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有人丟來一記不悅冷眼。“不要把問題丟回來給我們,你問未婚的人知不知道已婚的感覺,有沒有搞錯?”

“……”

“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結婚的感覺,可倒清楚你的心情為什麼這麼混亂。”

“為什麼?”好友拍拍她的手。

“因為這是你陷入戀愛的初期徵兆。”

“咦?”

在公司同事的眼中,謝官霖與于思儀這對組合十分出人意料之外,怎樣也沒想到他們兩個人竟會湊在一起,最後還閃電結婚……

在他們的印象中,于思儀是屬於那種乾淨、利落型的理性女子,清楚自己要什麼,不會扭捏、拖泥帶水,與她共事時,不用擔心她會耍心楊及小手段。而謝官霖則是截然相反的類型,溫吞、慢條斯理,做事謹慎、講求規則,尤其在自己的工作範圍內,做賬之仔細,對憑證要求之完整,簡直可媲美會計師事務所的查賬人員,副總忍不住出言諷道:“有謝官霖在會計部門,最開心的就是會計師,查賬可以查得輕鬆省事。”

不過當他們婚後一起上班,看見他倆在一起的模樣,久了又覺得還好——看起來相處得挺不錯,靠近他們的時候,甚至可以清楚感受得到一種帶著甜美的空氣在他倆之間自然流動著,讓人欣羨。

然後也不知是不是受到思儀的影響,或者已結婚的男人真的會散發出一股獨特的魅力,女同事會不禁多望向官霖幾眼,然後似乎愈看愈有……意思,於是在女而裡開始出現這樣的對話。

“喂!有沒有覺得謝官霖結婚以後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以前看他挺不順眼的,覺得他就是同志……”

“是呀!真覺得他像變個人似的,看來還是思儀厲害,有本事把他變個樣!”

“唷!與其說思儀厲害,倒不如說她眼光好,人家一來公司就相中,哪像我們這麼沒眼光,瞧!即使過了三十,她還是有辦法讓自己嫁出去!”說到這,語氣就開始有些帶酸了。

這些話多少都會傳到思儀的耳中,原告不以為意,隨愛碎嘴的人說去,可當發現官霖似乎愈來愈受女同事的歡迎和好感,便讓她感到不舒服起來。

喂!這個男人是我的!不要對已被貼上所有樹標籤的男人特別有興趣,好嗎?

雖然很想這樣大吼,但——不行,忍下!皮笑肉不笑的對那些不懷好意的女人說:“若不是因為遇到了我,他有可能改變那麼多嗎?”揚起驕傲的神情,讓那些女人露出訕訕的表情退下。

當然——因為她也在同一個辦公室裡,還沒什麼人敢太明目張膽,當著她的面親近她的丈夫,只是叫人氣結的是,無法制止那些帶著某些暗示意味的目光投向他……

思念揉揉眉間,近來情緒起伏大,蟬娟說她是陷入戀愛,可懷孕也會影響到情緒呀!輕撫依舊平坦的小骯,到現在為止,並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動靜,也沒有害喜的現象,幾乎讓她以為自己根本沒懷孕,這才讓她開始有更深刻的感受。

昨天去做第一次產檢時,醫生還讓她從螢幕上看到了那只有指節般大小的胚胎,才兩個月,手、足、眼、耳、口便已成形,以及已能發揮功能,她與官霖差點喜極而泣,更驚異的是,官霖的反應似乎比她更激動,昨天從婦產科診所出來後,整個人像失了魂一般,不時用敬畏的目光看著她的小骯,好幾次走路都差點撞到行道樹,幸虧她眼明手快的抓回了他。

回家前到附近的超市購物,選焙生活用品時,正要問他喜歡用哪一個品牌,卻發現已不見他的人影,拿下她所要的之後,便推著推車去尋他,就只見他站在嬰幼兒用品前,一一檢視每個產品,然後用PDA記錄下來。

走過去問他。“怎麼了?你該不會想現在就買吧?”離寶寶出生還有八個月。

“也不是,我只是先記下有哪些產品、廠牌、內容資料,回去上網查一查,看哪些風評較好。”他推推眼鏡,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看到他這副模樣,她忍不住笑了,“好!這事就交給你煩心了。”

“沒問題!”他興致勃勃的一口應允,她發現他還挺樂在其中的。

兩人的生活習慣在互相試探、瞭解、妥協中,漸漸發展出共有的基調,雖不到很合的程度,可也不至有雜音,一切都在令人愉悅的氣氛下,循序漸進著。

唯獨某事,卻愈來愈教她不安,那就是——官霖與公司副總衝突的機會似乎愈來愈多了!像現在,副總又一臉鐵黑的把他叫進辦公室,雖見他依舊那副處變不驚的模樣。

仍會讓她心驚膽跳。

王敏戀靠向她,“怎麼回事?你老公又怎麼了?”

她無奈的搖搖頭表示不知,可對於副總方才把官霖叫進去之後,還特意看了她的那一眼,感到很介懷,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風雨欲來……

“結婚的感覺如何?”吳嘉峻問官霖,官霖想了一下,“很難說——”這三個字說完後,吳嘉峻等了半天卻沒下文,有些不耐地,“試著說說看……”片刻,他終於開口。

“沒什麼好說的。”

嘉峻聽了差點沒氣結,但官霖接下來說的話卻又讓他再度摔倒在地。

“結婚——比我想像的還不錯,我覺得你也可以試試!”

嘉峻抹抹臉,情況變得太詭異了,他所有已婚的男性朋友幾乎都會勸他,千萬不要那麼想不開往婚姻裡面跳,保證你會後悔死!還特別強調“死”那個字,以顯示嚴重。

哼!等他發現“使用過度”、早洩、陽萎、不舉時,就會改變想法了!嘉峻壞心想道,(男人之間的友情就是這麼的可“割”可“棄”!)

“也許……”官霖望向遠方淡淡地說道。

嘉峻按著胸口,完全無法接受這個認識了十幾年的朋友露出眉間略帶憂鬱模樣,好詭喔!忍不住想念那個喜歡扮豬、扮畏縮、扮文靜,然後出其不意給人一擊的謝官霖,可——他也不得不承認,現在這個高官霖,也比較像個正常人,而非那無所不能的雙面人。

真是難以取捨呀!模模鼻子。“說實在的——你真昏頭了嗎?”

“……也許。”

自從結婚後,嘉峻說他變了,幾個心月復之交或許有這樣的看法,可礙於個性使然,所以都沒跟他多說什麼……他真變了嗎?也許……答案真的只是這兩個字。可究竟變了哪些?開始習慣與某個人朝夕相處,以最親密的方式。

開始去觀察某個人的喜好與厭惡,以最貼近的方式。

開始感覺自己愈來愈難戴上面具去扮演另一個角色,因為某個人一直在看著,而他就是不想在她面前有任何偽裝,因久了了也會自動露餡……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所有人認為他變了?

想到這,他不禁苦笑,有時面具戴久了,連自己的真正模樣也不清楚了。

但——他的任務尚未完成,若不繼續戴著面具,只怕會功虧一潰,尤其他此刻很明顯的正踩在某人的痛腳上。

“我剛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副總汪志方將卷宗一把砸在桌上。

“聽到了。”和那暴吼比起來,他的聲音清冷無波。

“那你怎麼說?為什麼同樣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呢?公司請你來是要你做賬的,不是來讓你決定哪些賬可以記,哪些賬不能記,瞭解嗎?”

“該是公司營業上承擔的賬備,絕對不會少記,可對公司不該承擔的賬,我也不會多記。”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叫你把公司不該擔的賬登進去,你說我叫你登了哪一筆進去?你說呀!”汪志方面紅耳赤地說道。

“我已經跟您報告過了,今年度的交際費用已經超過預算上限的百分之二十,已經嚴重失控了……”

話還沒說完就被硬生生打斷,“那你是要怎樣?離這個年度結束還有兩個月!你要業務部的人都不要再去交媾跑業務嗎?不要再去跟那些代理商搏感情嗎?你想害公司接下來兩個月業務下滑嗎?啊?你想讓我們公司的純淨變差,讓大家都領不到年終好過年嗎?”

“報告副總,我可以明白你說的這個情形,也可以體諒業務部同仁的辛苦,但和去年同期比起來,交際費用已超過太多了,尤其是總經理及業務部經理兩個人的,而我也詳細調查過內容,這些以交媾為名的支出與憑證不符,這些真的無法入賬,就算你強行入賬,也會被會計師刪除掉。”

“你以為我不懂嗎?我才是財務部的主管,不是你!”汪志方對謝官霖真是厭惡極了,偏偏又拿他沒轍,因為他行事完全符合公司的規定,有榮基法及合約保障,即使他不悅,也無法輕易開除他。

深吸口氣。“我再一次告訴你!”將一份簽單推向前,“總經理的這筆賬就入進去,責任我來負!”

闢霖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請問——副總你打算怎麼負責?”

“你不用管,反正有什麼事我會擔起!”憑他跟上面的關係,還怕搞不定嗎?

一道精光閃過鏡片,“我瞭解了,若副總沒有其他事交代的話,我先回座位。”

“慢著!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請說。”

“你跟于思儀現在是夫妻了……”

闢霖警覺地望向他,等著他說出下文。

“夫妻倆同在一個部門,尤其都是在會計部門掌管賬務記錄的——”刻意頓了一下,加強效果。“雖然公司並沒有明文規定這樣不可以,但職務相近,難免會有問題,就像裁判不能兼球員,我希望在我的部門裡,儘量可以不要有誤會發生。”

誤會引他在心中冷笑道,不過依舊沒開口,讓對方自己主動講出他最終的目的。

“我想——過些時日,就將你或思儀其中一人調到其他部門去。”副總皮笑肉不笑的。“你跟思儀可以商量一下,看是由誰調走,當然——我保證,薪水跟年資絕對不會有任何的變化。”哼!如果可以的話,恨不得就將眼前這個不聽話的傢伙高超,省得礙事!

餅了片刻,官霖才開口,“副總還有其他事嗎?”

那平淡、完全聽不出情感起伏的聲音再度惹惱了汪志方,彷彿從頭至尾就只有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沒……沒事!”

再繼續跟他講下去,肯定血壓會再試升高,官霖轉身離開,在拉開門前,汪志方叫住他。“你會跟思儀好好商量吧?”

“我會跟她說的。”護送完後便走出辦公室,待門一關上,汪志方用力的將桌上一堆紙張揉得稀巴爛。

可惡!他一定要儘快想辦法趕走謝官霖,盡避很不想承認,這輩子從沒遇見過哪個人會如謝官霖一樣給他這種怪異感。

面對這第一個看起來人言無寡的傢伙,為什麼每次與他對招時都會感到慕名的緊張及壓迫感呢?汪志方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