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呂雋風在何芷琳的眼前彈了一個響指,問她:“你還好吧?要不要送你去醫院?”她表情看起來還很茫然,該不會是被球打傻了吧?

“不用,你……”何芷琳緩慢地搖了搖頭,察覺到自己正依偎在他懷裡,迅速臉紅,想爬起來,卻發現手腳都軟綿綿的,渾身乏力。

“你還認得我吧?我是呂雋風,剛剛正好也在公園裡,你應該沒被球打傻吧?會不會想吐?你確定真的不用去醫院檢查一下嗎?”他黑眸認真地盯住她,上下打量一遍,就怕哪兒有外傷。

“真的不用,我只想要坐起來。”何芷琳頭低低的,避開他的注視。

她試著想撐起身子,呂雋風已經先一步動作,輕輕鬆鬆就把她攔腰抱起,將她抱到旁邊的一個白色涼椅上坐下。

何芷琳臉上一陣辣紅,這樣被男人抱著走的經驗她還是第一次。

放她坐下後,呂雋風在她身旁落坐,不放心地又伸出三根手指頭在何芷琳面前搖了搖。“來!版訴我,這是幾根?”

“三根。”何芷琳有問必答。

“好!那我呢?除了認得我是呂雋風之外,還記得我們是在哪裡認識的嗎?”他怕她腦袋受損,還是問清楚一點比較妥當。

“賽車場。”

“賽車場的哪裡?”

“嗯……車隊休息室。”回想起在休息室的那一幕,何芷琳一陣窘,怕他問得再更深入,趕忙說:“謝謝你,我真的沒事,沒失憶也不會噁心想吐,真的很感謝你幫我。”

“沒什麼,我只是碰巧在這兒而已,對了!”他想到一件事,東張西望地像在找人。“奇怪,剛剛用籃球打到你的那三個學生怎麼不見了?你已經清醒了,他們應該來向你道歉才對……”

“沒關係啦!”何芷琳不在意地搖頭。“反正我也沒受傷,不需要他們負責,再說我相信他們也不是故意要傷害我。”

呂雋風聽了,奇怪地看了何芷琳一眼。

“怎、怎麼了?”她疑惑他的眼神。

“你很懂得體貼別人。”有這麼寬容個性的人還真不多,像他就不會這樣想,好漢做事好漢當,該負的責任還是要負。

“會嗎?”何芷琳淺淺一笑,突然想到。“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既然接受了他的幫忙,她乾脆坦然面對他,總不能每次在街頭巧遇都偷偷溜走吧!再說,他現在態度滿和善的,不像昨天那樣對她很不耐煩,輕鬆聊聊天應該沒關係吧?

“我……”呂雋風不知道該怎麼說他與父親之間的事,嘆了口氣,隨口說道:“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跑步,就來了。”

她聽了,先是咬唇沉吟,接著才小心翼翼探問。“是不是有不開心的事?”

呂雋風驚訝瞪眼,反問她。“為什麼這樣問?”

何芷琳歪著頭,直言道:“我有看到你在跑步,但是臉色很難看,還皺著眉,好像不是在健身,而是在發洩什麼似的。”

呂雋風恍然大悟,點點頭。“你的視力果然很好,我在那邊跑步,臉上什麼表情你都看得見,還騙我你有近視七百多度。”

被他這麼一說,何芷琳急得直髮汗,連忙解釋。“對不起啦!我昨天不是故意騙你的,我是……很難為情,又覺得很糗,所以才那麼說,不過我真的沒看見什麼,我一直是閉著眼睛的。”

相較於她的緊張解釋,呂雋風聳肩一笑。“你不必那麼緊張,看見了也無所謂。”

他是男人,沒在計較春光外洩這回事;倒是她,提起昨天那檔事就手足無措,一張臉紅通通的,還滿……滿可愛的,害他一瞬間有點看傻了。

“嗄?”何芷琳不解。“可是你昨天不是希望我不只眼睛不好,還要快點把那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我當時不知道你是怎樣的人,誰知道你會不會到處張揚宣傳?當然得先警告一下。”

何芷琳立刻說:“我不會。”

呂雋風點頭。“我想也是。”

昨天在KTV裡和她相處下來,他發現她是個文靜溫婉的女孩,再加上剛剛她表現出來的寬容態度,顯示她EQ不錯,這樣的人應該不會碎嘴到哪裡去。

“那你可以放心把不開心的事說給我聽啊!別把不愉快憋在心裡,會生病的。”何芷琳翦水雙瞳看著他,散發出一種沉靜的力量。

他們算是朋友吧!又加上他幫了她的忙,她沒有理由不關心他。

靜靜地看著她,呂雋風突然發現她很像小白兔,溫馴、好親近、輕易讓人卸下心防,很想什麼事都跟她分享……

但是,他不是那種會隨便跟別人談心事的人,很多不愉快的事忍一忍就過了,有什麼好說的……偏偏想歸想,他居然不知不覺地開口了。

“其實我和我父親,還有我大哥有點問題……”

他一開口,何芷琳馬上認真傾聽,安靜聽著,時而點頭、時而隨著他煩悶的語氣皺眉,這麼一來,呂雋風愈說愈順口,一股腦兒把他家裡的狀況全說了。

說完後,呂雋風渾身暢快,方才心裡揮之不去的煩悶全消失了,但同時他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瘋了嗎?跟她說這些做什麼?他的臉一陣熱,對於自己輕易向別人抱怨感到微窘。

何芷琳了悟地點頭,沒有評論什麼,不置喙他父親獨裁,也不訓他反骨,本來家家就都有本難唸的經,重點是呂雋風願意說出來,那至少就有了宣洩的管道。

她只是淡淡地開口問:“運動完肚子應該很餓吧?我肚子也剛好餓了,這附近有一間超好吃又超便宜的咖啡廳,他們家的巧克力鬆餅做得很棒,我請你吃吧!當作你剛才幫我忙的謝禮。”

每當她不開心的時候,就會好好大吃一頓以安慰自己,這樣一來所有的不愉快就都忘記了,她希望呂雋風也能這樣。

“嗄?”呂雋風傻眼看著她,剛剛還鼓勵他說出煩心事,怎麼這會兒突然跳到肚子餓的話題?跳太快了吧?

說走就走,她起身又說:“怎麼樣?要不要?隨便你點喔!我請客。”

呂雋風忍不住被她逗笑了,也想不出任何不去的理由,索性爽快答應。

“好!看我吃垮你。”

他答應了,何芷琳因此粉唇綻開來,輕笑著說:“我不怕……”

稍後,呂雋風和何芷琳相偕來到公園附近一家不怎麼起眼的咖啡廳。

咖啡廳很小一間,只有小小的吧檯及五張桌子,藍白色系的裝潢,走小而精緻的路線,供應甜點、飲品和店內的招牌餐蛋包飯。

何芷琳和呂雋風面對面而坐,她點了附帶融化熱巧克力的鬆餅,鬆餅上頭裝飾著鮮女乃油和紅櫻桃,另外又點了一杯草莓冰沙,呂雋風則是點了咖哩蛋包飯和冰拿鐵。

呂雋風大口吃著蛋包飯,姿態豪邁,卻不顯得粗魯難看。

“好吃!”他邊吃邊稱讚,很快地吃完了蛋包飯,用餐巾紙抹抹嘴,再痛快地喝著冰拿鐵。

“好吃對吧?”何芷琳見他吃得滿足,自己也覺得滿意,很高興她介紹的東西他喜歡。“我就說這家東西不錯吃,你要不要再吃吃看這個鬆餅,外酥內軟,烤得很夠味。”

她又把鬆餅推往他面前,希望他也能品嚐一下。

何芷琳胃口小,一大盤松餅只吃了一小塊,她幫他把濃郁香甜的巧克力醬淋在鬆餅上,盼著他吃。

呂雋風叉起一塊鬆餅,送入嘴裡咬一口,咔嗞聲響起,帶點兒微苦滋味的巧克力醬充斥整個口腔,他立即一臉驚豔,果然是外酥內軟,連他這個不太吃甜食的人都覺得好吃。

“如何?”她等著他的評語。

“超好吃!”呂雋風猛點頭,又吃了第二塊。

“好吃就全部都給你吃,吃巧克力最棒了,可以刺激腦內嗎啡分泌,增加愉快感,吃得飽飽的,煩心的事自然就忘光光了。”何芷琳笑著繼續催促他吃。

呂雋風一聽,懂她邀他來吃鬆餅的用意了,她是想用甜食來安慰他?

呿!女孩子的玩意兒對他會有用嗎?

但……話雖然這麼說,他心裡確實感到一陣溫暖,不過不是因為蛋包飯,也不是因為鬆餅很好吃,更不是因為巧克力的滋味,而是因為何芷琳的一番用心。

他感受得到她是個很純淨美好的女孩。

雖然就只是安靜聆聽、慫恿他吃甜食,可是……可是光是這樣,他內心竟得到了一股豁達的力量。

呂雋風定定地看著溫雅淺笑的何芷琳,忽然覺得眼前的小白兔很有吸引力、很惹人憐愛,瞧瞧!那吹彈可破的女敕肌、水汪汪的大眼、鬈翹的睫毛、小巧可愛的鼻尖、水女敕微嘟的粉唇……

糟糕!他怎麼有股衝動想伸手撫模小白兔的毛呢?

手有了自己的意識,不顧一切地往前伸,伸向何芷琳細柔的秀髮……

“嚇——”何芷琳倒抽一口氣,僵硬如蠟像,不敢動,眼睜睜地看著他的手接近她塞在耳畔的髮絲。

她驚愣的表情讓呂雋風驚覺自己在做什麼,他的手在接觸到她光滑如絲的黑髮前頓了一下,改而從她的髮絲中挑出一小片葉子。

“喏!一定是你剛剛暈倒時沾到頭髮上的。”

呂雋風表情一派自然,隱藏著心裡的真實悸動。

“謝謝……”何芷琳低聲道謝,此時耳根已經紅得跟鬆餅上頭的紅櫻桃差不多了。

那紅暈看得呂雋風心蕩神馳,哦喔!他有著微醺的感覺,突然很想吃一顆紅櫻桃……

他隻手撐頰,欣賞著她的娟麗韶顏,下意識地月兌口而出。“你臉紅得像櫻桃一樣。”

“嗄?”何芷琳紅著臉看著他,一時不明白他的意思。

呂雋風若無其事地拿起鬆餅上的櫻桃,一口送進嘴裡吃掉,然後笑著說:“沒什麼,櫻桃很好吃。”

轟!一把無形的火燒過何芷琳,她好熱,熱得渾身發汗、緊張無措。

是她想太多了嗎?她怎麼覺得他話中有話?

但重點是,她並不覺得自己受到了言語騷擾,她甚至喜歡他形容她像櫻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