很好吃。”

他突然冒出了一句,讓袁星燦嚇了一跳,“什麼?”

“沒什麼,看你吃東西很幸福。”吃個精光,是對他最大的讚美,雖然她明顯的心不在焉。

袁星燦又臉紅了。

她發現他很喜歡講一些會讓人家誤會、亂想的話。這樣對他有什麼好處呀?很得意嗎?

說不定那些家庭教師不是被雪野趕跑,而是被他嚇跑的。

袁星燦言不對題的說了一句:“好像要下雨了。”

“是呀。”他連頭都沒回,更別提有往窗外看上一眼了,“談天氣是最安全的話題了。你都是這樣對待對你感興趣的人嗎?”

她的心漏跳一拍,看都不敢看他,連忙慌道:“呃,我吃飽了。”然後跳下椅子,拿起盤子和杯子衝到流理台,假裝很忙碌的清洗著。

“別打破了盤子。”

他才剛說完,她就因為緊張,而將盤子敲到水龍頭,發出叩的一聲,雖然沒破,但也嚇了她好大一跳。

“我來吧。”

他走到她身後,距離近得讓她更加緊張。

他雖然沒有碰到她,但她能感覺得到他就在她身後。他伸出手來接過盤子,輕輕觸到了她的肩頭,帶來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像觸電似的,有些麻軟。

她實在很不想承認,她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這種事,可是……可是那複雜的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你不像老師,一點都不像。”

穿著米老鼠睡衣的柯雪野這麼說,而且是在她吃光了三盤炒蛋、兩盤培根和四片法國吐司,外加一壺牛女乃之後,她才有體力說出這些話。

“是嗎?”袁星燦心虛的微笑著。

她應該到公司去了,她沒有遲到的習慣,可是柯南宇堅持要送她過去,要她跟他一起出門。

她拒絕不了,只好同意,問題是他吃過早餐之後人就不見了,她等了一會沒等到他,反而等到了剛睡醒的柯雪野,並且見識到了她驚人的食量。

“早上就吃這麼多,會不會覺得很難受?”

“不會。”她搖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不吃東西,腦袋都空空的,沒有精神。”

不施脂粉的柯雪野有一雙圓滾滾的眼睛,裡面裝了天真和單純,她真的很可愛,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有些傻氣的天真。

袁星燦突然感到疑惑,雪野是不是刻意在醜化自己呢?

畢竟昨天她的打扮和說話的樣子都太過誇張,誇張得像在演戲。

如果她要改造柯雪野,或許該試著先了解她,這樣才有成功的可能。

“嗯,我也是,早餐沒吃,好像一天沒有開始。”袁星燦說道:“不過如果我吃得太飽,反而會想睡覺了。”

柯雪野又咬了一口吐司,含糊不清的說:“是喔!我也是耶!所以吃飽了我都還要去睡一下,時間都睡掉了,這樣是不是很不好?”

“下次試試看吃平常的一半,說不定就不會了。”她鼓勵的對著她笑,接過她傳過來的那一盤甜甜圈。

其實她已經吃飽了,但是她發現雪野在吃東西的時候話比較多,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她還是笑著陪她一起吃。

“我剛剛說你不像老師,是認真的。”柯雪野又把話題拉回,“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她反問。

事實上她覺得柯雪野並沒有柯南宇說的笨,或許她真的不是讀書的料,但絕對不是笨蛋。

她哈哈笑了起來,“你沒有一來就問我模擬考的成績,也沒拿出一大堆什麼高標低標的鬼數字跟我說,還有呀,你也沒問我平常在哪裡唸書,哪一科比較有把握。”

“你哥哥已經把所有的資料都給我了,我不需要問。”

她搖頭,心滿意足的舌忝著手指上的糖霜,“不會的,你要是真的是老師,早就已經把課程進度表什麼的扔到我面前了。”

袁星燦微笑的看著她,既沒承認但也沒否認。

“我猜對了吧?”柯雪野有些得意。

“我的確是老師。”從另一方面來看,她也沒說錯,她是專業的形象顧問嘛!指導她如何成為一名淑女,難道稱不上是老師嗎?

“我知道你不是的。”柯雪野神秘的一笑,“我知道哥哥找你來,絕對不是為了幫我考上大學。”

袁星燦正想說話時,柯南宇那修長的腿已經踏進廚房。

“哥!”柯雪野站起來,親眼的跟他打招呼,“你做的炒蛋好好吃喔!”

袁星燦注意到他整潔的休間服上沾到了枯葉,這麼說來,他是到樹林裡去了?她還以為他是去換衣服,準備到公司去呢!

“那就多吃一點。”他揉揉她的頭,對著袁星燦說道:“抱歉,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

“沒關係的,還早。”她客氣的說。

她總不能說因為他到樹林裡間晃,所以她今天鐵定遲到了吧?

他快速從她身邊走過,她習慣性的往旁邊一讓,他的手臂因為走動而自然的擺動著,袖子往上稍微縮了一縮,因此她看見了他手臂上的幾道紅痕還滲著血,那看起來像是抓傷。

“你受傷了!”她月兌口而出,下意識的就抓住了他的手。

柯南宇停下腳步,縮回自己的手,“沒事,被樹枝劃到的。”

“那看起來像是抓傷。”

這句話一說,她看到柯家兄妹臉色同時一變,忍不住恨起自己的不識相來。

柯南宇的聲音陡然變得兇惡,“不關你的事!”

他的表情那麼惱怒,就連柯雪野的笑容都不見了。她真不應該這麼冒失的!

但她只說了一句像抓傷而已呀,為什麼他卻像是隻被踩到尾巴的狗一樣,那麼兇?

像是知道自己太過火爆似的,柯南宇把頭偏過去,不接觸袁星燦的眼光,“沒事,只是不小心被樹枝刮到而已。”

“我幫你擦藥,家裡有急救箱嗎?”為了趕跑那份尷尬,她連忙換句話問。

“不用了,我自己會處理。”柯南宇表情有些僵硬。

那個剛剛溫柔的在廚房裡做早餐的男人,似乎消失了。

她覺得好尷尬,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我去拿。”柯雪野推著她哥哥的背,“我幫你擦藥。”她一邊這麼說,一邊回頭給了星燦一個抱歉的笑容。

兩兄妹神秘兮兮的,到底是什麼事呢?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黃曉柔非常驚訝的看著袁星燦。

她手裡拿著一枝鋼筆,斜歪著頭,眼睛似乎在注意著沙發旁的盆栽,又似乎在看更遠的地方。

三秒鐘之後,她終於確定了,袁星燦在發呆。

可……發呆?

那個精力和幹勁都十足的袁星燦居然會發呆!?

那個常常說浪費時間是十惡不赦的罪行的袁星燦居然在發呆!?

而且就在她發呆前的幾分鐘,她還在跟她交代事情,她才記下幾件重要的代辦事項,一抬起頭來,就發現星燦停止了說話,呆呆的出著神。

“星燦?星燦?”

直到她喊了第三遍她的名字之後,她的好友兼老闆才回過神來,並且一臉尷尬。

“沒事,我只是想到不相干的事。”

看著黃曉柔一臉的疑惑,袁星燦也知道自己似乎出神得太離譜了。

她是來公司交代事情的,幹嘛要一直想著好心送她到公司的柯南宇呢?

她現在住在他家,送她來公司很正常呀!為什麼她要覺得不好意思呀?

是因為奈德的辦公大樓和聚焦的辦公室方向相反嗎?

他只是特地送她過來,沒有別的理由,問題是……為什麼呀?

而且還是在經歷過早上那樣的尷尬之後,他還一副沒事人似的樣子,一路上跟她說話聊天,她幾乎要以為早上那場小風波沒發生過了。

“那我們還要繼續嗎?”

黃曉柔早就對接下柯南宇額外請託的任務有點不能認同了,畢竟形象顧問沒有住到僱主家去的必要。

雖然星燦說這樣剛好,反正她現在有個大麻煩,在事情沒解決前,她也回不了自己的家,而她迫切的需要一個落腳的地方,但……她總覺得這件事怪怪的。

可是奈德又有讓星燦丟下其他小Case的必要,唉,她只能希望是自己想太多了。

袁星燦苦笑了一下,“當然要繼續。”

她是怎麼了呀!居然在上班時間胡思亂想,一定是因為換了新環境,沒睡好的關係。

她得把全副心力放到柯雪野身上去,因此此後幾天怕沒什麼時間進到公司裡來,所以不能再浪費時間亂想,她得把她的工作做好。

“總監,二線有你的電話。”總機溫柔的聲音提醒著她。

二線是她的私人電話,當她還在猜想是誰時,手指頭已經按下免持聽筒鍵,很快的,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袁星燦,你好樣的。”袁月琰的聲音傳了出來,雖然不響,但殺氣騰騰。

黃曉柔聽,連忙識相的退了出去。通常這句話是月琰要發飆罵人的前奏,星燦捱罵,她在旁邊實在不好意思,還是先走再說了。

“月琰,假期怎麼樣?”她的聲音酸溜溜的,想到自己這些日子來忙得跟狗一樣,就覺得月琰悠閒得太過分了。

“在今天早上之前,一切都非常完美!”她乾淨俐落的個性讓她劈里啪啦的將事情全都說了出來:“你猜怎麼樣?秦緯綸打電話給我,說他要跟我們解除合作關係!”

她千方百計才把泰緯綸這條大魚釣上來,還沒撈夠本就讓他溜了,這叫她怎麼不捉狂呀?

袁星燦忍不住申吟一聲,還真的讓她那好的不靈壞的靈的第六感猜中了。

秦緯綸真的要跟她們解約,不是隨便說說威脅她的。

可她這件事處理的非常好,除了讓他的自尊有點小受傷以外,可以說是皆大歡喜,圓滿收場呀!

解約!?解約!?他怎麼可以?

“月琰,你聽我說。”

“不,你聽我說。”袁月琰快刀斬亂麻,“我說好說歹才留住了他,從現在起,你不用負責誠源石化了,我自己來就好了。”

“我……”她委屈得要命,相信換了別人,一樣會這樣處理,而且她維護的是誠源石化的整體形象,秦大少爺實在沒必要因此發飆。

澳過謙和是件好事,認錯更是勇氣可嘉,值得讚許耶,今天各大報紙誰不是稱讚誠源石化是良心事業,給其他企業做了好榜樣?袁月琰才不管她多委屈,客戶不滿意,她當然得換人。

“等我回去之後,誠源石化交給我,你不用碰了。”袁月琰說道:“我跟你說過一百次了,秦緯綸那個人死愛面子,你還讓他在媒體前認錯,你瘋啦?”那種高傲的男人是死不認輸、死不道歉的耶!

“你不能就這樣把我換掉!”她不服氣的說:“我並沒有做錯!以整體來考量,我做的一切合挽救了他們公司的負面形象。”

“是呀,你是挽救了他們公司的形象,不過你傷害了出錢人的自尊!總之,你管好奈德那個姓柯的就好,要是你再搞砸,我就開除你。”

“你不能開除我!”她忍不住叫了起來:“我是合夥人!”

袁月琰吃吃的笑了起來,“呵呵,相信我,親愛的妹妹,我絕對能開除你,如果奈德也跑了的話,要我殺了你,我也不會猶豫的。”

“這真不公平!”她沮喪的說:“你不知道奈德的柯總裁作了什麼不合理的要求?”

她將會因為教不出一個淑女而遭到開除!

老天呀!吧嘛要這樣整她呀!她已經倒楣到了極點了,連工作也不能如意一些嗎?

“我知道呀!”她的笑聲甜甜的,但帶著些威脅的成分,“陽晴跟我說了,我個人認為客戶的要求再怎麼不合理,你都不能拒絕。”

“陽晴說了?她什麼時候跟你說的?”袁星燦叫道:“她跑到哪裡去了,我要罵她!”

她呵呵笑著:“她闖了一點小禍,我想你還是別知道的好。”

昨天袁陽睛一搞砸了袁星燦的事,立刻打電話向一向疼愛她的大姐求救,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

“小禍?”她敏感的皺起眉頭來,“我不喜歡這兩個字,她到底做了什麼?”

“她什麼都沒做,問題是她說了什麼,呵呵。”袁月琰故意不提袁陽晴做的好事,免得星燦將她找出來殺了。

她笑道:“星燦,你也別急著找她麻煩,在我不在的這段期間,我讓陽晴進公司幫忙,誠源石化就先交給她了。”

“什麼?”她簡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你把公司交給陽晴?你要她暫代你的職務?那我呢?我才是總監呀!”

“你要忙著把柯南宇的妹妹變成淑女呀!這還需要我說嗎?”袁月琰早就已經將工作分配妥當了,“我想你不會有多餘的時間來處理公司的事。”

“我當然有!”

她真想尖叫!這算什麼,將她流放、充軍嗎?

“我又不用二十四小時盯著柯雪野,當然有時間處理公司的事。”

“你當然沒有。我相信柯南宇會希望你把全副心力放在他妹妹身上,反正從明天開始,你不用進公司了。

袁星燦呆呆的張大著嘴,找不到一句話來抗議,過了一會她才說:“居然有這種事!陽睛什麼也不懂,你居然寧願把公司交給她,也不相信我?”

“呵呵,說實在的,我不怎麼擔心陽晴做不來。該怎麼說,她有那種天分,而你呢……”

她還沒想到合適的話時,袁星燦已經接口自我嘲諷:“我就是不夠聰明就對了。”

“是呀。”袁月琰老實的說:“不過你很努力,呵呵。星燦,你就當放假吧,這一年來你忙的像顆陀螺,該休息了啦!”

她苦笑,“你放假,我放假,公司交給陽晴?我這假放不下去,況且要是柯雪野變身失敗,我還得引咎辭職,這假我還真不敢放。”

“要有點壓力你才會全力以赴嘛!好了,不跟你說啦,我要去游泳了,這裡天氣真好,沙灘自得不可思議……”

袁星燦連忙跟她道再見,沮喪的掛掉了電話。

她實在不想再聽月琰的度假經了,那隻會讓她嫉妒又懊惱得想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