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只要經過的人都忍不住回頭看他。

不只是因為他的財富使他成為名人,他出類拔萃的外表更讓人無法不將眼光集中在他身上。

當柯南宇在下班時間出現在這棟綜合辦公大樓的大廳時,所有認識與不認識他的人,都無法不注意他。

他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很簡單——聚焦形象顧問公司在二十八樓。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推開透明玻璃,他走進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地毯吸收了他的腳步聲,他朝著盡頭那間還亮著燈的辦公室走去。

一陣說話聲從沒關上的門中溜了出來。

“星燦,你不能讓他這樣把你吃的死死的啦!他沒有資格把你趕出自己的房子。”

“他當然有,那房子登記在他名下,我能有什麼辦法?”

“那個江平哲真可惡,居然這樣對你。”黃曉柔忿忿的說:“他一定會有報應的。”

江平哲?

他對這個名字有印象,他一定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不過不是什麼重要的角色,但跟他一定有某種程度的往來。

這傢伙對袁星燦做了什麼混帳事?

他有點惱火,因為不知道袁星燦吃了什麼虧,而他覺得有弄清楚的必要。

他有一種微妙的心態,不能坐視袁星燦吃虧,而可笑的是,就在幾天之前,他還決定不去理睬與他無關的任何事。

柯南宇推門進去,讓語氣輕鬆:“我打擾了你們嗎?”

他一進來,兩個女生都嚇了一跳。沒人的辦公室裡,她們享受難得的輕鬆,泡了兩杯熱茶、拿出一點零食就展開女人的對談,想都沒想到會有人冒出來。

坐在桌子上的黃曉柔立刻跳下來,有點尷尬的把短裙拉好。

而袁星燦則是月兌下了高跟鞋,將一雙美腿交疊著翹在桌上,柯南宇的突然現身,令她大吃一驚,她慌張地想把腳放下來,手忙腳亂之下,居然從椅子上翻了下來。

“需要這麼驚訝嗎?”她跌到桌子後面去,因此他看不見她,但那驚天動地的碰撞聲,讓一絲笑容爬上了他的嘴角。

她狼狽萬分的扶著桌子站起來,散亂的頭髮落在頰邊,她連忙想把頭髮撥到耳後,以維持她一向俐落的專業形象。

手一動,她注意到手上的那包零食,又慌亂地把手背到身後去,一副做賊當場被抓到似的驚慌表情。

“柯……柯先生,我不知道你要來。”

真是糟糕!她居然讓他看見她和層下在辦公室裡不是辛勤的工作,而是在吃著零食閒聊,她的專業形象恐怕毀得差不多了。

雖然她動作很快,但柯南宇還是看清楚她手上那一大包蜜餞。

而桌上的證據也很明顯,這兩個女人在開同樂會,他似乎來的不是時候。

“你下車的時候我說過晚上見,還記得嗎?”

這句話就代表了他會來,難不成她以為他會叫她自己坐計程車回去?

“呃……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你會來……接我……”感覺好奇怪呀!他這樣接送她上下班,真的只是出於禮貌嗎?

她不想多想,可就是忍不住會揣測他的用意。

如果他的目的是要害她手足無措,心跳紊亂的話,那他做的還真不賴。

“如果你還在忙,我可以等。”他眼光掃過桌上的那堆零食,帶著瞭解的笑容。

“我沒事了。”袁星燦急忙地說。

黃曉柔連忙抱起那堆零食。“那……總監,我先下班了。”

“好,辛苦了。”袁星燦目送她出去,抬眼對上了他的目光,覺得有點尷尬,“我平常不是這樣的,現在是下班時間,曉柔跟我又是大學同學……”她想解釋,卻怎麼樣都覺得自己笨拙得厲害。

她並沒有做錯事吧?任何一個下班的人都有享受輕鬆的權力呀!

他伸出手來:“給我。”

“啊?”她一額霧水:“什麼東西?”

“我看到了。”他笑,“把好吃的東西藏起來是種很自私的行為。”

“你說這個?”她紅著一張臉,把手從背後拿出來,“我不是要藏……”只是他突然進來,害她慌了手腳,她現在甚至沒穿鞋。

她慌亂的在桌下用腳搜尋著鞋子,卻沮喪的發現它們躺在柯南宇腳邊,她忍不住開始祈禱:神啊,希望他沒注意到。

“找這個嗎?”他彎腰拎起了那雙鞋子,笑意盎然的說。

她的動作實在是太明顯了,要不是身上長蟲,就是用腳在桌下找鞋子。

他想應該是後者,所以體貼的解決了她的窘境,不過她尷尬的臉色似乎不怎麼感激他的體貼。

“謝……謝謝。”她就是不能停止在他面前出糗嗎?

“不客氣。”他把鞋子放到桌上去,拿走她手上的蜜餞,“功勞大到可以吃一顆吧?”

她點頭,連忙抓下鞋子坐在椅子上穿,一邊說:“不過那很……”

“酸。”他皺著眉頭,替她把話說完,“老天,女人都吃這種東西?”

酸得他牙都要壞了,早知道他絕對不會一次丟兩顆進嘴裡。

看他擠在一起的五官,她忍不住好笑,“很有勇氣,不過太沖動的,你應該先問我那是什麼東西的。”

“還給你。下次記得提醒我,我不吃酸。”

她微微笑,“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嗎?老闆?”

“有。叫我南宇吧!”

“那不好吧?”那似乎太過親密了,“先生”是禮貌的距離,也提醒她,他是她的客戶,僅此而已。

“我不認為叫我的名字有什麼不好。”他誠懇的說:“名字不就是用來給人叫的?”

“但是禮貌上我不該直呼你的名字。”

他一副受傷的樣子,“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

“呃……你是我的客戶。”朋友?哪門子的朋友呀?他是她的客戶,她不知道他們能變成什麼樣的朋友。

“客戶不能變成朋友嗎?尤其我們又有相同的目標時,或許說是夥伴會更貼切一點。”

他們勢必得在改造雪野這件事上攜手合作,至於他和秦緯綸的打賭,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非常堅持,你得叫我南宇,可以嗎,星燦?”

他那麼溫柔的叫她的名字,彷彿他們是多年的相識,彷彿他了解她、懂她似的,害她一顆心不受控制的跳快了起來。

“如果你堅持的話。”他是大客戶,對他的要求,她沒有拒絕的必要。

苞他當朋友或許有好處,至少在她任務失敗之後,他也許會看在他們的友情上,不跟聚焦解約。

這樣想想,她似乎沒有拒絕他的必要,那就從善如流吧!

“那真是太好了。”他高興的笑開了,“為了慶祝我們的友誼,我請你吃飯吧。”

“吃飯?”

她還以為她的首要任務是回去跟柯雪野培養感情,跟柯南宇單獨吃飯,好像不在業務範圍之內耶!

“是呀!吃飯,需要我解釋一下嗎?就是找一家不錯的餐廳,兩個人坐下來之後,會有傳者送上菜單,然後……”

袁星燦噗哧一笑,“我知道所有的細節。”

“那就太好了,我還以為我需要矩細靡遺的交代。”他一副放心了的樣子,“那走吧。”

他自然的牽起她的手,神情輕鬆的說:“我知道一家好餐廳,對了,你喜歡沙拉嗎?”

“呃,喜歡是喜歡……”不過……他牽她的手?他沒發現他牽了她的手嗎?

這是怎麼回事呀?

朋友?慶祝友誼?牽手?她都要頭昏了啦!要怎麼樣巧妙的提醒他,他牽到了她的手?

“我的皮包。”這是個好理由,她兩手去握著皮包,他自然會把她的手放開。

“我幫你拿。”他用一手拿過她的提包,另一手還是牽著沒放。

苞他一比,她實在是女敕得可以,要化解她的防守那是輕而易舉的,跟秦緯綸的打賭,他是穩操勝券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經典沙拉”,名副其實只賣沙拉。

小小的一間店只有十七坪,十二個座位,坐落在最熱鬧的黃金地段,店內最普通的一盤生菜沙拉叫價便要兩千元,更別提其他各具異國美味的沙拉了。

經典的神秘主廚曾經說過,沙拉散發著陽光似的暖意,帶給人們清新感覺和身心健康。

這兩句話就映在佈置優雅的餐桌上,每個來用餐的客人都能感受到經典的用心。

經典沙拉賣沙拉賣出了名氣,它的一位難求到兩個月前預約都不見得有空位。

袁星燦來過這裡兩次,第一次是經過,被店內溫馨的裝飾和氣氛吸引而走了進來,想當然是失望的走了出去。

第二次是和她那個混帳前男友一起來的。她還以為他是記住她說過很想來的話,為了討她歡心,而大費周章的弄到一個位置。

可原來他是為了追老闆的女兒,這才拜託訂位,結果女主角沒來,這裡就成了他們分手的地方。

想到江平哲她心裡就頗不舒服,她多不希望把這麼美好、浪漫的地方和那個混蛋想在一起。

柯南宇為她拉開玻璃門,令人愉悅的水晶音樂立刻鑽進她耳朵裡,搖曳的燭光增加了店裡神秘的氣氛。

她驚訝的發現店裡沒有人。

所謂的沒有人是指沒有客人、沒有傳者,就連那個有著甜美笑容的領位生也不在。

她回頭看了柯南宇一眼,“沒有人耶!是營業時間還沒到嗎?”

七點多了,會有這個可能嗎?

“你怎麼不會以為是有人將這裡包下來了?”

“我本來是這麼想的呀!”她依然覺得詫異,“可是連服務生都沒看到,我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那裡還有個調酒師。”

嵌在天花板上的紫色壁燈照著整潔的吧檯,那裡一個人都沒有,整間餐廳的感覺是做好了所有營業的準備,但該存在的人卻一個都沒有。

“原來你來過。”他順手把門關上,翻過了那個休息中的牌子。經典今晚只招待兩個客人,這是他身為老闆兼廚師的一點任性。

早在一個小時之前,他就交代了經典的經理讓所有人放假,但是要做好營業的準備,至於那些今晚已經訂位的客人,他會給他們相當優渥的補償。

“一次。”她覺得闖入空無一人的餐廳有些不安,於是說道:“其實我不怎麼餓,我看還是……”

她一邊說,一邊轉身想走出去,但柯南宇握住了她的肩頭,笑著說:“既然來了,就應該嚐嚐這裡最經典的凱撒沙拉。”

“吃不到的。”袁星燦說道:“我上次來的時候就是點這一道,但服務生說這道沙泣不是每天都有。”

“是呀,廚師高興才會做,而且每次只做一盤,開店到現在,也才出現過七次而已。”

凱撒沙拉號稱沙拉之王。當然不是隨便誰要吃就能吃到的,再加上他又不常在店裡,其他廚師也知道他特別重視這道沙拉,因此也不會亂做。

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只有他在廚房時,有客人點了,他才會做一盤,但是機會非常少,他記得也才七次而已,後來又演變成能在經典吃到凱撒沙拉的人,都應該去買一張樂透,因為實在太幸運了。

“你怎麼知道?”她好奇的問。

“很簡單,”柯南宇笑了,“因為這家店是我開的。”

她更驚訝了,“你開的?”

生物科技公司的總裁開餐廳?她覺得這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塊的事情。

“很驚訝嗎?我甚至還是這裡的廚師呢!”他喜歡她那永遠都藏不住心事的臉。“你可以把嘴巴閉起來了,不用驚訝成這樣,我說的都是真的。”

“所以說這裡不是沒有營業,而是你……”她吞了一口口水,“今天不做其他人的生意。”

“是的,你是我唯一的客人,讓我來替你服務吧!”他優雅地一鞠躬,引導她走向燈光下的位置。

袁星燦呆呆的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發出了疑問:”你怎麼會想要開一間餐廳?”

“因為我喜歡吃東西。”他回答得很理所當然。

喜歡的事就去做,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呢?

如果他不是出生在柯家,那麼他會成為一個廚師。

但身為柯家人,他有他的家族責任和義務,所以他也只能犧牲自己的喜好。

“那又為什麼只賣沙拉?”

“你有沒有想過?一道餐從開胃酒、前菜到主菜、甜點,最不能缺席的就是沙拉,沙拉的內涵和分量都很具有彈性,菜色的配置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所有的好料像酒、醋、海鮮、肉類、蔬果、醬汁,甚至是麵食、甜點,都可以彙集在一盤沙拉里,還可以融合異國美食,做成各國沙拉,感覺像在環遊世界,很充實、很滿足,我怎麼能錯過?”

她點點頭,被他臉上那興奮的光芒所吸引。她之前都沒有發現,原來他是個熱情的人,在談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時,會難以剋制地眼睛發亮,像個孩子似的。

他是生物科技公司的總裁,是商場的風雲人物,但恐怕沒人知道他居然這麼享受下廚的感覺。

袁星燦注視著他發亮的雙眼,心裡覺得一陣柔軟。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那種莫名的感覺,但她就是喜歡他那全是滿足的笑容。

“你很喜歡做菜?”

他一笑,“我的志願是當個廚師。”

“你現在就是了呀!”袁星燦笑著說:“我迫不及待地想品嚐你的拿手萊了。”

能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的人,實在不多吧!這樣想想,她就不覺得出生在豪門有什麼值得羨慕了。

“是呀,我現在是,不過魔法十二點前會消失,我又會變成那個唯利是圖的商人。”他一副很遺憾的樣子。

她忍不住笑了出來,“你沒有唯利是圖,我知道奈德去年花了多少錢做公益。”

同時也把月琰操個半死。

“那不叫做公益,那叫買個方便。”他哈哈一笑,“你姐姐教的。”

“也要你肯才行呀!”她想到那個固執又小氣的秦緯綸,她能不能慶幸自己不用為他做事了?

雖然這樣想很對不起人家,畢竟錢是他的、面子是他的,看得緊也是應該的。

不過她真的很感激她現在需要周旋的對象是柯南宇。

在倒楣了半輩子之後,上帝總算記得要照顧她一下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放下了電話之後,柯雪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有誰可以幫助她。

扮哥一向疼愛她,或許他會……不,她搖搖頭,心裡清楚的知道,他絕對不會幫她這個忙的。

自從那件事之後,他就不再信任她的眼光了。

爺爺呢?更別說了,他一向用他認為最好的標準來照顧她,卻忘了最好的不見得最適合她。

她坐在梳妝檯前,慢慢的卸掉臉上的濃妝,露出了一抹苦笑。

她該怎麼辦呢?誰能夠幫助她?

她聽見了車子駛進來的聲音,於是跑到陽台上,剛好看見柯南宇的車子停在車道上。

“快十二點了!這麼晚?”

扮哥稍早時有跟她說今天會晚點回來,叫她記得出去吃飯,不用等他,不過他可沒說是跟那個美麗的“新老師”一起。

柯雪野露出了一個笑容,她不記得自己曾經看過哥哥幫哪個女人開車門,她也不記得他曾經為哪個女人摘下院子裡的薔薇。

“新老師”害羞了嗎?她低著頭是在想些什麼呢?

柯雪野一溜煙的跑下樓,和上樓的袁星燦擦肩而過,她故意裝作不知道她手中的那朵薔薇是誰摘的。

“啊!好漂亮的薔薇,院子裡摘的嗎?”

“是呀。”她依然滿臉通紅,想著柯南宇的那句話:這是謝禮,謝謝你陪了我一晚。

她還以為她的心不會跳得更快了,誰知道現在卻好像要從喉嚨蹦出來一樣。

她努力不受柯南宇的吸引,卻沮喪的發現除非自己離他遠遠的,否則很難不去注意、不去在乎他的一舉一動。

他讓她心慌、緊張,而且像個笨蛋,老是臉紅。

“真好看,我應該去剪幾枝插在房間裡,呵呵。”她蹦蹦跳跳的下樓去。

一下樓,柯雪野便看見她親愛的哥哥在門廊上抽菸。

柯南宇一聽見她的腳步聲,回過頭,“這個時間你應該躺在床上才對。”

“而你不應該這麼晚回來才對。”她笑嘻嘻的說:“我不喜歡一個人吃飯。”

“你喜歡熱鬧,可以回‘寧靜園’去。”

柯家家大業大,人丁興盛。他爺爺柯敏夫就娶了四個太太,佔地萬頃的寧靜園名字取得一點都不貼切,那裡哪能有什麼寧靜呀?爭權奪利的戲碼每天都在上演,這也是他在父親過世之後,毅然遷出寧靜園的原因,他不喜歡他的親戚們。

她做了一個鬼臉,“你知道我跟你一樣,討厭那個地方。”

除了爺爺之外,其他人都是勢利鬼,只記得她的“那件事”,只等著笑話她。

“你什麼都討厭。”他看著他小妹清秀的臉,“所以你才把自己藏起來。”

“哪有。”柯雪野反駁了,“我一直都是這樣子的呀!我是柯家最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最好你是柯家最笨的。”

他怎會不瞭解自己的小妹呢?那件事在她心裡留下的陰影還在,他真恨那個膚淺的男人,當然他傷害了他的小妹妹,他也氣自己沒有保護她。

“當然啦,我笨到大學都考不上,十幾個家庭教師都救不了我。”她嘲笑似的說:“連笨到不知道你跟爺爺在玩什麼花樣。”

“喔?我跟爺爺玩花樣?怎麼我不知道我跟爺爺這麼有默契,能一起玩花樣?”

她嘴巴一嘟,“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星燦她不是什麼老師,你清楚得很。”

他笑了一笑,“我不知道。”

“柯南琴今天打電話罵我。”她一臉不悅的說:“你也不知道嗎?”

“這算新聞嗎?”

他那個有著中姐頭銜的驕傲堂妹,哪一天沒找人麻煩,哪一天沒出現在八卦雜誌上,那才叫作奇蹟。

“是不算新聞,不過她罵我的理由就很新鮮了。”她氣呼呼的說:“我什麼時候不要臉了。我什麼時候利用你和爺爺跟她搶男人了?”

“喔。”他明白了。

某週刊拍到了一張照片就捕風捉影,報導出美貌多金的中姐和青年才俊企業家的戀曲。

只是他們也太后知後覺了,那段戀情早就已經隨風而逝,沒多少人受得了他那個驕傲膚淺、無知勢利的堂妹的。

“你不會做這種事的。”柯南宇說道:“別理她。”

“我當然不會跟她計較,我連東方殷實是誰都不知道。”她呼了聲,“不過等我翻完過期的雜誌之後,我就一清二楚了。”

“是嗎?”他聳聳肩:“什麼事都瞞不過你。”

“我跟你說,你和爺爺別白費心機了。”她停了一停,“你把你的時間和心力放在袁星燦身上就好。”

“你為什麼這麼說?”他微笑著說:“這樣有點侮辱人,彷彿我讓她住進來是有企圖似的。”

他以為他把自己的企圖隱藏得非常完美,不料還是被他精明的小妹看出了破綻。

的確,袁星燦讓他覺得很與眾不同。

他幾乎沒有辦法把眼光從她身上挪開,事實上今天晚上,他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沒在她接過花、紅了臉的瞬間吻她。

她是一隻小白兔,而他知道他得慢慢來。

“你不說我還沒這麼想。”她眨眨眼睛:“既然你承認了,我就不算侮辱你了。”

“我什麼都沒有承認,呵呵。”

他完全沒有企圖,他只是想贏得賭注,他真的希望只有這麼單純而已。

但或許,情況比他想像的還要複雜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