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卓妍君徹夜無眠,直到天際快亮了。她才慢慢地睡去。因為,她只要一閉上眼,腦海裡浮現的全都是浩寸隱的俊臉。

這算是愛嗎?

她也不知道,只覺得自己每分每秒都想要見到他,只想要和他膩在一起;沒有看到他的人就令她感到渾身不對勁。

愛也會讓人上癮的,不是嗎?

下次得垠他要張個人獨照,好讓她在一個人的時候也能見到他,不要再這樣被想念給煎敖一著。

這次卓妍君要見他的心情可是既興奮又期待,和上次到公司找他出口氣的心情是完全的不同。

為了要到公司去找他,卓妍君將衣櫃裡所有壓箱寶的衣服全拿出來,然後一件件的試穿,心想穿什麼樣的衣服去找他,能夠讓他的眼睛為之一亮。

女為悅己者容嘛!也不能怪她花太多的時間在打扮上,誰教浩寸隱身邊有那麼多的美女繞來繞去的,既然自己喜歡他的話,穿衣服總是不能太隨便吧?

最後,她自一堆衣服裡挑了件深色花系的細肩帶衣服,再搭配同色系的絲質領巾,露出纖細的雙肩;而且時值夏天,當然要穿上霹靂無敵低腰牛仔褲,再加上黑色尖頭鞋,頗富有時尚感的打扮就此完成!

卓妍君穠纖合度、極富骨感的身材,其實只要隨隨便便一穿,走在路上,也能夠輕易地吸引住其它人的目光,活生生就像是從國際時尚雜誌走出來的模特兒,光芒四射。

直到她風塵僕僕地來到艾瑟倫公司,進入了電梯,欲按往十二樓時,電梯門在關起來的那一剎那,突然伸進一本資料夾在電梯門之間,電梯門便自動地打開,迎面走進來一名斯文的男人,而後電梯門又自動合上。

“不好意思,我到五樓,你呢?”男人舉止紳士地欲幫她按下她所要前去樓層。

“我要到十二樓。”

“十二樓?那不是浩先生的私人辦公室嗎?”男人感到好奇了,基本上浩寸隱這個人花心歸花心,可是他倒不喜歡有女人在上班的時間來找他,就連安琪都很少

荏浩寸隱上班的時間來找他。

“對,我有事找他。”

“喔!”他回答後,隨即電梯裡陷入一片沉默,沒多久叮的一聲,五樓到了,電梯門也跟著打開。“五樓到了,我先走一步,我叫喬,很高興認識你。”

“嗯。”卓妍君禮貌地回以一笑。

隨即電梯門又關上,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視。

卓妍君打算給浩寸隱來個驚喜,她沒有敲門,就直接打開門而入。

“噹噹!”

“你終於來啦?”浩寸隱自一大疊公文中抬眼看她,銳利的視線就落在她打扮豔麗的穿著上。

倏地,他兩道濃眉微微一蹙,顯然不怎麼中意她的打扮。

“對啊,想我嗎?”人家說愛就要大聲說出口,她這麼說夠露骨了吧?現代女性就是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感情。

“你想太多了。你幹嘛穿得這麼露啊?”他低沉的口氣,隱約可以聽出不悅。接著,他月兌下自己的西裝外套,丟到她身上,寬人的西裝外套剛好覆蓋住她的雙肩。

“哪有露?”她覺得莫名其妙,低頭審視自己的打扮。“露個肩膀而已,你發什麼神經啊?”

“你知不知道你穿這樣子走在路上會有多少個盯著你看?”他的口氣這下子更冷了。“穿這樣,活像個缺男人的騷婦!”

“你搞清楚耶,我是為了你才穿這樣子的耶!”她清冽的雙眸一轉,繼而說道:“喔,找知道了,你在吃醋對不對?你怕我被人家給搶走了!不用怕、不用怕!痺!”

說完,她拍拍他的厚肩,像在哄大孩子般地笑了。

“白痴啊你,這是你昨天拍的,自己拿去看看。”浩寸隱將一大疊的照片放到她的眼前,巧妙的四兩撥千斤,並未正面回答她的問題。

“哇,怎麼把我拍得這麼美啊?我自認為我本人還沒有美成這樣子耶。其是厲害!”卓妍君看著照片中的自已,完全不敢相信。

她幾時變得這麼亮眼奪目了?

“是我兄弟洪奧笙掌的鏡,只要他掌鏡,醜女變成美女一點問題也沒有。他可是全球最頂尖的攝影師。”

“厚!你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我長得很醜就對了?”卓妍君氣怒地雙手抆腰,嗷起紅豔的小嘴嘟嚷道。“告訴你,本姑娘的行情可不算太差,等著要追我的人還多得很呢!”

“那是一堆不知道怎麼挑好貨的人。乙浩寸隱雙手枕於腦後,神情慵懶地跌進牛皮沙發裡頭。

“你就不會說好聽的話來哄我嗎?不知道女孩子都很喜歡聽好話的嗎?”說這種話只會讓人感到生氣而已。

“我又不是職業牛郎,幹嘛要說好話哄你?”

“你……”她伸手捶打他的胸膛一下。“原來你這個人一點情調都沒有!”

“誰說我沒有情調?你模模看我外套裡頭放了什麼東西。”浩寸隱一副神秘的表情。

卓妍君納悶地照著他的話做,將手伸進西裝外套裡頭,沒想到竟然模到一隻秀氣高雅的女用表。她一直很想要買只表的,他怎麼會知道?她沒跟他說過啊?別跟她說他會什麼讀心術之類,她才不怕恬這-套。

“你怎麼會知道,我一直缺隻手表?”卓妍君眨了眨清麗的雙眼,疑惑地問著。

“用膝蓋想也知道。”浩寸隱打趣道。

和她相處一段時間後,其實以她這麼率直的個性不難猜到她所需的,從她的衣著打扮看,她是一個重實用更勝於名牌的女孩子,而且她擺明對上流社會的生活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真有興趣,就不會跑到公司公然賞了他一巴掌,再說她對於拍鑽石廣告這件事也是表現得興致缺缺。

如果他送她一個價值好幾萬的手錶,她大概會連看都不想要多看一眼。送她鑽石項鍊,她八成會覺得和戴了一串石頭沒啥兩樣;看她手腕空空的,送個手錶不是最實用,也是最合她心意的嗎?

“原來你都用膝蓋想事情,那看來你的膝蓋比你的人腦還好用嘛!”卓妍君感到好笑地道。

“我的一片心意你竟然挖苦我……”浩寸隱裝出痛苦的模樣,隨即將身形纖柔的她壓在身下,低下頭封吻住她的兩片女敕唇。

他的大掌扣住她的纖腰,正準備要開始進攻掠奪她的甜美時,沒想到有人在此時不識相地敲了門;他只好不甘不願地放開她。

“進來。”他沉著臉,冷然地道,顯然剛剛被她給挑起的要在剎那間熄

火,讓他很不好受。

李天德抱了一大堆的資料走進來,意外地看見卓妍君竟然也在辦公室裡。他直覺事情有點不太對勁,她都已經拍完照,還來這裡做什麼?

“妍君?你怎麼會在這裡?”想著,他的話已月兌口而出。

“我來看昨天拍的照片。”

看了浩寸隱陰沉的俊臉一眼,李天德也不好再跟卓妍君說什麼,他將資料放在浩寸隱面前。“這些是英國倫敦那裡剛剛傳其來的,您看一下。”

“好。”浩寸隱簡潔有力地回答。

“那我就先出去了。”李天德看了卓妍君一眼,這才轉身離開。只是他不禁擔心著,浩寸隱和表妹的關係,是不是有那麼一點變質了?

“大電燈泡終於出去了。”浩寸隱揉揉眉心說道。“什麼時候不來,偏偏挑這個時問來。”

“我表哥要是還留下,你敢當他的面觀我嗎?”卓妍君挑釁的看他一眼。

“幹嘛親你還要給大家看啊?那要不要再來個sNG現場連播?”他捏捏她小巧的鼻子說道。

“我只是隨便問問嘛。對了,明天是我的生日,你要不要來我公寓替我慶祝?我做幾樣家常小菜,我可是隻有請你哦,別人可沒有這份殊榮呢。”卓妍君一臉的期待。

“那有什麼問題,晚上我準時到達,可是你做的菜能吃嗎?”浩寸隱擠出一抹狐疑的笑。

“如果不小心拉肚子的話,我就好心替你叫救護車好了!”還是那句老話,只有他才有這份她替他叫救護車的殊榮。

“那還其是謝謝你喔。”說著,他伸出大掌,又重新將嬌小的卓妍君給攬入懷中。

“你又要幹嘛啊?”

“剛剛親到一半,我還沒過癮啊!”

語畢,他低頭欲吻住她的唇,沒想到背後卻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咳嗽聲,他又不甘不願的放開卓妍君,轉身看著來人。

“嗨,沒想到我會撞見這一幕,希望沒打擾到兩位才好。”喬狀似不以為意的說著。

“是你啊!怎麼進來也不先敲門?”浩寸隱沒好氣地道。

沒打擾才有鬼,真是的!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想要親人隨時都會有人不識相地跑進來觀看!

“我不知道你有客人。”喬表情無辜至極地道。

“妍君,你先回去吧,我和喬還有公事要討論,晚一點再打電話給你。”浩寸隱微勾唇角。

“好吧,那你可別忘了我們剛剛約好的事情喔。”卓妍君一臉甜蜜地提醒。

“嗯,我知道。”

直到卓妍君關上門離開後,原本神情慵懶的浩寸隱在此時目光變得犀利,公事公辦,一向是他做事的最高原則。

“怎麼會突然來找我?是有財務上的問題要問我嗎?”

“你說對了,本來是要來問你的,但我挑的時間似乎不太對。”喬走到浩寸隱面前,正色地道:“我認識你也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知道你花心的個性,我可以不在乎,但你現在和我妹妹安琪在一起,你可別對其他的女人動了真心才好。安琪很愛你,她要是知道了會傷心的。”

浩寸隱面對他的質問,恣意輕笑,繼而瀟灑的說:“如果我說我真動了心,那該怎麼辦?”

“安琪很喜歡你,難道你忍心讓她為了你傷心?”喬忍不住為妹妹抱屈。

“就算她喜歡我、她愛我,也不能以為我另結新歡了,無禮到百貨公司公然賞了妍君-巴掌,還將她自百貨公司趕出來;如果這就是她對我的愛情、她喜歡我的方式,那我承受不起。”

“安琪真的這麼做?”喬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平時是驕蠻了點,可是應該還不至於無禮到這種地步。

“詳細的情況若你真有興趣知道,你可以直接去問安琪,我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又和她大吵起來。況且,感情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我和安琪之間的感情早已經淡去了;如果真的和安琪分手了,那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浩寸隱站起身,神情冷冽地走到玻璃窗前,看著窗外喧囂的景色。“如果你來找我,是為了談我和安琪之間的事,那咱們也不用聊了。”

“算了,你們兩人之間的問題還是留給你們去處理好了,我還有生意上的事情要問你。”喬嘴裡雖然這樣說,但他心裡仍然牽掛著唯一的妹妹。

安琪愛浩寸隱愛得很深、很深,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可以為了他不要一切,萬一浩寸隱真的和安琪分手,她承受得住嗎?

“再靠近一點點就讓你牽手……”

卓妍君走在回到公寓的路上,嘴裡一邊唱著現代流行偶像S.H.E.的歌,清麗的秀臉堆滿著甜蜜的笑容。

一想到明天她的生日,有人可以陪她一起過,他不但是自己喜歡的人,還是掌握全球流行產業的男人;和這麼有名氣的男人談戀愛,她覺得好象是在作夢一般,這真是一場太刺激的戀愛了。

她走到公寓門口,快樂地自包包裡頭掏出大門鑰匙來,正準備打開門,沒想到突然有人自她背後拍了一下。

她嚇了一大跳,鑰匙掉到地上的同時,尖叫聲亦響起。

“你幹嘛啊?做虧心事喔?”李天德看著反應過度的卓妍君,一臉納悶地詢問她。

卓妍君一轉身看到李天德,跺了下腳,沒好氣地彎撿起鑰匙,然後雙手抆腰,對著李大德說:“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我剛剛被你這麼一拍,三魂

飛走一魂了。要找一天去廟裡收收驚啦!”

“我怎麼知道你會這麼沒膽子?”李天德一點也不認為自己有錯。

“是你自己一聲不響地就走到人家身後,不被你嚇到才奇怪!”卓妍君撫撫心口,仍然驚魂未定。

“拜託,現在又不是農曆七月,我哪會嚇到人:況且我長得也不算太差,喜歡我的女孩子還不在少數呢!”

“你這麼晚還來找我有什麼事?不會是專程要來喝我泡的咖啡吧?”心魂一定,卓妍君說起俏皮話了。

“你和浩寸隱是怎麼一回事?”李天德開門見山地問。“不是已經拍完照了,你怎麼還會到公司去找他?這件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哎喲,你別問得那麼自啦,我會不好意思。”一想到浩寸隱那張俊臉,卓妍君的雙頰又情不自禁地浮上兩朵耀眼紅霞。她其是沒用,想要隱藏自己的心思都不知從何藏起。

“你真的在和他拍拖?”李大德的眉微微一蹙,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終於還是發生。“雖然我很希望你可以進入演藝圈,但你可不能真的愛上他啊!”

“為什麼?”卓妍君喜悅的心情,因為李天德這一句話,好象突然被人給澆了一桶冰水般消失了,心裡十分不好受。

“為什麼?難道你忘了嗎?當初你是為什麼才到艾瑟倫公司去找他的?是因為他的女朋友安琪以為他另結新歡,才公然在百貨公司賞了你一巴掌。安琪是一個很會吃醋的女人,你不能愛他啊!”李天德好心的提醒。

“可是他跟我說,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變淡了,這件事情只是個導火線,他和她分手,只是早晚的問題。”卓妍君回想起浩寸隱舀對她說過的話,她仍舊選擇相信他所說的。

“他有才華,他就像個天生的明星,不論走到哪裡都能夠強烈地吸引所有人的

注意,難道你沒看過報章雜誌的報導嗎?曾經和他傳過花邊新聞的女人不知凡幾,他有數不清的曖昧緋聞、紅顏知己:這種人,你只能欣賞,一旦你真的愛上他,我怕到最後,傷痕累累的人會是你啊!”

李天德的話就像是尖銳的針,一針一針重重地紮在她的心上,著實讓她感到呼吸困難,教她不得不仔細思考她和浩寸隱的關係。

報章雜誌的報導,艾瑟倫那四人的名氣雖然很大,但她向來很少去注意,只知道有那麼才華洋溢、俊逸不凡的四個男人,她根本沒想過自己會有和這些人戀愛的一天。

卓妍君自包包裡頭拿出浩寸隱送給她的手錶,遞到李天德的面前,或許是要證明自己對他的感情,或許是要證明他對自己的感情,她將浩寸隱的那一點真心的證明給李天德看。“我相信他對我也是有那麼一點點感情的,你看,他今天還送了我一隻表,他很細心、很關心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知道該再和你說些什麼才好。”李天德看著表情堅決的表妹,輕輕地嘆了口氣。

當局者迷啊,如果愛情不會今人迷失,這世上哪還會有那麼多的傷心人呢。

“我……”卓妍君語塞,因為她自己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總之,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如果你真的覺得他值得你去愛,那你就去愛吧。我先走了,明天還要上班。”李天德轉身,放棄了說服卓妍君的念頭。只好勸自己想開一點,或許浩寸隱對錶妹是認真的也說不定,他不該因為浩寸隱的花心性格,就否認掉他對錶妹的好。

但如果事情能像他想象的那樣順利,那就好了。

卓妍君看著表哥離去的背影,並末開口叫住他,而心裡早就因為他的一席話,亂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