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

“來!這是你要的資料。”吳嘉峻遞給他,拉開椅子在官霖的對面坐了下來。

女侍迎上來。“一杯愛爾蘭咖啡。”

“發現了什麼?”

“在幾家子公司的製造成本分析中,就以這裡的成本偏高,分析人員認為問題就是出在這裡。”

無來由地,心突然狂跳了起來。“是哪一部分的成本?”

“化妝品。”

闢霜拳頭緊握得發白,兩眼直瞪著嘉峻。

嘉峻暗暗嘆口氣,知道不得不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分析人員認為。這次的事件絕對不是單一個人能搞出來的,而是從上到下已成了個系統組織,上至管理高層,下至財會部門基層人員都可能涉及其中,所以才能做得天衣無縫。弄到連總公司跟會計師都沒有查出問題。”頓了一下後才又繼續說道:“我也同意你以較高的層級開始做調查,但——我不知道你現在是否還想要繼續調查此事?”

闢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正微微顫抖著。“……為什麼不呢?還是說——你根本不敢再信任我調查此事?”

嘉峻忙道:“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怕你會——唉!要怎麼說啊?”是同事又是朋友,當公牽扯到私時,真是糾葛不清,愈理愈亂,現在他就有這種感覺,更何況官霖呢?他將面對的是——想到這,頭就更疼了。

兩人安靜不語,駭人的靜謐籠罩著他們。

有如過了一世紀般,官霖緩緩抬起頭望著嘉峻,更加前所未有的冷峻嚴厲。“這件事請交給我繼續調查,我跟你保證,我一定會弄個水落石出,如果——”他吸口氣。“如果發現她也參與其中,我絕對不會循私,一切秉公處理。”

嘉峻望著他一會兒,然後點點頭。“我相信你,那——一切就交給你了。”

語畢,嘉峻先行離開,官霖繼續留在原處,動也不動的瞪著資料袋,彷彿那變成會咬人的蛇……

思儀是負責處理化妝品會計成本記帳的人,若這部分出問題,她也逃不了關係。

不!先不要太早下定論!謗本就還不知道問題在哪。

他一口飲盡已冷掉的咖啡,讓心神鎮定下來。

即使撕開資料袋的手仍顫抖著,即使當那些數字入目時,他腦筋一片空白,無法明白其代表的意義,可他還是咬著牙,逼自己一行行的看,拿出電子計算機,一項項的算,直到整個人開始冷靜下來,然後針對當初他特別挑出來的項目做檢視。

往常各子公司的成本報告會因當地的物價而產生不同,但因為基本材料都差不多,即使有些許差異,只要是在正常的預期差異數中,多半都不會多做分析跟計較。

可沒想到還是有人從中下手,操盤的絕對是個中高手,懂得鑽這份差異。

但——是從哪些項目下手的?他拿出紙張,開始列出所有的可能性。

花了幾個小時推論,不知不覺天色已晚了。

此時,他的手機響起,看到來電顯示是“老婆”二字時,原本平靜的心再度抽了起來,吸了好幾口氣後才將電話接起。

“官霖,你人在哪?還在事務所那邊嗎?”思儀問道。

今天下午為了跟嘉峻見面,特意以去會計師事務所討論事由外出。

“嗯!還有事沒說完。”

“那你今天會回公司嗎?”

“不了!”他看看手錶。“你先回去,不用等我,事情弄完後便會直接回家。”

“那晚餐呢?要不要回來再一起吃呢?”

天!她為什麼用那麼溫柔的語氣跟他說話呢?他發現自己再也無法若無其事的跟她說話。“我……”頓了一下,“可能會談得比較晚,說不定會跟會計師一起吃,你不要等我,就先用餐吧!”

“嗯!好……你不要太晚回來,注意安全喔!”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回去也要小心點。”

“放心啦!那——拜拜!”

“拜!”

放下手機,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這是結婚後他第一次對她說謊……

不!應該說——有些謊言從初識時就產生了,包括他的真正身分及到公司的目的,但——現在依舊不能說,只能再說個謊言堆上去……

翻閱那些影印的帳務資料,直到露出那張化妝品部門的獨立報表。

會計:于思儀制表人:于思儀

手指輕撫那名字。

思儀,你是無辜的吧?他在心中無聲說道。

幣上電話後,思儀感覺胸口悶悶的,他不會回來公司了,這表示他們不會一起下班,不會一起吃晚餐,不會一起搭車回家……這種情況是結婚以來頭一次。

她的手撫向胸口,除了漲悶外,甚至還感到一絲痛……有股衝動,她想跑去會計師事務所那邊找他,等他一起回去……

天!她怎麼會變成這樣?結婚還不到一個月,她已經不能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吃飯了嗎?她露出自嘲的苦笑,那之前單身的那幾年都是怎麼過的呢?

她用手拍拍臉頰,讓自己振作起來。

雖然是夫妻,但有時還是得各忙各的,又不能像連體嬰一般,成天形影不離,以後這樣的情況還是會常有的,她必須理解並且學會……淡然處之。

只是——昨天也是他們第一次吵架、冷戰,盡避為時不長,可她急欲想要修補,希望能忘卻那些不快,所以今晚,她準備了特別的小計劃,偏偏……

唉!也罷,一切都等他回家之後再說了。

為了消除那不舒服的情緒,她振作起精神,整理手中的發票。

“于思儀!”副總汪志方站在她左前方。

“是?”嚇人呀!吧嘛這樣靜悄悄的站在人附近?

“這是我們跟育恆公司新籤的合約影本,上面有這次購買的成本跟明細,放進備忘錄裡,下一季的產品成本會以些做基準。”他交一份資料給她。

思儀翻看了一下內容,皺眉。“副總,怎麼原料又比上一季貴了?”

“有什麼辦法?國際物價波動得那麼厲害,連石油都一月數漲,我們能談到這樣的價格已經不容易了!”

是嗎?這個物料不是從植物中萃取出來的,跟石油有什麼關係?“但是我們的成本已經有些偏高了,難道我們不能換家公司合作嗎?”

汪志方抬高鼻孔望著她。“換?育恆跟我們合作多年,關係良好,他們提供的品質一直很好,換其他家便宜的,若沒到這樣的品質,反而會害了我們公司的產品水準,你說這責任要誰負?”

她聽了不再吭聲,她非專業研發、製造產品人員,對這部分實在難以多出主意。

氨總看了看她,臉上露出一絲諷刺。“看來結婚真改變了你,以前你都不會管這些事的,怎麼現在也開始跟你老公一樣,會問我們為什麼做出這樣的決策呀?”

話中充滿惡意諷刺,思儀當場拉下臉,不悅的直視副總。“我想——大家都是公司的一份子,難道副總認為我們不該一起關心公司的營運情況嗎?”想到若不是他,怎麼害她跟官霖第一次吵架,火氣立刻加倍冒上。

汪志方大概沒想到她會如此搶白,愣了愣後露出不悅的神情。“我沒有說你們不該關心,但公司那麼大,每個人都各司其職,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就可以了,不要隨便插手管不是份內的事!”

“副總放心,我們不會‘隨便’管公司的事,而是以很‘正經’、‘謹慎’的態度提出我們看到的問題,希望公司會更好。”哼!打官腔,誰不會?!

汪志方眯細了眼,顯然被激怒了,但一時間又找不到她話中的破綻,正好此時有人打電話要找他,才理理衣領,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在進辦公室前,他突然轉過頭對思儀說道:“對了!闢霖有沒有跟你說了?”

“說什麼?”她微皺起眉頭。

“是關於我想將你們兩個其中一位調部門的事……”看到思儀臉上錯愕的表情,他恍然。“呃!他還沒跟你說呀?那——我想狀況再請他跟你說個明白好了。”

門一關上,眾人立刻轉向思儀。

“思儀,這是怎麼回事?”

思儀臉色蒼白,不發一語,對眾人的詢問恍若未聞,五分鐘後,她將桌上東西收拾乾淨,拿起包包。“對不起,我先走,明天再補請假。”

劉玲叫住她。“你現在要去哪?”

“找人把事情問個清楚!”隨著身影消逝,辦公室立刻響起嗡嗡的討論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