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解決了大半碗,感到胃袋獲得了飽足的對待,暖實感湧入四肢百骸,他才停筷。滿足的呵口氣,他扯松領帶,目光不經意便落在身旁那張安靜的側容。

她算不上文靜,但也非外放,很普通的性子,真要說特別,大概就是熱心和那份有點傻的正義感;她的熱心程度有點過了頭,連被戲稱憤怒鳥檢座的劉檢她也敢當面嗆,只為了替她科裡同事要求公平合理。坦白說,她白目得可以,但似乎就是那份有話直言的白目,更突顯她的與眾不同。

此刻,她盤著腿,一本筆記擱在大腿上,咬著筆桿,垂眼凝思……好像習慣咬筆桿?他挪臀,湊近同看她筆記。“忙什麼?”

忽然貼近的氣息讓她反應慢了幾秒才開口:“在想那兩件命案。”她看著那碗麵,問:“吃飽了?”

“沒,只是剛剛覺得有點熱。”說著,起身月兌了外套。

“人在室內,又喝熱湯,一定熱的。”她動作再自然不過,接了他外套,掛上一旁衣帽架。

她筆記隨手擱下,周師頤拿過,細細看著。

李偉生,吳宗奇,死因大量失血,胸、遭切除,疑遭性侵或死前有過性行為,深夜遇害,座車尚未尋獲,胃裡驗出鎮定劑。

許朝翔,現任議員,李、吳兩人的僱主,高中同學。

三人共通點:性好漁色,愛流連酒店,或找傳播妹助性。

章孟藜回座時,見他看得專注,有些不好意思。“周檢,那個我隨便寫寫的,你還是不要看了吧。”真怕被他嘲笑她的分析毫無幫助。

他抬首看她時,卻道:“有想出什麼沒有?”

看他神色正經,應不是又在逗著她耍,她嘆口氣,說:“沒有啊,只是覺得如果兇手不是變態,就是跟這兩個死者有仇。”

他點頭。“兇案往往離不開情和財,這兩件案子目前暫排除財殺;至於感情這部分,也沒有更多證據顯示這兩人和誰有感情糾葛,那麼,剩下的就是仇殺。”

“有什麼動機可以讓兇手連殺兩個?”

“我不知道。”他靠向椅背。這兩件案子不管怎麼看,都不像隨機或臨時起意,預謀殺人偵辦起來才是難。“唯一能肯定的是,許朝翔在態度上是心虛的。”

“他一定有什麼秘密。”

“還是要等他到案說明,才會有進展。”

“會來嗎?”

“他畢竟是議員,應該不會想被拘提。”說罷,舉筷吃著剩下的面。

看他一口接一口,心裡湧出一種未曾有過的滿足感,即使那只是一碗泡麵。好像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女生從十指不沾陽春水,為了情人為了丈夫,學

著做菜的心情了。原來,就是她現在的……她一愣,睜大眼看他,數秒後,忽然脹紅了臉,她低首瞪著筆記本。所以說,自己真的喜歡上人家了?

“剛才好像聽見你要收什麼包裹是不是?”周師頤擱下筷子,喝了幾口湯仍未聽見她聲音,側眼看她,只見她一張臉快埋進筆記本,他好奇湊近,問:“想到什麼新線索嗎?”

她顫了下,只捏緊本子,垂著眼說:“沒有啦。你、你吃完了嗎?”

“吃完了。”她古怪的反應令他多瞧了她幾眼,目光就這麼停留在她漫著紅暈的臉頰……臉紅?為什麼?

章孟藜扔下筆記本,起身端走碗筷。“我拿去洗,桌上那些草莓是你要的。”

“你說這全是你家裡種的?”他揀了一顆較小的草莓。

他畏酸,一向不愛這類帶酸的水果,卻莫名其妙要她留給他,他何時也這麼無聊幼稚了?

“對啊,好吃嗎?”她沒看他,擠了點洗碗精。

他淺嘗一口,意外口中甜美的滋味。“這麼甜!”

“很甜對不對?大家都這樣說。”她有些得意,翹著嘴巴說:“當初我爸說要用優酪乳製成有機肥料時,我爺爺罵他蠢蛋,沒想到種出來的草莓真的特別甜。我媽剛剛就是打電話來跟我說,一個跟我同村的國中同學去摘了我家的草莓,做了一個生日蛋糕要給我,他把蛋糕拿去我家,我媽用黑貓寄過來這裡,讓我明天留意黑貓先生。”

“你今天生日?”

“後天。他今天早上拿蛋糕去我家,我媽覺得那是人家送我的,應該讓我自己收下,所以馬上就寄過來了。”

“你同學真有心。”他又揀了顆放嘴裡,想著,她會希望有人幫她過生日嗎?

“我媽也說他很有心。這幾年都記得我生日不說,今年還親自用了我們家的草莓做了一個蛋糕給我。他很厲害,手很巧,比我這個女生還巧。”

比女生還巧?他默了幾秒,徐聲問:“你那同學是男的?”

“對啊,就因為是男的,才覺得他特別厲害。他讀餐飲的,畢業後自己研究西點蛋糕,在網路上試賣,想不到大受歡迎,還建立出好口碑,現在在家自己接單自己做西點和蛋糕,生意很好,我這次回家聽我媽說,訂單排到明年了。”

“能夠讓一個男生特地做生日蛋糕給你,可見你們交情深厚。”他再揀了顆草莓……這顆這麼酸?

“因為同村啊。他爺爺女乃女乃跟我爺爺女乃女乃是很好的朋友,我跟他從小就玩在一塊,雖然他爺爺女乃女乃不在了,不過我們兩家還是常有聯繫。”不知想起什麼,她抿唇笑一下。“他爺爺女乃女乃對我很好,以前常常說讓我長大嫁過去呢。”

“這年代可不流行指月復為婚這種事,自由戀愛才能找到適合的對象。”他平聲說著,面上瞧不出什麼特別的表情。

她納悶他的話,說:“我跟他沒什麼指月復為婚這種事啊,他有女朋友了。”

“是嗎?”他又揀了顆草莓,往嘴裡一塞,好甜。

他手翻著她的筆記,隨口問:“他親手做生日蛋糕給你,不怕他女友誤會?”

她哈哈兩聲。“才不會。他女朋友是我大學死黨,當初是靠我幫忙,他才追到我死黨的,現在生日烤個蛋糕給我,也合情合理嘛。”

原來那個烤蛋糕的男人對她沒意思……周師頤忽然起身,道:“晚了,謝謝你的面,我先走了。”拿了公事包,行至門口。

“外套!”她抓了他的外套,遞了過去。他穿上,兩手翻整著衣領,動作很斯文;外表天使,內心惡魔,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吧。她瞄瞄他,問:“周檢,你這麼怕冷,要不要我借你一件大衣?”

他回身,目光定定落在她面上。“你乾脆借我棉被,讓我裹著回去。”

“可以啊。”她大笑。“我被單是粉紅色的,你敢裹著走出去,我也不介意。”

他淡淡瞥了她一眼,穿上鞋。“走了。”

章孟藜看著他的背影,他突回首,她愣一下。

“怎麼了嗎?東西忘了帶?”

“不是。”靜了幾秒,他緩緩開口:“後天晚上,一起吃飯吧。”

周師頤沒猜錯,許朝翔出面接受訊問,比較意外的是,他是隻身前往警局報到,身旁未有律師陪同;想來已做好萬全準備,才能如此從容。

“今天是有兩起命案,要問你問題。”周師頤平聲開口。警局偵訊室,他與蘇隊長坐在許朝翔對面,兩人身旁分別坐著章孟藜和另名偵查佐,負責記錄。

“我知道。不過他們出事那兩天的行蹤我無法交代,因為時間太久了,我實在想不起來那兩晚我跟誰在一起。我知道你們的偵辦程序,前兩次通知未到是因為根本不關我事,我認為我不需要對這兩件事做什麼說明,想不到你們連傳票也寄來,我不出來澄清一下,好像就要被你們認定是心虛,所以我今日主動到案向檢警兩方說明。”許朝翔眼白較眼黑多,看人時透著幾分邪氣。

許是年紀輕輕選上議員,父親是立委又是縣長候選人,說起話來派頭十足,該說不知天高地厚,或是該用不可一世來形容這個議員?章孟藜瞄了他一眼,只覺這人非善類,或者該說,政客都一樣的嘴臉?

“許議員,請你說明一下你與這兩人的關係。”周師頤低首看著今早新送上的新事證。通聯紀錄,又查到了事發後,李、吳兩家與許朝翔互有連繫。

“你們不是查到了嗎?兩個都是我高中同學,我跟他們交情不錯,後來我把底下的一些事業交給他們管理。”

“那麼,李偉生和吳宗奇兩人的交情應該也很好。”

“當然啊。”

周師頤與蘇隊長互看一眼,蘇隊長問:“那為什麼他們兩家人說他們不熟?”

“很奇怪嗎?他們的交情不需要對家人交代吧?再說,這是他們兩家之間的事,跟我什麼關係?我怎麼會知道他們為什麼不熟?”

撇清、推託,完全可以預料。周師頤微揚唇,一抹諷笑。“許議員,兩起命案後,你分別與他們家人都有電話聯絡,你們聊什麼?”

“聊什麼?”許朝翔揚聲道:“我的同學,幫我管理事業,他們遇上那種事,我不該向他們家人表達關切嗎?”

周師頤點頭。“那麼,他們主動聯繫你又是為什麼?”

“保險啊。我是個很有良心的僱主啦,不管是Pub、釣蝦場,還是餐廳,我都幫我的員工保團險和意外險,他們問一下保險的事很正常吧。”許朝翔瞠瞪大眼珠子。

“唉唷,檢察官大人、警官大人,你們不會因為這樣就懷疑我故意設計這兩起命案然後詐保吧?”

周師頤微側過臉,快速看過螢幕上的筆錄內容,確定她跟得上進度,才接著開口:“議員,你說案發這兩晚,你忘了你和誰在一起,你身邊秘書總會安排每日行程吧?”

“我就知道你會提這個。”許朝翔拿起一旁的公文袋,挪了過去。“我讓秘書把那兩天行程都列印出來了,上面都有主辦單位電話和聯絡人,歡迎查證。”

丙然有備而來。章孟藜靠了過去,看向身旁老闆手中那份資料。上頭列出每個行程,包含出席臨時會、飯局等;再細看,飯局幾乎都是跑一些婚喪場合,還有一場是福德宮的新爐主慶祝餐會。

周師頤再問:“有目擊證人指出,你和兩名死者時常聚會、飲酒作樂,甚至找來傳播妹。既然你們交情這麼好,他們行蹤你多少應該瞭解,能說說嗎?”

許朝翔哈哈笑。“檢座,我確實常和他們兩人喝酒啦,不過他們行蹤我哪能掌握?店是我的,我白天忙公務,為人民為社會為這個國家盡心盡力,晚上還去店裡關心一下,我很忙,哪裡知道他們都在幹嘛。”

“據我瞭解,李偉生會到店裡看看,案發當晚,他也曾去過店裡,你說你不知道他行蹤,店裡的服務生應該知道吧?為什麼之前警方查李偉生那一晚最後行蹤時,你店裡的服務生一致說不清楚?是不是你下命令要他們不能洩漏?”

“是啦,我要他們不管遇到誰去問話,都推說不知道就好。”許朝翔攤雙手。“檢座,你不能怪我,我店還要做生意,要是事情傳開了,說人是離開我店裡之後消失的,我以後生意還要不要做啊!”

周師頤看了他一眼,再問幾個問題,偵訊結束。

一行人先後步出警局,守候多時的媒體擁上,包圍住許朝翔,章孟藜頭一回遇上這種場面,有些反應不過來。“我們……沒有通知記者吧?”

周師頤冷漠地看向那一頭正在回應記者的許朝翔,道:“他找來的。”兩人正要從另一側離開,被眼尖的記者發現,握著錄音筆湊了過來。“檢座,請問今天為什麼傳訊許議員?”

一個過來了,其他的就像嗅見血腥的吸血鬼一樣,整群巴了上來。“檢座,許議員真的和這兩起命案有關連嗎?”

“剛剛許議員說他只是以證人身分出面說明,還說你們檢警搞錯偵——”

“為什麼現在還找不到兇手?是不是有什麼隱情?真的和許議員無關嗎?”

“檢座,說明一下好不好?”

數支麥克風、相機、攝影機在周遭晃動,去路被阻,周師頤淡定地拉住身側緊護胸前電腦的下屬,試圖往回走。幾名員警及時上前阻擋記者,但混亂間,仍聽見“叩”一聲,章孟藜只覺額頭一痛,有什麼敲在額角。

她抬手搗住發疼的地方,尚不清楚狀況,人已被半拉半拖著走回警局。

“被打到哪?”周師頤鬆手,目光很自然落在她額角,那裡微腫。

“我被打啊……”她恍悟地伸手,模模額角。只記得自己被他拉著走,莫名其妙就被什麼敲了一下。

“麥克風敲到的。”走在她前頭的他,側首打算交代她走快點,恰好捕捉到混亂中一支麥克風敲上她額頭的畫面。

“噢。”章孟藜只模著額角,感覺那裡有點凸,有點痛。

“哪,給你,這專擦撞傷的,擦了可以消腫。”蘇隊長拎了條軟膏,他看看外頭情況,諷笑幾聲:“外面有得演了,我看我開車送你們回去。”

“不用啦,這麼近……”揉著額角,她樂天地說。

“外面那些人一定是他發訊息找來的。他爸要選縣長,苦無機會曝光,這正好是他作秀的機會,不會那麼快結束。我車開到後面,從後門送你們回去,藥擦完就來找我。”蘇隊長碰了下週師頤肩背,從後頭離開。

周師頤旋開軟膏蓋,擠了些在指月復,低首盯著面前那張臉。“站好。”

“我可以自己擦的……”她瞄一眼他指月覆上的透明藥膏。

“電腦拿好,不要掉了。”他不理會她的話,抬起手,輕輕撥開她劉海,指尖往紅腫處一抹,慢慢推散軟膏。

“沒見過像你這麼笨的書記官,不會護駕就算了,自己先挨一棒,還得我拉著你跑。”他沉著臉說話,帶出的氣流拂過她面上,暖暖癢癢,她心跳紊促,只垂臉掩飾此刻的心慌;她視線落在他西服裡面那件乾淨的白襯衣上。

這角度他不好推藥膏,指尖往她下巴一捏,輕抬起她臉緣,她被迫對上他視線。

“怎麼不說話,會痛?”周師頤問話時,指尖施放的力道收了些。

短暫的溫柔教人心跳評然。她眨了下眼,垂眼應聲:“有一點點。”

她語氣輕軟,像受了莫大委屈,他緩聲說:“以後不管是走出偵查庭,還是像今天在警局,看到記者靠近,就要先避。”

“我不知道他們會圍過來……”

“那現在知道了嗎?”藥已推散,他手指還在上頭流連。

他們靠這麼近,不說呼吸可聞,就連他身上輻射出的體熱都像能感染她;她眨眨眼,依舊不看他,努力平息紊亂的心跳,低聲回答:“知道了。”

“小市民的小案,媒體不會出動這麼多人,許朝翔身分比較敏感,這類的人士與案情有關的話,往往會有許多媒體爭相報導。”他解釋著,忽抬另一手,整理她被他撥亂的劉海。

他的每個動作都像帶有魔力,吸引她關注留意,尤其微涼的指尖時不時滑過她肌膚,又癢又麻,她覺得心臟好像會在下一秒蹦出胸口;在他指尖又劃過她額面時,她輕拍他手臂,在他意外的注視中,她垂眼說:“可以了。我、我去洗手間,你先上車好了。”筆電往他胸口塞,人朝著洗手間方向跑。

看不見人影了,周師頤才收回視線,抱著她的筆電,往後門走。

“周檢。”不知哪個警察同仁喊了他。

“噯。”他回首。

“戀愛嗎?看你那麼心疼你的書記官……”

……戀愛嗎?心疼嗎?他怔立幾秒,認真思考:他戀愛了嗎?他心疼她嗎?

沉靜數秒,他只是噙著笑容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