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教練,今天那個體委會主委跑來學校究竟要幹嘛?要給學校體育經費嗎?我看還有記者來拍照咧。”

“給經費?想得美!我爸說台灣的官員都很不要臉,平時不關心我們,不培養我們,連個像樣的場都沒有,可是一得獎,馬上就是台灣之光。他們有錢都嘛是放自己口袋,你想,哪可能給我們經費?”

“那不然是來作秀哦?”

“就是來作秀啊。唉唷,政治人物就最愛作秀了。”

“你們年紀小小,怎麼就這麼憤世嫉俗?”林方笙走在幾個學生後頭,慢悠悠地開口。

“哪有,我實話實說耶。教練,你不認為嗎?”男學生轉身看他,倒著走。

他淡淡笑著。“有些話,知道但不一定要說出來。”不否認認真為民服務的官員不是沒有,但政治人物確實愛作秀,否則選票哪來?

“幹嘛這麼假?反正那些人也聽不到,哈哈!”

“教練今天到底要請我們吃什麼?這麼神秘,也不告訴我們。”

“請你們吃湯圓,不一樣的湯圓。”林方笙看著前頭不遠的燈籠造型餐車,有幾名客人在餐車外候著,大概是要外帶的了"田徑隊除了每日早上的晨練,下午四點半至五點半是個人專項訓練,往往訓練結束,學生早已餓得飢腸轆轆;家境允許的,放學一出校門口便先覓食去,但有幾個較清寒的學生,恐怕就得一路餓回家。

這便是他會在這條小吃街的店家固定寄放餐費的原因……若表現好,他口頭點名的,放學後便能在這些店家點餐吃;幾個家境較差的,則是有需要就能來這吃點東西填胃。

曾有同事說他傻,萬一學生貪小便宣呢?但他總想,平時要求他們有紀律,要重視學業和品性,別讓人再有“體育班就是不會讀書的壞小孩才去讀的班級”的印象,或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樣的觀念。

他也發現這些孩子是有榮譽感的,他們聽得進他說的,訓練的同時,也沒荒廢學業,更不會打架鬧事,所以他信任他的學生不會欺瞞他或店家。

“湯圓哦……”有人發出失望聲。

“啊,我知道了,是圓滾滾那家嗎?他們家湯圓超勺……尤的,我跟我姐都很喜歡耶。”吃過的女學生髮表感想。

“湯圓就是湯圓,還不都一樣?”

“不一樣。他們家的湯圓有椰糖,那個好好吃!”這是支持者二號。

“椰糖是什麼鬼?”

“是糖不是鬼,等等吃了你就知道。”林方笙停步,見餐車後的婦人低首,忙得沒看見他們。他看看裡頭,桌椅倒是乾淨,並無內用的客人,他道:“你們先進去。”七、八名學生分佔兩桌,各自研宄著擱在桌面上、做了護貝的菜單。上頭照片看起來和一般賣湯圓的大同小異,倒是什麼養生湯圓、桂花釀湯圓還有酒釀湯圓這樣的產品引起他們的興趣。

“我沒吃過酒釀耶,不知道好不好吃?”女同學看著上面的圖片。

“應該不錯吧。上次看一個節目訪問天心,她說她媽媽以前常煮酒釀蛋給她吃,所以身材和皮膚才那麼好。不知道吃這個皮膚是不是真的會變好?我最近一直長痘痕好煩喔。”雖是體育班,雖是田徑隊,可這年紀的女生誰不愛美?

“長痘痘是你臉沒洗乾淨吧?”男同學湊過來,插了句話。

“你才沒洗乾淨啦!”

“唉呀,幹嘛生氣?點來吃吃看就知道了嘛,就算治不好痘痘,應該可以治你的平胸症吧。”

“什麼平胸?你才平胸!我還會發育好不好!”女同學滿臉通紅。

“好了,要吃什麼趕快決定,老闆娘不是隻有你們這群客人。”林方笙走到前頭和路母打過招呼,回到學生面前時,手裡多了筆和菜單。“女孩子可以吃點酒釀,或是養生湯圓。”

“那我們男生咧?教練你偏心啦,對女生比較好。”正值變聲期的男生粗嘎地抱怨。

“男女身體構造本來就不一樣。你應該想,男生什麼都能吃,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冰、可以下水游泳,但女生就比較辛苦了。”

“不然,我明天帶四物湯給你喝?”平胸女同學開著玩笑。

“不要。我怕我喝了胸部長得比你大,你會太自卑。哈哈哈!”

“你奇怪耶!”扔了團擤過鼻水的面紙。

“別玩了。要吃什麼?”林方笙板起臉,原先的喧鬧瞬間消失。

他幫忙點餐,見路母一人忙著在水已滾開的小兵裡證進好幾匙酒釀,他就站在餐車旁,說:“今天生意不錯。”

“差不多。下班時間會有些剛下班的媽媽或是小姐過來買,還有附近的補習班,裡面的女老師還是女職員下午時間都會來買,說是她們的下午茶。”他笑了笑,看著她手裡的玻璃瓶,裡頭一顆顆糯米。“那是酒釀?”

“對。女生都特別喜愛酒釀和養生口味的,現在又是冬天,酒釀賣得最好。”

“我聽說女生喝酒釀不錯,剛剛幾個女學生也點了酒釀,就希望有好身材。”他有趣地說著。

廖淑茹朗笑數聲。“對對對!我有聽說常喝酒釀身材會不錯,不過男生喝也很好啦,就促進血液循環。女生手腳容易冰冷的話更要常常喝,我們遙遙就是手腳冰冷體質,以前自己也不知道可以煮酒釀幫她補,後來開始賣湯圓,我要她至少一星期喝個三次,打算曼穠五、六年級開始發育了,也要給她喝。”遙遙?路母說了好長一段,他清楚捕捉到這個名字。她周遭親友是這麼喊她的?他看看四周,騎樓後的住家兩扇玻璃門關著,裡頭燈未亮,隱約能瞧見裡頭的傢俱。怎麼她不在?

“我剛剛看好幾個人外帶,湯圓又現煮,好像很忙,你一個人不會太累?怎麼不請個工讀生來幫忙?”

“小生意,請人划不來,再說遙遙也會幫我。平時下午就我跟她兩個人,下午茶時間生意特別好,一定要有她來幫忙。不過今天她兩點就有課,上到五點二十所以最忙的時間我得自己來了。還好一星期就今天她不能幫我,要不然老讓客人等太久,客人會不高興。”將打散的蛋倒入。

“也差不多要回來了。”

還真說對了。

“阿嬤,我回來了!”人未到,聲先到。“阿嬤!媽咪今天讓我吃炸雞還有薯條,我好開心!”林方筆循聲望出去,一道小小的身影竄過他身前,像沒發現他,一路往住家衝,開門、進屋、開燈,動作迅速利落。他微微笑著,收回視線時,與隨後進來的秀影對上目光,兩人皆稍愣兩秒。

“來吃湯圓?”路嘉遙長髮披散肩背,此刻站在透著軟調燈光的餐車前,更襯得臉蛋白女敕。

“帶學生來吃。這次段考成績都有進步,給他們一點獎勵。”

“你真是好老師。”

“不是。我只是希望他們不要放棄學業,不僅對他們的未來有好處,也是希望他們站出去時,不會再有人用運動員頭腦都很簡單’來評價他們。”路嘉遙笑了一下。“吃過飯了嗎?”

“等等回去和子洋一起吃。”

“他一個人在家啊?”

他看看錶。“現在應該還在女圭女圭車上吧,我家是最後一站。”

“那要坐好久的車?”

他輕頷首。“我七點前要到校,幼稚園七點以後才有老師,我沒辦法送他;我通常又近六點才回家,有時會更晚,所以他只能最後一站下車。”

“遙遙,等一下再聊,先幫我送過去。”廖淑茹面前兩個托盤,上頭各有冒著熱氣的三碗湯圓。

見她手裡拎著兩頂安全帽,還有一個包包和一個裝著食物的袋子,林方笙拿起一個托盤,道:“我來吧。”哪好意思讓客人動手,路嘉遙把手中物品擱在空桌上,回身端起另一個托盤,送到學生桌前。“南瓜湯圓哪位的?”

“你是我們林組長的女朋友哦?”見兩人方才交談愉快,這會按擦不住好奇心和八卦心。

路嘉遙愣了愣,尚不及回應,就見發問的男同學被人從後頭拍了下肩。

“吃你的湯圓,話這麼多做什麼。”林方笙淡聲警告。

“不要這麼小氣嘛,我上次也有告訴你我女朋友的事啊。”

“明天晨練加三圈操場。”林方笙拿著托盤,繞到前頭去了。

“為什麼啊……我只是關心教練你啊。”男同學慘叫了聲,不忘又低聲問路嘉遙:“那個……你到底是不是我們林組長的女朋友?是的話,幫我說個好話。”

“晨練再加兩圈。”前頭傳來微冷的聲音,慢悠悠的。

“唉唷……教練,哪有這樣的啦!”男同學看著男人背影,再次哀嚎。路嘉遙笑兩聲,手被拉了下,她低眸,孩子仰著臉問:“媽咪,我可以吃薯條了嗎?我手洗好了,有用力搓過。”

“等一下,我拿盤子裝。”

看母親把吸油紙袋裡的炸物倒進盤裡,瞬間香氣四溢,林曼穠口水幾乎流下來。

“好香喔!”

“我以為你這麼養生,應該不吃這類食物。”炸物的香氣掩去了空氣間的甜暖,林方笙含笑,盯著她低著眼簾的側顏。她若非天生膚白,便是甚少接觸陽光;這樣看她,能瞧見她甚好的膚質,似能掐出水來。

路嘉遙抬首,笑了笑。“很少吃,幾個月才吃一次。這家生意很好,炸過後還用月兌油機,而且一天換兩次油;我經過時,曾看見老闆在換油。這樣炸出來的食物對身體負擔較小,我可以接受。一起吃啊”她叉了綸說他:“子洋爸爸,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看見你耶,你好厲害,突然就出現!林子洋常常說你很會跑步,而且跑很快,像飛躍的羚羊,那你是不是“咻’就從學校飛來了?”林曼穠啃著薯條,語聲他一臉好笑。“不是。我在你回來前就在這裡了。”

“那林子洋呢?”

“應該還在女圭女圭車上。”

“可是他很早就坐女圭女圭車回家了耶。”

“因為他是最後一個下車的,所以等車上全部小朋友都回家了,司機才會送他回家。”他甚有耐性地回家。

“他今天有說他如果有去參加跑步比賽,你就幫他辦生日!,他還邀請我參加他的生日。”林方笙含笑點頭。“對。他如果跑完全程,我讓他辦生日,請他最好的朋友來我們家吃蛋糕和點心。”見他們聊得愉快,路嘉遙把炸物全擺進盤裡後,走近餐車。“媽,你先去吃,我來就好。”問清了客人要的口味,她戴上口罩,接手工作。

“林組長,坐下來一起吃啊,不要客氣。”廖淑茹拉了張椅子,招呼著。

“謝謝。家裡有做飯,現在吃了,晚飯吃不下。”輕頷首,見餐車後的身影忙碌著,他不禁靠了過去。

“需要幫忙嗎?”他靠著餐車,看她利落地把湯圓從盤裡撥進滾水中。

“好啊。”路嘉遙看他一眼,口罩上方的眼睛微彎著,眼底爍動笑意。

“第一次有生教組長開口要幫我做事,得好好把握。你幫我拉一個三斤袋,謝謝。”

“生教組長很特別嗎?”他挑眉,一邊低首瞧了瞧掛在餐車下方的幾串塑膠袋,找到三斤的,拉了一個下來。

“因為生教組長都在罵人啊,給人感覺只會罵人”的兇巴巴印象,現在有生教組長開口提出要幫忙,這麼柔軟的態度,就會讓人感覺其實生教組長也滿人性的。”

“不然?”他興味地瞧著她。“應該很妖魔化嗎?”她笑兩聲。“差不多啊。我以前就是那種遠遠看到訓導主任就繞道走的學生,因為不知道會不會又被看不順眼,莫名被叫住,然後就是一頓斥罵。天啊,我真的經歷過被訓導主任罵到我覺得我好像是白痴不如一頭撞死吧”的情況欸。”

“那一定是你做了什麼。”他雙手盤胸,目光不移她臉蛋。

“我只是忘了要換季,還穿夏天制服,在校門口就被叫下來痛罵了,一堆同學經過,真的好丟臉。最慘的是當時我暗戀的學長也在那時候經過……”他微微笑。“職責所在,你們主任也沒做錯。”

“我知道。因為常聽見訓導主任罵人,就會覺得應該很難相處,所以現在聽見有位生教組長要幫我做事,特別感動呢。”她低著眉眼工作,雖口罩覆了半張臉,仍能瞧見她眉梢眼角的笑意。柔軟,令人看了心情舒暢。

“你今天不吃湯圓?”見他仍站在一旁,路嘉遙問了句。

“我帶回去。現在吃了,晚餐吃不下。”他想了想,道:“回去再微波,應該也好吃吧?”看她拿出碗蓋,他順手幫她將碗蓋蓋上紙碗。

“當然是現煮比較好吃,微波過後就是沒剛煮起來的好吃。”拿出紙板,墊在他攤開的塑膠袋底部。

“還是你要拿回去煮?我把湯用紙碗裝給你,湯圓你帶回去煮,再加入甜湯就可以。”將客人點的四碗湯圓裝入袋,袋口繞緊打個結,她繞過他,走到外頭遞給客人。“不好意思,久等了,謝謝。”收下的鈔票放入餐車抽屜,她問:“決定好了嗎?”他頷首。“我要南瓜的。”

拿出透明盒,把生湯圓一顆顆擺好,束上橡皮圈,路嘉遙道:“這都是每天包的,不必像外面買的冷凍湯圓那樣煮那麼久,水滾放進去,湯圓浮起來就可以吃了。”連裝生湯圓的盒子都有……他問:“常有客人來買回在煮嗎?”

“有啊。像之前七夕,有些家庭主婦會來訂生的,她……自己拿回去煮。有的人不一定喜歡我們的甜湯,但喜歡我們的湯圓,拿回去自己煮就可以加自己喜歡的料。像是直接放在紅豆湯裡,或是買小湯圓回去煮鹹的。”她在兩個紙碗裡盛入甜湯,忽想到什麼,問:“你……兩碗夠嗎?”她想的是,也許他與她的家庭模式一樣,家中也有長輩在。

這話倒提醒了他。林方笙道:“不然,再幫我做一碗酒釀的好了。”

“要另外包一碗煮好的酒釀湯圓?”

他點頭。“給李太太的,就住我家對面。我離婚後,家裡沒人可幫忙照顧孩子,正好李太太在找工作,我乾脆請李太太幫忙;晚上我還沒到家時,子洋會先在她家;早上我出門前,會把子洋送去她家,由她陪子洋等女圭女圭車。”林方笙自然而然就說起他的生活。“李太太家裡開伙,我請她晚餐多準備我們父子的,我去接子洋時,順便帶晚餐回家。”

“所以你等等回家就有飯菜可吃?”

“嗯,李太太廚藝不錯。”

“真好。你看,我們三人晚餐就是鹹酥雞。”

明白她在說笑,他順著話,問:“不然……我打電話問李太太有沒有多的飯菜,等等都去我家裡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