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沒看過他這麼生氣。”

柯南宇雖然這麼說,但臉上卻是帶著笑意的。

“看樣於我最好少來寧靜園。”袁星燦苦著一張臉,無奈的說。

老人家說她果然是頂尖,教壞了他的孫女、拐跑了他的孫子,居然還登堂入室的跑來跟他說教。

但那根本就不是說教,她只是試著跟他講道理。

“不見得,我還沒看過有誰能把我爺爺氣的說不出話來,或許你應該常來,這樣他的日子也許會有趣一點。”

“常來?然後讓他吼著叫人把我趕出去?”

謝了,她可不想老是這麼尷尬的教人“請”出來。

“他喜歡你,我跟你打賭。”要是不喜歡,以爺爺的脾氣,連話都不會多跟她說一句的。

“希望是。”她是非常希望能跟柯南宇的爺爺和平相處的,畢竟他們或許得相處好長一段時間。

她甜蜜的看了他一眼,此時手機響了起來。

“星燦!星燦!”黃曉柔興奮的聲音傳入她耳裡,“你為什麼都沒有說?這種事也瞞著我,到底是不是朋友呀?”

“曉柔?什麼事呀?”

“雜誌都寫出來了,你還在裝傻!”她笑嘻嘻的說:“嫁入豪門耶!真有你的。”

她臉一紅,忍不住看了柯南宇一眼。為什麼媒體的消息這麼靈通?

他昨天跟她求婚,她才確定自己愛他,他們就已經知道,而且發刊了?

他挑了挑眉毛,“怎麼了?”

她搖搖手,捂著手機說道:“我等等再跟你說。”

那頭的黃曉柔繼續說道:“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跟東方殷實扯在一起的,我還以為你忙著奈德的事,根本沒時間約會。”

袁星燦登時傻眼,“你說什麼?東方殷實?”

東方殷實?這個名字讓柯南宇皺起了眉毛。

“你不是在跟東方殷實談戀愛?人家都拍到照片了,還矩細靡遺的介紹了你,你紅了你。”

“我跟東方殷實?”她失聲道:“胡說八道!”

“真的嘛!你去買本‘心女人’週刊就有了,把你拍得很美呢!”

她掛掉了電話,呆呆的對柯南宇說:“我跟東方殷實談戀愛?”

柯南宇猛踩下煞車,側頭瞪她,“什麼?”

“雜誌說的。”她苦笑了一下,“一定是誤會,我根本不認識他呀。”

“該死的狗仔隊!哪一本?”

“心女人。”

柯南宇立刻殺到最近的便利商店,火大的買走架上的所有‘心女人’迫不及待的翻開來看。

當他看見袁星燦和東方殷實神情親呢的摟著腰,出現在某家飯店門口時,他簡直要氣炸了。

他根本不想看內文,只是瞪著那張照片,酸得牙齒都要軟了。

“這是……”他都還沒發飆,袁星燦已經尖叫了起來,“這是月琰!是月琰!”

她快速的閱讀著文字。果然是月琰!這是在加勒比海那個度假聖地拍到的,只是記者錯把月琰當成她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那天東方殷實會找我要月琰。”

“怎麼回事?”他受不了自己對事情一無所知,抓著她的手就追問:“你說這是月琰?”

“是呀。”

她笑著把事情告訴他,順便再次強調她真的不認識東方殷實,前天在街頭碰見時,還是第一次見面呢!

他一副放心了的表情,“這個該死的記者,沒弄清楚就亂寫。”

“我得去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東方殷實跟月琰的事是真的,那那個選妻舞會又是怎麼回事?

“你要怎麼弄清楚?直接找東方殷實?”

“不,我去聚焦,問一個人。”麻煩事都解決了,也該跟某人好好算帳了。

或許該說感謝她,如果不是她出紕漏,她又怎麼會愛上柯南宇呢?想到這裡,她不由得展出了一個笑容。

“問誰?”他好奇的說。

袁星燦調皮的一笑,“不告訴你。”

他聳聳肩,“無所謂,反正你跑不了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等一下!你這個臭女人!”

一向很愛面子的秦緯綸氣急敗壞的大吼,完全不顧其他人詫異的眼光,追著跑得飛快的袁陽晴猛喊。

“誰理你呀!”她手裡握著一個東西,怒氣衝衝的一頭往電梯衝去。

“快下來呀、快下來呀!”她猛按著電梯向下的按鈕,“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尤其是有錢的。”

“還給我!”

她等電梯的同時,秦緯綸已經追了上來,一伸手就到她鼻子前,“拿來!”

“不給!”她把手背到身後去,“敢做為什麼不敢當?”

居然拿他二姐打賭,真是罪大惡極,完全不可以原諒!

她一開始還以為他說跟柯南宇的打賭是開玩笑的,直到他拿出那捲電話錄音,她才火冒三丈的相信了。

大姐被那個該死的東方殷實傷透了心,已經夠慘了,沒想到連二姐都慘遭玩弄。

“誰不敢當了!你把我的證據拿走了,要是柯南宇輸了要給我賴皮,那我怎麼辦?”

“你還敢說這種話!?”她一腳就往他腳背上踩,“走開,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你先還我!”他一把抓住了她,想將錄音帶搶回來。

早知道她這麼惡霸,他也不會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實話而拿出證據來。

“想得美!”她掙扎著,努力把手舉得高高,東閃西躲的。

叮的一聲,電梯上來了。

電梯門一開,裡頭的袁星燦和柯南宇驚訝的看著他們在電梯口拉扯,只差沒大打出手了。

“陽晴?”“秦緯綸?你們在幹什麼?”

“南宇?你來的正好,這小表把我的錄音帶拿走了。”

咦?他跟袁星燦在一起?還手牽手?

不會吧!難道說他輸了嗎?不對呀,雜誌上明明說袁星燦和東方殷實拍拖,所以他才知道自己贏了呀!

“我不是小表!”袁陽晴大聲的抗議:“二姐!這兩個傢伙很壞!”

“是怎麼了?陽晴,月琰呢?快告訴我她在哪裡。”

“現在不是說大姐的時候啦!”她看到她跟柯南宇手牽手,生氣地把他推開,“二姐,你被騙了啦!”

“什麼呀?”她一頭露水,“誰騙我?”

“這兩個壞蛋!”她邊指控邊揮著手,手上的錄音帶就不小心被秦緯綸給搶走了。

“還我!”

“這本來就是我的,幹嘛要還你?”他回了一句,又回頭對柯南宇說道:“這可是要讓你認輸的法寶,怎麼能給這小表拿走。”

天哪,他完全忘記打賭的事了,他得趕緊堵住秦緯綸的嘴,輸了就輸了,沒面子就沒面子,但他不能讓星燦誤會。

“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他連忙把手在他肩上一搭,“我們去那邊說。”

“你要認輸了是不是?剛好叫她們做公證。”

“閉嘴!”他真想指住他的脖子,叫他少說幾句。

“這是怎麼回事?”袁星燦一頭露水,每個人都搶著說話,害她頭昏腦脹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二姐,你還看不出來呀?這兩個混蛋拿你打賭,賭他能不能追上你,你被他們拿來當遊戲了呀!”

男人都是混帳東西,氣死她了,虧她還曾經打過柯南宇的主意,真是瞎了狗眼了。

“什麼?”打賭?遊戲?她是聽錯了嗎?但為什麼柯南宇的臉色那麼不自然?

“結果是我贏了。”秦緯綸搶著說。

“星燦,你別誤會了,事情不是那樣的。”柯南寧急道:“你一定要聽我解釋。”

“有什麼好解釋的,你還嫌騙不夠嗎?”陽晴保護似的溺在袁星燦身前,“我親耳聽到秦緯綸說他和你打賭,如果你追得到我二姐,他那台寶貝車就送你。”

袁星燦直視著柯南宇,臉上充滿著震驚與不信,“這只是一個打賭?”

“是。”他一咬牙,老實的承認了,“我承認一開始是為了打賭,可是到了後來,我卻情不自禁的愛上你了。”

懊死的秦緯綸和袁陽晴,該說的不該說的他們都說了,這下子星燦如果沒氣個半死,那一定是他上輩子有燒好香,有做功德換來的好運。

“你跟我求婚是因為跟他打賭?”她咬著唇,渾身都在發抖。

袁星燦難受的簡直想一頭撞死。她被騙了,一切原來只是一個無聊的打賭而已!

他的溫柔和呵護都是為了引她上鉤,讓她傻傻的愛上他,用她的真心去替他贏得勝利。

真是可笑又可惡!可笑的是自己還以為柯南寧是真心的,可惡的是他竟然能這樣殘忍的玩弄她?

她伸手按電梯,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她甩甩頭,先走了進去。

努力剋制自己想哭的衝動,她不能在柯南宇面前示弱,她要讓他知道,他沒有傷害到她!

看到她那樣的神情,袁陽晴有點後悔,如果不是受了大打擊,二姐為什麼不生氣、不哭、不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會不會是她真的動了真情,所以完全無法接受,才會沒有情緒?

一想到這裡,她真氣自己這麼衝動的把一切抖出來,她似乎又闖禍了。

柯南宇瞪了兩個多嘴的人一眼,立刻追了進去。

他握住她的手臂,“星燦……”

“別碰我。”她冷冷淡淡的說,連一個眼神都不肯給他。

他頹然的放開了手,“給我解釋的機會。”

他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但她沒有把手上的東西往他臉上丟、沒有破口大罵、沒有激動得一場糊塗,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這令他擔心。

“別把我當透明人,別當我不存在!星燦,跟我說話!”

她依然靜靜的不說話,眼睛專注的盯著閃動的樓層燈光。

他懊惱的看著她,“你不能就這樣無視我的存在!請你聽我說,一開始的確是一個打賭,我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愛上你。

我愛上你之後,滿腦子都是你。早就已經把這件事忘記了,如果我存心玩弄你、欺騙你,又何必來求你原諒?又何必讓自己如此狼狽?”

她還是不理他,完完全全把他當作不存在。

他抓住她的胳膊,硬把她轉過來面對他,“別這麼對我!”

她看著他的眼睛,那裡面有祈求、有痛苦、有懊惱。

但是她還是轉開了眼光,什麼話都不說,什麼表情都沒有。

當電梯門再開的時候,他無力的放開了手,讓她走出去。

袁星燦轉過身的那一剎那,淚水決堤,傾洩而出,所有的防衛徹底崩潰!

她腦海裡只剩下一個聲音,她只是一個賭注!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一台車子還不如,她只是一個消遣而已!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袁陽晴擔心的看著她二姐,她總是很忙碌的樣子,忙到沒時間好好跟她吃一頓飯,好好聊一聊。

一個禮拜過去了,從那天下午她走出公司之後,隔天她再來上班時,就變了一個樣。

其實應該說沒變,她就像以前一樣,她還是笑的很溫柔,對人還是一樣那麼客氣。

但是,在發生了這種事情之後,她越像個沒事人似的,就更加叫人憂心了!

如果她肯哭一哭,或表現得像個被欺騙,受了傷害的人的模樣,也許她還會放心一點。

“二姐?”袁陽晴在她面前搖搖手,“回神了沒,在想些什麼?”

“在想大姐。”她老實的說。

“她好得很,哪裡需要你想。”她噗哧一笑,“東方殷實真是誇張。”

他居然在一個重要的企業合併記者會上大唱情歌,對著攝影機向大姐示愛,說這輩子只愛她一個,求她嫁給他。

大姐在度假時遇上了他,兩個人立刻陷入了熱戀,後來卻因為那個選妻舞會而鬧翻了。

大姐傷心的躲了起來,還好一切雨過天晴,剩下二姐讓她擔心的快瘋掉了,她天天都在罵秦緯綸王八蛋,沒事幹嘛要跟柯南宇打這種賭。

袁星燦笑了,還好月琰沒事了,否則她實在沒多餘的力氣和精神去擔心她。

“二姐,你怎麼還笑得出來?”袁陽睛用手託著下巴,靠在她的桌上問:“這樣不累嗎?你明明想哭的。”

“好端端的叫我哭?”她笑著說:“你幹嘛呀?”

“我很擔心你。”袁陽晴煩惱的說。

“我身體健康、精力旺盛,你擔心我什麼?”

她擺明了跟她裝傻,不想談這件事,與其說她在逃避,不如說她試著恢復正常!

她一定可以忘掉柯南宇的,當然也可以忘掉他帶給她的傷害。

那天下午,她失神落魄的回了家,總覺得要找些事情來做,否則她一定會崩潰的!

所以她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消耗在工作上面。

“二姐,柯南宇雖然很可惡,但是也很可憐耶。”

“陽晴。”她扳起了臉,“別提這個名字。”

“你不能當作沒有這個人,他就在這裡,天天都在樓下等你。你沒看見他的眼光跟著你繞的樣子,如果有,你的心就不會這麼硬了!”她嘆了一口氣,“他是真的愛你。”

袁星燦捂起了耳朵,“我聽不到!聽不到!聽不到!”

他愛她嗎?她一點把握都沒有!她已經開始會懷疑了,當他再說愛她時,她一定會擔心那會不會是另一個殘忍的玩弄。

她又嘆了一口氣,“你豈止聽不到,你的心也感受不到了。”

靶受?“你永遠不會了解我的感受!我只是一個賭注,你不是,你怎麼會了解我的感受?”

袁陽晴不明白她的話,“或許我不懂。我只知道有一個男人發狂似的愛著你,而你完全感受不到。”

她猛然一震!柯南宇發狂似的愛她?他已經追到她,已經證明他無以倫比的男性魅力,已經可以炫耀他對女人的誘惑力,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他已經贏得了一場賭注,就不要再來招惹她,不要再跟她有瓜葛了!

“你錯了!他沒有瘋狂的愛著我。我只是一個賭注,賭注是不會有任何感受的。”

袁陽晴楞楞的看著她。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完蛋了,原來二姐愛人家,愛得這樣慘兮兮。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袁星燦有些疑惑。

現在是下午兩點半,公司裡不應該一個人都沒有。

她才出去拜訪一下客戶而已,為什麼一回來辦公室卻大唱空城計呢?

“陽晴?曉柔?”

她邊走邊喊,順手推開自己辦公室的門,然後呆住了。

“氣球?”

她的辦公室面對馬路的那一面,是一大塊的透明玻璃,因此她很容易就能看見那些五彩繽紛的氣球,不斷的從她的窗前往上飛,數量多得讓她呆了一呆。

“那是做什麼?”她走到窗前去,因為角度的關係,所以她沒辦法看見下面,而且不斷往上冒的氣球完全佔據了她的視線。

那些五彩的氣球都是雙層的愛心形狀,她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二姐!”袁陽晴一臉興奮的衝了進來,抓住她就往外拉,“你快來看!”

“怎麼回事?大家都跑到哪裡去啦?”

“都在天台!”她拉著她,也不等電梯,直接從太平梯衝到天台上去。

原來她的屬下都聚在這裡,難怪辦公室沒人。

“你看那裡。”袁陽晴朝天空一指。

一艘飛行船正緩緩的駛過去,它下面吊著大大的布條,布條上有著斗大的字——星燦,嫁給我,南宇。

袁星燦當場呆掉了。

“二姐,他在跟你求婚呀!弄得人盡皆知的,怎麼會是開玩笑?他是真的愛你呀!”

大家都知道柯南宇行事一向低調,也不大跟媒體打交道的。

要不是愛慘了星燦,怎麼可能玩這種花樣呀!

他一定是毫無辦法了,所以才會這麼做,不然這麼浪漫的事,他一定會顧慮面子而做不出來。

“還有氣球!二姐,你看!”她手裡抓著一個氣球,用力的搖了搖:“裡面有東西呢,好像是卡片!”

袁陽晴把氣球弄破,原來裡面真的是張小卡片。

我對星燦的愛,要讓全世界都知道。

“哇,他是認真的!氣球到處飛,說不定真的能飛到世界各地去,讓所有人都知道。”

員工們羨慕的看著老闆,恨不得自己也有多金而浪漫的男朋友。

袁星燦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居然肯為她這麼做?他一向討厭在媒體前曝光,怎麼做,一定會上新聞的。

她呆呆的走回辦公室去,把門上了鎖。

她要好好的想一想,想想他說的話……

我承認一開始是為了打賭,可是到後來我去情不自禁的愛上了你。

如果我只是玩弄你、欺騙你,又何必來求你原諒?又何必讓自己如此狼狽?

她的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他真的愛她!

如果不是那個賭注,他會堅持要她負責這個計劃嗎?她能遇到他,她能發現他的溫柔和體貼,她能愛上他嗎?

或許她該謝謝那個打賭。

叩叩叩——

一陣敲擊聲清楚的傳來,她還以為有人敲門,但是門一開,外面一個人也沒有。

她隱約聽見有人喊她的名字,但聲音卻顯得有些模糊,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

叩叩叩——

“星燦!星燦!”

好像是從窗外傳來的,不過這裡是二十八樓耶,怎麼會有聲音從窗外傳來?

她愕然的回過頭去。

印入眼簾的是一大片溫柔的藍。

藍色愛麗絲,是愛的使者,傳達愛的信息。

柯南宇利用洗大樓玻璃工人的吊車,載了滿滿的藍色愛麗絲,就這樣掛在二十八層樓外面。

他身陷於藍色愛情海中,只有星星燦然的光輝能指引他上岸。“星燦!”

袁星燦驚呼一聲,衝到玻璃前面,“你、你在做什麼?”

嚇死她了,他有沒有站穩哪?今天風很大呀,搖搖晃晃的,她看得都要心臟病發作了。

“我在求你!求你嫁給我!”他大聲的說著。

因為安全的考量,因此她的窗戶只能拉開一小縫,只夠她伸出一隻手。

“你快點下去!”

“你擔心我掉下去嗎?”他笑嘻嘻的說:“放心吧,在我還沒說我愛你之前,我不會死的。”

“不要胡說八道了!”她著急的說道:“快點下去,太危險了。”

“我不會死的。”他正經的說:“如果我死了,再也沒人像我一樣愛你,所以我不會死。”

“你別再說啦!”她感動又擔心,忍不住哭了。

她的眼淚讓他不捨,“星燦,別哭。我是個該死的混蛋,不值得你為我哭。”

但她還是忍不住地直掉眼淚。他愛她,她為什麼要懷疑呢?

“我不知道要拿你怎麼辦了!拜託你,快點下去吧!”

他深深的凝視著她,修長的手指在玻璃上輕輕的移動著,彷彿他碰觸到的是她玻璃後的臉龐。“那就嫁給我吧,星燦?”

她愣愣的看著他,“我可以再相信你一次嗎?”

他伸出手,一枚燦爛奪目的鑽戒躺在他手心裡,“這是我的真心。你願意收下嗎?”

她笑著落下淚來,從窗戶的細縫中伸出手,讓他把戒指套入她的手裡。

他低下頭來,溫柔的在她手上印下一吻。

“你是我的天使。”他滿足的一笑,“我在電梯裡撞來的天使。”

她搖頭,“我不是天使,我是一個失敗的形象顧問。記得嗎?爺爺對雪野的改造計劃並不滿意。”

“不,你成功了。你製造了一個充滿自信的美女,你是最頂尖的。”

她做的不是改變外表,而是解開心結。

雪野得到了幸福,他也得到了幸福。

因為他們有星燦這個頂尖顧問。

同系列小說閱讀:

超值好情人  1:極品總裁小心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