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引頸翹首,公車來了又走,無論是哪家客運公司,他皆沒錯過,下車的乘客中並無他想見之人。

四十分鐘前打電話給他,說人己到火車站。火車站對面是公車總站,往這條路線的車班不少,客運公司幾乎都有跑這條路線,按理說,不塞車的話十分鐘不到就能抵達這一站,即使現逢下班時間,車流正多,也不至於需用上四十分之久。為何還不見人影?會是搭錯車嗎?該不該打個電話問一下?

掏出手機,欲撥號,一部公車在前頭停了下來,人群蜂擁而上。

他抬高脖頸,看著下車的乘客,那一張張低垂的面孔非他所想之人。待候車的民眾都上了車,車門一關,公車啟動時,他開始焦躁,似是無法再等待,正要低眸按下通話鍵,剛離開的公車在這刻停了下來,還開了車門。

像是有所感應,他心跳突突,目光看了過去,一條小腿跨了出來,待看清面孔時,他有些意外,眉心隨即舒展,是曼穠,身後下車的是他等了一下午的女子,她側揹著一個大包包,和小朋友小心翼翼地下車。

意外她把孩子也帶過來了。他長腿一邁,急著上前,偏這站牌後方是熱鬧商圈,往來的路人眾多,多數是來逛街的民眾,慢吞吞的步伐,加上欲搭其它路線的乘客,全擠在這,幾乎寸步難行。

他仰高脖子,一路借過地喊,當他看見那女子抬眼四處張望時,他揚聲:“遙遙!”只一聲,路嘉遙便聽見他的聲音,循聲望見他時,方才那種沒看見他出現在約定地點的不安感瞬間被撫平,她立在原處,等他走來。

“怎麼現在才到?”林方笙站到她面前,兩手貼上她臉頰。

“曼穠說要上廁所,先帶去廁所。人有點多,然後她又喊餓,又去便利商店買了個大亨堡給她在車上吃,路上又有些塞車,停停走走的。”

“還以為你搭錯車了。”

“沒有。你等很久了吧?抱歉,應該先給你電話的。”約好在下車站牌前頭的連鎖麵包店等,卻不見他,還以為他等不到人先走了。

“不會。是我不該讓你來,暑假期間,來這逛街的人特別多,今天又週五,人更多。”

“我沒來過這裡啊,難得一次,沒關係。”

“剛才忘了下車嗎?我看公車開走了才又停下來。”路嘉遙笑了笑。“不是。是坐在最後面,車裡人又多,擠不出來。”

“你流好多汗,車裡空氣不好吧?”他抬手抹過她泌出汗珠的鼻尖。“我應該把我車鑰匙留給你,讓你開我的車下來。”她有駕照,會開車,但家中僅一部她父親生前購入的車,車齡已久,常有毛病,遠程時她不大愛開。

“叔叔,你沒看見我嗎?”林曼穠等了許久,插不上話,扯扯他褲腳。

林方笙錯愕半秒,明白自己確實忽略了孩子,他彎身抱起她,笑道:“當然有看見你。你好棒,還會自己下車。”

“我還幫媽媽拿車票喔。”

“真的?你真貼心。”

“你學生和同事都回去了?”考慮到他還得負責學生外出安全,她不敢增添他負擔,最後挑了訓練結束的今天才下來,一方面不教他為了她分心,一方面明日週休,正好能帶曼穠下中部玩一玩。

“三點多搭遊覽車回去了。”由其他兩位老師帶隊返回北部。“跟幾個朋友訂了餐廳,約七點半,還有點時間,先去旅館休息一下?”

“好。住你們學校訂的那間?”

“不是,我另外訂了,怕被誤會我們佔學校便宣。”他瞄瞄她的行李。

“你包包給我。”

“不用了,只是我跟孩子的衣服,不重。”

“那就好。走吧,旅館不遠,前面那條街就是了。”舉步往前,他又道:“你能勾著我的手嗎?真怕你被人潮擠丟了。”路嘉遙笑著勾上他手肘,她目光未被兩側攤販吸引,只看著他抱女兒的側影……如此迷人。她想起第一次與他逛夜市,徒步返家時,他抱著趴睡他肩頭的女兒的畫面。她一定是在那一刻便為他動了心。

思至此,舟車勞頓的疲倦己獲得慰藉。

呼!急促喘息,腳步慢了下來,停下時,她看看腕錶……六點五十八分,該離開了。拿了擱在一旁的瓶裝水和外套、毛巾,路嘉遙邊走邊擦著汗水。

她每日做瑜珈,已有固定運動量,慢跑這種運動她不曾想過,今日一早過來慢跑,是發現自己的體力不甚好;她曾自以為每日的瑜珈練習,已培養出絕佳體力,近日才後覺發現,體力並未如想象中來得好,因為試了幾個女生主動的體位,最後仍由他接下主動工作。

也許,以後該日日來晨跑,這樣才能……更性福啊。

她抿著微笑經過穿堂,抬眸望去,就見校門口已有交通導護,那個人就站在門口靠右一點的地方,他背影高大,雙手負在身後。

忽憶起初識那時,她因為曼穠搭女圭女圭車一事被他冷臉相待,分明見過面,他卻表現得不曾見過她一樣。那麼現在呢?現在已是如此親密的兩人,她若站到他面前,他會有何表現?

愈想,愈發覺得有趣,不如就實驗看看?她快步走去,眨眼間,就見他對著一名正要進校門的男學生揚聲道:“外套穿上。”男學生未理會,雙手插褲袋,正往校門口進來。

“我說話有沒有在聽?上課戴什麼耳機!馬上拿下來!”林方笙目光隨著學生移動,微揚聲道。

一旁學生聽了,上前去扯男學生手臂,道:“林組長在叫你。”男學生拉下耳機,問那名學生:“你說什麼?”

“說你來上課就來上課,戴什麼耳機!”林方笙移步,走至男學生身後。

“我沒在上課時候聽啊,走路不能聽嗎?”男學生回首,望著他。

“你就這樣一路走過來?”

“對啊。”

“所以你認為,你這樣沒問題?”

男學生想了想,很納悶地搖頭。“沒啊。”

“萬一有狀況呢?你聽得到警告嗎?例如車喇叭聲。”

男學生一愣,不大確定。“應該……聽得到吧。”

林方笙冷笑。“如果沒聽見呢?倒黴一點,遇上爆衝或煞車失靈的,車主鳴喇叭想警示你,你以為你來得及聽見?”

男學生想了想,恍然大悟。“對,我這樣……好像有點危險。”見面前男人神色冷肅,男學生才反應過來,忙把按掉,乖乖交上。

“林組長,我這樣算知錯能改對吧?所以放學後就可以把它領走了吧?”

這是討價還價?真令人啼笑皆非。林方笙收下,問:“哪班的?”

“813班的。”

“放學後到生教組來領,以後再讓我看見邊走邊聽音樂,我會直接沒收。”皺著眉,盯著那件被隨意拎在手中的外套,道:“外套穿上了,我不冷啊。”

他瞧瞧男學生的制服,僅一件長袖襯衫,上面釦子未扣,瞧得見鎖骨,他遂問:“身上穿了幾件?”

“就這一件制服而已。”

“所以,請你把外套穿上。我不管你是真的不冷還是不想穿,現在請你馬上穿上,這種天氣你穿一件也太誇張,就不怕感冒?”十一月底了,清晨氣溫偏低。

男學生不很甘願,卻也只能穿上。

“拉鍊不用拉?要我幫你嗎?”

“……喔。”

再檢視一次,並無缺失,林方笙才道:“可以進教室了。”學生行了禮,臭著臉離開。

林方笙繃著臉,一轉眸就見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她站在警衛室前,與他約距五步之遙,笑咪咪的,似在看戲。

昨夜聽她嚷著要來晨跑,他以為她不過是隨口說說,這刻見了她,是有點意外;目光在她身上定了兩秒,覷見她只著單薄長袖棉丁,胸前還溼了一片時,忽開口道:“外套穿上!”

“林組長,我有穿啊。”剛離開幾步,男學生不耐回首。都已經在他面前穿上了還想怎樣啊!

林方笙看了過去。“沒說你,快進教室。”

目光收回時,只面無表情,淡淡地在她面容上停留兩秒,隨即轉正身子,看著前頭陸續到來的學生。

“……”不理她耶。她心裡好笑,邁步經過他身邊,打算返家時,身後又傳來沉冷的命令:“外套穿上。”她腳下一頓,偏首看他,他依舊面無表情,負手立在那。她瞧瞧周遭,也沒哪個學生被他喊住,那麼……其實他是在對她說?

路嘉遙將掛在手肘的外套以緩慢的動作穿上,他只淡淡瞥一眼,轉首喊住一名正要經過的女同學。

“為什麼沒戴安全帽?”

盯著他的背影,路嘉遙只是想……用這種方式提醒她穿外套,她是該高興還是該不高興?

因逢週五,打烊後,慣例被他接過來他住處,方進門,身後人倏然從後擁住她,俯唇在她頸項落了吻。她笑著閃躲。“會癢。子洋今天在誰家?”

“我爸接走了。”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他?幾乎每週末都去那邊……”收束雙臂,貼著她的耳低語:“不會。我爸中午就去理仁把他接走了,知道我要談戀愛,所以把電燈泡帶去他那。”孩子九月升小一了,週五半天課。

她笑著,拍他手背。“這樣說自己的兒子……就不怕子洋覺得被你冷落?”

“其實都是他冷落我。一直以來,他比較喜歡住爺爺和女乃女乃那邊,每次一聽到爺爺要接他去玩、女乃女乃要帶他去喝茶,他就像被放出籠的鳥,因為大家都疼,他在他們那邊是小霸王。”想了想,孩子不都這樣?路嘉遙只是笑。

“以為你會生氣,剛剛在店門口等你時,還想著你會不會不上我的市。”

“生氣?”她轉身,納悶問:“我應該氣什麼嗎?”

“早上的事。”林方笙瞧她表情,探宄著。

“喔。”她恍悟。“你是說你在校門口兇我那件事?”他笑得尷尬。“我有兇你?”

“兇啊,連前一個被你叫住的那個男同學都以為你又喊他穿外套呢。”真的很兇嗎?他記得自己口氣只稍硬,還不到兇的程度吧?

想了想,他低著嗓音說:“抱歉,我沒有要兇你的意思。”

“我生氣的話,你會怎麼做?”

“任你處置。”早上給了他面子,未當面對他有所抱怨甚至發脾氣,家裡面,隨她怎麼做都可以。

她煞有介事地點點頭,微笑著。“我再想想看,我要先洗澡。”轉身進房了。

當林方笙洗過澡,步出浴室時,只見她已躺在床上,合著眼像是睡了。

隨意擦過頭髮,毛巾擱一旁,掀被躺上床時,單臂繞過她腰間,他埋首在她頸邊廝磨一會,低著聲音問:“想好怎麼處置我了嗎?”

路嘉遙睜眸,手模上腰間他的掌,她伸五指,與他的指頭貼齊。“你的手指頭跟你的腳一樣好長……你身高多少?”

“一八五。”

“真的很高,也很適合打籃球啊。”

他挑眉。“你的處置方法,不會是讓我跟你打一場籃球吧?”沒回應他,只將他的手拉至眼前,細細地看、輕輕地顏著。

想起她有同事會看相,他倏然失笑。“還是,你打算先看手相才決定用哪種方式處置我?”

“不是,我在看你上面的繭。這都是用汗水換來的……”交往後才認真去問他,十項全能究竟是什麼,也才知道除了鉛球、鐵餅較不專精外,其餘的他幾乎都得過獎項。雖無法媲美那些曾在奧運上拿過獎項的十項全能好手,他最出色的成績也只是亞運、東亞運,未曾踏入奧運殿堂,但仍是讓她崇拜不已。

拜託,亞運、東亞運耶她是連學校的運動會都得不了獎,聽見鳴槍還會被嚇到的田徑白痴,搞不好還跑輸子洋……林方笙笑了一下,握住她的手,問:“你想說什麼?”她轉過身,眼神晶亮。“早上那麼兇,真的覺得很受傷。”

“然後?”他悶聲笑。她這樣子,完全不像受傷,倒像在算計他什麼。

“然後你要補償我,你也說任我處置。”

他點頭。“……所以?”

“去參加比賽吧。”他還想跑,他還有夢想未完成。

她聽他說過,三十歲以上的奪金選手並不少,還有位女子鐵餅選後二十年共參加了六次奧運會。論實歲他也才剛滿三十二,且未曾有過哪裡受過嚴重傷害,導致他無法再跑的情況,那麼為何不繼續逐夢?

“你……”他有些震愕。

“不是還想跑嗎?不是一直覺得那次落到十七名,只差那0.03秒沒拿到奧運入場券很遺憾嗎?”她眼神有對他的崇拜、有鼓勵、有期待,光采動人。

“跟你講喔,我有在Youtue搜尋到你比賽的影片,好好看。”而且好帥,真的帥得不得了,她從不知道這個令他喜愛的男人原來在場上的樣子是那麼有魅力。

“我好想去體驗那種在場邊、在電視機前為你加油的心情。每次奧運,看新聞播出那些選手家人在電視機前吶喊加油的畫面就特別感動,感覺好驕傲。你可以……滿足我這小小的虛榮心嗎?”他沉默數秒,才說:“你這小小的虛榮心還真不小,奧運門票不好拿。”

“嗯……所以只有你才能滿足我嘛。”盯著他的眼,問:“好嗎?”他明白她這番話並非想滿足她那什麼虛榮心;她深知他還有夢想,她這是在鼓勵他逐夢。還有什麼比得到愛人支持更令人欣慰的?

“我知道很辛苦,你現在的體力也一定不比二十來歲的選手,但是,既然有這個夢想,就應該去做,不管結果如何,至少你不會有遺憾,對吧?”

林方笙靜了會,低眸吻她眼皮,他啞聲允諾:“好,我會努力。”

“我也會很努力在場邊或是電視機前大聲嘶吼尖叫,我會大喊林方笙,你好帥!”笑了一下,說:“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他笑著吻住她的嘴,忽想起初識她時,她母親提過他們有緣的言論。

此刻想來,兩人確實有緣。早在很久前,彼此生活中都有對方存在,兩條線卻未曾交集,總是擦肩而過,直至現在,才進展到這一步。

也許每一次的擦身,只為了他們的相愛而做準備。

當過去的失敗逐漸被自己的成長和經驗檢視、修正,讓他們方懂得包容、體諒、做好準備迎接下一段戀情之際,他們在人海中不經意的相遇,取用了彼此的愛情。

他真慶幸,慶幸他們的相遇並未太早。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