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什麼東西是你想要,卻還沒得到的?”

“更多的金錢!”

“升官!”

“老公!”

“Mc!”

咦?鏡頭立刻拉回定格。

“于思儀,麻煩你再說一遍,什麼東西是你想要,卻還得不到的?”

“Mc……簡稱大姨媽,是女生每個月都會―”

“夠了!你說的我們都有。”插腰撫額的,是發起這個話題卻開始感到頭痛的趙嬋娟。“那個―你的Mc怎麼了?”

“……沒來。”一向最容易大驚小敝,卻有副金頭腦的楊寰琳立刻緊張兮兮拉著她的手臂。“你身體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最近XX醫院做全身健康檢查打八折,你要不要去看看?唉!我們女人過了三十最可憐了,所有的婦女病都要開始預防……”善於察言觀色的盧昀心伸出手掌蓋住寰琳那會不斷長篇大論下去的嘴巴,眉頭微蹙。“你這個問題―不單純吧?”

“嗯!”于思儀點了點頭。

打扮最時髦美麗的黃嘉薇倒抽一口氣,抓住思儀的另一隻手臂。“別告訴我!你已經擺月兌掉那個處女膜了?!”

思儀露出慚色。“是的!我已經擺月兌了!”

“啊―,”尖叫從嘉薇口中竄出。“你怎麼可以比我先做到?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快給我說清楚!你這個叛徒!”

“嘉薇!你冷靜點,別搖思儀了!說不定她有身孕了!”嬋娟的話立刻像按下暫停鍵,所有人瞬間定格。

嬋娟輕輕吐出一口氣,然後才望向一臉慘白的思儀,顯然她在聽到某兩個字時也被下了定身咒。“思儀,遲了幾天?”

“一個星期……”思儀勉強扯了扯嘴角。昀心握住她的手。“唉!才一個星期而已,你不要自己嚇自己。”這話說得有點心虛,但她不想再加重好友的心理負擔。

寰琳點點頭。“就是呀!不過如果你擔心的話,可以先去買個驗孕劑試試,我告訴你,你可以試試E·E牌的驗孕劑,價位中等,品質不錯,準確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

又是一聲驚呼。“臭阿琳,你怎麼會知道,你用過嗎?”嘉薇震驚瞪著寰琳,不會吧!她的好友一個個都成了“叛徒”?

“沒有呀!唉!你不要那麼敏感啦!平常我都有在注意各種產品的價格波動以及品質報告,這樣才能買到便宜、品質又好的東西!”寰琳洋洋得意地說道。

思儀咬著下唇。“可我就是怕……會拖太久,到時候就―”

眾人互望一眼。

嬋娟清清喉嚨。“如果―你真的發現“有了”,打算怎麼處理?”

思儀還來不及開口,寰琳又搶先一步開口說道:“我先跟你說,如果現在及時拿掉,只要花費幾千元―當然得要找好一點的醫院處理,免得留下後遺症。不然一旦生了孩子,從落地開始,你的錢將會像流水般嘩啦嘩啦流出去,光是女乃粉和尿布,一個月一萬跑不掉,如果坐完月子後你要上班,就要花一萬五到兩萬請保母,兩項加下來,每個月三萬元就飛了,你的薪水一個月也不過三萬五,你的租金也要一萬,這樣下來,你還要不要吃飯、買衣服?然後等孩子到三、四歲可以上幼稚園時―”這回兩隻手從不同的方向擋住她的嘴。

“你安靜點!現在不是講這個的時候!”昀心再也忍不住拉高聲音了,快受不了這個有夠不會安慰人的死黨。

嘉薇冷聲說道:“現在這樣算有什麼用?忘了還有個孩子的爹的薪水可以拿來填洞嗎?”

“哦窩無訴―”被蓋嘴的人仍不死心的要講下去。

“夠了!你們!寰琳,等做出更進一步的決定再聽你分析,嘉薇你再這樣酸下去,你那張保養得宜、所費不貲的臉龐會變得跟酸梅一樣,所以現在全給我閉上嘴巴!”雄壯威武的嬋娟板起臉沈聲說道。

丙然大姐頭一出馬,不同凡響,眾人安靜下來了。再度轉向思儀。“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先上醫院檢查。”

“然後呢?”

“等報告!”

“那個一下子就可以知道,不用幾分鐘。”

“如果確定報告沒有就好了。”

“廢話!那如果確定有呢?”

思儀沈默片刻,然後抬起頭。“就得跟那個男人商量了,畢竟……孩子他也有份。”

咦?說到這―她們才發現自己漏掉了一件事……到現在―居然還不知道那個“藍田種玉”的正主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