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哪,原來只要用了這種黑色睫毛膏,包準能讓你的睫毛又黑又濃又密又長又捲翹,眼睛立刻變大。當你走在街上,讓人第一眼就看見你美麗的雙眸,就連眨眼的小動作,都能讓人感到空氣的流動。不相信的話,我們現在就請使用過本產品的消費者來證實……”

有線電視購物頻道的主持人,眨動著清靈的雙眼,面貌清秀,身上同時擁有屬於女孩的清麗和成熟女子的風韻,那說唱俱佳介紹產品的功力,著實讓人有股衝動想拿起電話訂講。

“哈哈哈哈……”李天德拿著遙控器,看著電視購物頻道的主持人而捧月復大笑,笑得幾乎就快要流出淚來了。“我沒想到你這麼厲害,你主持得還真是好!”他一邊說著,一邊拍手鼓掌。

“有什麼好笑的?你關掉電視好不好?無聊耶!”電視購物頻道的主持人卓妍君正端著兩杯咖啡,從廚房走出來,放到桌上;然後將其中一杯遞到李天德的面前。“不然你就轉別台嘛!”

說真的,看到表哥李天德笑成這個樣子,她就有股衝動想要將手中的咖啡給潑到他身上去。

“表妹,我是崇拜你主持的功力,你只是主持購物頻道實在太埋沒你的才能了!瞧你,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你不進入演藝圈真是太可惜了!”李天德看著自己優秀的表妹卓妍君,一臉讚賞地說著。“只是屈就當個購物頻道主持人,可能一輩子都只能沒沒無名。”

“你是太閒了,沒事想東想西的是不是?”說著,卓妍君伸手打了他肩膀一下。“當購物頻道主持人有什麼不好?至少走在路上也沒幾個人認得我,不用擔心出門沒化妝會被狗仔隊給偷拍。”

雖然卓妍君自認為皮膚已經夠好了,但是她還是不想要當自己出現在公開的場合時遭人指指點點。

“可是你就只當購物頻道主持人,這樣實在太可惜了啦!”李天德再次因為卓妍君的才華埋沒而深表嘆息。

“我都不覺得可惜了,你有什麼好可惜的?”卓妍君眨眨雙眼,對李天德的誘哄全然一點興趣都沒有,徑自低頭喝著咖啡。

“想不想……”

“不要!”卓妍君伸出纖纖玉指,指尖抵著李天德的鼻子說:“我可警告你喔,本姑娘對演藝圈沒興趣,我知道你在全球有名的艾瑟倫企業所經營一間廣告公司工作,憑你們老闆廣告鬼才浩寸隱,想要接什麼大廠牌的平面或CF電視廣告都有,但是我只想要好好的當個沒沒無名的購物頻道主持人,你別三番兩次的要勸我進入演藝圈!”

“你怎麼知道我又要說這些了?”李天德看著卓妍君滿是精明的美眸,對於她的話不知如何反駁。

“同樣的話你已經說了不只數十次,我聽得耳朵都快長繭。”一樣的話她還能倒背如流哩。

“難道你就真的只想要當個購物頻道主持人?”看了卓妍君一眼,李天德無奈的啜飲一口咖啡。

“不管怎樣,我就是不想要進演藝圈,你再講下去,我就跟你收你那杯咖啡的錢,手工泡的,再加上我卓妍君親自替你端來,酌收台幣五百元。”吵死了!對她老講一樣的話,不煩啊?

“這種價錢你也開得出來,你未免也太黑心肝了點吧?好歹咱們也算是親戚耶!”李天德驀地睜大雙眸,看著外表清麗、嘴上卻不饒人的表妹。

“就因為我們是親戚,五百元我已經是打過折了。要美女去路上找,別來煩我!”卓妍君不屑地道。

“怎麼找啊?見到美女就說‘美女,想不想拍絲襪廣告?’?”李天德不悅的斜睨著她。

“自己想辦法,那是你家的事。”卓妍君暗嗤一聲,但是他這種說法包準會被對方賞巴掌的,人家鐵定會以為他是個變態。

“算了、算了,不要拉倒!”已經跟她說過那麼多次都沒用,他也懶得再繼續勸她了。

只是,身為卓妍君的表哥,他仍然有股熱血在胸口中沸騰著,想要將卓妍君給拉入演藝圈;不然,以她的條件這麼好,明明就是塊當明星的料,只當購物頻道主持人實在太委屈她了。

而且她剛剛竟然還想跟他勒索五百,光這一點,他就非得想法子把她拉進演藝圈不可,好一吐他心中的不快。

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圓,高高掛在黑夜之中,月光穿透過大樓的落地窗,灑落在地上,原本就典雅又兼具時尚流行感的裝潢,在這黑夜時分看來,更增添幾分美感。這裡是艾瑟倫企業在台分公司的大樓。

浩寸隱挺拔頎長的身影,就站立在十二樓一大片的落地玻璃前,濃眉緊蹙,深邃而幽遠的眼眸,望著腳底下燦爛的熒熒燈火。

台北的夜晚,有時候甚至比白天還要美麗;因為城市中的人總是在夜裡感覺到寂寞。

抬起手,他抽了一口煙,兩片性感的薄唇輕輕地吐出淡淡的雲煙,淡漠的神情凝視著腳下的熒熒燈火;此刻的他就像是夜行俠一般,給人孤傲又神秘的感覺,難以親近。

他看起來是如此的漫不經心,但是站在他身後的李天德說話的方式卻是戰戰兢兢的。

他知道浩寸隱是個十分厲害的人物,光看他高大的背影就給人一股好沉重的壓力。每次和浩寸隱說話,李天德總覺得自己已經死了好幾億個腦細胞般的可怕。

李天德看著手中一大疊的資料,慌亂地將所有的東西向浩寸隱報告完;接著,只有兩個人的辦公室隨即陷入了一片寂靜裡,在這樣的深夜時分更讓人覺得分外詭異。

遲遲未等到浩寸隱開口,李天德已經緊張得額頭頻頻冒汗。

“看來英國那方面對咱們這次的廣告企劃是非常滿意了。”

終於,浩寸隱緩緩地轉過頭來,精銳的眼眸讓人看了不免心中一驚,好象任何事情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對……”李天德被他看似瞪人的神情給嚇得說話微微顫抖。

“天德,英國那方面派你去洽談果然沒錯,你辦得很好。”浩寸隱的大掌輕輕地拍在李天德的肩上。

“沒有,若不是您信得過我,肯派讓我去英國洽談這麼大的亞洲鑽石企劃,我也沒有機會一展長才啊。”被浩寸隱這麼一稱讚,李天德不禁搔搔頭,表情略顯不好意思。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你準備好了,我自然會把機會讓給你。”浩寸隱一轉身,伸手捻熄手中的煙後,高大的身子慵懶地跌進辦公室沙發上。

稍稍停頓了下,他接著說道:“這陣子你為了這個鑽石廣告企劃,也折騰了好一段時間,我乾脆就讓你輕鬆一下,接下來你就替我聯絡經紀公司,看有沒有什麼好的模特兒能夠來代言這個鑽石廣告。我不要太紅的,那就沒有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了。”

聞言,李天德腦海中立即閃過一個人。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浩寸隱會叫他找模特兒代言人,如果是這樣子的話,藉這個機會把表妹給拉進演藝圈,未必不是個好法子。只要她一踏進來,想要溜也溜不掉了。

“那我想要推薦一個人,不知道行不行?”李天德一逮到機會,立刻提出自己的想法。

“喔──”浩寸隱刻意拉長了尾音,讓人讀不出他詭譎的心思。“有照片嗎?”

“有。”李天德從自己的口袋中取出照片。

然而浩寸隱卻是冷冷地響應道:“先放在桌上就行了,我待會兒再看。”

“好。”聽到浩寸隱這麼說,李天德只好將照片放在辦公桌上。

突然,有人開門走進來,李天德反射性的轉過身,就看到浩寸隱的現任女友安琪一個勁兒地往他懷裡撲,兩隻手將他給抱得緊緊,看得他尷尬極了。

“寸隱,怎麼你從倫敦回來也不通知人家一聲,你可知道人家在台灣可是想死你了。”安琪嗲聲嗲氣地道。

“天德,已經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浩寸隱只是讓安琪抱著,態度卻是冷然至極。

李天德點點頭,並沒有再開口說話,徑自推開門離去,他可是識相得很,才不想要當電燈泡。

李天德一離去後,浩寸隱馬上伸手將安琪拉離自己的懷抱,刻意與她保持距離,兩片俊薄的唇抿成一道無情的弧度。

“我很累,現在也很晚了,你不該再來這裡找我。你回去吧。”

“你最近是怎麼了?你從倫敦回來也不跟人家說一聲,現在人家專程來找你,你卻又要趕人家走?你說,你是不是變心了?你是不是喜歡上別的女人了?”安琪搖著他的臂膀質問著。

愛上浩寸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因為他實在太傑出、太優秀了,他從不需要親自己去物色新的對象,就有一堆自認為長得不錯的女人在他的周圍繞來繞去;她會愛得這麼沒有安全感,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最近真的很忙,才忘了找你。”他最受不了安琪的這一點。

其實他只是習慣不受羈束的生活,越是想要將他綁在身邊,他越是想要遠遠的逃離。

“我不信,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前幾天情人節才剛過,你人在倫敦卻是連一通電話都沒有給我,你一定是變心了。”安琪信誓旦旦的指責他。

“隨你怎麼想。”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才懶得解釋太多。再說,他從來不會花太多的時間在同一個女人身上,如果玩不起,那識相地自動離開他或許比較好。

浩寸隱冷然地轉過身背對著安琪,不發一語的看著窗外的熒熒燈火。

安琪這時突然見到浩寸隱辦公桌上有張陌生女子的照片,她頓時醋勁大發,氣得立刻將那張照片拿到浩寸隱的面前,大聲的質問:“是不是她?她是不是你的新歡,是不是就是你冷落我的原因?”

如果照片裡頭的女子長得平凡無奇,她壓根兒不會懷疑,但照片裡的女子卻是十分的亮麗,雖然只是一張平常的生活照,卻讓她倍感威脅。

浩寸隱真的覺得受夠了,他看著安琪,魔魅的星眸閃爍著不尋常的光芒,俊薄的唇勾出一抹性感的微笑。

“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語畢,他雙手插於口袋,冷冷地轉身離開辦公室。

他從來就不想要為自己的行為解釋太多,如果無法忍受待在他身邊,那儘早離開對彼此無非不是件好事。

而李天德放在桌上的照片,他始終都沒有看過一眼。

安琪看著照片中清靈秀麗的女人,氣得將照片給狠狠地揉爛,再怎麼樣她也是意富財團的千金小姐,她看中的男人,誰也別想從她身邊搶走。

她一定要把這個女的給趕出浩寸隱的生活之外。

這天的下午相當的炙熱。

卓妍君才剛錄完一支電視購物頻道的廣告帶,和好友小敏相約到東區逛街,順便喝個下午茶,聊聊女人之間的話題。

她喜歡這種優閒平淡的生活,太過於多采多姿並不適合她。這也是為什麼李天德三番兩次勸她進入演藝圈,她都不肯答應的原因;演藝圈的生活雖然給人感覺光鮮亮麗,但她並不嚮往。

“小敏,你看,這件衣服打五折,我想試穿看看。”卓妍君自百貨專櫃挑了件衣服,對著鏡子比試著。

“可以啊,這件洋裝看起來還滿適合你的。”人要是長得漂亮,穿什麼都很好看。

“那我去試穿囉!”

“好,我在外面等你。”

卓妍君拿著衣服準備走到試衣間,沒想到一轉身,就看到一個長得非常豔麗的女人走到她面前,怒氣衝衝地瞪著她。

卓妍君看著她,心裡頓時感到莫名其妙極了。

“小姐,有什麼事嗎?如果沒別的事,我要去試衣間,你擋到我的路了。”卓妍君笑笑,且非常有禮貌地說著。

沒想到那女人不但沒有讓開,還以很快的速度抬起手來,公然的打了卓妍君一巴掌。

啪的一聲!這清脆而響亮的巴掌聲,立刻吸引百貨公司裡的人的注意。在場所有的人紛紛把視線投射在這兩個女人的身上,有的人是一副看好戲的神情。

“喂!我又不認識你,你幹嘛亂打人?”卓妍君斥喝著,她被眼前這個女人打得莫名其妙。

“就是說啊,你是誰啊?”小敏看不過去,挺身幫腔說道。“怎麼樣也不能亂打人啊。”

“我告訴你,我是浩寸隱的女朋友,這個巴掌算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後你要是再纏著他,我包準你吃不完兜著走。”安琪出聲警告。

“你搞清楚狀況好不好?我根本不認識什麼浩寸隱的,你是不是找錯對象了?”卓妍君試著跟眼前的女人解釋明白,就算她要修理第三者也得搞清楚對象。

她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電視購物頻道主持人,她哪有那個本事去認識掌握全球流行的浩寸隱,更別說是纏著他。

“有狐狸精會承認自己是狐狸精的嗎?”安琪高傲的雙手環在胸前,一臉的不屑,壓根兒也不甩卓妍君的話,“再說徵信社這種地方就是專門調查狐狸精的。”

這時,百貨公司的保全人員到了。

安琪一點也不留情面,直接對百貨公司的保全人員命令:“把這兩個女人帶出去,我們百貨公司不歡迎這種客人來逛。”

“喂!你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啊……”

不等卓妍君說完,高大的保全人員已經將她和小敏給雙雙架出百貨公司的大門外,雖然他們也認為安琪的作法太過分了,但他們畢竟是領人家薪水的,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那個女的實在是太可惡了!不但莫名其妙打了你一巴掌,竟然還叫保全人員把我們給架出去,這種經歷可是我人生的一大恥辱。”小敏氣不過地道。

“就是啊,越想越氣,哪有人這麼蠻橫無理的?況且我根本就不認識浩寸隱耶!”卓妍君氣憤地附和著,心裡越想越不甘,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無緣無故受這種窩囊氣!

“可又能怎麼辦?她打都打了,現在我們也被保全人員給趕出來,難不成你還要跑回百貨公司打她一巴掌,以洩心頭之恨嗎?”

卓妍君搖搖頭,“不用想也知道那行不通,不但沒辦法消氣,事情還會越鬧越大。可是不報仇的話,我又心有不甘。”

小敏想也不想的便說:“既然你這麼想要報仇的話,乾脆直接去找浩寸隱算了,叫他把自己的女朋友給管好不就好了!”

她那月兌口而出的話,立即在卓妍君的心裡造成不小的震撼。

“對厚!我怎麼沒想到?”卓妍君拍掌,恍然大悟地道。

看著卓妍君的神情,小敏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喂,小姐,我只是隨口說說的,你可別太當真啊!”小敏拉拉卓妍君的手,小聲的勸說。虧她還和卓妍君當了這麼久的朋友,竟然忘了她是一個行動派的人,一想到什麼就會立刻去做。

“我突然發現你出的主意真是太好了!我們現在就立刻去找浩寸隱!”卓妍君緊拉著小敏的手,硬是將她拖往艾瑟倫公司。

“現在?不會吧?你別嚇我,我的心臟可是不好ㄚ!”小敏哀叫著。

“不管了,現在就立刻殺過去!”

小敏不禁在心中暗暗叫慘,早知道她就不要亂出主意了。

偌大的會議室裡,浩寸隱黝黑而修長的手指輕敲著平滑的桌面,看似漫不經心,但目光卻深幽且犀利無比。他的一舉一動,都帶給在場所有的人一股沉重的壓迫感。

即使在場的人放眼望去大多是金髮洋人,但他們也知道浩寸隱這個東方男人的氣勢不凡,不可輕忽。

“浩先生,鑽石的企劃大致上都完成了,但是對於你們所挑選的女性代言人,我們公司總部認為這些都太過於平凡,雖然美麗,但不夠亮眼,很難吸引女性消費者的注意。”英國公司的代表約翰以流利的英文說道。“如果還不能找出適當的代言人,恐怕會影響到鑽石的上市。”

看著浩寸隱沉默不語,一旁的李天德卻是膽戰心驚,他怕待會兒浩寸隱會怪罪他,為何沒有挑選出一個令人滿意的代言人。

正當會議室裡頭陷入一片詭異的沉寂,門外卻隱隱約約傳來了吵鬧聲。

“小姐、小姐,你不可以進來啊!”

突然,砰的一聲!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訝異地看向站在門口的纖麗女子。

只見浩寸隱濃眉微蹙,俊銳的眼眸半眯成一道危險的狹縫,他是個做事非常有原則的人,不論有多重要的事情,他向來不喜歡有人在他開會的時候進來打擾他。就算他家失火了,也得等他開完會再說。

李天德訝異見到卓妍君竟然會來這裡,為了讓浩寸隱對錶妹有個好印象,繼而選她當鑽石代言人,他快步的走到卓妍君身邊,伸手將她拉到浩寸隱的身邊,打算來個好好介紹彼此認識。

“浩先生,這是我表妹卓妍君,她……”

李天德才正好聲好氣地介紹到一半,啪的一聲打斷了他的話。

卓妍君怒瞪浩寸隱一眼後,二話不說的當著眾人的面,快速的打了浩寸隱一個巴掌。

在場的人全都錯愕不已,更別說是李天德,他已經被卓妍君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得就像尊雕像一樣的僵立著。

事情的發生,過於突然,他想要阻止也來不及了。

只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