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快累死了。”

柯雪野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四肢都在跟她抗議。她今天實在太辛苦了!

但其實她也沒做什麼,只不過跟袁星燦去買東西而已。

她從來也不知道買內褲有這麼多學問,不就是穿得舒服就好了嗎?

“不行。”袁星燦說:“你的臀型比較扁平,穿沒有伸縮性、彈性的內褲會使臀部失去渾圓的曲線,變得更平。”

“不然呢?”好無奈啊!

“挑這種縱橫斜向都有伸縮性,而且能充全包住臀都的款式比較好。”

好!她沒有意見,畢竟她答應了要合作,但星燦沒必要連內褲怎麼穿都有規定吧?

“不行。除了合身之外,還要穿的正確,這樣才能修飾你的臀型。”

買貼身衣物就已經摺騰了她半天,更別提那些恐怖的套裝、洋裝、小禮服、鞋子什麼的。

“我再也不要跟你去買東西了,不能你去買回來給我就好嗎?”雪野已經是用求饒的口氣在說話了。

“這樣就失去意義啦!”袁星燦倒了一杯水給她,“雪野,其實我不想改變你,也不希望你改變,只是你需要一點點小幫助,我希望能引導你,讓你得到這些知識。”

“變漂亮真的那麼重要嗎?”柯雪野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光水,有點遺憾的說:“我想喝女乃茶。”

“喝水對你有幫助,皮膚狀況會變好,也不會發胖。”袁星燦笑道:“多喝些吧。”

“唉,我已經喝了一肚子水了。”她拍拍肚子,“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話。”

那些運動計劃、食譜、美姿美儀的課程,她想來就頭痛。她知道自己一點都不需要它們。

“或許是因為你知道做些小小的修飾對你有好處。”

她一挑眉毛,“什麼意思?”

袁星燦抿嘴一笑,“我知道沒有一個女孩不希望自己看起來漂亮一點,尤其是在心上人面前。”

她一陣臉紅,“你說什麼呀?我聽不懂。”“我說以後你會遇到一個真心喜歡的人,你會為了他而希望自己再完美一點。”

“不會的,我就是這個樣子,我喜歡的人看見的不會是我的外在,而是真實的我。如果他不是的話,我也不會喜歡他。”

“當然是這樣。”袁星燦點頭認同她的話,“我相信你有那種眼光,能找到真正喜愛你的人。”

“可惜爺爺和哥哥不這麼認為。”她做了個鬼臉,“他們為什麼會覺得只要我變漂亮了,就一定會得到幸福呀?為什麼他們明明很疼我、很關心我,卻認為讓我嫁給一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是為我著想?”

袁星燦嘆了一口氣,“老實說,我回答不出來,因為我也覺得難以理解。”

“如果對爺爺和哥哥來說,我變成美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那麼我會配合的。”她淘氣的一笑,“反正你會幫我嘛!”

“是沒錯,我的工作是幫助你成為一個美女,但顯然我對美女的定義和你哥哥的不大一樣。我覺得你很自然、很真誠,是個貨真價實的美女。”

“我是美女?”她哈哈大笑,“就算我胖成這樣?”

“就算你胖成這樣。”袁星燦點頭,“不過我真的覺得你該改變飲食習慣,高熱量和高膽固醇是謀害你健康的兇手。”

“只要你別天天叫我吃生萊沙拉就好。”柯雪野說道:“我會怕死!對了,別跟哥哥說。”

那個沙拉狂,她可不想聽他說沙拉經。

“我不會的。”她微微一笑,“這是我們的秘密。”

是的,這是她們的秘密。她沒有打算把柯雪野變成時下那種隨處可見的美女,那都是用錢堆出來的,一點都沒有什麼值得讚美的。

她要幫她成為她自己,一個真真正正的美女,那才是最具有挑戰性的。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袁星燦神情焦急的在傍晚的台北街頭行走,薄薄的暮色使得這個一向繁忙的城市,感覺輕快了不少。

但她卻輕鬆不起來。怎麼可能在她一個回頭而已,就把雪野弄丟了?

她在一個十字路口前停下了腳步,有些猶豫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雪野會往哪邊去?手機又沒接!”

柯雪野今晚得到寧靜園去跟她爺爺吃一頓飯,雖然老人家沒說,但袁星燦心知肚明,老人家想知道進度如何了。

吃早餐時,柯南宇特地交代她們別遲到了。而雪野一副不想去的樣子,她早就看出來了,只是她沒想到,她會給她來偷跑這一招。

沒辦法之下,她只好打電話告訴柯南宇,晚餐她們恐怕要遲到了。

他立刻問她在哪裡,表示馬上會過來,於是她只好在原地等待,並且希望他不會太生氣。

一輛開得相當緩慢的轎車在袁星燦沿街找人時,始終跟在她身後五十公尺的距離,當她停下腳步時,車子也停了下來。

後座下來了一個身材修長的男人,他踩著堅定的腳步向袁星燦走去。

“袁小姐。”

一個低沉、具有磁性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星燦有點詫異的回過頭——

東方殷實!?

“知道我是誰嗎?”

袁星燦點點頭,“東方先生。”

“很好。”他的表情有點高傲,“跟你打聽一個人,方便嗎?”

苞她打聽一個人?她懷疑的看著他,不大明白他要跟她打聽什麼人,他們有共同認識的朋友嗎?

“知道月琰在哪嗎?”

“月琰!?”不管他說什麼話,都不會比說出“月琰”這兩個字更讓她來的驚訝。

“是的,袁月琰,你的雙胞胎姐姐。”他像是焦躁又像是不耐煩的扯扯領帶,“你應該知道她在哪吧?”

“月琰在加勒比海度假,如果是公事的話,你可以找我。”

不會吧!?她知道月琰很有一套,不過沒想到她連死對頭仟宇的大客戶東方殷實都能搶過來。

“她四天前回來了,我有她的入境紀錄。”

“啊?”她一頭霧水。他怎麼知道月琰回來了?她是她的妹妹兼合夥人,她都不知道了耶!而且還有入境紀錄?他怎麼會去查那種東西呀?

正常人會這樣嗎?

“你也不知道她在哪?她沒跟你聯絡?”他皺著眉頭,低聲的詛咒了幾句。

袁星燦覺得事有蹊蹺,“東方先生,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你可以直接告訴我。”

“說了對我沒有幫助。”他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有她的下落,最好告訴我,她躲不了多久的,我絕對有辦法把她揪出來。”

他的態度讓她覺得生氣,“東方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月琰不是會躲藏的人,但是遇到討厭的人糾纏不休時,或許消失一陣子是最好的方法。”

“我是討厭的人?”他哼了一聲,神情依然是那麼高傲,“你什麼也不知道,對吧?”

她當然不肯承認自己對姐姐的近況一無所知,“我當然知道,只是沒必要告訴你,現在我要接一個電話,抱歉了。”他們說話的同時,電話鈴聲響了。

“二姐!我是陽晴啦!”

“你還記得我是你二姐。”

“你還在生我的氣呀?呵呵,我幫你整了那個討人厭的秦緯綸一頓,算扯平了吧?”

“你別亂來呀,他是很重要的客戶。”整?這下完蛋了,愛面子的秦緯綸鐵定要解約了。

“不會啦,他乖得跟小貓一樣,不會怎麼樣的啦!”她笑嘻嘻的,依然充滿活力,“對了,我是要跟你說,大姐回來了。如果有一個姓東方的臭男人煩你的話,不要理他。”

她看了遲遲沒有離開,依然盯著他的東方殷實一眼,轉過頭去小聲的說:“你太晚告訴我了,他現在站在我背後啦!”

袁陽睛喊道:“大姐、大姐,他真的找二姐去了耶!”

這句話明顯不是在跟袁星燦說的,因此她立刻說:“你跟月琰在一起?”

“是呀,我們在……啊,大姐說你很笨,還是別告訴你,免得你不小心說出來了。”

她不服氣的說:“亂講!到底是什麼事,我要知道。”

“你知道麻煩就大了,你那麼固執,一定會……大姐,你要去哪?等一下、等一下……”

“喂!陽晴!陽晴!”居然掛她電話?這通電話讓她有如陷入五里霧中,根本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是月琰遇到麻煩了嗎?跟東方殷實有關係嗎?

“她在哪裡?”他大踏步轉到她面前,“告訴我。”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沒必要說。”她有點心煩意亂,不知道月琰到底怎麼了。

他看著她,像是在斟酌她話的可信度,許久才說:“我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是要找月琰麻煩,我們有點小誤會,有解釋清楚的必要。”

她瞪大了眼睛,“再說清楚一點。”

“已經很清楚了!我要找到她!”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快告訴我,我沒什麼耐心。”

“你抓著我做什麼?”她急道:“我不知道她在哪裡。”

這男人是聽不懂她說的話嗎?她已經說了八百次不知道了,就算把她的手扭斷她還是不知道呀。

“你在幹什麼!”柯雪野突然出現,一聲嬌斥,拿起包包就往東方殷實身上打,“快放開星燦!”

她只不過到小巷子裡的麵攤吃了一大碗牛肉麵,出來就看見一個陌生男子在跟袁星燦拉扯。她怎麼看都覺得是星燦受了欺負,立刻出手相助。

東方殷實怒氣衝衝的說:“你才在做什麼!”

這個胖女人把他當沙包嗎?居然這樣攻擊他這個青年才俊?

“星燦!你沒事吧?要不要報警呀?”柯雪野強勢的說:“我看到他對你動手動腳,我當目擊證人,我們告死他!”

“不用啦,他只是問我事情而已。”她連忙阻止正義感十足的雪野,“不要緊的,我沒事。”

“你別這麼怕事!對女人動手的男人是敗類,應該讓他吃點苦頭才對。”

從來沒有人說過他是敗類!他凶神惡煞的瞪了柯雪野一眼,“袁小姐,我會再來的。還有你,小心一點,我隨時可以告你蓄意傷害!”

說完,東方殷實氣呼呼的上車,揚長而去。

柯雪野吐吐舌頭,“這麼兇!他叫你袁小姐,你們認識呀?”

“不認識,不過他似乎認識我姐姐。”而且兩個人之間一定有事情發生,問題就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才會擔心不已。

“我看他很面熟,不知道在哪裡見過。”

“昨天才見過,在雜誌上。”她苦笑著提醒她:“想起來了嗎?”

她們昨天才在談論這位東方先生最新的花邊消息而已,沒想到雪野今天就攻擊了人家。

“他是東方殷實喔?”她覺得得意之餘又感到好笑:“哈哈,我覺得好爽。”

就算袁星燦沒提到那個選妻舞會,她自己也猜得到爺爺打的主意,他們不會沒事找一個形象顧問來改造她。

原來是希望東方殷實被她迷的團團轉,但從他剛剛瞪她的兇惡樣子看來,爺爺和哥哥的如意算盤是打不成了。

“雪野!”她無奈的說:“別這麼說話啦!”

她是喜歡雪野坦率自然,不過還是希望她說話可以修飾一下。

吱的一聲,柯南宇的賓士已經停在她們旁遏,他降下了車窗,寒著一張臉,“你們兩個,上車。”

“怎麼啦??”柯雪野小聲的說:“哥哥怎麼跑來了?”臉色還這麼難看?

星燦更小聲的說:“我跟他說你不見了。十分鐘從奈德到這邊?那一定是狂飄來的,結果卻讓他看見你還站在我旁邊,他大概覺得被耍了,所以生氣吧?”

“是嗎?哥哥不會為這種事生氣吧?”說話時,雪野拉了星燦坐進後座,“對不對?”

星燦連忙拉拉她,使了一個眼色,“別問。”

“沒關係的啦!”柯雪野把自己去吃麵的事說了出來,順便也說了攻擊東方殷實的事,而且還笑的前俯後仰。

“我以為他在欺負星燦所以才出手,那時候還不知道他就是東方殷實,不然一定多打幾下。”

“我知道他是東方殷實。”柯南宇把車開的飛快,“我看見了。”

他看見了袁星燦在跟他說話,但需要站得那麼近嗎?而且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他感到一陣莫名的火氣。

尤其是他們站在一起是那麼天殺的相配時,他覺得更火了。

“不過星燦,你怎麼都沒提到你認識他呀?”

柯雪野太會看人家臉色了,一提到東方殷實,哥哥就變臉,這其中一定有原因的。她決定試試看她想的對不對。

“我不認識他呀!”

“那他為什麼那麼親熱的牽你的手,害我以為他在攻擊你。”

“他不是牽我的手……”

她想解釋,柯雪野卻插話,“你害羞啦?有什麼關係,我覺得你們很相配呀。”

“啊,不是的,其實他是……”

她都還來不及講話,柯南字就酸溜溜的說:“雪野,那不關你的事,別煩她了,她跟東方殷實是什麼關係,不用你操心。”

“我怎麼能不操心?你和爺爺不是希望他看上我?我得變成美女,不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嗎?如果他和星燦是情人,那我不是沒指望了?”

呵呵,那是吃醋,絕對是吃醋,她太瞭解哥哥了,如果他對星燦沒感覺,絕對不會說出這麼酸的活來,更不會繃著那張愛笑的臉。

“不是的,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啦!”袁星燦急道。

她不想柯南宇誤會呀!為什麼雪野要故意說這種話,她明明知道不是那個樣子的嘛!

“你不用跟我解釋,那不關我的事。”他醋味十足的說。

柯雪野聽出來酸意了,可是袁星燦卻只覺得委屈,人家都這麼說了,她再急著解釋,不是顯得自己無聊嗎?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結束了一頓可以說是折磨的晚餐之後,柯敏夫將柯南宇和袁星燦帶到了書房,開始表達他的不滿。

“我以為你請的是頂尖的形象顧問。”

柯敏夫非常不滿意他最鍾愛的孫女和一個月之前絲毫沒有兩樣,所以他看向袁星燦的眼光有些責備的意味。

“我是。”柯南宇心裡依然覺得不舒坦。

他努力不去想袁星燦和東方殷實可能有的關係,但卻無法停止自己去做任何揣測。他還以為她是受他吸引的,看來他太過自信了點。

“我不會說自己是最頂尖的,但也不認為我失職。”袁星燦一點都不害怕老人家的威嚴,“我不相信你沒注意到雪野的改變。”

他諷刺的笑,“原諒我年紀大了看不出來,她似乎胖了一點?是嗎?”

“如果你只是要她擁有苗條的身材,該找的不是形象顧問,而是塑身中心。”

“那你告訴我,她有哪裡不一樣?”柯敏夫問道:“我要知道我的錢花得冤不冤。”

“她變得快樂、有自信多了,這難道不好嗎?”

一頓晚餐下來,都是雪野的笑聲,她忙著告訴爺爺她最近做了什麼事、醫院裡又有什麼事、她策劃的兒童劇團有多受歡迎。

“說到這個,我還沒有問你,南宇,”柯敏夫不悅的說:“是誰同意讓雪野天天到醫院去做那些無聊的事?”

柯南宇還沒回答,袁星燦就已經搶著說:“是我,我覺得那對雪野有幫助,所以天天跟她去,南宇完全不知情。”

她每天都讓他看她做的計劃,他以為她們出門是去上課、去採購,不知道她們到醫院去了。

可是雪野高興過頭,在餐桌上說那些話,聰明的人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知道的。”他不領她這個情,“她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你沒有阻止?你知道我不喜歡雪野到醫院去的。”柯敏夫皺眉說道。

“柯老先生,你憑什麼以為南宇該阻止自己的妹妹做她喜歡做的事?”袁星燦不客氣的說:“那些病人需要雪野,雪野也需要他們,那不是無聊的事。”

“你管得太多,也超過界線了,顧問小姐。你的任務是幫雪野月兌胎換骨,可是一個月過去,我沒看到任何成果。”

沒有成果?簡直是胡說八道!她不再化那些誇張的妝、穿那些奇怪的衣服、躲在家裡吃垃圾食物、看購物頻道。她天天都充滿活力的忙碌著,這還不算是成果?

“那是因為你都只看表面。”她只差沒有把“膚淺”兩個字送給他了。

“我不管什麼表面跟內在,我要的是成果,如果你做不到,我相信會有人做得到的。”

袁星燦一呆。他的意思是她被開除了嗎?

“爺爺。”柯南宇一皺眉,“或許我們該重新考慮這件事,東方殷實或許不適合雪野。”

“或許?”柯敏夫說道:“你什麼時候開始會說出這麼不肯定的話了?”他看了袁星燦一眼,“我開始相信你是頂尖的,連我的孫子都受你影響了。”

“如果我是最頂尖的,應該可以影響最固執的人才對。”

柯敏夫笑著說:“你想影響我什麼?叫我別管孫女的幸福打算嗎?”

“我看不出來你有什麼替別人著想的行動。”她老實說,既然已經要被開除了,她也就不怕得罪他,更加能暢所欲言了。

“給她一個有錢有勢的丈夫不算嗎?”他可從來沒替其他孫女操過這種心呀!

“結婚只考慮財產是愚蠢的,講究門第的婚姻更加令人難以忍受!你確定你是為她好?”

柯敏夫看著她,過了一會才說:“小女孩什麼也不懂。南宇,帶她出去,把這個工作交給別人去做,我不要一個不認同我的人來辦這件最重要的事。

袁星燦還想繼續講,但她卻在老人臉上看到了無奈和憂傷,於是也就不再說什麼,跟著柯南字走了出去。

門一開,一陣悠揚的琴聲立刻傳進耳朵。有人在彈琴,是貝多芬的鋼琴小品“給愛麗絲”。

柯南宇一笑,“雪野在彈琴。”

“你怎麼知道?”

“這是她學的第一首曲子,以前她最常彈的,很久沒聽見她彈琴了。雪野就像愛麗絲一樣,是個美麗而優雅的女孩……”突然,似想到什麼事,他臉色一變,“可惡!”

“怎麼了?”她嚇了一跳。剛剛還笑著,為什麼突然臉色大變呢?

“沒什麼,想到不好的事而已。”他走出幾步,穿過起居室,從落地窗進入花園,“陪我走走?”

她點頭,走到他身邊,安靜的跟著他走上小徑,琴聲越來越遠,她聽見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大聲。

“雪野結過婚。”

他突然這麼說,讓袁星燦呆了一呆,“什麼?”

“在她十八歲那一年。”他露出了一個苦笑,“你驚訝了,是不是?”

她只能點頭,震驚的看著他。

“雪野從小就是個很乖巧的孩子,她十一歲那年跟我父母一起發生了車禍,只有她活下來。”

他停了一停才繼續說:“她一直覺得是自己害死了父母,所以有一段時間她封閉自己,我和爺爺對她更加的保護,我一直希望她能快樂,而她也一直表現得很快樂。”

“然後呢?”

“然後她認識了一個混蛋。”柯南宇握了握拳,平靜的說:“她嫁給他,然後我們用一大筆錢使這個婚姻無效,雪野在那之後徹底的變了一個人,就這樣。”

“就這樣?”她不相信,她覺得柯南宇似乎隱瞞了重要的事情沒講,但是他就此打住了,她也不能強迫他說。

看著他,星燦突然覺得一陣心疼。

一定有一段傷痛在他心中,雖然他表現得很平靜,但是……她感受得到他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