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2)

章孟藜思考一會,說:“你意思是,我們的環境、教育,還沒能進步到教會我們如何和男、女兩種性別以外的人相處?”

“大概是這樣。我記得我大學時,繫上有位男同學,總是在他頭上彆著草莓髮夾,他喜歡穿粉紅色夾腳拖,說話聲音很嗲;我每次看見他、聽見他說話,心裡就……很不以為然。那時覺得他一個男人沒男人樣,不倫不類。”

他自嘲地笑了笑,接著說:“是出社會了,也有了些歷練,心態和想法慢慢都在改變。如果是十年前讓我認識溫家兄妹,我恐怕也沒辦法用一般的眼光看他們。”

她沉默一會,忽抱住他手臂,靠在他身上,說:“老實說,我曾經也會特別覺得哪個男人很娘娘腔,現在想一想,其實我也沒多高尚。”

周師頤握住她的手,道:“沒關係,還好我們還知道反省檢討。所以,婚後教育孩子時得多留心這部分,將來他們開始談感情了,如果對象是同性,我們也要支持;能相扶相持一輩子的就是好伴侶,不是嗎?”

她腦海裡接收到“婚後教育孩子”時,其餘已無心聽下,她只訥訥問:“教育孩子?你……你意思是,你要跟我結婚?”

他看她一眼,心裡無聲笑。他說這話時其實沒有這種想法,但她都自動送上門了,豈有放過的道理?片刻,他問:“結婚很奇怪嗎?難道你不想結婚?”

“不是啦,不會奇怪,年紀到了,結婚很正常。”

“那你一臉見鬼的表情?”

章孟藜模模發燙的臉。“不是,是覺得太快了,我們才交往多久……”

“你很想嫁我嗎?”

“……”她停頓一下,反問:“不是你先說起教育孩子的嗎?”

“是啊,有一天我會結婚,你也會結婚。我意思是,我覺得不管你我,等我們都結婚後,也都有了孩子後,應該要支持孩子的選擇。”

“都”結婚後、“都”有孩子後?她怔怔看他。這意思是,兩人各自尋找對象結婚生子?所以他跟她交往並非以結婚為前提?

見她錯愕表情,周師頤忽然就笑,他伸指掐她臉,笑得滿面春風。“當然,我覺得你是個很好的結婚對象。”

“……”她嗔他一眼,紅著臉目視前方螢幕。“你看書吧。”

她繃著臉,他看了好笑。“噯,我認真的。”

章孟藜不看他,只盯著螢幕開口:“所以說……是你比較想娶我吧?”

“是嗎?你這樣認為?”

“不是嗎?難道你不是這樣認為?”

良久,才聽他從鼻腔輕輕哼一聲。“嗯。”

那種“不得不”的表情實在好笑。這是他沒事就愛口頭整她的原因?原來感覺很不錯。像他這樣的個性,以前都怎麼對他的女友?像對她這樣的方式嗎?還是不一樣?明知誰都有過去,無需探究甚至計較,然而心思只要一稍觸及,那種想知道他過去感情的想法就如藤蔓一樣纏上了心。

“那個……”

“嗯?”他瞄她一眼,欲言又止樣,他只模模她頭髮。“想好再說。”

“你以前交過幾個女朋友?”

周師頤愣了下,偏首看她時,目光帶了點促狹,也有著意味不明的曖昧。

“想知道?”說話時,玩著她的頭髮,吊人胃口似的。

“你、你可以不講啦。”

“那你何必問?”

“……”她張圓嘴,擠不出聲音。

他倏然失笑,捏捏她臉腮。“一個。”

“怎麼可能?”他這樣的外型,會有很多女生喜歡吧?

“這意思是覺得我應該情史豐富?”

章孟藜點頭,仔細看他五官。“科裡同事都說你是署裡最好看的檢座,脾氣又好;我剛接股時,好幾個前輩都說我運氣超好,跟上你。既然你這麼好,不是應該有很多女生喜歡嗎?”

他彎著眼睛笑,顯得有些風流。“但我不喜歡。”

這意思是,喜歡他的女生真的很多,但他不喜歡;現在和她在一起,是因為他喜歡……她可以想成她比那些女生更吸引他嗎?念頭剛冒出,唇角便逸出不受控的笑。

“那你後來為什麼不交女朋友?然後,你為什麼跟那個女朋友分手啊?”

“也沒有刻意不交,就是忙讀書準備考試,也或許是因為緣分未到吧。本來以為考上了,月兌離課本,應該會有時間談感情,結果你也看到了,每天忙不完的事,連認識的機會都沒有,怎麼交?至於分手原因……”

他回想一會,道:“志向不同,想法也不同。”他神色坦然,又說:“是我大學同學。有時看見一些案子,會討論,但常常因為想法不同起爭執,就散了。”

她有點意外。“可是現在我們討論案子,有時意見也會不一樣,但你好像不會跟我生氣。該不會是現在只是保持形象,以後就露出馬腳吧?”

他一臉好笑。“我怎麼覺得露出馬腳的是你?剛報到那幾天,對我態度多恭敬,現在呢,還有下屬樣嗎?”

“又不一樣,現在是男朋友嘛。”她勾上他臂膀,臉頰枕在他肩窩,笑得很甜。“你還沒回答我呢。”

“年紀吧。那時候還是學生,沒社會經驗,比較自我,兩人都想被認同,所以忘了尊重對方的想法,只覺得為什麼她不懂我,她也埋怨為什麼我不讓她。”

說完久久未聽見她回應,只見她玩著他的手指,他問:“問完了嗎?滿意了?”

章孟藜點點頭,忽然就抱住他的腰,把臉蛋埋進他胸懷。“難怪我媽說找對象就要找年紀大一點的,因為年紀大的男人比較包容,也比較疼女人,果然是真的。”

“……”他閉了閉眼,展眸時,問道:“章孟藜,我到底是有多老?”

看著晨間新聞提及草莓季,章孟藜才愕然驚覺,再幾天就是她在地檢署滿一年的日子。她揉揉有些發沉的眼,撈來抱枕,半躺在沙發上。

長大以後,愈發覺得時間匆促;等進了地檢署,更深刻體會時間永遠不夠用的無奈,尤其正值年底大結案時,幾乎每日皆是凌晨時刻才能沾到床,所以這刻即使醒了,明知該準備上班,仍貪戀這短暫的慵懶時光。

“今天不扎頭髮?”周師頤從房裡走出來,雙手扣著衣釦,見她已換好上班衣裙,卻散著發,懶洋洋地半躺在椅上,他靠了過來,模上她額面。“不舒服?”兩人可算是半同居狀態了,有時他在她那裡過夜,有時她留在他這裡。

她坐起來,抱住他腰身,幾乎整個人掛在他身上,低嚷著:“想睡覺。”

他順著攬上她腰,另一手模著她的發,比剛認識時長了許多。“年底都是這個樣子,要習慣。早上跟我去晨跑,體力會好一點?”這提議他不知說了幾回,總被她拒絕。

“我甘願睡覺。”她超討厭跑步。

他悶聲笑。“這樣吧,春節有假,我們去日本玩?”

“日本?你這麼怕冷,去日本好嗎?”她精神來了,離開他肩窩,拉開他未全部扣上的襯衫,檢視他今日裡頭穿什麼衣服。發熱衣、長T……外加襯衫,想想他一定會再加上背心、外套……這個人能去日本嗎?

冷空氣鑽了進來,他按住她那雙掀他衣服的手,笑道:“穿暖一點就好。”

“如果去日本,可能只能三天,除夕我必須回去過年,我爺爺女乃女乃很重視團圓,除夕一定要大家一起吃頓飯的,而且我三個多月沒回家了。”

周師頤想了想,問:“初一我下去接你,跟你家人拜個年,初二出國?”

“你不怕我爺爺又找你喝酒?”中秋前夕,回了苗栗一趟,還帶上他;她第一次交男友,第一次帶男友回家,她仍記得當時她是有些緊張的,卻想不到他與她家人相見甚歡,尤其是爺爺?爺拿出米酒頭,直接灌了他一個碗公,他那次沒起紅疹,只是走不了直線。

“沒關係,老人家開心就好。”

“不過,你上次喝完那一碗公米酒頭,整張臉都是紅的,其實很可愛。”說完,戳他臉。

他輕哼一聲,“你可以再差不多一點。”

她哈哈笑。“但是我們現在才決定,會不會買不到機票?日本很熱門。”

“問問旅行社,應該還可以。”他拍拍她。“快起來整理,別偷懶。”

她從他身上爬起來,拉拉裙襬,走歡他房裡,梳整著頭髮。

周師頤跟進來,挑了條領帶,走到她身後,見她頸背上方一縷髮絲沒抓著,他拿過梳子,幫她重梳好馬尾。“會太緊嗎?”髮圈束上時,他問。

“不會。”轉過身看他。“技術這麼好,是因為以前都這樣幫你以前的女朋友梳頭髮?”

“你吃這麼多醋好嗎?”他掐掐她臉。“是我妹。除了她,就是你了。”

他其實不介意她問他過往感情、不介意她吃醋。這女孩第一次戀愛,全心全意待他,他能給她的,當然也是全心全意。

“你真好。”她笑咪咪地湊唇,吻了下他。

“少狗腿。”他笑兩聲,遞過領帶,微傾臉。“幫我打。”

接過領帶時,章孟藜紅了臉。她低著眼睫,雙手在他頸間忙碌著。

他盯著她微泛粉澤的臉,“臉有點紅,又不是沒幫我打過,害羞什麼?”

“……”她瞪著領帶,不說話。

怎麼跟他說,之前一晚他特別熱情時,卻不巧沒了,那一晚到最後,是他抓住她的手,按在他兩腿間,俯唇在她耳畔低聲說了三個字。現在,每回他把領帶遞給她,對她命令同樣的三個字時,她如何鎮定?

後來的某一晚,兩人情動時,她殺風景地說:“我……今天那個來了。”

他似不在意,只吻遍她全身後,在她耳邊說了三個字,她手才覆上,他倏然埋首她肩窩無聲失笑——難怪每遞出領帶,命令她時,她老是彆扭古怪。

原來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