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冬日清晨,天仍灰濛濛,寒冷的天氣裡,路上行人皆是大衣裹身;睡眼惺忪的學生們縮著肩,雙手插口袋,陸陸續續進入校園。

七點整,林方笙準時出現在校門口,他負手而立,目光炯炯地盯著學生。

志工導護吹響哨音,對街學生或獨自一人,或結伴,烏龜般慢吞吞地穿越馬路;靜立校門前的高大身影左右探看,目光掃過正要進校園的學生們,確定服裝儀容後,目光移往面前過街的學生,盯著之中的一名女學生。

女學生書包揹帶放得相當長,斜背肩上,訂製的窄版學生褲顯得她身形特別修長;她一手握手機,愉快談天,另一手晃著餐袋和早餐,很悠閒地通過馬路。

在她經過自己面前時,林方笙揚聲問:“還沒聊完?”女學生嚇了一跳,抬眼看他時,倏然變了臉色。她急忙切斷電話,手機放進口袋,點頭道:“林組長早。”

“哪一班的?”林方笙雙手抱臂,居高臨下地看著女學生。他一件白色運動外套,深灰色運動長褲,顯得年輕俊朗。

“907班。”

“907?老鳥了,所以過馬路可以很囂張,一邊慢吞吞走著,一邊講手機聊天?”

“沒有啦,是我媽媽打來說她晚上加班,要我自己在外面吃飽再回家。”媽媽?當他沒年輕過?她說話那表情與笑容分明像和朋友對話,甚至是男朋友也有可能。基於尊重與信任原則,他不往下探問。他定定看她幾秒,伸掌。

“手機。”

女學生盯著他掌心,遲疑著。

“懷疑嗎?我說,把你的手機給我。”

“組長,我又沒在上課時間用手機,沒違反規定吧?”

“我沒說你違反規定,你怕什麼?”他皺眉,音色略沉:“拿出來。”女學生不情不願地掏出手機;他看了看,晃晃手機,道:“用這麼好的手機,丟了怎麼辦?”是可以滑來滑去的iphon,他還在用舊型掀蓋手機。

“丟了再買就好了啊。”

他抬眼看她。“手機哪來的?”

“我爸買的。”

林方笙再看看她。從外套到長褲,一身制服一看便知是訂做;腳下那雙新款花色慢跑鞋市價近三千元,加上手機,不難看出此學生家境應是相當優越。

“你帶這種手機來學校,萬一弄丟手機,不怕挨你爸罵?”

“又不會。我爸說錢財乃身外之物,東西不見再買就有。”他搖頭笑兩聲,道:“是,不見再買就有。你知不知道與你同年紀的學生裡,有很多連營養午餐都吃不起,你有這種手機可用,應該要懂得好好珍惜。如果零用錢太多,愛校樂捐時不妨多捐點。”

“有啊,我爸每學年都交兩萬給家長會耶。”

“我代替學校感謝你。不過不管交多少,都無法改變我不喜歡iphon的想法。朝會時我強調過無數次,申請攜帶手機的同學,除了進校園就得將手機交到生教組以外,也不準帶太貴的手機。你事業很忙嗎?需要用到iphon?學校開放讓你們申請帶手機,是為了方便你們聯絡家長接送,不是讓你們來比行情。

明天一到校就來找我報到,我要檢查你的手機,我不想再看見你拿出來的是iphon;還有,你要穿訂做的制服我不反對,但是褲管給我改回寬版,不要標新立異。要穿窄版的,將來你有很多機會,不需要在這時候急著把自己弄得像大人。”林方笙把手機還給女學生,他兩手抱臂,瞪著她的書包數秒,皺了皺眉,音色轉重:“我說同學,書包揹帶一定要放這麼長?覺得這樣飄逸是嗎?可以昇天當仙女?還是準備去唱戲、跳電音三太子?我給彌三十秒,馬上把揹帶調整回正常長度。”他盯著腕錶,說:“計時開始。”

女學生擱下餐袋和早餐,一陣手忙腳亂,將揹帶調整回來,怨怪的口吻:“林組長,這樣可以了嗎?”他面無表情,點了下頭,目光略過她,看向其他陸續走來的學生。

女學生越過他時,轉身朝他背影扮鬼臉。“羅哩叭唆。以為自己長得帥就故意耍帥嗎?不就是個組長而已,自以為官很大?訓導主任都沒管這麼多了。是住在海……”

“真抱歉,讓你失望了,我不住海邊。”林方笙倏然回首,慢吞吞說完後,突厲聲斥道:“你時間很多是不是?多到可以猜測我住哪?要是嫌時間太多,第八節留下來愛校服務一星期,我看你還要不要慢吞吞的!”罵完,人正好也跑了。

每天一大早就得罵人,一路罵到晚,日復一日;回想年少時,不敢說自己對於師長與父母親是百依百順,但規矩訂了,他必然遵守,不似這年代的孩子,規矩訂一套,他們老做他們喜歡的那一套,還不讓人說幾句。

呵口長氣,他轉身面著馬路,一部幼稚圜的女圭女圭車就在這刻開至他左前方停下;那可是家長接送區。他不悅地走上前時,瞄見車身上的校名一一薇閣幼……。

他微感意外,仍不停腳步;他在車前站定,正想敲窗,車門被跟車老師推了開來一一不意外,是熟面孔。

“啊,子洋爸爸,是你啊,你輪導護嗎?”

“張老師。”林方笙微一頷首,道:“我固定站校門口。”

“辛苦了。”

“你也是。”他看看前頭司機,似無移開車子的意思。“能麻煩司機大哥把車子往前開一點或是往後退一些?這邊是家長接送區,規定不可以停車。”

“子洋爸爸,通融一下,我們暫停一下就好。真的,只停一下。”

“張老師,抱歉,我只是依學校規定做事,我現在讓你們停一下,日後會有家長也來要求停一下,這麼一來,接送孩子的家長沒地方暫停車,會四處亂停,這條路就會塞車。”

“真的就這一次,以後保證不會再有。是因為有個孩子本來都是她家長自己接送,今天好像有事不能送孩子到學校,剛打電話給我們主任,說要讓孩子搭女圭女圭車。他們就住對面那條巷子,家長說會把孩子帶過來理仁這邊,讓我們在這等一下。”他也不是不近人情,但礙於規定,林方笙只得開口:“司機大哥把車開過去接孩子不是更方便?”

“那媽媽說這樣我們車子還要回轉,她覺得太麻煩我們,所以她會把孩子帶出來,我”舉首透過另一側車窗,看見出現在巷口、正等著過馬路的母女身影時,張老師笑說:“出來了!子洋爸爸你看,她,出來了啦,拜託一下,再讓我們停個三十秒就好。”林方笙張嘴欲說什麼,先聽聞一道微揚的女性嗓音。

“老師,不好意思,臨時讓你們來接一一”路嘉遙覷見佇立車門前的男人面孔時,愣了兩秒,然後朝他微一頷首,看向跟車老師。她一臉歉疚,說:

“張老師,真的不好意思。”

“不會啦。來,曼穠,跟媽咪說再見。”

“在車上要乖,不可以起來走動。”路嘉遙矮子,模模女兒臉頰,輕聲交代。

“你會來接我回家嗎?”小女生睜著圓目,有些依依不捨。

“看情況。可以的話我去接你,如果外婆沒有好一點,你就要搭女圭女圭車嘍。我們在家裡說好了,你已經大班,可以自己搭女圭女圭車了對不對?你看車上好多小班的小朋友也是自己搭車,你要比他們更獨立好不好?”

“我大班了,很獨立,只是第一次搭女圭女圭車,有點不習慣。”小女生說話細細軟軟,聽著心都要融化。

“多搭幾次就習慣了,你最棒了!”路嘉遙親吻女兒面頰,攙扶她上車。送走女圭女圭車,臉一側,男人靜深目光直勾勾看著她,她才憶起他的存在。

她微微一笑,輕道:“早安,林組長。”

林方笙冷凜著眉目,緩緩掀唇:“下次要搭女圭女圭車,請在別處上車,這裡是家長接送區,你在這讓孩子上車,明顯妨礙了我們。”說罷,側首不再看。

“回家才能拆。”方從便利商店走出,林方笙見孩子手捧著紙盒,興奮又迫不及待的表情。

“我知道啊,只是看一下。”捧高裡頭裝著玩具的紙盒,林子洋笑開懷。

“謝謝爸爸。女乃女乃昨天才跟我說她下次要帶我去買,結果你就先帶我來買了。”

“你聽話、表現好,該做的事都做了,我就會給你獎勵。所以下次去女乃女乃那邊時,就不能再跟女乃女乃要玩具。聽懂了嗎?”

“不是我跟女乃女乃要的,是她說要送我的,因為我昨天很乖。”

“真的?”昨日一場表揚慶功餐會讓他無法在家陪孩子,就把孩子往母親那裡送。

“真的。早上女乃女乃送我去幼兒園時,說我很乖,下次要帶我去買我想買的玩具。”

“那你告訴我,昨天在女乃女乃那裡都做了什麼?”

“我背了五首唐詩,陪女乃女乃聊天,還幫她槌背。”

“你們都聊什麼?”

林子洋想了想。“女乃女乃問我那個杜阿姨有沒有常常跟你去約會。”他愣了幾秒,問:“你怎麼回答女乃女乃?”

“我說我不知道杜阿姨是誰。我沒看過杜阿姨啊。”林方笙只點了點頭,未再開口。是母親介紹的對象,才大學四年級,父親是成功企業家,因著姑母嫁於高官之子,杜家政商關係甚好;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女孩,外型出色,學業也頂尖,但終究只是個未有社會經驗的女孩。

他不以為這樣的女孩適合自己,僅吃過兩次飯,便不再有連繫。

“爸爸,那個杜阿姨漂亮嗎?”林子洋未曾見過對方,好奇心滿滿。

“漂亮。”

“那你會娶她嗎?她會變成我新媽媽啊?”

“不會。”

“但是女乃女乃說如果你喜歡杜阿姨的話,杜阿姨就會是我新媽媽。”他皺了皺眉,溫聲道:“下次女乃女乃要是問你這種事,你請女乃女乃直接來問我。”

“我真的會有新媽媽?”他稍愣,問:“你希望有個媽媽陪你嗎?”曾經對孩子說過,不論發生什麼事,他對他的關愛不會減少,但他似乎忘了,母愛是每個孩子成長中不可或缺的養分。他是不是得該彌補孩子這個缺失了?

“希望啊。大家都有媽媽,林曼穠也有媽媽,只有我媽媽不知道跑去哪。她媽媽好溫柔,又好漂亮,我超羨慕林曼穠的。”扁了下嘴,說:“如果我也有一個像林曼穠的媽媽那樣的媽媽,不知道有多好。”林曼穠,這名字他很熟,幾乎每次與兒子對話,問起他在幼稚園的情況時,總能聽見他提起這名字。

林方笙低首,看著兒子,“就是跟你最好的那個朋友?”

“對呀,我跟她很好,我們是好朋友耶。她跟我好像喔,我跟她說我沒有媽媽,然後她說她沒有爸爸,她還說她以前跟她爸爸住一起時,她爸爸很兇的。

“她告訴你她爸爸很兇?”

“對呀。因為她媽媽對她好好喔,中秋節的時候,還來教我們做月餅。我跟林曼穠說我也想要一個跟她媽媽一樣的媽媽,她就說她覺得你對我很好,她也想要一個跟你一樣的爸爸,還說她爸爸只會罵她和她媽媽,還會摔東西打人。”

“你看過她媽媽?”別人家的家務他不感興趣,只是林曼穠這名字,他一直覺得今日似在哪聽過。

“看過啊。林曼穠的媽媽都會送她來學校,放學也會來接她,有時候是她阿嬤接啦。”想起什麼,驚呼一聲:“啊!我想起來了,林曼穠今天搭女圭女圭車耶,可是我早上沒有搭女圭女圭車,不然就可以坐在一起了。”女圭女圭車?直至這刻,林方笙才憶起今早在校門前的那幕。那個小女生好像叫曼穠,子洋也讀薇閣……“子洋,林曼穠長什麼樣子?眼睛大大的嗎?”

“很圓很大,她媽媽的也是。”

他記得小女生早上梳著公主頭,發很長。“長頭髮嗎?”

“爸爸你怎麼知道?林曼穠頭髮很長很長很長……”

“長得瘦瘦的還胖胖的?”

“曼穠沒有胖啦,她跟我一樣都沒有胖。”

林方笙想著,那小女生長得也是很纖瘦,會是同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