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月已升空,夜漸清冷,在洛隴國的皇宮內此時仍然是歌舞管絃,熱鬧不休,似乎大夥兒都有興致作樂到天明。因為今日正是洛隴國國王壽誕的日子,所有的鉅子皆來祝賀。

綺蘿公主正和她的一群姐妹淘聊天嘻笑著,清脆嬌柔的嗓音讓整個皇宮內都可以聽見她如銀鈴般的笑聲。

正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所以綺蘿也特別精心打扮一番、讓原本就花容月貌如絕代佳人的她,更加的豔光四射,讓在場的男人為之著迷,也讓在場的女人全失了顏色。

再加上她開朗的個性,一點也沒有公主的架子,大家都很喜歡和她相處,是故只要綺蘿一出現,周圍一定會圍著一大群人。

“綺蘿公主,你瞧那韋軫,從他一進來就一直盯著你目不轉睛的呢!”其中一人向綺蘿說著,指向韋軫所在的方向。“我敢打賭他對你一定有意思。”

“可是我對他卻一點意思也沒啊!”綺蘿轉轉骨碌碌的眼珠子,無奈地聳聳肩。“若你愛的話,不如我跟我父王說一聲,請他賜婚如何?”

“別鬧了,綺蘿公主。”

“誰跟你鬧啊?”綺蘿一臉賊笑地說道:“我可是很認真的喔!要不要啊?幫你做個媒!”

“還想幫我做媒?先管管你自個兒吧,都老大不小,我看你也該嫁人了!”

“我才不要嫁人!哼!”綺蘿淘氣地扮了個鬼臉。

“不嫁?那你就等著當老處女吧,看到時候誰還要娶你。”

“我娶!”

不知何時,韋軫已經站在結蘿背後。

韋軫此話一出,一群女子全都訝異地看著韋軫,好半晌說不出半句話來。

“怎麼了?在下有說錯什麼話嗎?”

“沒……沒……”

綺蘿的那群姐妹淘唯唯諾諾地回答後,就識相地全一溜煙拔腿就跑,留下綺蘿和韋軫兩人。

“喂,喂!你們怎麼跑了啊?別跑啊!傍我回來啊!”綺蘿站在原地喊著,可是她們就是沒一個回頭。“哼!氣死我了,竟全都跑光了!”

“你看不出來嗎?她們其實是要讓我們單獨相處。”韋軫痴迷的盯著綺蘿美麗的臉龐直瞧。

他有絕對的自信相信綺蘿終有一天會成為他的人。論職位,他是頗受器重的御前帶刀護衛;論長相,他長得也不至於太差,若論誰有資格當公主的駙馬,舍他其誰呢?

包何況,他還算是國王的兒子呢,因為國王再娶,娶了他的母親,於是他的母親成了洛隴國的皇后。而他母親在嫁給國王之前,當時他也已經五歲,所以他跟綺蘿並沒有血緣關係。

“單獨你個頭啦!找我有什麼事嗎?”

“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嗎?”

“沒事就不用來找我啦,我也不知道要跟你聊些什麼。”

“但我可是有很多話想和你說呢!像是……”

韋軫才說到一半,就被綺蘿打斷了話。

“啊,我口渴了,我想去喝杯水,你想說什麼下次再說好了。就這樣啦!”綺蘿不等韋軫回答,就徑自跑走,因為她真的不知道到底該和韋軫聊些什麼才好。

看著綺蘿如彩蝶般翩然離去的背影,韋軫在心中暗忖:綺蘿公主,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得到你。

綺蘿跑到國王身旁,漾出一抹迷死人不償命的甜美笑容說:“父王,今日是您的大壽,女兒祝您萬壽無疆,龜鶴遐齡,長生不老。”

“父王要是能夠活得那麼久的話,不就成了妖怪啦?那不成。”國王捻鬚笑呵呵地道。

“妖怪就妖怪,我又不怕,您要是成了妖怪,那女兒不就是妖精啦?”

“亂說話,我的女兒怎麼會是妖精呢?再這麼亂說話小心沒人敢娶你。”

“沒人敢娶最好,反正我又不想嫁人。”

“你都老大不小了,再不替你物色個好對象,你就要當老處女了。”

“老處女就老處女,我才不在乎。”綺蘿嘟噥著小嘴撒嬌開口:“我待在您的身邊這樣子不好嗎?”

“你喔!”

柄王搖搖頭,也拿自己的寶貝女兒沒轍。

※※※

“好累喔!累死我瞭如指掌”綺蘿一早就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地喊著。“真是會要了我的小命。”

“誰教你昨天不早一點上床睡覺。”紅兒一邊嘮叨著,一邊端水捧奩,為綺蘿梳打扮。

“昨天是我你王的壽誕嘛,難得來了那麼多賓客,我當然要去湊個熱鬧,你也知道我一向是最喜歡熱門的人了。”綺蘿對著銅鏡向紅兒撒嬌著。

“是是是,真是敗給你了。”紅兒只能苦笑。

紅兒是從小就服侍綺蘿的貼身丫環,和綺蘿差不多年紀,但是綺蘿從來也沒把她當下人般使喚著,總是很照顧她,對她很好,就像是對待新妹妹一般。

“公主啊,我覺得那個韋軫好像很喜歡你呢!”

“別說他了,昨大晚上他一直追著我跑,甩都甩不掉,真是討厭。”

“可是宮裡都傳說國王有意將你許配給他呢!”

“謠言止於智者,你不懂嗎?要傳就讓他們去傳,我才懶得去管,誰理他啊!”

“蘿兒。”

“母后,您怎麼一大早就來了?”

雖然皇后是綺蘿的後母,但是綺蘿還是以母后來稱呼她,以示尊敬。

“紅兒向皇后請安。”

“你先下去吧,我和公主有話要說。”

“是。”紅兒福了身才退下。

“母后,有什麼事情?幹嗎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還不讓紅兒聽?”

“當然是喜事啊!”

“什麼喜事?快告訴我!”綺蘿一臉喜滋滋地追問。

“昨夜你父王實在是太開心了,就多喝了兩杯,直嚷著要幫你找個好對象給嫁了,結果韋軫就毛遂自薦,對你父王說他非你不娶。看來他對你用情還挺深的呢!你覺得他怎麼樣?”

韋軫是皇后的兒子,說什麼皇后也會在國王的面前美言幾句。

“不要!”綺蘿一聽,原本洋溢著笑容的臉倏地垮下來毅然地回絕。“我不要嫁給他。”

“為什麼?”

“不要就是不要,我根本不喜歡他,要我跟不喜歡的人過一輩子我會瘋掉的。”綺蘿嬌嗔道:“要他找別的女人啦,我不適合他。”

“感情可以慢慢培養啊!也許久了你就會漸漸地喜歡上他呢!況且你也不小了……”

“不要!案王答應了嗎?”

“他也是挺喜歡韋軫那小子的……”

“你們都喜歡他,那乾脆你們去嫁韋軫算了!”

“看你這丫頭說這是什麼話?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你父王是要我來問問你的意思,不過我想他大概心裡已有打算了吧,我想你應該知道母后這次來找你的用意吧!”

“母后,我真的不想嫁給他啊!”綺蘿低聲央求。

“這恐怕由不得你了。我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我還有事,要先走了,你想清楚再告訴我。”皇后突然變得疾言厲色。

“母后……”

綺蘿失望地對著皇后的背影喊著,但是她沒有回頭。

“唉!怎麼辦啦?看來這次父王和母后似乎是認真的。”綺蘿又趴回桌子上哀聲嘆氣著。“為什麼一定要我嫁給韋珍?不嫁人難道不行嗎?”

“那你就乖乖接受他們的安排嘛,看來紅兒可以喝到公主的喜酒了。紅兒好開心!”紅兒待皇后一離去,才進門來,一聽到綺蘿的抱怨,立即如此道。

“不行,我絕對不可以嫁給一個我根本不喜歡的人,這樣對不起他,也對不起我自己。”

此時紅兒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種不好的預感,她輕拍綺蘿的肩輕聲安慰著:“公主啊,你就別想太多了……”

“我決定了,我要逃曬I”

“什麼?公主你別跟紅兒開這種玩笑啊!”天哪,她的預感果然沒錯。只是公主這種想法太瘋狂。太胡鬧了,這絕對不行啊。

“我已經決定了,就今日晚上。紅兒,你得幫我。”

“不行,公主,你一個女孩子出宮太危險了,我不能幫你這麼做。”

“拜託啦,紅兒,算我求你好不好?”

“不是我不肯幫你,而是這真的太危險了。”

“難道你忍心看我嫁給一個我根本不喜歡的人嗎?紅兒,我平日也待你不薄,求求你了!拜託啦,拜託!我不會把你抖出來的。”

“這……”

紅兒實在是無法拒絕綺蘿這般的苦苦央求,她也進退兩難啊,公主真是出了個難題給她。

“不然我跪下來求你好了!”

綺蘿才要跪下來,就立刻被紅兒阻止。

“公主跪不得,你會害紅兒折壽的。哎喲,我答應你就是啦。”

“真的?你願意幫我?”綺蘿笑逐顏開,露出迷人的小梨渦。“太好了,我就知道紅兒你一定會幫我的,我這些年算是沒有白疼你。”

“沒辦法,誰教你是我主子。”

“謝謝你,紅兒,我愛死你了!”綺蘿拿出她那一套撒嬌的功夫,緊緊地摟住紅兒。

“別把我抱得那麼緊啊,綺蘿公主,我快窒息啦!”

※※※

白天,紅兒照著約勢所計劃的逃月兌路線偷偷去安排,但是她心中總是覺得不妥。

好幾次中途就想要放棄,但是她又已經答應了綺蘿。

此刻夜深人靜,萬籟俱寂,正是出宮的好時機。

“怎樣?紅兒,你都準備好了嗎?有沒有被人發現?”綺蘿已換掉平日華麗的衣裳,換上簡陋的荊釵布裙,但是仍然難掩她高貴的氣質;粉雕玉琢的臉龐也沒有因此失色,反而有另一種風情。

“應該部差不多了。麼主你翻牆出了皇宮,就會看到一匹馬,我將馬綁在宮外。”

“紅兒,謝謝你。等明天我父王和母后發現我不見的時候若追問你,你就說是被我下了迷藥,然後什麼都不知道,明白嗎?這樣子我父王和母后才不會怪罪在你身上。”紅兒這樣冒險幫她,她不能牽連到紅兒。

“我知道。公主你真的要走?”

“嗯。我非走不可,時候不早了,我該動身了。”

“公主你可千萬要小心啊!”

“我會的,你也是要小心一點,我走了。”綺蘿躡手躡腳地輕快跑了出去,不一會兒工夫,身影就消失在黑夜裡。

紅兒暗自嘆了一口氣,雖然綺蘿公主一直跟她拍胸脯保證說她不會遇到危險,就算遇到了危險,她也會想辦法逢凶化吉,要紅兒別老是替她窮擔心;可是就憑公主那點兒花拳繡腿的功夫,她怎能不替她擔心呢?

※※※

綺蘿小心翼翼地躲過侍衛。由於她從小在皇宮長大,所以對於皇宮的地形十分熟悉,一溜煙就來到皇宮的後花園。

“哈哈!這點兒高度難不倒我。翻過了這一面牆,我就自由了。”

綺蘿輕輕一翻,就翻出了皇宮,果真看見一匹紅兒替她準備好的棕色馬兒。

“上路囉!”

綺蘿動作利落地跳上馬背,將手中鞭子使勁一揮,馬兒嘶鳴了聲,便載著她離開洛隴國。

一抹纖麗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黑夜裡,直到再也看不見。

※※※

“你說什麼?公主不見了?”。國王在早朝聽見這個消息,氣得怒聲咆哮,在場的人全都噤了口。

“是……是啊,今早我要去找公主,才發現她人不見了。”女乃娘惟惟諾諾地答著。

“紅兒,你是公主的貼身丫環,你總該知道公主到哪兒去了吧?”國王轉而問在一旁的紅兒。

“奴婢不知道……我昨夜喝了一杯公主泡給我的茶,就……昏過去了,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紅兒膽戰心驚地說著,生怕國王不相信她。

“這丫頭簡直是……”

原本他還要繼續嘮叨下去,此時在一旁的韋軫開口:

“國王,讓我去把公主給找回來吧!”

“我有十成的把握。”韋軫的眸中閃著銳利的光芒,“但是如果我能把公主帶回來,可否請國王將公主嫁予我?”

“這……”國王猶豫了下,不知道該不該答應韋軫這個要求,雖然他早有意將女兒嫁給他。

畢竟他年事已高,而他們並沒有血緣關係,若有了韋軫這個得力助手,也可以幫他分擔一半的國事。

“我看您就答應了吧!綺蘿這丫頭就是太野了,有韋軫管住她,我想再好不過,您說是吧?”皇后在一旁慫恿著國王。如果能讓她自己的兒子和綺蘿成婚,那麼將來洛隴國就是兒子的了。

“我想不如這樣吧,等你找回綺蘿再做定奪。畢竟我還是想聽聽她的意見。”國王捻捻鬚,嘆口氣說:“真不知道她到底跑哪兒去了。”

“放心吧,讓韋軫去找,一定能把她找回來的。韋軫做事您還不放心嗎?”

“是啊,國王,我立刻就出境去公主,想念她應該沒跑太遠才是。”

“那好吧,路上要小心。”國王叮囑著。

“嗯。”韋軫頷首領命,隨即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