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他收回目光,靜靜地排在人潮後。前頭情侶倒會利用時問,久候時,也不忘調情。男的不知說了什麼,女的一臉不服氣;男的探手捏住女生下巴,樣子不像要吻,似是在檢視女伴的牙齒。他貓了過去,發現女生戴著牙套。

興許這被看牙的舉止太令人尷尬,女生推了推男生,眼帶羞意,他忽想起方才那女子臨去前的一眼,也是這麼妖嬌;他抿唇無聲笑,心頭只感無比舒暢。

一個男人單獨邀約一個女人,會是何心思?

雖不是西餐燭光晚餐,只是在隨時都要落雨的寒流夜裡吃著夜市小吃,但這似是更顯對方若非低調隱晦,那便是還在觀望的心態。追根究底,他是否真有那麼點意思?

他說了句什麼?啊,對了,他說他只是想了解她的工作……誰會先費心去搜尋一個人的工作環境、地理位置,然後再去了解那個人的工^~“兩杯熱楊桃甘蔗汁要裝一起還分開裝?”攤位後,老闆娘問著。見面前女子無反應,再問:“小姐,你是點兩杯熱楊桃甘蔗汁對嗎?”路嘉遙回神,急忙掏錢。“對,我的。”

“裝一起還分開?”

“一起就可以。”付了錢,她拎著那一袋熱飲往芋餅攤位走,心思不由得又繞回那個人身上,被路人碰了手臂時,才一怔……其實,還是渴望愛情,還是冀望有副胸膛可讓她依靠吧。雖然離婚後曾相過幾次親,卻總是不了了之;這刻才明白她不是不渴望,是那些人不是她等候的那一個。

大學時期和前夫戀愛,他還是她的初戀;年少時對愛情的憧憬和熱情全給了他,最後如願步入婚姻。與初戀結婚,這讓多少同學羨慕,她也以為他們會一生平順美好,卻是以離異收場。

一段婚姻讓她明白愛情與婚姻是兩回事,失敗的婚姻與生活的現實磨得她幾乎忘了年少時也曾單純地為了愛一個人而大笑,或哭得像末日來臨;離婚後的她,把全副心思投注在孩子身上,盼她好,盼她無憂,盼她快樂,卻忘了自己心裡最真實的渴望……她還是想要有個寄託。

夜深人靜時,有個人可以聽她說心裡話,有個人能與她共享彼此一切,即便只是鬥嘴,或只是八卦隔壁太太有小王、樓下保全有情婦這種事也好。

就像……就像……是了,就像剛經過她身邊的相擁男女,就像前面那坐在蚵仔煎攤位上共食一份蚵仔煎的男女,就像前頭那對十指交握的男女……就像世間所有男女一[想要有人愛;即使已為人母,仍是想要有人愛,也一直在等人愛。

忽覺發心微有異感,冰冰涼涼,她抬眼看了看,下雨了?她收斂心思,快步前進,芋餅攤前依然大排長龍,卻不見那人身影。跑哪去了?她左右張望,再次確認排隊的人群中是否有他。

……真沒見到人。難道他跑去果汁攤找她?心念剛動,回身便欲往回走,腳不及邁開,先一頭撞上人;她身子因反作用力而往後退,還不及反應過來,手臂被一道力量拉住,穩住她身軀。

“去哪裡?”林方笙拉住她手臂,低眸看她。

“啊?”她抬眼,見是他,還有些犯傻。

他看見她的眼微有溼意,微微一怔,問:“你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她一臉茫然。

“剛剛看你經過我身邊,喊你你都沒反應。”方才欲回頭尋她,就見她往這方向來,卻有些神思不屬,就如她現在這個表情。

她眨眨眼。“有嗎?”

鬆開她,他空著的那手比劃著。“我要過去找你,就看你往我這方向走,我喊了你兩次,你視若無睹從我身邊走過。”路嘉遙試著回想,疑惑問:“你有喊我?”

“我喊了兩次遙遙”。”

遙遙……她盯著他的眼,在聽見他說他喊她遙遙時,視線不自覺下移,落在他唇上;她倏然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然後,在感覺臉腮浮上暖意時,她故作輕鬆地問,“你不是要排隊買芋餅?”

“買好了。”林方笙抬臂,晃晃手中袋子。

“這麼快?”她圓睜還溼潤的眼。排隊的人潮這麼多,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讓他買到?

他笑了笑,指著排在攤位最前頭那幾道身影。“遇上我學生,他們把他們剛買到的讓給我了。”

“這麼好?”

“怕被其他排隊的客人發現,派其中一個偷偷拿過來給我。”

“是上次去吃湯圓那幾個嗎?”她探長脖子,試圖看向那幾張臉。

“不全是,不過都是體育班的學生。至於上次你見到的那幾個,只是其中練田徑的。”

“難怪這麼快。”她像發現秘密,笑說:“其實你的學生應該是很喜歡你。”

“應該說,我跟體育班的感情比較不一樣,特別是田徑隊的。每天相處,比賽時,也會遇上在外面過夜的情況,對他們外出的安全、身上衣物保暖問題,或是吃喝,甚至交友狀況等,都要隨時關注。所以平時罵歸罵,心裡還是把他們當成自己孩子了。”

說話時,雨滴落在唇瓣上,他抬眼看了看深幽幽的夜空,撐開傘,遮在兩人頭頂,道:“真的下雨了,你不是還要喝豬肝湯?走吧。”

路嘉遙搖首。“還是不喝了,我看你那袋不少,恐怕吃不完。”

他掂了掂重量,笑道:“是不少。我知道他們一向很能吃。”他看了看周遭,無處可供人暫作休憩,而雨有愈下愈大的趨勢,他尋思著是否回車上時,幾道身影靠了過來。

“林組長!”

“教練你還沒走啊?”五、六個學生迎上前來,發現他們敬畏又敬愛的生教組長身側多了個美人,神情曖昧起來。

“跟圓滾滾老闆娘來約會厚?上次還說不是……”上回到過湯圓店的田徑隊同學,一雙眼睛在面前男女間轉來轉去。

“喔!她就是你們說的那個賣湯圓的老闆娘?”

“組長,女朋友很正喔!”沒大沒小地搭上生教組長的肩。

林方笙明白這番話必然會令她尷尬,不想讓她更不自在;他不看她,只面無表情盯著這幾隻小表,沉冷著嗓音,說:“幾點了還不回家?下雨了不知道嗎?有沒有帶雨具?爸媽知不知道你們出來逛夜市?”

“教練,出來逛夜市就不要這麼嚴肅啦!放心,我有跟我爸媽報備過!”

“我們也有!”紛紛表態,就怕等會被這組長要求當場打電話回家。

“嚴肅?這樣就叫嚴肅?”微揚聲嗓,問:“有沒有帶傘?”

“沒有哇,教練你的傘要讓我們擠一下嗎?”田徑隊的與他交情更深,果然較生膽,調侃起來:“我們幾個,跟你們小兩口擠一擠哦?”

“不要說廢話。雨愈來愈大,沒帶傘還不知道要快點回家!”林方笙不為所動,端著冷臉。

“知道啦,你不就是嫌我們這幾個燈泡太亮咩!”

“知道還不快點行動?打算拖到天亮才回家嗎?我……”

“要走了要走了。”幾個孩子對看一眼,慢吞吞轉身。

“真不怕淋溼感冒啊!走快點!”雨水落在傘面的聲音愈來愈密集,林方笙催促道。

“唉唷,有在走了啦,不要催啊,又不會打擾你約會……教練你真的見色忘生,我都把芋餅給你泡妞用了,你還這樣對我,真現實。”

“話再多一點沒關係,週一早上晨練……”

“晨練加三圈!這招我們早就知道了啦!”調皮地回頭,得意地對著他們的生教組長笑。這次學聰明瞭點,不給回應的機會,幾人有默契地回首,拿背對著生教組長。

像不在意路人目光,田徑隊起了頭,大聲哼起歌:“你讓我相信有命中註定一一你問我雨後可有彩虹,這樣的大雨,這樣的相遇,你很純真,我被打動……奇怪的是,地球幾億幾千萬個人,我特別想你……哦喔喔……我特別想你……耶耶耶……我特別想你……”腳步很慢,歌聲愈來愈大聲,引來不少注目。

“我特別想你……耶耶耶……”

耶什麼耶!林方笙明知前頭那幾個孩子很故意,卻沒轍,但心裡是有那麼點喜歡這樣的氣氛,很有趣,很預留想象空間。

收回目光,他微側肩,低眸看向身側女子,她抿著笑,目光是落在前頭那幾個孩子身上。他問:“確定不喝豬肝湯了?”

“嗯。”路嘉遙目光挪至他面上,還帶著笑意。“芋餅這麼多個啊。”

“有想再買什麼嗎?”她搖首。“不用了。你要買什麼?”他看看傘外,路人紛紛撐起傘,或避進店家。“只是想,雨變大了,是不是帶回車上吃?”[好。”他同樣走在她左側,右手撐傘,左手拎著芋餅;兩人步伐不一,不是她刻意加快配合他,便是他放緩等她;他思慮幾秒,把傘換至左手,道:“這樣,比較好走。”還沒能反應過來他是何意思,他右手已輕握住她左肘,她愣了半秒,側眸看他,只見他神色平靜,然後像發現她的凝視,他朝她投來目光,卻只微微一笑,便調開目光。

她沒有說話,跟著他步伐。

經學生一闡,兩人間的氛圍已與稍早前不大一樣。

有時氣氛是剛好就好,過頭了,倒顯得急躁,失了美感;就像香水,輕沾一點,似有若無的香味,撩人心扉,誘人親近。現在這樣熱氛……很好啊。

“可能還會有人想進來停車,我車先開出去,在路邊吃好嗎?”為她打開車門,在她坐進副駕座時,他單手撐著車頂,彎下脖頸看她。

她側首看過去,停車場燈光不甚明亮,背光的他,眉目還算清晰,她看見他那雙靜深的眼,只看著她。她微微一笑,應聲:“好。”車開出停車場,才知外頭已是飄泊大雨,敲得車頂腺、疼響。

“雨這麼大?”路嘉遙望著窗外,忽掏出手機,撥了通電話;掛電話時,發現車已在路邊停下。

“她們到家了?”聽她和彼端對話內容,知道她是打給她母親。

“說剛到家,然後才關上門,外頭就砰”—聲,下大雨了。”

“還好,沒遇上這場雨。”他拉上手煞,隨口問:“她們怎麼出門的?”

“坐捷運啊。我媽帶曼穠走路到車站,再搭捷運。”她看著車窗外的雨勢,像有人在天上拿水盆水似的。

“你也是這樣上下班吧?”

“不一定。像我星期一下午兩點就有課,上到五點二十下課,正好可以去接曼穠,我就得騎車;如果課比較晚,我會先接曼穠回家,然後再走路去捷運站。”語末,聽聞一聲“喀啦”,安全帶鬆了,車內燈被打開。

路嘉遙側首看他,只見他側過身體,探長手臂,從後座將熱飲和芋餅拎到前頭來。“哪一杯是你的?”他拿出兩杯果汁。

“一樣,都是楊桃甘蔗汁。”

他挑眉,笑問:“想喝楊桃汁又想喝甘蔗汁,乾脆點楊桃甘蔗汁?”

“對、對!”她點頭笑應,隨即反問:“我忘了問你要喝什麼,你該不會不喝這個吧?”

“水果我都好,除了榴連。”他遞一杯過去。

接過時,她笑問:“你討厭榴蓮?”

“唔。”林方笙看她一眼。“難道你喜歡?”

她皺著眉,搖首,一臉鄙夷。“我超討厭的。”

“我也是……”她的表情令他忍俊不禁,笑出聲。“但是,子洋很喜歡。”正吸著果汁,聽聞他這話,她激動地睜大眼,看著他猛點頭。“我們家曼穠也是很喜歡欸。”像遇上知音,她開心回應:“每次吵著要吃榴蓮時,我都好苦惱;我不希望家裡和冰箱都是那味道,可她喜歡,我又不忍讓她失望。”

“我後來學乖了,讓水果店老閱先處理好,果肉帶回家時直接放保鮮盒裡,就不會整個家裡都是那種味道了。”

“我也是。”她笑了一下。“原來子洋也喜歡,難怪,曼穠那麼好。”

“嗯。”他含笑看她。難怪與你說話,感覺也這麼好。

拿了一個芋餅和一個芋丸,遞給她。“冷了,口感可能沒那麼好。”

“不會,冷了也好吃。上回帶回去,雖然冷掉了,但味道還是很不錯,我媽一直稱讚。”她接過,拉開紙袋,吃了起來。是冷了,但是,心很熱。

“那剩下的你帶回去吧。”

“我?”她嘴裡含著芋餅,圓睜美目,鼓著右頰。

他盯著她的神情,只覺可愛,她真可愛;很久很久沒這樣為哪個女子感到心神盪漾,沒這樣在某個時刻特別想見到哪個女子。

芋丸芋餅皆油炸,她唇瓣顯得有些油亮。他目光落在她唇上,道:“你母親喜歡,你就帶回去吧,我看曼穠也滿喜歡吃的。”在她發現他目光之前,他先調開,看著擋風玻璃上不斷落下的豆大雨珠。

車內柔軟的鵝黃光線襯得他眉目俊朗,她看他一眼,問:“你不吃嗎?”林方笙伸展了下長腿,道:“其實我不餓。”他靠上椅背,長舒一口氣後,側著面龐看她。“只是想出來走走,想到你剛好在附近上課。”你剛好在附近上課……他語氣很平淡,她臉頰卻莫名發燙。她笑了一下,低了低眼,往嘴裡塞進最後一口芋丸。

“差點忘了正事。”林方笙忽問:“你公司的雙人瑜珈,好像也有個人班?”

“有啊,有個人班、伴侶班,還有團體班。”她喝一口果汁,問:“你姐姐真的想學?如果想學一般的,我可以介紹我救國團的同事;如果想上幸福瑜珈,也是能報名個人班,前提是她不介意和我有身體上的接觸,因為這種瑜珈一定要兩個人,所以通常會來上這種課,都是選擇伴侶班或團體班居多。”他看著她,笑了。“不是我姐,這次是我。”

“啊?”她瞠大眼。

他又笑。“你沒聽錯,是我要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