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雷百合有一個壞習慣——每當她緊張時,總會不自覺的咬起指甲。

她幾次都想改掉這個壞習慣,可是一直沒能成功。

現在她又忍不住把手指頭放到嘴邊咬,但在看到霍靜那有些笑意的眼睛時,她突然意識到這個動作有多孩子氣,連忙把手放下來,有些個安的放在腿上。

“你在開我玩笑。”這是她唯—能想到的合理解釋。

“絕對沒有。”他微微側身看著她,舉起一隻手來,用非常認真的口吻說:“我說的都是事實,你絕對可以百分之百的相信我。”

車子開得雖然快,但卻非常平穩,一路朝著王室的紀念醫院駛去。

“去!相信你個鬼。”她搖搖頭,皺了皺鼻子,一臉的不相信,“我爸爸怎麼可能是米納布爾的白奇王子,爺爺是米納布爾現任的國王?”

“這麼無聊、荒謬的謊話,你覺得我會相信嗎?這是不是低級的整人節目?有多少人在電視機前面等著看我出糗?你們的攝影機藏在哪?”

雷百合一古腦的發出一堆問題,還真的在車內尋找起隱藏式的攝影機。

“難道你覺得我三天前出現在你工作的地方,只是個巧合?”他不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提出另一個問題。

雷百合聳聳肩,“只能說米納布爾的電視台為了收視率,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什麼王子、公主的,還有那個僕役長和一大群僕人,八成都是臨時演員,她看起來像很笨、很好騙的樣子嗎?

要不是霍靜說的話太過離譜,她還真的會上當,以為她爸爸真的是什麼大少爺了。

“所以你認為這是個低級的電視節目?”霍靜覺得她的反應很有趣。

這件事情或許難以置信,但她能聯想到完全沒關係的另一方面去,也算是想像力豐富了。

“你們做節目認真的程度,很值得鼓勵。”她皮笑肉不笑的說:“可是,就是挑錯對象了。你可以在下一個紅綠燈放我下車,我已經浪費很多時間了。”

她說話的口氣很差,態度也不好,不只是因為這個霍靜害她丟了加油站的工作,更因為他居然以為她是個笨蛋,會傻傻的上當。

真是太看不起人了!

“你不相信我?”他微微—笑,“為什麼?”

“這還需要問嗎?”雷百合很沒有氣質的尖聲叫著:“任何一個有腦袋的人都不會相信你!鮑主?哈!”

她要真的是個公主,還需要為了一台叫價台幣一百多萬的重型機車沒命的打工嗎?

她只要拔下一根腿毛,就可以買上一百台了,不是嗎?

“你本來就是米納布爾的公主,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成為女王。”運氣再更好一點的話,也能成為納爾德的王妃。

雷百合的反應是哈哈大笑。“你不去演戲實在太可惜了,你絕對會紅的!”

這麼荒謬的事,虧他也能說的煞有其事?

“謝謝你的稱讚。”霍靜自豪的說:“不過我有工作了。我的頭銜是天下集團總裁。”

“噗!炳哈哈——”雷百合更是毫不客氣的放聲大笑。“是呀,你是總裁,那我就真的是公主了。”

騙鬼呀!

像她這種小老百姓也聽過天下集團的大名,也知道總裁是幹什麼用的。如果這傢伙真是天下集團的總裁的話,為什麼又自稱是什麼鬼公主的機要秘書?

這下自相矛盾,牛皮吹的太過,穿幫了吧?

“有什麼好笑的?”

別人聽到他是天下集團的總裁時,通常都會肅然起敬,敬佩得不得了,絕對不會像百合這樣放聲大笑。

“當然好笑,哈哈哈。”雷百合手指在他眼前—彈,發出清脆的聲響,“用用你的大腦吧,笨蛋!有什麼理由你總裁不當,跑來米納布爾當機要秘書?”

她可不是那種看到帥哥就昏頭的女孩。

好吧,她承認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的確有一點點小小的頭昏,不過那是因為太生氣的關係,絕對沒有別的因素。

“當然有。”沒想到一向聰明的他,居然在她眼裡變成了個笨蛋。“爾第國王親自拜託我。要我幫助他的孫女快速進入狀況,成為一個合格的王位繼承人。”

不然他是吃飽撐著嗎?

雖然隱藏身分接近百合是他自己要求的,但爾第國王的託付卻也是原因之—。因為爾第國王擔心她會有危險,而他是他可以信任,並且絕對能保護她的唯一人選。

畢竟他又老又病,已經沒有辦法保護他的孫女安全的登上王位。

“我真的好想相信你喔。”雷百合一副嘲笑的樣子,“我原來是公主,以後還會變成女王耶!”

她說的是那麼樣的諷刺,霍靜怎麼會聽不出來?

“不—定。雖然你排在嘉洛麗公主前面,是第—繼承人,不過情況隨時會變。尤其是有人想從中搞鬼的時候。”

“霍先生。”她忍不住伸手拍拍他的肩,非常佩服的說:“你真的很厲害,居然還能掰得下去。我是很想聽你繼續說女王經,不過我恐怕沒時間。”

“別叫我霍先生,就叫我霍靜吧。”叫霍先生多見外,他可不想永遠當她的機要秘書。“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不過事實是很難被掩蓋的。”

車子在王室的紀念醫院的門口停了下來,雷百合從車內往外看,看見的是穿著米納布爾傳統警察制服的兩列員警。

他們手拉著手,從門口到車前結成了兩道人牆。而這兩道人牆很明顯的是為了一大堆的人群、攝影機和相機所圍起的。

“這是幹什麼?”雷百合驚訝的說。

這麼多的人喊著、叫著、擠著,鎂光燈不斷的閃著,她吃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消息真靈通。”看樣子亨利僕役長在機場為雷百合接機的行動,已經引來了媒體的關注,並且讓他們作了許多揣測。

兩天前,他接受一個電視節目專訪時,曾經提到自己會暫別天下集團,擔任米納布爾王位繼承者的機要秘書,但他也同時暗示並不是嘉洛麗公主。

這麼一來,當然是舉國喧譁,因為他們從來不知道,除了嘉洛麗公主之外,還有其他的繼承人。

聰明一點的記者自然會想到盯著他跑,就能知道這個神秘、不知是男是女的繼承人是誰。

所以當看到他和雷百合同車,立刻引起不小的震撼。媒體紛紛大膽的猜測,這個神秘女子有可能就是王位第一繼承人,大家都急著要挖掘她的出身。

雷百合並不知道,自己在短短的二十分鐘之內,已經成為米納布爾人民最好奇、最關心的焦點了。

“別被他們嚇到了。”霍靜是身經百戰的媒體老兵了,“別看他們,別回答他們的問題,我在你旁邊。”

“什麼?”她腦袋裡亂成一團,見亨利僕役長已經把手放在車門把上,恭敬的想將門打開來,她連忙拉住了裡面的門把,快速的將車門鎖上。

“你怕嗎?”看到她的動作,霍靜忍不住好笑,“不過是群好奇的記者。”

“誰說我怕!”她不甘示弱的回嘴:“我只是不想當你的爛節目的特別來賓。”

霍靜越過她,將鎖打開。

在他俯身向她時,她自然的往後一靠,聞到他身上一種混合著刮鬍水和煙味的氣息。

奇怪的是,這兩種味道不但不會不協調,還相當的吸引人。

雷百合突然在這一刻意識到,對方不但是個非常好看的男人,還是個性感到了極點的男人!

她忍不住心中亂跳,也不知道是害怕外面的記者,還是緊張他的靠近。

“你還不相信你真的是米納布爾的公主嗎?”他一打開鎖,亨利已經把車門拉開了。

“去吧。”他鼓勵的笑容有一種力量,“我沒有騙你,公主殿下。”

雷百合微一遲疑,緩緩的將她的長腿放到紅地毯上,緊接而來的閃光燈差點把她弄瞎。

到處都有人提高聲音不斷的向她問話。他們說得又快又急,現場又太吵雜,她的英文又不是一等一的好,所以很多都聽不太懂。

但她聽得懂“公主”這兩個宇。

媒體不斷的向前推擠,不斷的喊話、拍攝,她覺得這簡直是一場世紀大災難!

正當她莫名其妙又無助的時候,霍靜拉住了她的手,用他寬闊的身子擋住了熱情過頭的媒體,快步的帶雷百合進入醫院。

而盡責的員警則將好奇的媒體,全都擋在門外。

一離開那團吵雜和混亂,她明顯的鬆了—口氣。“你……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天哪!難道她爸爸真的是米納布爾的王子?而自己也因此沾光而成了公主?

這種戲劇化的轉變,讓她完全不能接受。

她三分鐘前,還是拿台灣護照的平凡女子,只想存夠錢買台重型機車去環遊世界。現在卻成為米納布爾的公主,而且還有可能繼承王位!

老天爺要開玩笑,也別挑這麼大的事情嘛!還好她的心臟很強壯,否則沒被嚇死才怪!

“我沒有理由說謊。”他看見了她眼裡的懼意,心裡忍不住一陣得意。

原來她居然會害怕自己有著如此尊貴的身分。

“來吧,見見你的祖父,爾第國王。”

一群好奇而熱情的記者就已經讓她臉色發白,那他實在很擔心她之後的日子怎麼過。

畢竟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雷百合只能隔著透明玻璃,看著那個躺在病床上的老人。

柄王,她的祖父竟是個國王!

一大群醫生圍著她,飛快的說著國王的病情。

可是她聽不太懂,因為他們說的都是專業的醫學名詞,而她卻是連簡單的日常會話都要想一下才能聽懂的人。

霍靜聽得很專心,但也注意到雷百合心不在焉的模樣。

她的手輕輕的貼在玻璃上,像是想碰觸什麼似的,她臉上的表情看來很迷惘,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客氣的請醫生們離開,因為很明顯的,雷百合現在最需要的,不是病情解釋。

“他快死了對不對?”她嘆了一口氣,輕輕的說著。

“嗯。爾第國王病得很重。”霍靜點點頭,很遺憾的說:“是胃癌。”

已經轉移到了骨頭,開刀已無濟於事了。

“我不能進去跟他說說話嗎?”四個小時的飛行,她不想只隔著玻璃看她的祖父。

“他很虛弱,抵抗力很差。”霍靜解釋著:“那是無菌室。”

“等到他精神好一點時,你可以使用視訊電話,讓他知道你來了。”

其實雷百合也知道,自己這個問題是白問的。

她的爺爺緊閉著雙眼,很明顯的在睡夢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來。

想必醫生們為了不使他痛苦,使用了大量的嗎啡緩解他的不適。

“我想爸爸應該來一趟的。”她轉頭看向霍靜,“你說對不對?”

她的口氣帶著商量的味道,完全是因為自己剛剛把他當神經病看待,心裡覺得愧疚而變得這麼柔和的。

“或許。”霍靜謹慎的說:“不過……”

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雷百合追問著:“不過什麼?你怕我爺爺不想見到我爸爸嗎?”

“也不是。我擔心白奇王子這個時候出現,恐怕不是很妥當。”

“他的爸爸要死了,能有什麼不妥當的!”雷百合不解的說。

“因為對米納布爾的人民來說,白奇王子早已經死了。”

他一出現,勢必舊事要重提,爾第國王當年為了顧全王室尊嚴而說的謊,就會顯得相當可笑。

但是雷百合的出現卻是可以被允許的。

在爾第國王的安排下,她是以白奇王子遺月復女的身分出現,人民會為了追思白奇王子而支持她的。

“我爸爸明明好端端的在台灣!”她聽霍靜這麼說,忍不住靶到生氣。

“沒人的時候你可以這麼說。”霍靜笑道:“其他時候你要記得,白奇王子在王室墓園長眠。”

“神經病,我幹嘛要咒自己的爸爸掛了?”她瞪他一眼,語氣是忿忿不平的。

“當然是為了米納布爾的王室,還有米納布爾的人民。”要是群眾知道他們當年最愛戴的白奇王子,為了一名外國女子放棄他的國家、放棄他的人民,那對王室將是多大的傷害呀?

“你神經病,米納布爾的人都跟你一樣瘋瘋癲癲的嗎?”

雷百合不知道其中牽涉的問題,只是單純的覺得霍靜的要求太過離譜。

“我可不是米納布爾的人。”人家他拿的是納爾德護照。

她翻翻白眼,“謝天謝地。”

想必米納布爾其他人都是通情達理,非常講道理的。

人活著是好事呀。她的王子爸爸人緣似乎不錯,他沒死的消息應該很振奮人心才對。

“我要是你,就會聽從我的建議。”

他給的可是良心的忠告,畢竟她繼承王位對他是有好處的。他可不想娶那個無趣的嘉洛麗。

“可惜你不是我。”她伸手撥了撥俏麗的短髮,“所以說服不了我。”

“你很有自信。”霍靜更有自信的說:“我說服不了你,難道我不會強迫你嗎?”

“強迫我?”她驚訝的反問:“你要強迫我什麼?”

“很多事。”他笑咪咪的,燦爛的微笑看起來絲毫無害,“第一件事就是,請把你的護照給我。”

“我為什麼要把護照給你?”他幹嘛笑得那麼詭異?雷百合突然覺得心裡有點毛。

“當然是怕你擅自出米納布爾的國境。”他正經的解釋著:“你知道的,你是米納布爾的公主,做什麼都要經過規畫和安排。”

雷百合瞪大了眼睛,“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就算是米納布爾的公主,那又怎麼樣?還不是沾了我爸的光?”

“我爸不能來米納布爾,我卻不能離開?這是什麼鬼道理?你說我爸爸在人民心中是死掉的人,他既然死了,當然生不出女兒來。他既然生不出女兒來,我也就不是公主,我當然可以高興去哪就去哪!我說我要回台灣,就要立刻上飛機!”

這個機要秘書要真的是總裁的話,她忍不住要懷疑其他商人都是笨蛋。

“這點你不用擔心。”霍靜用專業的態度說著:“王室的發言人已經擬好了新聞稿,將你的資料發給媒體,滿足他們的好奇心,同時也讓人民認識他們的百合公主。”

她張大了嘴巴,呆了一呆,“我不明白。”

霍靜一笑,“當然,資料是美化過的,也是出自於國王的授意。只要一切順利,米納布爾就會有個女王。”

“等一等,我打個岔。”雷百合揉揉太陽穴,頭突然感到有些疼痛,“你現在的意思是說,我不當這個公主不行?而且很不幸的,還會當上女王?”

除了血統之外,她哪裡像什麼公主呀?

她這輩子唯一跟“公主”兩個字扯得上關係的,只有十七歲那年,為了一萬元的獎金,參加餃子大胃王的比賽,最後吞了八百七十六顆大餃子,贏得了鐵胃公主的頭街。

現在,她居然要當個公主?慘的是,可能還會變成女王?

“幸運的話才會當上女王。”霍靜糾正她的話。“你並不是沒有對手。”

“我可不可以不要?”她頭痛的說:“我做不來的。”

“我知道你一個人做不來。”她要是勝任愉快那才奇怪。“這也是我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這又是什麼意田心?你能不能直截了當的說出你的意思,別這麼拐彎抹角,我聽得很累。”

“意思是說,你需要我。”他微笑的說:“我是創造奇蹟的高手。”

他非常的誠實,也非常不怕死。“你要順利當上女王,就需要奇蹟。以你現在亂七八糟、沒品的說話方式,低俗又沒教養的粗魯態度,和一切違反禮儀的行為舉止,你真的需要一個好大的奇蹟。”

就像丁月優說的,每個有眼睛的人一比較她和嘉洛麗之後,都會同意嘉洛麗跟王位的距離比較接近。

“你能平安無事的長這麼大,沒被人亂棒打死,那才叫奇蹟啦!”雷百合氣憤的說。

她幹嘛得像個傻瓜似的站在這裡,聽他開口侮辱她呀?

她忍不住提腳往他小腿上一踹,“讓開啦,沒品又低俗,沒教養又野蠻的平凡人要回台灣了。”

霍靜俐落的一躲,“不能讓。我剛剛說過了你非留下來不可的理由,我不能讓你走。”

她惡意的朝他做了一個鬼臉,“是嗎?可是我也有非走不可的理由。”

“說出來討論一下,或許可以解決。”

“那就是——我、不、爽!怎麼樣,你想怎麼解決?”她非常挑釁的說著,很忍耐的沒把中指比出來。

霍靜眨眨眼睛,“既然你問起了,那我就直說了。米納布爾政府付給女王的薪水,一年是二十萬。”

“二十萬又怎麼樣?”當她沒見過二十萬嗎?她銀行存款就有二十八萬,了不起呀。

“美金。”霍靜說:“再加上你所能繼承的動產、不動產,以及古董、名畫、珠寶等等,你確定沒興趣?”

雷百合吞了一大口口水,非常明顯的動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