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路薇凰像劉姥姥第一次進到大觀園,看見身旁好幾個叫得出名字的模特兒,她感覺像是來到另外一個世界。

“我們有過一面之緣。”衛皇鍇注意到路薇凰的手足無措,於是好心代答;轉頭面對路薇凰,他一臉好奇,“你是她的助理嗎?”

路薇凰還來不及否認,衛蕾便毫不客氣地賞了衛皇鍇一記爆慄,因為他坐著的關係,衛蕾的角度正好順手,否則礙於身高,她可能還得助跑再跳起來,“衛皇鍇,你這個沒禮貌的小孩!”

這一下其實並不痛,但衛皇鍇還是忿忿地瞪了她一眼,以眼神控訴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手更沒禮貌!

這一幕讓路薇凰看傻了眼,這年頭的秀導,魄力還真是驚人!

衛蕾用眼角餘光,瞥見路薇凰目瞪口呆的神情,連忙解釋道:“抱歉,嚇到你了吧?我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打打鬧鬧的。”

“你們是姐弟?”看起來,衛皇鍇的年紀應該比較小。

“哪那麼倒黴啊?但也相差不遠啦!很不幸的,我是他堂姐。”衛蕾故作無奈。

“身為你堂弟,我才欲哭無淚吧!”衛皇鍇也不甘示弱,紅豔的嘴高高噘起,一副很不服輸的樣子。

“沒大沒小的傢伙!”衛蕾沒好氣地碎念,惹來衛皇鍇冷冷一哼,不過他沒打算否認堂姐的評語。

衛蕾不打算在無法更改的親戚關係上多費唇舌,她自顧自地拉著路薇凰的手,對衛皇鍇鄭重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身上穿的衣服是誰設計的?”

衛皇鍇雖然有一張略顯稚氣的女圭女圭臉,不過眼色還挺高段的,“你不會就是路薇凰吧?”

“呃……對,你好。”衛皇鍇一副久仰大名的模樣,讓路薇凰害羞又尷尬,笑容因此變得僵硬。

衛皇鍇斂起眸光,重新打量路薇凰,他在詮釋不同設計師的衣服時,都會去了解設計師的背景,和創作時的概念,先做一點功課,在走秀時才能完美地展現每件衣服。

他記得路薇凰比他大一歲,聽說她的設計嚴謹、創意大膽,他還以為路薇凰是一個新潮或利落的都會新女性,結果她竟然是看來有點嬌憨的小女生,真是人不可貌相!

“這幾次彩排,我有看見你坐在觀眾席上,本來我真的以為你是哪位設計師的助理,現在才知道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模特兒走秀需要絕對專心,更需要有不著痕跡地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能力,以便能隨時應對任何突發狀況,就算只是排練,衛皇鍇也從來不馬虎面對。

“哪裡、哪裡!”瞧他把她說得像是多有名氣的設計師似的,路薇凰耳根子都快燒起來了!“原來你之前就看過我了?”

“嗯!你不是也知道我是誰,那天才敢跟我說那麼多嗎?”雖然樂於幫助同胞,不過他可沒莽撞到會隨便讓陌生人知道他住的房號,還輕易誇下海口讓人家有需要就找他幫忙。

“是沒錯啦!”心思被人一語道破,路薇凰不免羞赧,雖然衛皇鍇唇角的弧度看起來明明很無害,卻害得她的心臟有跳出喉嚨的危險。

原來私底下的衛皇鍇,不僅沒有在伸展台上那般的高不可攀,燦爛率直的笑容下還有一顆很細膩的心!路薇凰不覺又對他多了幾分好感。

眼看著衛皇鍇和衛蕾聊得起勁,路薇凰赫然發現自己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他們兩人的對話像是被消音似的,只有衛皇鍇生動的說話表情能映入她眼簾。

愣了一會她才發現,自己居然看帥哥看到出神了,真是丟臉!路薇凰趕緊撇過頭,假裝觀望其他角落,故作若無其事。

好在衛家堂姐弟鬥嘴正在興頭上,沒留意到她的異樣,否則,雖然初出茅廬,但路薇凰好歹也是個設計師,要是她那像個粉絲或花痴的舉動被抓包,肯定無地自容!

不過……路薇凰的眼珠子又不由自主地偷轉,停在那一張五官比例完美的臉上,連女人都又嫉又羨的皮膚白裡透紅,以及那雙很有特色、很漂亮的丹鳳眼,不笑時的狹長,看起來低調又神秘,笑起來的時候,兩條彎彎的,更是可愛,真的是太吸睛了!

不知不覺間,衛皇鎧生動的表情被路薇凰印在腦海裡,久久不去……

素雅的茶几上,一碗沖泡中的泡麵,四平八穩躺在杯蓋上的是一本厚厚的六法全書。

班寧綠其實並不介意,她的休閒讀物被路薇凰拿來蓋泡麵,她比較有意見的,是桌腳那一大袋泡麵。

“路薇凰,你吃這麼多泡麵是打算變成木乃伊嗎?”

“我又沒有要一次吃完。”路薇凰拿著遙控器半躺在床上,尋找好看的電視節目,一派悠閒自在的模樣,儼然把班寧綠的房間當成自己的房間。

偌大的空間裡飄散著泡麵的香味,惹得畢杏澄也飢腸轆轆,她翻尋著路薇凰剛從大賣場買回的整袋泡麵,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怎麼全都是麻油雞細面?這家泡麵正在做什麼活動嗎?”

“沒有呀!只是我最近剛好迷上這個口味。”路薇凰像只毛毛蟲蠕動身子爬到床沿,然後伸長了手臂在大賣場的袋子裡翻攪了一會兒,“喏!這碗熱量好像比較低,如果你不要,我也沒辦法了。”那可是唯一一碗口味不同的泡麵,是她看見架上新上市的商品,隨手丟進購物車的。

正在和兩公斤體重搏鬥的畢杏澄,相當認真地端詳泡麵杯身上的營養熱量表,天人交戰了許久,一咬牙,還是決定忍耐!

見畢杏澄拿出包包裡騎車用的防塵口罩戴上,以杜絕泡麵香氣的誘惑,路薇凰和班寧綠默默對視。

“用不著把自己逼得這麼緊吧?”路薇凰小心翼翼地開口。

“我不能辜負花花的信任!”花花是畢杏澄同系的同學,也算是她的伯樂,若不是花花找她暫時幫忙擔任網拍的模特兒,她可能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多適合站在鏡頭面前!雖然在鏡頭前生活,需要不少嚴苛的努力,不過她亟欲證明自己的能力,所以甘願接受。

路薇凰和班寧綠又偷偷交換一個眼色,大家是情比姐妹深的好朋友,怎會不清楚畢杏澄是嘴硬?只是不想在傷口上撒鹽而已。

“凰凰,你的泡麵快爛羅!”班寧綠好心提醒。

一聽到面快泡爛,懶蟲附身的路薇凰趕緊跳下床,乖乖在茶几前坐定,沒膽挑戰班寧綠不準任何人在她床上吃東西的嚴格規定。

熱騰騰的泡麵正準備接受路薇凰臨幸,電視螢幕的畫面卻在霎時奪走她對泡麵的注意力,路薇凰拿著筷子的手在空氣中定格,目不轉睛地盯著某台最新的娛樂新聞。

“歷經八個月的密集訓練,‘錫鑰’公司名下新一支實力派偶像團體,A-frame正式推出首張專輯,A-frame的成員各個來頭不小!隊長衛皇鍇,十六歲參加模特兒選拔,擁有豐富的走秀經驗,高超的舞技以及一流的唱功,隊員……”

隨著娛樂新聞的旁白介紹,電視螢幕開始出現A-frame幾項訓練,和錄音過程的花絮,而明明其餘三位成員一樣是各有特色與才華的帥哥,路薇凰就是隻覺得衛皇鍇最搶眼。

無論是辛苦練習時苦中作樂的淘氣表現,還是進錄音室的空檔,用聲樂或古老演歌唱法頑皮呈現自己的主打歌,衛皇鍇一出現,總讓人不由得揚起嘴角;在聽從專業老師建議時,他難得嚴肅正經的表情,也都教人不由自主跟著認真;除了經歷之外,他的感染力的確不容小覷,真的不難理解,他為何會成為A-frame的隊長。

“又是幾個危害少女芳心的產物。”班寧綠淡淡發表感想:“這年頭只要不是啞巴,又長得人模人樣的明星,通常就能拿到出唱片的保留席。”

“我記得‘錫鑰’是天王、天后集中營,能被‘錫鑰’簽下的藝人,應該都不是隨便混飯吃的吧?”從開始接觸網拍模特兒的工作,畢杏澄的功課就做了不少,閱讀關於流行時尚的雜誌,是她每天的作業,“對了!凰凰,這個衛皇鍇是不是這次紐約春裝發表,穿你設計的那個模特兒啊?”

看得正入神的路薇凰,聽到自己的名字和衛皇鍇連在一起,立刻反應過來,“嗯……就是他沒錯。”

“那你們還真是有緣耶!”

“怎麼說?”能在茫茫人海中相識也是有緣……路薇凰心頭忽然響起某人的聲音,咦?是響起還是想起?

“最近不是有一堆設計公司找你嗎?我沒記錯的話,其中一間‘浮鑰’就是‘錫鑰’的子公司,專門負責設計旗下藝人的服裝;據我所知,‘浮鑰’的衣服要求絕對獨一無二的鮮明風格,相對的,裡頭坐擁高薪的設計師壓力也不小。”

“澄澄,你好厲害,知道的事情好多喔!”路薇凰一臉崇拜,她當然也曉得鼎鼎大名的服裝設計公司“浮鑰”,可是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知道規模如此龐大的一間公司上頭還有更大的勢力。

上個月在紐約的那場秀,她所設計的改良式唐裝,因為是秀服的關係,她特別再增添大膽的創意配色,出於東方的設計,搭配東方面孔的詮釋,一登場就令人驚豔!服裝秀還沒結束,來自英國的某位皇室成員,已經向工作人員表示想要珍藏。

台灣小女生在紐約大放異彩,新聞很快傳回台灣,她甫下飛機,就接到許多知名服裝公司的邀請,可是太多挑選的機會,反倒使她不知如何挑選,“浮鑰”是對她招手的其中之一,也是在她優先考慮的名單之中。

路薇凰看著電視螢幕,再低頭望一眼手上的泡麵,白茫茫的熱氣中似乎映著衛皇鍇的笑容,甚至彷佛在對她擠眉弄眼,招招手示意她不用猶豫。

幻覺!她當然知道這是幻覺,但是,這番因緣際會,算不算是冥冥中的安排呢?就像好友澄澄所謂的“有緣”;路薇凰不覺揚起嘴角,她不知所措的困擾,此刻好像有了明確的答案。

她沒有想得太多,純粹是所選擇的方向讓她心情愉悅,於是,便立刻下了決定,就這樣帶著笑容,往那個牽引出她笑容的方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