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你看,都快八點了還沒回來,要不要回來吃飯也不先打個電話,我是要收飯菜還是不收?收了等等人家說我這個當人嬸嬸的沒度量,不給她飯吃;不收她要是不回來吃,難道要等到菜臭酸了?”

“不會啦,這種天氣,菜哪那麼容易就臭酸?又不是夏天。”

“就算菜不會壞,我難道不用在這等她嗎?我可不敢再讓她洗碗。昨晚給我打破一個碗公,我現在還一肚子火。”

“有什麼好火?不就是一個碗公,再買不就有了?”遙控器按了按。

“我會不知道再買就有?是一個奇檬子的問題。”

“不是有跟你道歉了?你跟一個孩子計較一個碗公?”

“我哪是計較?我只是想她是不是不想洗碗才故意打破。”

“你也不要這麼小心眼,誰不會打破碗?你沒打破過嗎?”

“我小心眼?我要是小心眼會讓她在這住?我包她吃包她住,包網路還包水電,她要是在外面租屋,房租水電隨隨便便都要個一萬吧?我這樣還叫小心眼?那個碗公我當初花兩百元買的,兩百塊就不是錢?”

“我沒說兩百塊不是錢。大哥都說了,會讓她一個月貼我們五千。”

“五千?用說的比較快,都住了半個月了,也沒看她表示過什麼。”

“我跟大哥說好,讓孟藜每個月月底給就好,上個月也才住幾天,所以我就跟孟藜說,和這個月一起給就可以啦。”

哼一聲,繼續埋怨:“萬一到時不給我們呢?我沒那麼多碗公讓她打破。”

男主人聽煩了,揚嗓:“你一直跟我說她打破碗公的事,要是被人聽到了,誰不說你小心眼?你也拜託一點,又不是什麼大事。當人家嬸嬸的不能包容點嗎?”

“我還不包容啊?當初說要來這裡住,我本來就不同意。她晚下班,回來又要讀書,生活作息和我們不一樣,好幾次她半夜不睡,走動的聲音吵醒我,我不也都忍下來了?我這樣還不夠包容嗎?那要怎樣才……”

門外一把掏出的鑰匙,最終沒能打開門鎖,只收回包裡。章孟藜嘆口氣,轉身離開社區。她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接通時,她笑道:“嬸嬸,我是孟藜。不好意思,我今晚要加班,沒辦法回家吃飯,剛剛忙得忘了時間,現在才想到該打電話跟你說一聲,真的很抱歉……嬸嬸要不要吃什麼,我晚點下班幫你和叔叔帶消夜回去……”掛了電話,她長吁口氣。她好像真的太麻煩人家了?甚至讓那對夫妻爭執起來。那麼,她現在該去哪吃飯?她對這裡還不熟啊。

當初填志願分發時,爸媽考慮她還要準備考試,認為可挑選案件量不那麼多的地方,一面學習累積實務經驗,一面還能有較充分的時間讀書。她一個女孩子到外地工作,又未必能抽到宿舍,一人獨居家人難免擔心,因此父親取得叔叔同意後,最後填了鄰近叔叔家的單位,她住進叔叔家,搭公車上下班。

本以為叔叔和爸爸感情不差,住進叔叔家裡很妥當,現在才明白,嬸嬸原來不歡迎她。所以說,在她面前的和悅都只是在裝模作樣?或許是現在才知道嬸嬸的態度,因此原看在她眼裡的親切,這刻皆成了虛偽。

不知地檢附近有無套房出租?還是申請宿舍?要不要先跟爸媽提她要搬出去的事?思考時,人已走回地檢署附近。她看著往來車流,想著還是先找地方吃飯吧。

她沿著騎樓慢慢走著,目光微轉,不經意看見前頭走來的身影。這麼巧?

她沒忘他考司法官的理由,她相當不認同,但自己回應的話倒也有些反應過度。他又不是她的什麼人,他對這份工作的心態根本與她無關。想了想,她還是走過去,畢竟人家怎麼說都是她的長官……

“怎麼在這裡?”周師頤拎著公事包,看著面前的下屬。

“吃晚飯。周檢剛下班?”下班時,經過檢察官辦公室,好奇地瞄了幾眼,有見到他和其他兩位未下班的檢察官還埋首工作。

他點頭,問:“晚飯還沒吃?”

“對,想吃火鍋,但是……”她前後看了看。“好像沒有火鍋店……”

火鍋店?真巧,他就這麼剛好也想吃火鍋。他問:“素食迴轉火鍋你吃嗎?附近有一家,聽說食材很新鮮。”

“素食吃啊,不過沒吃過素食的迴轉火鍋,好像不錯。”

“來,往這邊。”回身,他走在她前頭。

他要帶她去吃?所以不談工作態度,他這人私下應該還不錯吧?“周檢也還沒用晚餐?”

“還沒。”他微微側身看她,笑了笑。“介意跟我這個優秀的檢察官一起用餐嗎?會不會給你一種望塵莫及的壓力?”

章孟藜愣半秒,呆在原地,張圓眼,勉強擠出笑容,“怎麼會……”啊,他一定要這樣說話嗎?她收回“他人還不錯”的想法。

她表情真有趣,令他心情莫名愉快。“走吧,我請客。”

“不用了,我自己付就可以。”

“客氣什麼,一頓飯瞭解一下彼此個性,以後工作上默契會好一點。”

她想起初報到那日,辦公室的前輩曾提過有的檢座會主動親近配股的書記官,瞭解個性脾氣,共事上較不會出現問題。她想了想,應一聲:“好。”

他看她一眼,道:“那家店我也沒去過,聽同事說是迴轉火鍋,我有點興趣,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吃吧。”他走在前,腳步不快,忽想起她提過她阿姨在苗栗一間廟宇服務,隨口問:“你苗栗人?”

“對啊,土生土長的苗栗人。”她順著話題問:“周檢呢?”

“台北。”

“哦……我在北檢受訓的呢,但一直沒機會好好認識一下台北。”

他笑一下,問:“你住宿舍?”

“沒有。住叔叔家。”

他點點頭。“滿好的,有親人就近照顧,女生還是儘量別獨居。”大概看多了單身女性在外租屋遇害的案件,難免多事提醒。

她看他一眼,發現他說話只要別帶有那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倒也好相處。

說話間,他領著她繞到縣府後,穿過兩條街,純白色兩層高建築物就隱在這巷弄間,外觀簡約低調。庭園造景區,擺了幾張竹椅供客人等候休憩,角落兩座粉色長搖椅為這片綠意添綴繽紛。

“人好多。”大面積落地窗將餐廳裡頭景象一覽無遺。

“聽說要預約才有得吃。”周師頤應了句。

她愣了半秒,眨眨眼。“那我們……”

他偏著臉看她。“碰碰運氣,都過晚餐時間了,應該會有位子。”

推門,風鈴叮噹響,滿室的熱氣中,有湯底的香氣流動。

“歡迎光臨。請問兩位嗎?”用餐區呈U字形,一列火車載著一碟碟食材,慢慢開在軌道上。說話的男人從火車開出方向旁的走道步出,年紀看著不大,三十上下,清俊白皙的面容微噙笑意,他身形修長挺拔,腰間繫了件圍裙,更突顯他好看的腰線。

“還有位子嗎?”周師頤看了看用餐區。

“還有。不過是在最後面,介意嗎?”男人指指身後小火車開進廚房準備區前的兩個位子,那是火車行進最末端,只能拿到客人挑剩的菜色。

大概明白他意思,周師頤淡淡地笑。“沒關係。”

“啊,請等等,客人剛好要走。”軌道前端的客人起身,男人走至櫃檯為他們結帳前,朝裡頭喚了聲,一名年輕女子快步走出來收拾。

“怎麼是你出來收,雅琦呢?”男人為客人結完帳,拿了菜單走出來。

“雅琦姐在看新聞。”女子將桌面擦淨,端走部分用過的碗盤。“今早登山步道命案那件事,她說她現在才知道那裡出了命案。”

章孟藜正在月兌外套的手一頓,瞄瞄說話女子,再覷看自己的老闆——面無波瀾,像對方討論的事情與他毫不相關;她也就若無其事地坐了下來。

男人走近,招呼兩人落坐,遞出菜單。“兩位來過嗎?”

“第一次。”周師頤彎身將公事包擱腿邊,解開西服釦子。

“那先和先生小姐說明一下。”男人說話不快不慢,音質偏溫,十分好聽,他簡單解釋用餐方式後,為兩人點湯底。

“我要南瓜的。”章孟藜指著菜單上的照片。

“就南瓜和牛女乃吧。”周師頤抬首看著男人。應該是老闆,他想。

“好的,等等幫你們送湯底過來,兩位可以先用我們的熟食,或是點心。”男人輕頷首,將前兩位客人用過的鍋子拿起。

“這樣不會燙嗎?”章孟藜看男人就那樣直接以手握住兵耳。

男人微微一笑,頰邊酒窩隱約可見。“客人吃到後來,其實都會關火,現在又是冬天,湯和鍋子冷得快,我才能直接收走。”

一手一個鍋子,往廚房走去,章孟藜看著男人消失方向,輕聲道:“好美。”

“嗯?”周師頤覺得莫名其妙,卻也同時發現,這小菜鳥脾氣來得快也去得快。

怕其他客人聽見,她朝他方向靠了點。“我在說剛剛那個男人。他長相真美,對不對?”

他不遲疑,淡點下顎。“確實好看。”英俊男人不少見,但漂亮的男人可不常有。“你喜歡看帥哥?”

“漂亮的東西誰都喜歡看,難道周檢不喜歡看美女?”

他不置可否。“我只是有點意外你會這麼直接跟我討論男人。”

小火車慢吞吞開過眼前,她伸手取了兩小碟義大利麵,兩份焗烤,各推一份給他。“因為身邊剛好是你,而且男人看男人的標準,與女人看男人的標準肯定不一樣,聽聽你的說法也不錯。”

“聽我的說法?萬一我說他很醜呢?”他起身離座,走至醬料區。

“沒關係啊,每個人審美觀又不同。”章孟藜跟上,取了小碟,調了點豆瓣醬與素沙茶。“不過我真覺得他不只漂亮,皮膚也白。他過來點餐時,我發現他膚質很好,最漂亮的是他的手,又長又纖白。”

他側眼看她。“你看人一向都把人看得那麼仔細嗎?”他笑得有點壞。“我覺得,你或許可以考法醫。”解剖看屍,夠她仔細看了。

“我只是因為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男人。”她學著不理會他的揶揄,端著醬料碟隨他後頭回座。見他依然穿著西服,不禁開口問:“周檢,你不熱嗎?”

他微愣,道:“今天很冷。”

冷?是冷啊,但那是外面,室內溫度不低,加上一鍋鍋的鍋面有熱氣騰昇,哪裡冷?她瞧瞧他,舉筷拌著沾醬。

察覺她視線,周師頤微偏著臉。“我臉上有什麼?”

她搖首。“只是現在才發現周檢長得也很好看,斯文挺拔,不過你的帥屬於比較男性,剛剛那個應該是老闆的男人,是屬於陰柔美。”

他睞她一眼。“我以為我只是優秀而已,被你這麼一說,倒有些受寵若驚。”舉筷,吃起那一小碟義大利麵。

章孟藜愣一下。“周檢,原來你是這麼小氣的人啊,一直提這事。”想了想,又說:“我知道那時候我反應有點大,對不起。”

他只是無聲笑。其實他也只是開個玩笑,根本沒將她的話往心裡放。

“不好意思,幫您送上湯底,這是南瓜鍋。”方才那名年輕女子端著一小兵湯底靠近,擱上章孟藜面前的電磁爐。

“牛女乃鍋是先生的對嗎?”年輕女子身後跟著另一名妝容精緻的女子。

章孟藜覷見那張漂亮的臉蛋,微張大嘴。這家店是怎麼了?男的帥便罷,女的也這麼美?電腦精挑細選的?

周師頤微側身,讓對方上湯底;她為他扭開電源,笑得甜美。“請慢用。”

轉身時,女子解開腰上圍裙,遞給較年輕的那位。“小葳,幫我拿進去。”

“雅琦姐,你要出去?”年輕女子接過圍裙。

“對啊,最後點餐時間到了,應該不會再有客人,有你幫忙就可以。”

“可是……”

“可是什麼?”溫雅琦抬手,模模年輕女子頭頂,湊近臉,幾乎要貼上年輕女子的嘴唇,姿態親膩。“可愛的小葳,你捨不得我啊?”

“我、我——”話未竟,男人從裡頭走出。

“你要出去?”溫仲堯溫聲問。

溫雅琦收回手,看著他。“嗯。”

“不留下來幫忙打烊嗎?”他只站在走道上看她。

“有小葳在嘛,而且這時間也不會有客人上門了。”

“老讓小葳幫忙打烊也不好,你不能留下來嗎?”

章孟藜一面吃,一邊抬首看著面前好看的男人,心裡有各種猜想。站在她身後說話的美女是面前男人的老婆嗎?是老婆不想工作,老公在勸說嗎?還是……

“我和人家約好了嘛。”

“又是跟那個李文山?”

“當然啊,不然還有誰?”

“為什麼他總是這麼晚約你?不能早一點嗎?”

“哥,他工作很忙的。”

扮?章孟藜訝然回首,看著女人漂亮的五官。原來是兄妹,難怪都長得這麼漂亮,所以,這店是他們合開的?

溫雅琦發覺了她的凝視,低眸對著章孟藜微微一笑。“小姐對於我們的餐點還習慣嗎?”

章孟藜愣了幾秒,只覺臉頰火辣辣地燙著,她點頭,說:“好吃。”

轉首繼續用餐時,發現上司正盯著她瞧。“怎麼了嗎?”

周師頤淡搖首。“你臉好紅。”

“真的嗎?”她放下筷子,雙手貼著自個兒還熱熱的臉頰。

“真的。”真被老闆迷倒了?他睞她一眼。“看到帥哥這麼高興?”

她模模臉,靠近他說話,聲音壓得低低的:“不是帥哥,是我後面那個女生長得好漂亮。剛剛她對我笑時,我心跳突然變得好快。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女生電到。”她笑著說完,低首吃菜。

被女生電到?周師頤看她一眼。這隻小菜鳥原來還有花痴性格?

“我不會不讓你去約會,只是你記得要早點回來。”溫仲堯站在裡頭說。

“放心,我會注意安全啦。”

“我知道你會注意,我擔心的是別人不會注意。”溫仲堯口氣有些無奈。“今天登山步道那裡才發生命案,約會別往山上走。”

男人提了那起命案,章孟藜不禁抬首瞄了他一眼。

“我知道,先走了。”朝門口移動,溫雅琦模模口袋,又踅回。“哥,機車鑰匙我好像放中間那個抽屜。”

拉開抽屜,溫仲堯翻到她的鑰匙;她橫過U形長桌,接過鑰匙。低眼,見用餐女子又盯著她瞧,她笑了笑,問:“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章孟藜愣一下,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沒有,只是覺得你很漂亮。”

溫雅琦看著她好幾秒,忽然笑開,唇邊有和男人幾乎一樣位置的酒窩,她伸手滑過章孟藜的臉頰,神情溫柔。“你真可愛。不過我可不會因為這樣就打你折哦!”她眨了下眼,抓著鑰匙轉身離去。

手心貼上被女子輕輕滑過的地方,章孟藜微微皺起眉,像被什麼困擾了。

周師頤見她捧著臉發怔,好笑地問:“喂,被電暈了?”

她回神,笑得有點不好意思,低問:“周檢,美女身上是不是都那麼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