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她聽見有人在吼叫,她發誓她聽見了。

她敲了柯雪野的房門,想找她一起去探查一下,但不知道她是睡得太亂還是怎麼樣,一點回應都沒有。

袁星燦想或許是有人遇上了什麼危險狀況,如果置之不理,那不是太說不過去了嗎?

這也是為什麼半夜兩點多了,她會披著一件薄外套,出現在幽暗的樹林裡的原因。

她不能肯定聲音從哪個方向傳來,但是絕對是在樹林裡,她非常的確定。

她聽見自己的腳踩在地上發出的聲音,深夜裡的聲音都有被寂靜放大的效果,因此那種踩到枯枝所發出來的喀嚓聲就特別的清楚。

突然,袁星燦停下腳步,有些猶豫的回頭張望了一下。

“是錯覺嗎?”

好像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她,跟著她移動似的。

這裡是柯南宇的私人住宅,除了她和柯家兄妹之外,沒有別人,會是歹徒侵入嗎?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靶到害怕。她注意到林中有些微的燈光,原本想過去看的,但想到可能會有的危險,就放棄了原本的計劃,趕緊回頭。

但袁星燦一回頭,便見一大團黑影對著她撲來,她連躲避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被那團黑影撞倒在地上了。

“我掐死你!指死你!啊……”

她的脖子被人緊緊的掐住,那人一邊大笑一邊叫,嘴裡說著她聽不懂的話,跨坐在她的身上,瘋狂的攻擊她。

袁星燦拼命的掙扎,卻扳不動那枯瘦卻異常有力的手指,她沒辦法呼吸了。

這時,她聽見有人驚叫一聲,然後她身上一輕,那個攻擊她的人被拉離了她身上。

“你沒事吧?”

袁星燦接觸到柯南宇那又是著急又是關心的眼神,並且在他的扶持之下坐了起來,然後握著自己的脖子,不斷的咳嗽,急著將最新鮮的空氣吸進肺裡。

在昏暗的月光之下,她看見兩個男人按著一個人,那個人不斷的掙扎著,不住的大笑、大叫,一個瘦小的女人抓起一個包包,不知道拿出什麼.一下子就讓那掙扎不休的人安靜了下來。

她完全不能瞭解發生了什麼事,眼前的一切讓她感到困惑。

柯南宇嚴聲的斥責著那三個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你們不應該讓他跑出來的!”

罷剛的那一幕讓他急速的心跳至今無法平復!

他從來沒有想過在自己心中,袁星燦居然如此有分量。他居然會因為害怕再也見不到她,而感到顫抖?

“對不起,柯先生。”瘦小女人不斷的抱歉:“都是我疏忽,我沒想到他吃了藥還能翻牆。”

兩名壯漢抬起地上的人,也是一臉歉意,不斷的向柯南宇抱歉,然後抬著人往樹林中走去。

袁星燦忍不住一肚子的疑問,“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攻擊我?”

柯南宇看著她,“沒什麼,你沒事就好了。”

“我堅持要知道!我剛剛被人攻擊,差點就沒命了,我想我有權力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問題是我不打算說。”柯南宇神情嚴肅的說,“讓你受到驚嚇我很抱歉,我只能告訴你,這種事絕對不會再發生了。”

“當然。”她有點生氣的說:“因為從明天開始我就不在這裡了,自然不會再受到攻擊。”

“你很聰明,我越來越欣賞你了。”

她臉一紅,“不要轉移我的注意力。”

“我有嗎?”他心疼的看著她脖子上的紫印,伸手去輕觸,“很痛嗎?我應該保護你的。”

袁星燦退了一步,對他有點生氣,“你應該說,如果我的好奇心不這麼旺盛的話,就不會遇上這種事,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我不會對你說這種話。”他一笑,“尤其在你受了驚嚇之後。”

“我沒有被嚇到,我只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實她嚇得渾身都還在抖,可是她知道,如果要弄清楚怎麼回事,就不能表現出受到了驚嚇的軟弱樣子。

她一向很固執,對於自已要知道的事一向都很堅持,而且毫不讓步的。

“你還在發抖。”他指出那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進屋去吧,你需要一杯酒。”

喝杯酒定定神,好好的睡一覺,明天早上起來把這些不好的事情都忘掉。

“我要你告訴我事實。否則我哪裡都不去。”

“如果你堅持不走的話,我很樂意抱你進去。”他兩手一抄,輕易的就將袁星燦橫抱在手裡。

“放我下來!”他突如其來的動作把她嚇了一跳,什麼都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他抱了起來。

“快點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柯南宇、柯南宇!”

“噓,小聲一點,別吵醒雪野了。你別亂動,要是我鬆手,你會摔得鼻青臉腫。”

她怕跌下去,只好伸手環著他的脖子。“你都是這樣阻止別人追根究底的嗎?”

被他抱在懷裡,她光是害羞臉紅就夠了,哪裡還能堅持追問事實?

“只有對你特別。”

他將她抱進起居室,放在長沙發上,“如果你能答應不對別人提起今晚的事,我會很感激的。”

“我為什麼要答應你?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能跟別人提起什麼?”她說道:“還有,我不希罕你的感激。”

柯南宇有些強硬的說:“你一定要答應。”

他不願意這件事走出柯家,那會給雪野帶來麻煩。

“這是命令還是請求?”她不喜歡他的態度,他那命令似的語氣令她覺得不舒服。

“是請求。”他幾乎是在瞪她了,“所以你可以拒絕,但是在你拒絕之前,我希望你聽聽我的理由。”

聽起來很客氣,但是命令的語氣卻仍是那麼明顯!

“我不聽藉口,只要事實,而你壓根不打算說。”

“星燦,你在挑戰我的耐性嗎?我已經說過不關你的事了。”

他那句“不關你的事”激怒了星燦,“如果今天我沒被攻擊的話,是不關我的事,偏偏是我差點被掐死!”

“所以我說抱歉。”他有些不耐煩的說:“讓你遇到這種事。”

哼!一點誠意都沒有。“我不會答應你的請求,除非我知道怎麼回事之後我才會考慮,現在我要回去睡覺了。”

袁星燦起身,走到門前,她的手才放到門把上,他的大手已經覆上了她,阻止她開門的動作。“聽我幾句話不會使你損失多少。”

他的語氣是充滿命令的,而他認真嚴肅的眼眸裡,傳達的也是相同的訊息——他要她聽他說話。

袁星燦將自己的手抽回來,“如果你希望人家聽你說話,起碼態度要好一點。”

“柯家人從不求人。”

他說得理所當然,而且流露出令人無法正視的高傲,彷彿她要求他態度好一點,是個笑話似的,她實在很懷疑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要來受這種氣?

“很好的傳統。繼續保持下去吧。”她一甩頭,轉身拉開門。

“別走。”他從她背後靠近,大手越過她一拉,又把門給關上,“我已經很客氣了。”

“你沒有。”她能感覺得到他的氣息,他們的距離近到他的胸膛就快碰觸到她的背了。

“好吧,我很抱歉。”他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以極近的距離。

“這種姿勢不適合道歉。”她有些緊張,而且連頭都不敢回,他們實在太靠近了。“你介不介意退後幾步,好讓我轉過去?”

他等於是把她困在他的身體和門中間,這種太親密的距離讓她的心跳太快了,而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

“我不能讓你回過頭來。”

“為什麼?你希望我一輩子站在這裡?”面門思過?但她根本不曾做錯什麼,她只是想知道事實而已。

他嘆了一口氣,“我希望你聽我說話。”

“讓我轉過去會使你說不下去嗎?”

“會。因為我會想吻你,這樣我將無法把我要說的話說完。”

“你很可惡。”她不由得慶幸她此刻是背對著他的,否則他一定很容易就發現她因為他一句話又臉紅了。

“說吧,我在聽了。”

“我要求你別對人提,是為了保護雪野。”他的語氣有些無奈。

“什麼?”事情跟雪野有關?那個像瘋子似攻擊人的男人會跟雪野有關?她太過詫異,詫異到自然而然的轉身面對他,“你說……”

但她的話還來不及講完,柯南宇便俯身吻了她,吻得那麼樣的自然,充滿了纏綿而溫暖的味道。

半晌,柯南宇輕輕咬了她的下唇,結束了吻,沙啞的說:“我警告過你了。”

星燦的臉酡紅如薄醺,他吻她的時候,她有相當程度的失落感,她恍惚的覺得,一個吻是不夠的。

這個男人能夠給她的,應該不只有吻才對……

不、不對!她怎麼能喜歡這種感覺?那是不應該的,他怎麼能吻她?他怎麼能這樣不斷的撩撥她?他怎麼能讓她一點一滴的習慣他、接受他?

“你喜歡?”看她有些恍惚的樣子,柯南宇覺得非常滿意。

“沒、沒有!”她漲紅著臉,狼狽的否認著。

他退開一步,“那麼你可以替我保守秘密了嗎?”她喜歡他,實在太明顯了。

“你太可惡了!”她推他,轉身拉開門衝上樓梯。

太過分了,他憑什麼以為她會為了一個吻而昏頭轉向,然後就不再追問?

他太小看她了!

“真該死。”袁星燦用力的把門關上,緊張的喘著氣。

在這個吻之前,她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深受他的吸引。

或許有,可是她總能剋制自己不去想。但是他吻她……這太不公平了,她不應該受他影響的,她不應該管他說什麼、做什麼的。

她才剛結束一段倒楣透頂的戀情,不想再愛上柯南宇這種豪門貴公子。

天知道他是不是在捉弄她,是不是以逗弄她為樂。

“不行、不行!我不能再想下去了,我得離開這裡!”她大聲的對自己說話,一轉身又拉開了房門,但卻立刻退了一步。

因為柯南寧正站在走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想去哪裡?”

“沒有!”她連忙把門甩上,一顆心撲通亂跳。

他……上來做什麼?難道那個吻對他而言還不夠嗎?

他到底怎麼看待她?為什麼吻她?

棒壁的敲門聲讓她又是放心,又是失望了。

原來他是上來找雪野的,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事要跟她說呢?

難道是跟那個男人有關嗎?

她忍不住開始把各種可能都想一遍,這時候卻聽見柯南宇喊著:“雪野?”

袁星燦壓下尷尬的感覺,開門問他:“怎麼了?”

“她沒有反應。”他皺著眉,“她一向睡得淺,不可能沒聽見我敲門。”

她也走到門前,“雪野,開門好嗎?”

依然沒有反應,她看了柯南宇一眼。“會不會……”“出事了”三個字她實在講不出口,那有點可怕,她不希望雪野有事。

“你讓開點。”柯南宇收起了輕鬆的神情,一張臉繃得死緊。

他後退了幾步,用肩膀撞開了那道門,衝進房裡,而袁星燦也神情緊張的跟了進去。

“雪野?”床上沒人,也沒有睡過的痕跡。

窗戶沒關,夜風吹了進來,將窗簾給帶飛了起來。

“她不在這裡。”袁星燦驚訝的說:“怎麼會呢?她進房前還跟我說過晚安的。”

“她從這裡出去了。”他站在窗邊,臉色鐵青的說。

周邊有花架,她正是沿著花架爬下去的。問題是,她為什麼這麼做?他有一個不好的預感。

“你知道她到哪裡了嗎?”他瞪著袁星燦。

看他神色不善,她連忙搖頭,“我不知道,真的。”

“你天天都跟她在一起,會不知道?”他惱怒的說:“我不相信。”

“我們是天天都在一起沒錯,但是雪野從來沒說過她有半夜跑出去的習慣。”

他幹嘛這樣跟她興師問罪?

又不是她唆使的!

“她是沒有,但是要是有人在旁邊鼓勵她的話,或許就會有了。”

“你是說我得負責是嗎?”星燦氣怒地說。

“我沒那麼說,我只是好奇你都教了她什麼。”

袁星燦深吸一口氣,“我不跟你爭論這個,你把怪罪我的時間拿來找雪野會好一點。”

“我知道。”柯南宇說道:“我會處理,你去睡覺吧。”

“你以為我還睡得著嗎?”她氣呼呼的說:“剛被一個瘋子攻擊,現在又被人莫名其妙的扣上一頂教唆離家的大帽子。”

他看著她,嘆了一口氣,“我跟你道歉,我是擔心到胡言亂語了。”

袁星燦不能否認的確是因為她,所以雪野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她開始積極的尋找自我,但誰知道她半夜溜出去是去尋找什麼,他只是不願意她再次受到傷害而已。

“我不接受。”星燦一扭頭,忿忿的回到她的房間。

“莫名其妙!

她生氣的從衣櫥里拉出行李箱。還是早點收拾好,天一亮就走,免得被這個陰陽怪氣的臭男人給氣的發瘋。

她氣呼呼的整理東西.拉開抽屜想將她的文具和文件收好。

突然,一個淺藍色的長方形信封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不記得自己曾經看過這個信封,也不記得她有放進去。

“什麼東西?”信封沒有封口,她很容易的就能把裡面的一疊紙抽出來。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手上的房契。那個地址是她的公寓呀!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袁星燦抖開另一張文件,那是房契的所有人是……她?

她糊塗了。這是怎麼回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