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何芷琳開門走出休息室,才關上門轉過身,竟正好和站在門口抽菸聊天的三個男人對看,四人同時都愣住。

其中一個男的呆呆地問:“你怎麼會從裡面出來?”

何芷琳決定不回答,低著頭不發一語地快步走開。

看著何芷琳離去的纖弱背影,阿修歪著頭喃語道:“休息室裡只有雋風跟她,孤男寡女的在裡頭,該不會是在辦那件事吧?”

話才說完,呂雋風打開門若無其事地走了出來。

三個男人看他的眼神既曖昧又詭異,看得呂雋風渾身不自在,忍不住吼道:“看什麼看?幹麼這樣看我?”

阿修一臉瞭然於心的笑容。“抱歉!罷剛我不知道你在裡頭和小妞玩,難怪你要我別催你,你應該跟我說一聲才對,我們可以先去KTV等你,讓你能玩得盡興點。”

呂雋風頓覺烏雲罩頂,沒好氣地說:“別亂說,我跟那女的沒怎樣。”

但是阿修不理會呂雋風的辯駁,還對他曖昧地眨了眨眼。

“唉啊!在兄弟面前沒什麼好否認的,不錯喔!你的妞很正喔!”原來雋風喜歡這種看起來嬌弱堪憐的小女人,怪不得之前那些主動貼上來的辣妹他一個都看不上眼。

呂雋風狠瞪他一眼,再次澄清。“她不是我的妞!罷剛是誤會,她只是要找人跑錯地方。”

“不是?”阿修瞄他一眼。“好啦,不是就不是。”

三個夥伴有志一同地露出詭異微笑,擺明了不相信。

“呿!懶得跟你們說。”清者自清,多說無益,呂雋風懶得浪費口水。

“走了!不是要去KTV慶功嗎?”

“等等!”阿修出聲阻止他。“再等一下,剛剛在頒獎台那邊看到一個正妹,好巧,一問之下居然是我以前小時候的鄰居,後來她搬家失聯,我請她跟我們一起去唱歌,她先去看台那邊找她朋友。”

他話才說完,前方一個性感鬈髮、打扮入時的辣妹小碎步跑了過來,一隻手還拉著一個身穿白色小洋裝,一臉不情願的清麗小女人。

呂雋風和三個夥伴同時驚訝瞪大眼。

“哈囉!”陳苡星大方地跟他們打招呼,並順便介紹她帶來的朋友。“她叫何芷琳,是我的同事兼好友,第一次跟我來看賽車,她個性比較文靜內向,所以話不多。”

陳苡星只顧著講話,沒發現幾個男人的表情不太對勁,說完,又轉頭跟何芷琳介紹。“芷琳,他們是負責賽車維修和改造的阿雄、阿凱和阿修;阿修是我小時候的鄰居,我們國小還讀同一班喔!至於另外這位……”

陳苡星眼睛一亮,看向呂雋風,他濃眉銳目、五官俊朗、身材挺拔,又有種狂放不羈的氣質,正是她所欣賞的那一型。

“你是呂雋風對不對?你剛才比賽時真的好厲害,把對方遠遠甩在後頭,真是多虧了你,我們這一隊才能獲勝。”

為了拉近關係,陳苡星說得與有榮焉,其實賽車女郎根本不屬於哪一個車隊,只是主辦單位剛好安排她為銀風車隊舉牌罷了。

陳苡星努力討好地說著,卻發現對方沒反應。

四個男人都猛看著她身後的何芷琳,她疑惑轉頭,看見何芷琳窘得臉色辣紅,直扯著她的衣服,小聲央求。“拜託……我們回去了好不好?”

何芷琳很氣自己不懂得拒絕人,明明想回家,偏偏又拗不過陳苡星的要求,被她拉來這兒認識新朋友,結果對方居然是……

一旁,阿修很多嘴地質疑。“你確定你的朋友很內向?”都敢跟雋風在休息室獨處了,這樣很內向嗎?

“什麼意思?”陳苡星不解反問。

“剛剛,她在裡頭和……噢——”阿修痛呼出聲,因為呂雋風踹了他的小腿肚一下。

他隨即改口說沒事,笑咪咪地換了個話題,邀約道:“我們要去KTV慶祝今天比賽獲勝,雋風這次可以拿到一大筆獎金,他負責請客,你們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啊?”

阿修對美女向來都很殷勤,尤其又是和呂雋風孤男寡女關在一個房間裡的美女,他更是好奇地想多瞭解一些。

“不用了,謝謝。”何芷琳長長的睫毛垂下,無措地搖頭。“我想回——”

“當然好!”陳苡星立即截斷何芷琳的拒絕,滿口應好。

何芷琳驚訝地抬頭,面露難色。“苡星,你自己去就好了,我——”

蚌性海派的陳苡星拉著她說服道:“好啦,我們就一起去KTV唱個過癮,人多一點才熱鬧嘛!”

“走嘛!一起去沒關係,我們都很好相處的。”一旁的阿雄也插話附和。

“沒關係啦,你們去就好了。”何芷琳表情很為難,她真的不想去,尤其還要面對眼前那個叫做呂雋風的男人,她頭皮發麻,休息室裡頭的景象自動浮現腦海。

“你們很煩耶!人家不想去就不要勉強了。”呂雋風忍不住開口。

他可不希望何芷琳去,單純跟愚蠢只有一線之隔,要是她蠢得被套出話,說出他在休息室裡被月兌下內褲的糗事,他的一世英名就毀了,肯定會被笑死。

呂雋風看來不怎麼歡迎她們,陳苡星一臉尷尬,但何芷琳卻是微微鬆一口氣,以為可以不用去了。

一直沒有開口的阿凱忍不住說:“你幹麼?口氣幹麼這樣?”

呂雋風沒回答,擺明了不歡迎的態度讓阿修更加覺得其中有鬼,更想弄清楚,馬上當起和事佬。

“哈……別理他,他這小子鬧鬧小脾氣而已;走啦,一定要跟我們去,怎麼可以不去呢?”

他特意跟何芷琳說:“你別怕,我們只是講話比較粗魯,沒有惡意,也不會傷害你們,我跟苡星又是舊識,你別跟我們客氣,坐我們的車一起去KTV唱歌嘛!”

“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真的……”何芷琳慌張地忙著拒絕,但是陳苡星已經爽快應好。

“好耶~~萬歲!我們搭你們的車一起去。”

何芷琳皺眉,小聲地跟陳苡星說:“苡星,我不……”

陳苡星拉住她不讓她走。“是不是朋友?是就跟我一起去。”

此話一出,何芷琳深深嘆了一口氣,無力反對,只能乖乖點頭。

“好吧……”

見兩位美眉達成共識,阿修、阿凱、阿雄一起大聲吆喝。“好!說走就走!”

大勢已去,盡避何芷琳心不甘情不願,盡避呂雋風不希望她們去,但是四票對兩票,少數服從多數,這場KTV的慶功宴是勢在必行了。

稍後,一行人來到賽車場旁邊空地改建成的臨時停車場,停在一輛造型酷炫的黑色跑車前。

“天啊!好酷~~”陳苡星一見到跑車,眼神迸出興奮眸光。

這輛跑車一定是呂雋風的,果然人跟車一樣,都是又帥又有型。

“我們可以坐這輛車嗎?我好想坐坐看喔!”最好是可以坐在呂雋風旁邊的副駕駛座,那就更棒了!

只見阿修綻出得意一笑。“當然可以!來,我幫你開門。”果然是識貨的女人,酷車配美人,相得益彰。

說完,開了副駕駛座的門,讓陳苡星坐進去,自己則是繞到另一邊坐進駕駛座裡。

“等等!這不是……”陳苡星看著阿修發動車子,一愣,怎麼不是呂雋風來開車?

阿修笑著介紹。“我這台車很炫吧?皮椅是特別訂製的,坐起來超舒服的。”家裡開修車廠,他隨時可以幫愛車改造。

“對……很舒服……”陳苡星尷尬澀笑,人家她比較想坐在呂雋風旁邊的說……唉,算了。

她搖下車窗,朝還站在外頭的何芷琳喊。“芷琳,快點上車,還站在那裡做什麼?”

“哦。”

何芷琳乖乖點頭,打開車門正要上車,阿修卻在此時暗示阿雄和阿凱。

“喂!你們兩個還不快上車在幹麼?人家芷琳要坐雋風的車啦!”說完,他又對何芷琳說:“芷琳,我這輛車坐不下了,你搭雋風的車吧!”

“好!馬上上車。”阿雄和阿凱聽懂了,兩人交換了一個曖昧的笑,連忙坐上跑車後座卡位,故意將何芷琳和呂雋風湊成對。

陳苡星還來不及反對,阿修已經踩下油門,手伸出車窗外揮揮手。“KTV見。”

何芷琳傻在當場不知該說什麼,呂雋風氣得大吼。“阿修!你搞什麼?”

但是阿修的跑車已經開走了,現場只剩下何芷琳和呂雋風面對面看著彼此,氣氛有點尷尬。

呂雋風翻了個白眼,只好認命地說:“走吧!我載你。”

天啊!為什麼他就是擺月兌不了這個女人呢?照理說把她趕出休息室應該就沒事了啊!

何芷琳心驚,單獨坐他的車?不太好吧!

“不、不用麻煩你了,我可以自己搭出租車過去,請你告訴我那家KTV的地址。”她才不敢搭他的車呢!就怕不小心又惹到他。

呂雋風看得出她很怕他,只覺得好笑,拜託!只要她不多嘴,他才懶得理她咧!

“你確定?這裡是郊區哦!出租車不好招,就算你叫無線電出租車也不見得比較好,一個落單的女人獨自坐出租車,你不怕引人犯罪?”他好心提醒她該注意的危險,如果她硬要自己搭車,那他也沒辦法。

“這……”何芷琳咬唇猶豫,他說得對,坐出租車不見得比坐他的車安全,他應該不是壞人吧?如果他有不良企圖的話,那麼剛剛在休息室裡就是最好的犯罪時機,但是他沒有。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

想了想,何芷琳做出選擇,決定搭呂雋風的車與陳苡星他們會合。

她跟在呂雋風后頭走,走了十幾步路,看見呂雋風停在一輛黑色重型機車前,手探向牛仔褲口袋拿鑰匙,她心裡打了個突,正想發問時,呂雋風已經拿出一頂安全帽塞給她。

“戴著。”他命令。

“嗄?!”何芷琳接過那頂造型龐克的安全帽,傻住。

安全帽?重型機車?難道……這是他的車?

呂雋風戴好了黑色全罩式安全帽,修長的雙腳利落地跨上重型機車,發動引擎,重型機車噗噗作響,一副即將往前衝的模樣。

何芷琳一臉難以置信,還愣愣地抱著安全帽呆站著。

見她沒動作,呂雋風比比後座,催她:“幹麼?戴好安全帽上車啊!”

“我們要坐這輛機車去?”何芷琳一臉害怕地看著眼前的重型機車,那表情彷佛重型機車是野獸,會咬她似的。

“不然呢?”呂雋風不耐煩地反問。

“我、我穿裙子,而且……”而且他看起來就不像是會守交通規則的人,速度會飆很快,她不敢坐。

呂雋風看出她的心思,挑眉問:“不敢坐啊?”

因為怕激怒他,何芷琳咬著唇不敢承認。“也不是啦……”

呂雋風大吼一聲。“不是就快上車!”

煩耶!女人就是這樣,扭扭捏捏、拖拖拉拉。

“好、好、好。”他一吼,她縮著脖子趕緊戴上安全帽,爬上重型機車後座側坐。

但是她一坐上去,前座的呂雋風馬上深呼吸,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側頭忍耐地說:“這位小姐!你看過有人坐重型機車是側坐的嗎?”女人真是麻煩!

“沒有嗎?”傻氣的問話傳進耳朵裡,他差點吐血。

“當、然、沒、有!”呂雋風大吼。“要跨坐啦!你是想摔出去還是想自殺?”

“好!你別罵了,我馬上坐好。”

何芷琳嚇到,趕緊撩高裙襬跨坐,原本及膝的裙襬因此往上跑,露出了雪白大腿,她怪彆扭的,雙手壓著裙襬,深怕春光外洩。

“抱緊!”通知一聲後,呂雋風的耐性用完,一催油門,重型機車倏地飆出,同時,尖叫聲也一併從何芷琳的嘴巴里飆出。

“啊——”

何芷琳被這驚人的車速嚇得花容失色,已經無暇介意裙襬飄飄、春光外洩的事了,她雙手很聽話地緊緊抱住呂雋風的腰,就怕小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