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一路無話,到一樓大門,才聽他問:“晚飯吃過沒?”

“還沒。等等可能去小七買個大亨堡。”

“大亨堡營養嗎?”他略不屑的口吻,又問:“我要去吃火鍋,你去嗎?”

“上次吃的那家?”

“去不去?看你這麼認真工作,請你吃晚餐。”

“這麼好?”她走在他身側,揚聲問:“你對中發票嗎?還是中樂透?”

“不要浪費時間。要不要吃,快點決定。”他淡聲說話,唇角有模糊笑意。

“要要要!老闆都說要請客了,我哪有不要的道理。”她笑咪咪應聲,隨即看了看時間。“不過這個時間不知道還讓不讓人點餐。”

“有吧,上次有留意一下,最晚點餐時間是八點半。”

“都八點二十了。”她指指表面。

“走過去不用十分鐘。”他步伐沉穩,不躁不急。“而且我電話訂位了。”

“你訂位了?”她揚聲,眉開眼笑。“還好你有想到。”

“嗯。”沉默幾秒,道:“我只訂一位。”

“……”她張了張嘴,怔怔看他。這人真是……

她微變的神色似是取悅了他,他笑著說:“都過晚餐時間了,理論上來說不會客滿。”

想了想,她聳肩。“也沒關係,大不了我回去吃小七的大亨堡就好,然後你欠我一頓。”

“我欠你?”他覷了她一眼,含笑道:“你真敢說。”

“你自己說要請我的,而且那對兄妹的餐滿合我口味。想不到人長得好看,還做得一手好菜。”“你會做菜嗎?”

“簡單的還可以。”她看看他。“周檢會嗎?”

“你想吃?”

章孟藜睜圓了眼,黑眸透著光彩。“好啊。”

他只是悶聲笑,然後說:“不好意思,我不會做菜。”

“……”這人有病啊。

她怒不敢言,脹紅了臉的表情很有趣,周師頤清咳一聲,轉了話題:“你房子找得怎麼樣?”

“還沒找到合適的。在這裡我沒交通工具,都是搭公車,如果可以,希望就是在地檢署附近就好,這樣我可以步行上班,很方便。”

丙然是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幾秒鐘時間,她已恢復正常神色。“我記得我宿舍附近還有套房出租,幫你留意看看?”

“你要幫我留意?”他有這麼熱心?她忽然一臉戒備,問:“周檢,你說的那個房子,不會是什麼發生過命案的鬼屋吧?”

他暢笑兩聲。“為什麼我介紹的就是鬼屋?哪那麼多鬼屋。”

“有啦,傳出有靈異現象的房子還不少欸。”

“捕風捉影罷了。”

“是嗎?但如果什麼都沒有,為什麼會有靈異現象傳出?我聽說連檢察官和警察都遇到。”

“例如?”

“未破的兩大懸案啊,彰化五口自焚命案還有這裡的五子命案。”說到“這裡”時,她刻意壓低嗓音,像忌諱著什麼。

還真被她說中。這事在同仁間傳過。他模模鼻,問:“你聽誰說過?”

“新聞媒體啊。不是說彰化那個案子,監識人員要驗男主人的三部車子,調查是否沾有海沙。結果驗第一部時,車庫門自己下降三十公分,後來男主人弟弟拜拜,跟男主人說動車是為了查案。然後驗第二部車,監識人員進入車裡,車庫門又自動上上下下,也是男主人弟弟再次焚香拜拜,車庫門才安靜下來。”

“還有還有。”她壓低聲音說:“這裡發生的五子命案,不是說有鄰居夜班下班回家時看到小女兒回來,還拿鑰匙開門嗎?我看新聞說那屋子的屋主是警察,命案發生後,警察的太太一天下午倒垃圾時,有個穿卡其制服的平頭少年站在門口瞪她,她本來要跟那個少年說話,卻先看見有落葉飄下,穿過那少年的身體掉到地面。然後那警察拿五子命案全家福照片給太太看,太太毫不猶豫就指著其中一個是她看到的少年。”

這事他聽一位偵查佐提過,那間屋子至今空在那,據說命案後在那住餅的房客皆是幾個月時間就搬離,似是真不平靜。

表神之說他寧可信其有,但不迷信;篤信科學的同時,他亦相信世上存在難以解釋的情形;只不過,為了不造成壓力與不安,這類的事他一向聽聽就過,不再轉述出去。

他不說話,只低頭往前走,她出聲問:“這些,周檢應該也聽過吧?”

周師頤笑一下,反問:“那你知不知道,警局局長為了破除那些靈異傳說,曾經在凶宅住餅一星期?”

“知道。聽說他每天在命案現場讀資治通監,還關燈睡覺,結果什麼都沒遇到。”

“所以我才說,捕風捉影。”

“但是局長住了一星期後,不是生了場病?聽說還是大病,幾乎要了他的命呢。”她研究著他的表情。

這她也知道?他微微一笑,道:“局長不是已澄清,他是運動過量嗎?”

“局長當然這樣講,就算見了鬼他也不能說,不然會引起附近居民不安吧?而且警察怕鬼傳出去也會有點打擊形象。”

“不做壞事,真遇上了也不必怕。”

“那……你遇過嗎?”

周師頤忽然側首看她,直勾勾看著,把她看得相當不自在。“怎麼了嗎?”

“你不是問我有沒有遇過?”他依然打量著她,忽然將目光挪向她身後。

“你、你……”她轉轉眼珠,試圖看身後,當然是看不見。但見他目光依然落在她身後,她頸部一陣冷寒,一個箭步衝上前,站到他身側,兩手下意識抓住他西服衣袖。

“你做什麼?”他瞄瞄她動作,好笑地看著她雙手緊抓自己衣袖。

“你一直看那邊,是不是……有什麼?”她低著眼。

“你的有什麼是指什麼?想清楚再說。”

“我剛問你有沒有遇過靈異事件,你一直看那邊……”她低眼,手指過去。

“花啊,我看那戶人家門口的花開得很漂亮。”他睨她一眼。

她順他目光緩緩挪動視線,果然什麼也沒,只有住戶門前幾盆玫瑰開得正豔……她又被耍了吧?她鬆開手,怨怪的表情盯著他,她這樣子還比較像鬼。

他失笑,“不是帶著平安符在身上?”

“沒帶了。你不是說那像在挑釁?我想想也有道理,平安符後來放在辦公室抽屜了。”

“屍體都敢看了,還怕那種看不見的?”他邁步,朝火鍋店前進。

她快步跟上他,一雙手不自覺地去抓他衣袖。“就是看不見才讓人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顯現出來。再說相驗那個,我那天在車上很緊張,不過到現場一看,其實也沒有想像中可怕,也許是還沒有什麼味道,也或許是還沒有腐爛……”

“你阿姨既然在宮廟工作,你怎麼還會怕?”他瞄一眼她抓著自己的舉動。

“她接觸的都是神,又不是阿飄。”

悶哼一聲。“志氣滿滿,要報考司法官,結果這麼膽小。”

“唉呀,相驗是一回事,怕鬼是另一回事。”她抓著他衣袖的手緊了緊。

他無聲笑,走進餐廳庭園。

“這家火鍋店是新開的嗎?我看它裡頭裝潢滿新的。”上回想問,但忘了。

“一年多了吧。我剛調過來時還在裝潢而已,聽說中午時間很多縣府員工會過來用餐。”說話間,恰好有人從裡頭走出,他抬眼一看,是老闆的妹妹。

“你們來用餐嗎?”溫雅琦手裡一個半透明保鮮盒。

“還能點餐吧?我大概二十分鐘前有電話訂位。”

“喔。”她恍悟。“我哥有說,原來是你們,請進請進。我哥今天剛發明新菜色,正需要客人幫忙試吃呢,你們今天有口福了。”她側身,讓出通道。

章孟藜覷見她手裡的保鮮盒,裡頭盛裝的……五花肉?排骨?這裡不是隻賣素食火鍋嗎?“你們有賣葷的?”該不會和一些黑心業者一樣,打著素食名義,其實食材裡添加了葷食吧?

溫雅琦見她目光落在自己手中的保鮮盒裡,笑了笑。“我們沒賣葷的,保證食材和湯頭全是素食。這個我要拿去餵狗。”

“餵狗?”至此,才後覺發現這個大美女長得很高,她得微仰下巴才能對上她視線。

“後面那邊空地會有野狗聚集,我之前拿一些蔬食餵食,不大願意吃,所以現在有時會煮點肉塊,拿去喂他們。”溫雅琦笑容可掏,五官依然黯美。

“你本身吃素嗎?”周師頤忽然冒了句。

“嗯。”溫雅琦笑了笑。“我哥吃素,我只好跟著他吃。但是狗又不吃素,只能特別為他們煮肉啦。”

“你真有愛心,我以為美女都很難親近一。”章孟藜毫不掩飾對她的好感。

“雖然同為女人,不過被你這樣誇,我也是會不好意思。”溫雅琦笑一下,晃晃手中保鮮盒。“我先去餵狗啦,你們快進去用餐,別餓壞了。”

在位子坐下時,章孟藜還回首看了窗外一眼,那背影真曼妙。“名副其實的大美女,從里美到外,而且她身上好香,身材又好好。”剛才看著那盒肉塊時,不小心瞄到美女的胸口,高挺豐滿。

周師頤放下公事包,淡聲開口:“你有事嗎,一直稱讚一個女人?”

“真的覺得她很漂亮,心地又好……”想起什麼,她忽然盯著他。“周檢,你多高?”

“177。”他側身看她,似笑非笑的。“對我身高還滿意嗎?”

她愣一下。又不是這意思!他那帶了笑意的眼神令她臉腮不明所以地浮上暖熱,她模模臉,說:“我只是看大美女好像很高,才問問你有多高。”

他稍回想,那名女子似乎只比自己矮一些。“應該有173。”

“所以說,她條件那麼好,為什麼不去做模特兒?”

“人各有志,不是嗎?”周師頤把菜單遞過。“點湯底吧,小偵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