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

“教練,我們也可以去嗎?”

林方笙一愣,側首看著不知何時靠過來的學生。“你們……”

“我們吃完了啊。”

“你都在跟漂亮老闆娘情話綿綿,沒有關心我們。”冒著晨練加跑幾圈的威脅,也要把話說出口。

有聽說他們這位生教組長、這個田徑隊教練離婚後帶著一個孩子生活;他們曾問過他有無女友,他總說沒有,那現在他和這個老闆娘又是怎麼回事?

平時見他站校門口,老闆張冰塊臉,訓練時又甚嚴格,難以親近,僅出了校園,在校外才能與他這樣說話,任誰都想把握機會好好調侃一下他們英俊但嚴肅無比的生教組長啊。

或許深知他對他們這些學生投入諸多心力……不說什麼,光說他在這些店家放餐費,供他們吃這點來看,雖懼怕他的威嚴,但又忍不住想更親近他一些;因為他們明白,這個老師對待他們真心真意,也深信他不會真懲罰他們做出不堪體力負荷的練習。

面對學生的玩笑,林方笙不起波瀾,面無表情地開口:“既然吃完了,那麼該回家的馬上回家,該補習的也立即出發。給你們十秒鐘,拖一秒就多跑一圈。”方說完,七、八個孩子揹著書包哇哇叫著鳥獸散了。

路嘉遙笑了笑。“好像在演新兵日記”。

他聞言,側臉看她,神色尚未恢復,猶是一臉冷肅。

她又笑,問:“你不怕子洋怕你?”

林方笙抿了下唇角,神情稍柔和,道:“怕才好,不怕哪天爬到我頭頂上了。”把要給他帶回的甜湯裝好,放入袋子,她問:“剛剛曼穠說你讓子洋參加跑步比賽。上次我聽子洋說他要參加鐵人三項,他喜歡運動?”

“應該說,他習慣了。不下雨,我都會帶他去理仁操場慢跑,從中班開始跟著我跑,已有一定的體力。”

“那很好,運動是好事。”她已無事可做,靠著餐車,與他話家常。

“有那個環境的話,孩子也就培養出興趣。”他看看錶,是不該再繼續聊下去,可總感覺好像還想再與她多說點什麼,不一定聊什麼,就是……和她說話非常舒服,這令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念頭。

見他看錶,她問:“你要回去了吧?”

“差不多。”掏錢包,他道:“全部多少?”

“從你上次放的錢里扣就好。”

“那個留給學生用。今天這些,我現在給你。”結了帳,他忽道:“我有個姐姐,不知是不是遺傳,也有靜脈曲張的問題,如果說練瑜珈能改善的話,通常瑜珈課收不收她那種年紀的學生?她長我三歲,今年三十五。”

“收啊。我教過的學生,像我媽媽那種年紀來上課的也不少,所以你姐姐的年紀,絕對是可以練的。”

“直接跟你報名?”

“要跟我學?”她似很驚訝,半張檀口怔怔看他,片刻,不知想到什麼,神色微微一變,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半晌,她道:“可能要請你姐姐再考慮一下。”

“考慮什麼?”

“你姐姐應該結婚了吧?”

林方笙微微笑著。“還沒。有個交往多年的男朋友。”

“喔。”她輕輕應了聲,頓幾秒,才道:“就是……因為我的課上到後期會希望是兩個人一起來上,所以也要考慮你姐姐男朋友的時間。”兩個人一起上?他微訝,問:“一定要兩個人一起上?”

“那樣是效果比較好啦。”她兩頰浮暖,臉紅了。

“我不確定她男朋友對練瑜珈有沒有興趣。如果一定!……兩個人一起上課,或者……我陪我姐上課?”

“你跟你姐?”她瞠目以對。

她為何是這種表情?從方才提起跟她報名,她便吞吞吐吐,似有難言之隱。

找她上瑜珈課有何不對?或是她不想教但不好意思拒絕?

林方笙垂陣,盯著她的眼,細究她神情。“我陪我姐上,很奇怪嗎?”

“欸……是、是有點啦。”她低眸,咬了咬下唇,又說:“不是有點,是會很奇怪,超奇怪,感覺……欸,還是不要姐弟一起上比較好。”

“嗯?”他挑眉。

她乾笑兩聲,有點靦腆地看著他。

“這個動作在做的時候,會感覺到大腿肌肉的用力……”路嘉遙站在瑜珈墊上,側首看著學員們,對面是與之配合的女助理老師。

“我們要儘量保持背部挺直,停在這裡做十次的呼吸。”她偏過臉,面著助理,對學員下著命令:“來,吸氣……很好,吐氣……再吸氣……”教室裡一片寧靜,只有微微的呼息聲,每個學員皆專注地凝視彼此的對象。

“你可以想象你和對方的能量正在流動……現在慢慢把對方拉起來,然後吐氣,放鬆……好,稍休息幾秒。”話說完,她與助理在墊上坐了下來。

“接下來,需要比較靠近對方。”路嘉遙看著助理老師。“由男方先平躺下來,兩腳要放鬆,儘可能在地板上伸直,然後吸氣……”利用助理示範時,她起身,看著男性學員們的動作,二檢視。

“你太僵硬啦。”她看著一名男學員的大腿,帶著笑意說。

“老師,你又沒模到我,你哪又災?”躺在墊上的中年男人國台語交雜著說。

“看你大腿的線條就知道了。黃大哥,你已不是新生了,還會緊張?”

“唉唷,就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咩,我女兒都說我有一顆玻璃心。”說完,教室裡一陣笑聲,有男有女。

玻璃心?這位大哥看起來挺OK的啊,不像有顆玻璃心。

路嘉遙笑兩聲。“為什麼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我怕我學不好,晚上要是做錯,我水某會有怨言。”

“你在講啥啦!我哪時候有怨言?”黃大嫂不客氣地拍了下丈夫的大腿,一臉嬌羞。

“黃大哥,黃大嫂的意思是對你的表現很滿意,你不甩怕受傷害啊,放輕鬆一點。”路嘉遙輕快地開□。

這一班是團體班,學員是兩對夫妻和一對情侶。通常會選擇上團體班,學員們之間都是認識的親友,否則,誰願意在陌生人面前與另一半做親密舉止?彼此間的熟識,也讓上課氣氛在曖昧中多了點趣味。

“老師,那是你說的,我都不好意思這樣說。”黃大嫂臉紅得像蕃茄。路嘉遙眨眨眼,帶著趣意說:

“要是不好意思,我就不會接這個課,早在我決定要接下這個課程時,就把個人臉皮置之不顧了。”

“老師你不要這樣講,我不是那個意思啦。”黃大嫂忙解釋。

“我知道。”她笑了一下。“要不然你們也不會來上這個課程了。”

“老師,我們很支持你啦,我跟我太太因為上了你的課,感情好多了。”黃大哥的死黨揚著聲嗓說。

“這樣很好。公司開這個課程,本來就是希望有這樣的效果。”她拍了兩下手,笑道:“好,我們繼續。男同學們,要好好把這個動作學起來,女朋友和老婆會更愛你們。”幸福雙人瑜珈,她目前正在授課的一個課程。

“我們重來一次。男生把腿伸直放鬆,吸氣……好……”她邊下令指導,一面移往助理方向。

“好,慢慢伸展你的軀幹,身體放鬆,輕輕地靠在男伴身上。有沒有聽見他的心跳?是不是感到有一種很篤實的安全感。

無人回應她,倒傳來一陣陣曖昧笑聲;她慢慢將上半身抬起,坐回墊上,緩緩開口:“這個姿勢至少要維持一分鐘以上。”

……

“好啦,會來上課,相信都是對於另一半的感受相當重視,統統給你們一個贊。今天就練到這裡,有問題可以提出,沒問題就下課。”路嘉遙起身,拿了掛在一旁的毛巾擦拭身上汗水。

學員們一邊閒聊,一邊又各自忙著收拾瑜珈墊或擦汗;確定無人有疑問,路嘉遙拎了包包進淋浴間沖澡洗頭。待一身舒爽走出公司時,才翻出包裡設成靜音模式的手機,查看有無來電。

有三通陌生號碼的未接來電,她不以為忤,打算把手機扔回包裡,手機剛好響了起來。一看,又是那個陌生號碼。她想,會如此耐心反覆重撥,應該是認識的。

“喂。”她接通電話,一手摁了電梯按鍵。

“曼穠媽媽。”聲音微低,不疾不徐。

“是,你……”音色有些熟悉,但不甚確定。

“我林方笙。”

“喔。”她尾音上揚,道:“林組長好。”

那次逛夜市前,她留過電話號碼給他,他未曾撥過,這會聽見他聲音,的確意外。

上次遇見他,好像是他帶他學生到店裡吃湯圓那次。他問起她的課程,她據實以告,仍記得當時他表情很錯愕,還愣了許久,之後便不再多問她的課程,只拎了他的湯圓離開;然後,再沒遇過他上門吃湯圓。

轉念一想,幾天不吃湯圓也很正常,誰會天天吃湯圓?

一聲林組長,輕輕軟軟的,彼端的林方笙笑了一下。“你下課了?”

“對。我剛剛才看見三通來電未接,但不知道是你的號碼。”面前電梯門滑開,她跨步進入。

“你找我有……喂?”聲音有些雜,好像聽見他說了什麼,又聽不清楚,才想開口,電話傳來短促“嘟嘟”聲,斷訊了。

她看著黑掉的螢幕,想著他找她有何事?不可能是他真要和他姐姐一起來報名上她的課吧?那麼,是為了他兒子林子洋的事,還是曼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