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怎麼樣?還可以嗎?”路嘉遙挺起身,兩手握在盤起的腿膝上。

不特別寬敞的教室裡,燈光柔軟,角落鋪著白色蕾絲桌巾的小圓桌上,深紫色底座的擴香瓶爍著微光,她透過面前大片鏡子,看在瑜珈墊上的男人。

他穿件灰色短袖透氣衣,底下是黑色寬鬆長褲;他左腿打得很直,右腳掌緊貼左大腿內側,他壓背,雙手扳著左腳掌,認真練習。

起先只以為他是隨口說說,但他果真來報名個人課程。問他為何想學?他說他查了資料,才知道瑜珈許多動作對於一個運動員而言是如虎添翼,除了強化柔軟度,還可增加肌肉耐力。

他查到的資料無誤,動機合理。

在他之前,她未曾在公司接過個人課程;不是她不願教,是報名個人班的實在不多,印象中,僅開成三堂課。兩位是男學員,故安排公司一名男老師授課;另名女學員,是執行長的友人,因此是執行長親自教課。

像這樣的課,大部分仍會選擇攜伴參加,畢竟即使可選擇同性老師,但面對不熟悉的人,身體的碰觸還是有些彆扭,要任何一個人跟一名陌生人擁抱甚至做出動作,不只需要點勇氣,女人還得放開傳統女性在上是被動那方的觀念。

鮑司成立多年,瑜珈的個人課程招生率一向最差的有一個學員來報名了,還是她帶來的,公司豈有不收的理由?不僅如此,把他安排給她好像也就理所當然了。

今晚,是他們的第一堂課。

她盯著男人壓背的姿態,不在意他毫無回應,道:“這可以加強膝蓋彈性,對你應該很有幫助。”過了幾秒,林方笙緩緩直起背,雙手改握貼著左大腿的右腳,他胸前溼了一片,隔著單薄短衫,隱約可見底下精實的胸膛。他長舒口氣,笑了,“不容易。”

“我看你做得很不錯。”或許是運動員的身分,他肌肉看著結實、硬梆梆,身體柔軟度卻甚好,甚至比她的一些學生還要好上許多。多數人初學這壓背握腳尖的動作時,幾乎是抓不到自己的腳掌的。

“這是你的鼓勵?”他側過眼,看著盤腿坐他身側的她。

“嗯。但不是敷衍,是真心誠意。你做得很不錯!”她彎著眼笑。

“但我怎麼感覺有些挫敗。”

“為什麼?”

他不知想起什麼,兀自笑著,而後才說:“相信嗎?我對瑜珈的認識很淺,以為就扭扭腰、拉拉筋,不斷吸氣吐氣吸氣吐氣而已。有時電視轉檯,恰好轉到女藝人在節目上秀瑜珈,印象不是太好,感覺就是沒才華空有臉蛋身材的女人試圖藉由幾個動作來改變花瓶形象,現在這一練,才發現看似簡單的動作,還真不簡“是不簡單。不過看你做得挺輕鬆的。”

“會嗎?”他笑一下。“也許是年紀大了,背壓不下去,我剛剛有瞄見你的身體與腿是貼合的,兩手還能越過腳掌,貼在地板上。”

“你說的是這個嗎?”她伸展雙腿,打直貼著瑜珈墊,上半身往前傾,背一壓,整個胸月復與雙腿緊貼,兩手自然地往前延展,越過腳掌,雙手在腳掌前約莫五公分處停住,手心輕輕貼上地板。

“是。”他眼底滿是欣賞。她一頭長髮束成了馬尾,深灰直筒長褲,綁帶繞頸的白色背心,合身地包裹住她勻稱的身形,她身一前傾,背一壓,腰線便敕正個暴露在他眼前,這麼性感。

“這個要多練,得練到每一處的肌肉都柔軟。”他在一旁練習時,她也做了幾個動作,她想,大概是被他瞧見了。

她挺起背,側首看他,道:“你可以按摩一下膝蓋和大腿,用手心揉一揉,或拍拍大腿。”她一面說,一面做。

“其實瑜珈真的是很好的運動,慢慢你就會發現自己身體機能會愈來愈好……你笑什麼?”他一一無聲笑,笑得她略感舌燥。

“什麼畫面?”路嘉遙忽起身,移動她的瑜珈墊。

“我在想,要是把這套拿到田徑場教,那些學生會有什麼反應。”女生應該願意學,男生恐怕要抗議這些動作太娘炮。

“也可以啊,當暖身運動應該很不錯。”她把自己的瑜挪墊與他的並貼在一起。

“還有一點時間,我教你一個比較簡單的雙人動作。”她盤腿揹著他而坐。“先背貼著背坐。”

話音方落,感覺身後有溫熱的氣息靠了過來。他的背貼著她的,他半溼的衣衫也將他汗水染上她的肩背、腰眼,她甚至感受到他體魄透出的熱度;而她相信,她的汗水也沾上他身,她身體的溫度他同樣感受得到。

明明是很輕、很輕的碰觸,卻又親密得像早已交融一塊,她感覺身體敏感得像毛細孔都張了開來,這樣的接觸,令她心跳很快。

她輕輕吐息,壓抑紛亂心跳,道:“先吸口氣……吐氣……來,舉起手來。”她邊說,一邊讓自己的右手模上他擱在瑜珈墊上的左手;她抬臂,領著他將兩人的手臂高舉"。

“吸氣……吐氣……好,慢慢往另一側倒……另一手保持彎曲,眼睛要直視前方,這時候一樣要記得保持呼吸,然後感受你側月復部的伸展……接著換另一手,同樣要……”話未竟,她的手被握住了,接著手臂被往上帶。

“這樣做對吧?”林方笙含著笑意問。

她手很軟,軟軟地輕握住他掌心,那讓他感覺自己像被一隻小寵物磨蹭,又像是被小貓小狽舌忝著手心;她背脊緊貼他,每個呼息帶動的身體線條,惹得他心微癢;他情不自禁,像換了角色,成了她的授課教師,主動握住她的手,往上高舉。

“……對。”欸,真糟糕,都當媽了還像個未知情事的女孩,只被握住手,已令她意亂情迷。這樣,課如何上得下去?

隨著伸展的動作,她幾次深呼吸後,心跳平穩了,才道:“這是側月復部的伸展操,是雙人部分很基本的動作;雖然是雙人,但這動作自己一個人練也可以。記得,回家練習時,最好把今天學的幾個動作一次做完,真做不來就不要勉強。記住樹式要平穩的是心,可以想象自己像樹一樣,要很穩定地紮根。”林方笙聽了聽,問:“你剛來接受培訓時,雙人瑜珈是怎麼練的?”他起身,拾了被他擱在木質地板的毛巾,拭著額際汗水,然後是脖頸,還有水光一片的鎖骨。

“就跟你一樣,我們執行長也是一對一教我;但畢竟我練了多年,當然不是從入門教起。”她抬眼,對上他擦拭頸部的畫面。他擦汗的樣子很好看,非亂抹一通,而是輕壓皮膚;她目光隨他動作落在他喉結,而後鎖骨,然後是胸前……她忽感口乾舌燥,趕緊別開目光。

“其實,以你初學者來說,來上這堂課很不划算,去一般瑜珈教室上課會便宣很多。”她抓來毛巾擦汗,目光低斂,沒看他。

“我知道。”他低應一聲。

路嘉遙抬眼看他,心跳快了下,她察覺自己似在期待他接下來的話。

“週日有空嗎?我幫子洋辦了生日派對,請他幾個好朋友來家裡坐坐,明天會讓他帶邀請卡去幼稚園,曼穠會收到一張。”他擦著頸背,不待她回應,微笑道:“週日過來,好嗎?子洋第一次辦生日派對,期待很久,尤其特別期待曼穠和你的參加。”週日過來,好嗎?

未聽見她期待的,是有些失落;可他又以如此低柔的聲音誠摯邀請,她如何拒絕得了?半晌,路嘉遙盯著他深黑的眼,點了點頭。“好。”她想,她陷入了。她陷入他的溫柔裡。

步出淋浴間,路嘉遙一身清爽,整理好私人衣物用品,背起包包,準備返家。經過執行長辦公室,見門敞著,她多事地看了一眼,卻被叫住了。

“遙遙,下課了?”辦公桌後的女子美豔動人,舉手投足間風情萬種,自信又性感。

“嗯。”她點點頭。“執行長還不下班嗎?”

“嗯。”她點點頭。“執行長還不下班嗎?”

“我看個資料。怎麼樣?第一次上個別課,還是男學員,有什麼想法?”離開辦公椅,在前頭的沙發坐了下來。

見那姿態,路嘉遙也大方步入辦公室,在她對面位子落坐,道:“也沒什麼想法,就把他當是女學員。”簡希笑了起來,性感豐唇輕輕掀動:“真把他當女的?”路嘉遙不說話了,只微笑,畢竟這會面對的不只是老闆,還是知識、學歷、閱歷遠比自己豐富的性學碩士,她這點小心思,怕是瞞不過。

“既然是你介紹進來,應該不是可以把他當成女人的那種交情吧?”

“是我女兒同學的爸爸。”考慮兩秒,據實以告;她婚姻狀況她也清楚,不差這件事。

“單親爸爸嗎?”

“嗯。”

簡希盯著她瞧,道:“看上去和你很搭,人也穩穩的”說話的態度有禮客氣,我對他第一印象還不錯。你瞭解過他為什麼離婚嗎?”路嘉遙笑了一下。“其實,我跟他並不是很熟悉。”

“似乎是上星期,有一晚我要從公司回家,剛出大樓,就見你坐進他的車。我應該沒看錯人吧?”有些意外被看見了,路嘉遙平靜點頭。“他剛好在附近,找我去吃東西。”

“剛好?”

覷見她挑眉表情,路嘉遙笑了聲。“我想,可能是專程。”

“我來猜猜看,你跟他,一個願意教這麼親密的課,一個主動來要求還指定老師上課……”簡希長腿交疊,坐姿優雅,她微微偏首,故意拉長尾音,樣子有些淘氣。“是郎有情妹有意,我說對了吧?”路嘉遙不否認,只微紅著臉,說:“他沒有明確表示過。”

“所以,他是你拒絕楊其融的原因?”

“不是。楊先生很健談,但我就是沒辦法和他聊開。執行長是不是覺得楊先生是你介紹的,我沒有接受他,你對楊先生不能交代?”對方在銀行工作,一次邀請公司過去辦講座,和執行長有了交情,據說是一次來公司找執行長,無意間見了她,對她有好感。

簡希愣了一瞬,哈哈笑兩聲。

“我又不是拉皮條的,要對誰交代?我是看你還年輕,其融也沒女朋友,他條件不差,個性也穩重,又對你有意思,他開口提了想認識你,我才介紹你們認識。”

稍頓,又說:“感情就是這樣,看你們挺配,但未必你們彼此看對眼,郎有情,妹無意,這也不能勉強。”

沉吟了會,問:“你會因為一次失敗婚姻,讓你對感情退怯、想愛不敢愛嗎?還是前夫曾經讓你在性事方面有過不好的感受,所以你害怕哪日和哪個男人感情進展到一個程度,必須進一步到親密關係時,你將無法面對他?”

不意外執行長說得如此直接,她一向這個性子,外表看著妖嬈性感,典型的豔美女子,可說話姿態,時常要比男人更有氣勢,精明且犀利。

見她不說話,簡希起身走至辦公桌拉開抽屜,拿出煙盒,揀了支菸夾在兩指問。“我能抽根菸嗎?”

“嗯。”路嘉遙輕輕一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