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

後悔嗎?

他手停了一下,然後繼續擦拭著。

目前還找不到後悔的理由,如果硬要說的話,進度太快,是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不過也好久沒這麼失控過了,戴回眼鏡,望向那已差不多收拾好的行李,很快地,這些東西都會在某處再度安置下來……

原以為這次回國,只要幫嘉峻這個太子爺找出子公司裡的內控問題,卻沒想到會遇上于思儀……這個生命中的意外。

他很清楚眾人對她的第一印象會是什麼,他也從不輕易改正,太明白人是有多麼的自以為是和頑固!

不在意別人看不起他!因為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是誰、站在哪個位置,何況他是帶著任務來到這個地方,所以更要讓自己表現得完全“符合”眾人的第一印象。

在女人眼中的他,當姐妹可以,若是要當男友或丈夫……再說了。

對自己被歸類成次等品,並非完全淡然不在意,可卻莫名不想抗爭。

原因——他並不想探索。

他知道自己不是同性戀,也非不渴望女人,或不向往能抱著軟玉溫香……他想,真的想,卻也不主動追求。

對於跟異性之間的互動,他無力感居多,甚至放縱不想去打理,寧可把心思專注在課業或投資工作上,在那些制式的會計準則及數字分析中,他悠然自得,與其參與那所謂的愛情遊戲,他情願將全部的心力放在玩弄那些瞧不起他的人身上……

可這一切全都在碰到她之後有了變化——

初進會計部門,副總令她負責帶他熟悉環境,第一眼見到她,就被她臉上的燦笑給吸引住,令他剎那有些暈眩,不明白初見面的她為何能用這樣真誠的微笑迎接他?忍不住望進她的眼,想知道她對他真正的看法,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騙不了人的。

可——除了看到好奇和禮貌外,他什麼都沒找到。

在接下來的相處中,他發現她真是少見的溫情動物,看到他有“不熟練”的地方,不厭其煩地告訴他;看到同事取笑他,也會跳出來為他說話;甚至上司盯他找麻煩,她也會過來開導他……

最初,這份主動與雞婆令他有些生氣,她一定也小看了他——認為他弱不禁風,所以才會這樣待他,可另一方面——他卻又挺享受有人這樣護衛著他的感覺,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無所求地對他過……

懊說她母性發達嗎?可又見她並不是對每個人都如此……所以——能合理的假設——他是特別的?!

幾個月下來,他發現自己喜歡上被她呵護的感覺,更甚者,他想要多加親近她一點,尤其腦海中愈來愈多她的身影,跟她在一起時,心跳會忍不住加快,口乾舌燥……

那一夜,火星最靠近地球的那一天,喝了酒的她,完全像變了個人似的——

親眼目睹到她整個轉變過程,竟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

原來——原來——她是個女王呀!

被女王“命令”送其回家時,不用刻意偽裝,他心甘情願供她差遣,甚至當他被拖進套房,被強勢壓倒在床上時,他依舊心甘情願,甚至萬般配合被“蹂躪”,在那剎那——他得到了從未品嚐過的快感及歡愉。

事後,她趴在他身上睡了,而他則輕撫著她的果背,一邊看著天花板沉思著。

他也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走到這一步,可也清楚,若沒他“積極配合”,也不太可能會走到這一步。

這輩子,他從來沒有跟哪一個人如此親密接觸過,可才初次嚐到,竟已深深地戀上這份感覺,但同樣地,前所未有的恐懼也同時襲向他。

他害怕看到她清醒的那一刻。

他害怕看到她臉上流露出驚慌,或者是……厭惡。

他不自覺擁緊她……祈禱那一刻不要那麼快的到來。

當她清醒時,臉上果然出現了茫然-驚惶-懊悔……

不再多花,他下床走進浴室裡,狠狠將自己刷洗乾淨,然後對著鏡中露出陰狠表情的自己暗暗發誓,他絕對不會輕易繞過她,沒有一個人可以這樣對他之後還能全身而退——他、不、準!

可接下來的進展再度出人意料——

她慎重向他道歉,並表示會為她所為負責時,他才發現,她臉上的懊悔不是因為與他發生親密關係,而是歉疚她對他那樣的“粗暴”……咳!換個更直接一點的說法,就是——強暴,因此願意任憑他處置,即使得送警接受法辦……

剎那間,滿腦子要好好“回報”她的想法,全都煙消雲散。

他很想大笑,但更想做的是撲到她,再給她這樣那樣——“禮尚往來”一番。

他很快就冷靜下來,因為另一個念頭強烈湧上。

他想更加親近這個讓他驚異不斷,完全無法掌握的女人。

於是他提出了要求,希望可以交往,而她毫不猶豫答應了,在那一刻,他有種得到大獎的感覺。

兩人正式交往了——他原本預期會有所不同,只是沒進行多久,過去的慣性回來了!——是當他面對一段有可能發展的親密關係時,不得不面對的慣性……

思及那“慣性”,他的表情變得陰沉起來,起身走至窗口,望著漆黑的一片。

已經忘了從多久以前開始,只要有人一表達想親近他的意圖,他不喜反而心生厭煩,明明清楚他們都是不錯的人,可就是無法剋制那樣的念頭。

他不要人小看他,但也不要親近他……

不想讓他們再繼續靠近他!

不想讓他們有能力影響到他!

他雖不至於像刺蝟般的強烈拒絕人的靠近,可也輕易能感覺到他的冷漠。

有些人受不了他刻意的冷淡和明顯保持距離的態度,便會轉身離開,而留下來的,撐過他那段無可抑制的念頭過後,還可以繼續跟他深交者,幾乎是他目前最好的朋友,而人數——少得可憐……

但這些人卻也是肝膽之交,就像吳嘉峻,明知其是帶著某些利用的意圖接近他,但至少吳嘉峻對他是誠實的,沒有任何欺瞞,且相交多年下來,互相協助,各得其利。

和于思儀正式交往後,明明很想更加親近她,但卻又忍不住地想要把她狠狠推開,讓她不要再那麼靠近——

明明很想跟她一起吃飯、說話,分享許多事情的,可——話到了嘴邊就說不出來,真正的心情和感覺無法化整為句,於是只能安靜地聽她說,看他努力為彼此之間的關係努力加溫著,尋找共通點——

他彷彿分裂成兩個人,一個他喧囂著想不顧一切的跟她交心;但另一個他卻冷冷看著她,緊緊攬住另一個自己,不讓其衝出去……

“交往”一個月後,即使她沒開口明說,也可以感覺到她累了,他本就不是會討人喜歡的伴,她終於受不了,而他……卻不知該如何挽回。

那一天,她邀他下班後在老地方見時,他猜——她終於要對他提出分手了。

這個結果是他親手造成的,可頭一回,他不想去面對!他不想聽她對他說——一切就到此為止!

磨蹭了許久,過了約定時間,明知她正在等他,卻沒動作。

從不為任何事情輕易煩亂的他,頭一回失去了冷靜,甚至還刻意摔壞了手機——只因不想聽到她打電話來催他赴約……

直到一道念頭閃過,如果她真提了出來,他大可拒絕,要求她再給他一點時間,當那討人厭的“慣性”消失時,她會看到真正的他,一切便會否極泰來……

思及此,頓感壓力一輕,篤定赴約去。

即使對前程不敢抱有多樂觀的看法,但他清楚知道——他就是不想放過這樣的機會——因為他已經一個人太久、太久了……

婚姻、孩子、家庭……事情在最短的時間內一件接著一件來,有些教人喘不過氣,可卻又不禁為這些即將到來的變動興奮著。

即使如此,他也沒昏頭,至少——他很清楚一件事。

若想要有光明的未來,除了他得努力克服那個該死的慣性以外,最重要的——他一定要好好弄懂他未來的老婆,確定他可以好好掌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