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當袁星燦睜開眼睛,發現時鐘指針指著十一點時,她忍不住發出懊惱的嘆氣聲。

她居然睡過頭了!?

她的僱主會怎麼想?花了大筆的錢請一個形象顧問回來睡覺?

昨晚她因為柯南宇而失眠了,她莫名其妙的一直想著他,根本沒辦法放鬆的睡一覺。

苞著她又聽到那陣哭聲,這一次她清楚的看見了進入樹林裡的人是柯南宇,然後她就再也停止不了自己胡思亂想了。

神秘的樹林哭聲、態度奇怪的柯家兄妹,究竟那裡面有些什麼呢?

這些疑問讓她失眠了,造成她的晚起,而柯家兄妹居然也任憑她呼呼大睡,沒來叫她。

她迅速的換衣服、梳洗,出了房門,很容易就發現屋子裡空無一人,而冰箱上貼著紙條,告訴她她的午餐在冰箱裡,只要微波就能吃。

看著他便條紙上的字跡,她忍不住又是一陣臉紅。

這樣到底算什麼呀?他為她做早餐,還貼心的準備好午餐,結果她做了什麼?

在房間裡睡覺,完全忘了她來幹什麼的。

一想到這裡,她連忙抓出手機打給柯雪野。

她有些驚訝,她說她在永生紀念醫院裡。

“你在那裡做什麼?”探病嗎?

永生紀念醫院是柯家的產業,她到那裡幹什麼?

“今天是星期四呀!”柯雪野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怪,似乎覺得星燦問了一個蠢問題。

“星期四?什麼意思?”她不解的問了。

“星期四我一向在這裡的安寧病房當義工的呀!”她對著手機說話,聲音少了誇張的尖銳,顯得溫柔了許多,或許是在醫院得輕聲細語的關係吧。

義工?千金大小姐到醫院去當義工?她有點驚訝,不是為了製造新聞、不是為了抬高身價,因為沒人知道的舉動對提高她的知名度並沒有幫助。

那麼說來,她是真的想這麼做,而且也喜歡這麼做羅?

“我可以過去嗎?”

她總監的位子能不能保住,都系在柯雪野身上了,她得全力以赴的把她搞定,所以她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跟她相處的機會。

柯雪野考慮了一下才說:“你會帶參考書和試題過來嗎老師?”

“不會。”她忍不住笑出來,雪野在某一方面的反應很快,也很幽默,她是越來越喜歡她了。

“那好,你知道醫院後面有個人工湖嗎?”

“我從來沒去過,不過我會問人家的。”

“我會在那裡。”柯雪野補充道:“下午那裡有個流動的圖書館,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柯雪野說得對,她的確很容易就找到了她。

藍天白雲、綠草如茵圍繞著一座澄清的人工湖,不少人在上面活動,享受著悠閒的下午。

一台廂型車改裝的流動圖書館停在湖畔,周圍設置了舒服的桌椅和遮陽傘,許多病人神情輕鬆的坐在那裡看書。

柯雪野蹲在一輛小推車前,專注的整理著置放得有些凌亂的書籍、雜誌。

依然是顏色不協調的紫襯衫和綠長褲,身上罩了一件佈滿大口袋,看起來有點像圍裙的東西,每個口袋都鼓鼓的,不知道裝了些什麼,而她那和善的笑容測都被那誇張的妝給藏住了。

實在是太可惜了,她應該好好的整理自己才對。

“雪野,在忙嗎?”她走到她身邊去,輕輕的喊了一聲。

柯雪野回頭來,燦然的一笑,“你來啦?吃過飯了嗎?”

她邊說話,邊俐落的將書籍分門別類放好,似乎做的非常習慣了。

多虧了柯南宇,她的胃到現在還發脹著,他的手藝好到她覺得不把那些東西吃光會對不起自己的胃。

“嗯,你呢?”

“還沒呢。”她模了模圓滾滾的肚子,“等一下會有人來接班,我要去地下美食街吃點東西,從早上忙到現在,我餓昏了。”

“你一直都在醫院裡嗎?”

“當然,你都不知道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她嘟起嘴巴來,“爺爺只許我星期四來,害我好多事情都得急著在一天之內完成。”

“好多事情?例如說什麼事?”她看她神采飛揚,聲音聽起來好開心,似乎她真的很喜歡在醫院裡消耗掉她一整天的時間。

柯雪野有點害羞的笑了笑,“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就是去看看一些病人,陪他們說說話呀。對了,還有這個。”

袁星燦看著她從寬大的口袋拿出一個小巧的打氣筒,還有細長型的白色氣球,三兩下就將氣球充好氣,十指熟練而巧妙的活動著,一下子,一隻造型可愛的白色貴賓狗就出現在袁星燦面前。

“哇,好可愛喔!”她接過那可愛的造型氣球,忍不住稱讚她:“你的手真巧。”

柯雪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招在兒童病房很吃得開呢!”

她真是花了時間練過的,要成為一個受歡迎的義工,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我想也是。”

柯雪野興匆匆的說:“我最近在學紙牌魔術,等我學會了,一定讓那些小表崇拜得五體投地。”

她面露得意之色,光是想像那種情景,就已經興奮得不得了了。

“你的時間都花在這些事情上面,難怪沒時間唸書了。”

“什麼叫作這些事情?”柯雪野有些責備的樣子,“聽起來你似乎覺得這是沒意義的事。”

“不,我不認為這是沒意義的事,我只是覺得你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該做,例如考上大學。”

“我不覺得念大學對我的人生會有什麼幫助。”她收起了笑容,“你說,一張學士文憑對我有什麼好處?”

“能幫助你找到一份好工作呀!”袁星燦自己都說的很心虛.當她自己都不這麼認同時,要說服別人更是一件難事了。

“找到一份好工作,有一份好收入,我才能過我想要的生活,是不是?”她忍不住笑了,“大家都是這麼說。問題是,我現在過的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啦!”

“這是你想要的生活?在醫院裡當義工?”

“不是。”她認真的說;“是當一個重要的,一個被人家需要的人,你不知道在大家庭裡,不出色的孩……”

突然,她像是察覺到自己說了太多似的,連忙閉了嘴:“沒事。”

袁星燦看著她有點不自然的笑容,露出一個瞭解的微笑,“雪野,我不是一個不能談話的對象,雖然我還不瞭解你,可是我感覺得出來,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當自己本來就不容易,不是嗎?”

“或許吧。氣氛好像有些感傷。”

“放心吧,我很容易被瞭解的。”柯雪野笑道:“我只要吃飽了、睡飽了就能滿足了,其他的事,我一概不管。”

“我瞭解,不過那會讓我的計劃有點阻礙。”袁星燦苦笑。

柯雪野一挑眉,“你的計劃?”

袁星燦連忙說道:“我是指考試的事。”

柯雪野笑了,“算了吧,我知道你不是老師。星燦,你該不會以為我從來都不看雜誌、不上網的吧?”

聚焦這一年來出盡了風頭,兩大美女負責人更是引人注意,雖然跟袁月琰相比之下,星燦顯得非常的低調,但還不至於默默無聞。

袁星燦臉紅了一紅,有種被當場抓包的難堪。柯南宇居然沒告訴她,雪野這麼精明!

“我知道你是形象顧問。”柯雪野說道:“我昨晚問過哥哥,他沒有否認。”

不管再怎麼晚,哥哥只要一回家,一定會去跟她說個話,才回房休息。

“他居然沒告訴我?”星燦喃道。

柯雪野早就知道了!柯南宇居然連提都沒提,害她像個傻瓜似的,蹩腳地守著早已不是秘密的秘密。

她眨眨眼睛,露出個淘氣的笑容,“好吧,你要我怎麼跟你合作呢?”

“啊?”袁星燦有點被嚇到了,為什麼柯雪野這麼幹脆的跟她合作?她有點不大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我說我會配合呀,很奇怪嗎?”柯雪野理性的分析著:“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知道我爺爺打什麼主意,我更相信哥哥一定會給你壓力,如果我跟你配合,讓你安然度過難關,對我會有好處的,對不對?”

袁星燦一直知道柯雪野不似表面上刻意表現出來的無知和愚蠢,但她不知道她思緒是這麼清楚,邏輯分析能力驚人,她其實是非常聰明的。

她只能點點頭,“我會很感激你的配合。”

“光是感激不夠的,我希望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會站在我身邊。”柯雪野笑著說:“有的人很容易受人影響,我希望你能影響一個人。”

袁星燦一臉的不明白,她知道自己不是個笨蛋,可是柯家兄妹的表現讓她像個笨蛋,她開始覺得住進柯家不是個好主意了。

“說實話,我並不知道這一切的背後有什麼目的,我只是接受你哥哥的請求,在兩個月的時間內,讓他成為一個……一個……”

袁星燦努力想尋找既貼切又不傷她的自尊心的話語。

“總而言之就是改造。”柯雪野嘲笑似的看著自己,“他們認為現在的我很糟糕。”

“你只是需要一點小小的幫助而已。”一開始她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任務,現在她不這麼認為了,聰明如雪野,只要她肯配合,她絕對能達成任務。

柯雪野哈哈大笑,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我怕不只一點點而已。”

“改變外表是容易的,難的是增加內涵,還好你需要的只是簡單的改變。”

她越來越相信柯雪野表現出來的誇張舉止是故意的,而她為什麼這麼做,還有待研究。

“雪野,我來接你的班嘍!”

一個聲音輕快的響起,袁星燦看見一個戴著黑框眼鏡、長相斯文的瘦高男孩走了過來。

“太好了,我快餓死了。”柯雪野說道:“星燦,這是祝平安,是醫院裡的社工。平安,這是我的‘老師’袁星燦。”

“你好。”星燦禮貌性的對他微笑、點頭,“你的名字讓人覺得很安心。”

他咧嘴一笑:“是呀,祝平安,祝人平安。”

柯雪野將她手一挽,“我們走吧,這裡就交給他了。”

“好。”她對他微笑:“很高興認識你。”

“我的榮幸。”他對她們揮手,目送兩個女孩往大樓的方向走去。

柯雪野回頭看他,袁星燦問道:“忘了什麼嗎?”

“沒有、沒有。”

“喔,那就好。”但她否認得太快,反而讓星燦覺得奇怪。她為什麼一直回頭看祝平安呢?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星期四晚上,迎接他的一向都是一整個屋子的漆黑。

每天都在家裡的雪野只有這一天不在,他早就習慣了回到家後自己扭亮電燈。所以現在看著從落地窗流洩出來的柔和燈光,他心裡感到一陣溫暖。

聽見車聲的袁星燦拉開玻璃窗,朝站在門廊的他揮手,“你回來啦?”

她正打算好好的跟他談一談,她來這麼多天了,卻什麼工作都沒做。

雖然下午拉著雪野去精品店買了幾套衣服,但那實在稱不上是工作。

她那一句“你回來了”,讓柯南宇心頭一熱。自從他母親過世之後,就沒聽誰這樣跟他說過了。

“嗯,我回來了。”

“雪野還在醫院裡。”她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她沒自跟在雪野身邊的原因,她不希望他覺得她不負責任。“我想跟你談談,雪野在比較不方便,所以我先回來等你。”

“怎麼不到辦公室找我?”

還好他推掉了那個飯局,否則她就算等到三更半夜,也不見得能等到他。

她一笑,“還沒重要到需要打擾你辦公。”

“你的來訪對我來說永遠都不是打擾。”

袁星燦一陣尷尬,又讓他一句話加速了窩囊的心跳。

他在門廊,她在窗後,就這樣對話著,看著他點起了一根菸,袁星燦忍不住問:“你好像從不在屋子裡抽菸。”

她已經看了好幾次,他總是在門廊上抽菸。

他簡單的說:“雪野對煙味敏感。”

“喔。你真是個好哥哥。”她要是有這麼一個手藝好又溫柔的哥哥,一定也要賴在家裡不出去了。

“那是因為壞的地方沒被你看到。”他一笑,那笑容居然是有些嘲諷的,“你說要跟我談談,是什麼事?”

“是雪野的事。”在醫院見到雪野快樂充實的模樣之後,她想了一個下午,才決定跟柯南宇說。“你不覺得她這樣天天待在家裡,什麼也不做,其實很不好嗎?”

他點頭,“覺得。”

“她喜歡在醫院裡,喜歡自己對人有所幫助,也許你能試著說服你爺爺,讓她可以常常到醫院裡。”

“不能。”他拒絕的也很乾脆。

星燦壓根沒想到他會拒絕。“你應該看看她在醫院裡的模樣,她很快樂,覺得自己是很有用的人,她喜歡這麼做,也有能力這麼做,你疼她就不應該阻止她。”

“你應該聽聽她跟我說了什麼。”袁星燦有點責備的味道了,“你從來不管她心裡想什麼的嗎?”

“她跟你說了什麼?”

“夠多了。我知道她不快樂,覺得自己不重要、不被需要,因為自己不夠出色而自卑,她得證明自己有存在的必要,她很聰明,但更加敏感,我不相信你看不出來。”

“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嗎?”他看著她那認真的大眼睛,忍不住對她搖頭。

為什麼她這麼單純、這麼天真、這麼容易被人家影響?

她搖搖頭,一臉莫名其妙,“我有什麼問題?”

“你的問題就是太相信自己聽到的。人心是很複雜的,別人說的話就照單全收,我覺得這樣很不好。”

她不懂,“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要做的,是幫助雪野成為一個出色的美女,而不是管她快不快樂。”

專業人士不應該被私人情緒影響,他當然看得出來她們相處融洽,也大概知道雪野心裡打什麼主意。

她瞪他,“我要收回我剛剛的那句話。你不是一個好哥哥。”

“我不在乎你對我的評價。”反正她一向認為他是個笨蛋,不是嗎?

“只要我的妹妹能成為令人驚豔的美女,我不在乎你怎麼看待我。”

“雪野是個美女,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來她的本性有多麼美好!”

“本性美好並不能吸引男人。”柯南宇笑著說:“我知道雪野聰明、幽默,但是沒跟她相處過的人不會發現這一點。你不能否認,她是那種男人看了不會想追求的女人。”

“那是你的想法。”她不悅而輕蔑的說:“而且大錯特錯。”

“是嗎?或許我大錯特錯,不過至少我很肯定,這世上還有個人跟我有相同的想法。”

“想必是你的‘好朋友’。”

她那惱怒而輕蔑的語氣讓他哈哈大笑,“不,我不認識他。不過從他追逐過的女人來看,我非常肯定這一點。”

“我倒想知道誰跟你一樣‘淺薄無知”’她特意加重了“淺薄無知”這四個字,以示她的不滿。“東方殷實。”

“大統制藥的東方殷實?你為什麼特別注意他……啊!”她想到了一件事,隨即惱怒的雕他,“告訴我,不是我想的那一回事。”

“就是那一回事。”他笑著點頭,“我想你也收到了請帖,是嗎?”

“無聊又可笑!他憑什麼以為自己有資格叫女人排成一列,供他評頭論足?”

“當然是因為他有錢。”他又笑了一笑,“還有,東方殷實是個孝順的兒子,這個舞會是他媽媽的主意。”

東方老夫人是個精明的女人,想必她挑選兒媳婦,絕對不會只單憑外貌。

“真是好笑。”那張無聊又荒謬的邀請函早被她扔到垃圾桶去了,都什麼時代了,居然還有人有那種觀念?

什麼選妻舞會嘛!?根本就是有錢人無聊的把戲,她才不會去參加。“我不覺得好笑。”柯南宇正經的說:“我只看到機會。”

聽他的口氣,似乎內情沒有這麼簡單。“所以你希望雪野能吸引住他的目光?”袁星燦猜測地道。“有好處的事我才做。”

她一點都不掩飾她的驚訝和不信:“利字掛帥?我還以為你不是那種人。”他又露出了那種嘲諷的笑容,“很遺憾的,我是。”

袁星燦應該要覺得失望的,可是她卻天殺的沒辦法瞧不起勢利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