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妳昨天沒來排練,下午逃課,今天更是一整天都不見人影。”

溫廷廷冷著一張小瞼,將那一包甜甜圈推的遠遠的。

“除非妳有個很好的解釋,否則我不要收妳的甜甜圈。”她不高興的說:“我不是為了甜甜圈才幫妳簽到的。”

“我知道呀。”範桃花興高采烈的盤腿坐在溫廷廷的床上,“反正不用錢的,妳就幫忙吃嘛。”

“不用錢?”她狐疑的挑高了眉毛,“怎麼?妳認識家裡開面包店的小開?”

“不是啦,這是醫院護士的料理社團做的啦。”

沒想到老闆人緣那麼好,辦公桌上堆了一堆小蛋糕、蛋黃酥、甜甜圈之類的甜點,吃的她肚子好撐喔。

反正老闆說他不愛吃甜食,她就乾脆全都打包了。

“妳到底在說些什麼!”溫廷廷說道:“妳去醫院做什麼?護士們幹嘛給妳甜甜圈吃?”

“我去工作呀。”她笑嘻嘻的把昨天的一切都告訴她,“很有趣呢。”

弄清楚的溫廷廷瞪著她:“妳一整天都在那裡?小姐,沒薪水的工作妳也做得那麼起勁喔?妳課都不用上了呀?”

“我忘了時間嘛!”就像昨天,老闆陪她走到學校,她本來是有打算進去的呀。

可是他們天南地北的一直聊,聊音樂、聊電影、聊食物,驚訝的發現他們居然有著那麼多共通的想法和興趣。

結果就是一發不可收拾,他們坐在校門口紅磚道的椅子上,聊的時間都忘記了。

“那是個很爛的藉口。”

“真的啦!廷廷,我都不知道我跟老闆可以這麼有話聊耶。”範桃花高興的說:“妳知道我們下午做了什麼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妳逃課。”

那個老闆一定是個壞人,不但用求償的藉口叫桃花做白工,而且還唆使她逃課,真是太不應該了。

“我們聽一個老將軍講他以前的戰績,好精采喔。”她笑嘻嘻的說:“老將軍好象住很久了,我聽護士小姐說他的家人都沒有來看他,所以只要有人去呀,他就會搬出照片想當年,拉著人不放。”

“我老闆脾氣超好、超有耐心,我聽護士說,他已經聽了不下二十次了,從來沒有對老將軍表現出不耐煩耶。”範桃花用非常崇拜的口吻說:“後來我們推老將軍去醫院的湖邊曬太陽,一起吃這些甜點,明天我還要去。”

“妳很無聊耶!請記住妳是來唸書的,不是去做義工的。”

“我知道,我沒課的時候才會去呀,老闆也說叫我要乖乖上課,是我不肯回來的,因為我知道妳會幫我簽到呀。”說著,她給了溫廷廷一個大大的擁抱,“妳最好了。”

“妳開口老闆閉口老闆,現在只想二十四小時待在醫院是吧?”溫廷廷嗤了一聲:“妳不要妳的小提琴王子啦?”

範桃花臉一紅,“討厭,妳幹嘛那麼說呀,那是兩件事耶,根本就沒有關係。”

“是嗎?妳不就是為了小提琴王子才拉琴的?現在老闆一出現,妳就把小提琴王子扔到腦後去了。”

“我那時候只有九歲耶,對年紀大一點又有才藝的哥哥當然會崇拜呀。”桃花反駁著:“老闆就是老闆,他天天請我吃好吃的,我當然希望天天跟他在一起囉。”

而且她覺得工作還蠻輕鬆的呀,幫他收收信、整理資料,等著時間到去吃東西,還有和氣的病人陪她哈拉,多棒的一件工作呀。

“妳這麼容易收買,小心被騙了。”說不定那個老闆另有居心呢。

般不好他知道桃花大有來頭,正放長線,準備釣大魚,那也不一定。

雖然桃花很低調也討厭媒體,但是仍然是有一些消息靈通的人知道她是天宇的大小姐。

當然,房東太太不知道,否則她絕對不會成天追著她討那點房租錢了。

“老闆不會騙我的。”她嘟著嘴巴說道:“我要去洗澡了,等下要去吃晚餐。”

“又跟老闆?”她感到一陣頭痛。

“他說負責我的三餐不是騙人的。”她跳下床,神情輕鬆的說:“我最近運氣真好。”

溫廷廷戳破她的幻想,“是嗎?妳看見房東太太了沒有?”

她一張臉馬上垮了下來,“我沒錢,看到她幫我擋一下,就說我不在吧。”

“知道了!對了,吃完了就快回來吧,鄭學長回來了,晚一點大家要在社團辦公室舉行歡迎他的茶會。”

“是今天嗎?我都忘記了!”範桃花高興的說:“幾點?我一定去。”

鄭信學長耶,他拉的一手好琴讓她好崇拜喔。

她第一次看到他拉琴的樣子時,還以為他是她九歲那年在隆美爾看到的小提琴王子呢。

她對他就像對哥哥一樣的崇拜,而他也把她當妹妹一樣的疼愛,大家都以為他們是一對,其實根本就不是那樣,如果不是溫廷廷太遲鈍了,沒有發現學長心裡喜歡的一直是她,他也不會黯然出國。

“八點半,不要忘了!”溫廷廷叮嚀著她,口氣有些異樣:“學長一定很想見到妳。”

“好,我絕對會去的,一定!妳跟學長說,叫他要等我喔。”

範桃花快速的洗了個澡,換上舒適乾淨的襯衫、牛仔褲,蹦蹦跳跳的衝出高貴學生公寓門口。

雖然天色已經黑了,但她還是一眼就看見方粲然那修長的身影,就斜倚在門上,範桃花突然感到心跳加速。

他那英俊的側臉為什麼那麼迷人?就算一隻手打上了石膏,卻還是性感的要命!

她一直想到電視上那撩人的香水廣告,一個半果的精壯男人,性感、狂野,充滿活力和吸引力。

老天,他明明是衣著整齊的,她卻覺得他性感的讓她膝蓋發軟。

“老闆!”她知道如果她再不出聲叫他,自己一定會比花痴還花痴的站在這裡,看著他一整晚。

“喔,桃花。”他回過頭來,神情輕鬆而自在,看起來很高興,“我們走吧。”

她並沒有打扮,俏麗的短髮甚至有點亂,合身的襯衫讓她的小蠻腰更加明顯,修長勻稱的腿緊緊裹在牛仔褲裡,一雙露趾涼鞋讓她更加青春而充滿活力感。

他聞到她身上淡淡的肥皂香味,像是草莓的味道,他覺得那比任何一種名貴香水都來的好聞。

如果他能把臉埋進她的肩窩,那香味一定會更加明顯!

她那線條優美的鎖骨、白皙的肌膚……老天,他真想咬她一口、吻她一口!

不,他在想什麼呀!

他活像變態似的,居然這樣盯著她的鎖骨,而且還齷齪的想、想……唉!

謝天謝地,範桃花不會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你來的真快。”她特意的挑了一個比較不危險的話題,老天如果知道她腦袋現在在想什麼的話,一定會劈一道雷下來打死她的。

“我就住在附近而已。”

“對喔。”所以那天才會被突然衝出來的她壓個半死,“我們去哪裡吃東西呀?”

“妳想吃些什麼?”

“其實我不會很餓啦。”她其實可以說今天不用老闆負責她的晚餐的,一來是她吃甜點吃飽了,二來是茶會上也有得吃,可是她就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跟他相處的機會。

“隨便吃個小吃就好了,我八點半還得去參加一個茶會。”

“茶會?”他嗅到危險的氣息,“喔?什麼性質的茶會?”

“是歡迎我一個學長回國的茶會,他很優秀呢,一畢業就到維也納留學去了,這次回來好象要留在學校教書喔。”

危險、危險!方粲然差一點就把“不可以去”這四個字說出口了!

還好他及時改口,說道:“那好吧,我們就在附近吃好了。”

現在是七點,他得在八點半以前想出辦法,拖住範桃花,不讓她去參加茶會。

“我記得你喜歡吃辣。”範桃花提議著:“學校的后街有一間鴨血臭豆腐,辣的很棒喔,要不要去吃?”

“妳說好就好。”他不想拒絕桃花。

理由很容易,畢竟她是他能不能得到天宇投資的關鍵人物。

第二個理由又更簡單了,那就是他真的不想拒絕。

救護車的燈光不斷的旋轉發亮,發出刺耳的鳴警聲,一路衝進了揚天醫院的急診處。

熟練的醫護人員立刻迎了上來,打開車門,幫忙救護人員將推床拉下來,準備把病人推入急診室。

“又是方醫師!”有個護士率先喊了起來。

這個“又”字用的真好,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的第三次,方粲然被救護車送進自家醫院的急診處了。

只見他緊閉著眼,抱著肚子曲著身體,一副很痛苦的模樣,一個可愛的短髮女孩擔心的在旁邊團團轉,頻頻咬著指甲問人:“老闆會不會有事?他會不會怎麼樣?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幫他加了半瓶左右的辣油進去碗裡而已,那還是在他說不夠辣,她才好心在他去廁所的時候幫他加辣的呀。

為什麼他會肚子痛,而且還痛到得上醫院?

“還不知道!小姐,妳先在外面等一下!”一個醫生推開她,跟著一群人將院長公子送入診療室。

門砰的一聲關上,範桃花聽到一聲大叫,似乎同時有很多人叫了幾聲,她擔心的撲到門上,“怎麼了?怎麼了?”

連醫護人員都在叫,那一定很嚴重,老闆是不是要死掉了?

她又擔心、又焦急,等了將近二十分鐘後,她等不住了,掛著眼淚就要推開門衝進去,一個及時走出來的護士小姐阻止了她,還擋在那個嵌著玻璃可以看見裡面情況的洞上。

“小姐,妳不能進去,妳得在外面等,不然會妨凝我們做事的。”

“我只是想知道怎麼回事,還有老闆有沒有事,他會不會死掉呀?”

“不會的,看起來像食物中毒,不會有事的。”她溫柔的挽著範桃花,來到了一間裝潢舒適、燈光溫和的等待室,“妳在這邊等,有消息我們會通知妳的,好嗎?”

她乖巧的點著頭,帶著淚痕的小臉可憐兮兮的,“老闆他……真的不會有事吧?”

護士甜甜的一笑,“不會,我保證。”

又安慰桃花許久,聊了方粲然的病情後,她離開了等待室,回到了診療室裡,才一推開門就聽見一聲:“八一支。”

“十三一支!”

“大老二在這裡啦!”

只見剛送進醫院時,還痛得死去活來的方粲然,正盤腿坐在推床上,生龍活虎的抓著紙牌,和另外三個值班醫生玩起大老二來。

“喂,你們很壞耶,那小女孩都急壞了,你們還玩大老二?”

之前大家著急的把方醫師推進來,準備救治的時候,門才一關上他就自己爬起來,說他沒事,把大家嚇了一大跳,紛紛吼了幾聲。

他沒說是為什麼,只說要大家幫忙跟小女生說他是食物中毒,要請大家幫他把人留在醫院超過十二點。

院長公子說的,大家雖然覺得好奇,但也照辦囉。

“不然要幹嘛?”值班醫生笑咪咪的說:“我們正在努力的搶救病患中。”

“是呀,這個病患需要三個醫生聯手診治,缺一個都不行。”四個人玩大老二才有趣嘛!

“她怎麼樣了?”雖然玩紙牌打發時間,但是方粲然仍掛心著範桃花,因而心神不寧,頻頻輸牌。

“她哭啦,還擔心的要命。”那護士不以為然的說:“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這樣嚇唬人家,她還以為方醫師是個好男人呢!

“哭了?”他滿心的歉疚和罪惡感,又是心疼又是捨不得。

想到開朗樂觀的桃花被他給嚇得淚眼汪汪,他就覺得自己罪大惡極。

可是為了留住她,不讓她跟鄭信相會,他也只能使出苦肉計了。

像桃花這麼善良的女孩,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扔下他一個人不管的。

“妳跟她說我沒事,只要休息幾天就行了。”先安安她的心,他絕對會好好補償她的。

護士哼了一聲:“你當然沒事,我早就跟她說了。她吵著要進來看你,怎麼辦,還要讓她繼續等嗎?”

方粲然看了看錶:“十點半了,好吧,那讓她進來,就說我要留院觀察一晚。”

一個醫生笑著說:“別忘了,我們也是醫生。哈哈。”

說完,一群人都走了出去,將這個“病人”留在診療室裡休息。

才過一會而已,得到進入許可的範桃花就飛奔而來,砰的一聲衝入診療室,用火箭的速度逼近方架然床邊。

他雙眼緊閉,似乎睡的很沉,但是真相是他心虛,壓根不敢直視桃花那真誠的眼神。

“老闆。”範桃花因為哭泣而微紅的雙眼裝滿了歉意,“都是我不好,一定是我給你加的太辣了。”

方粲然在心裡說著:沒錯沒錯,我硬是把東西吃完,簡直就是神。不過這場“食物中毒”跟妳完全沒關係呀。

“我會負責的,我會照顧你的。”她很勇敢的說:“是我害了你,我一定會補償你的。”

罷剛那個醫生跟她說是食物中毒,只要打個點滴,多休息幾天、先吃些清淡的,慢慢的就會恢復了。

所以範桃花決定,在他很虛弱的這段時間裡,她都要負起照顧他的責任。

她坐在他身邊的椅子上,看著熟睡的他似乎已經無恙,臉上那種令她心疼的痛苦表情也沒有了,她才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

她輕輕的握著他的手,稍微趴在床邊,有點睏倦的她不自覺地閉上眼睛,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聽見了輕微而均勻的呼吸聲響起,方粲然知道她睡著了,這才睜開眼睛。

她側著臉趴在手上,額頭那頑皮的髮絲落了一縷下來,他溫柔的撫開她柔軟的發。

他有些眷戀那樣的柔軟,因此輕輕的在她頭髮上輕撫著、把玩著她帶著薰衣草香味的發。

靶覺很好,他覺得很舒服。

如果不是有個冒失鬼亂闖了進來,再加上大呼小叫的亂吼,吵醒了範桃花的話,一切幾乎是完美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孟非凡像火燒的衝進診療室裡,一看見躺在推床上的方粲然,還有那個趴著的陌生女子,他先是呆了一呆,接著很快的就記起他是來興師問罪的。

他原本在家裡睡大頭覺,卻被緊急電話吵醒,說方粲然又被送進了急診室。

他立刻火速趕來,大傢什麼都還來不及跟他說,他就已經一頭衝進診療室了。

“好吵喔。”範桃花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回頭尋找聲音的來源。

“這是怎麼回事?妳是誰?粲然發生什麼事了?”他一口氣地問了好幾個問題,眼光放在床上緊閉著眼的方粲然身上,一副關心至極的模樣。

“你小聲一點啦,老闆他是食物中毒,他要休息,你不要來吵他。”她噓了幾聲,揮揮手就想把他趕出去。

孟非凡當然不會被幾個噓聲趕走,但還是放低了音量:“沒事他怎麼會食物中毒。”

“可能是我把他的麻辣鴨血臭豆腐加太辣了。”她勇敢的承認了,並且發現這個人的聲音好耳熟喔。

她好象在哪裡聽過似的。

“他怎麼會吃那種東西?”孟非凡狐疑的說:“那就難怪了。”

他用聽的就覺得肚子不舒服,更何況是吃了下去的方粲然。

“真是怪事,粲然最近是在走黴運嗎?怎麼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會讓他遇到?”

他盯著桃花心裡想著,這丫頭是誰?聲音挺耳熟的,好象在哪裡聽過似的,她叫粲然老闆?那又是為了什麼?

而且粲然還跟她去吃什麼臭豆腐?難以置信、難以置信呀!

“都是我不小心害的。”範桃花非常非常的抱歉,她真的希望自己當初能小心一點,“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害老闆跌斷手、腦震盪又食物中毒的。”

孟非凡瞪大了眼睛,“原來是妳!”

居然是那個威力強大,非常恐怖的災星,難怪他覺得她的聲音很耳熟,原來他打過電話罵她呀。

“我不是叫妳離方粲然遠一點,妳在這裡幹嘛?”

真是防不勝防,這丫頭一定是利用什麼還手機之類的藉口,接近粲然,然後再把他害到食物中毒。

“原來是你!”範桃花也終於想到了,打電話罵她的人是他,而不是老闆!

她就說嘛,老闆怎麼會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呢?

“沒錯!掃把星小姐,揚天醫院不歡迎妳,麻煩妳出去。”

“我不是掃把星啦!”她一臉委屈的說:“那都是意外。”

“沒錯,而且倒黴的都是粲然,怎麼不是妳被救護車送來醫院呀?”孟非凡說道:“妳快走,誰知道妳接下來還會帶來什麼災難?”

“不行,我要照顧老闆,我不走!”她坐在椅子上,雙手抓住了扶手,鐵了心的不走。

“被妳照顧他還能有命嗎?”孟非凡上前幾步,大聲的說:“妳不走我叫警衛來趕妳!”

既然院長大人此刻不在國內,那關心、保護方粲然的重責大任,自然而然就落在他肩上了。

他得防止剪刀柄、鐵掃帚接近他。

“我是老闆的秘書,我才不走咧,警衛認得我,我們還一起吃過甜甜圈的。”

孟非凡訝異的說:“什麼秘書,為什麼我不知道?”

方粲然知道該是他醒來的時候了,否則這兩個人一定會吵個沒完。

他總算知道剛剛忘記的那件大事是什麼了,他忘了叫大家別通知孟非凡這個砸鍋大王了。

“兩位,請安靜一下,這裡有個病人。”

他們爭著要把他扶起來,同時瞪了對方一眼。

“非凡,你來幹嘛?”

“當然是來關心你,免得被掃把星整死了!”說著,他順便賞了一對白眼給範桃花。

“我不是掃把星!”她立刻抗議:“我絕對不是。”

“她的確不是掃把星。”方粲然說道:“非凡,她是個很『重要』的人。”

這樣他應該懂了吧?

他一定會很後悔把范家大小姐罵個狗血淋頭的,如果有必要,叫他抱著桃花的大腿求她原諒,為了醫院的存亡,孟非凡還真的會這麼做哩。

範桃花臉一紅,心裡又開始撲通亂跳了。

老闆說她很重要?她很重要?很重要?重要?

她腦袋裡好象有一百個開花爺爺,正在四處開花,“重要”兩個字變成了一朵朵不斷冒出來的花朵,不斷的蔓延、衍生……

“這是範桃花小姐。”方粲然做了一個簡單,但並不正式的介紹。

“啊!”

孟非凡的嘴巴張大到可以塞下他的拳頭了。

重要?重要?真的是他媽的太重要啦!這個臭小子,為什麼不早說呢?

這個掃把星居然是范家大小姐!那麼,就算她把方粲然整死了,那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