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

何芷琳和陳苡星走出女廁和呂雋風他們會合,一行四人開始往登山步道走去,呂雋風幫何芷琳背了揹包,好減輕她的負擔。

他們來到的是坪頂古圳登山步道,石板塊搭建而成的登山步道寬度約可供兩人行走,由於他們八點多才出發,與其它登山客比起來算是晚了,步道上已經有人陸續往下走,為了幫下山的人留通路,他們一字排開,由呂雋風帶頭先走,身後依序是何芷琳、陳苡星,阿修墊後。

一路上,何芷琳將被陳苡星破壞的心情隱藏得很好,為了不破壞出遊的氣氛,依然維持溫和的笑容一邊爬山一邊和他們聊天。

當走到比較陡峭的地方,不待何芷琳開口求助,呂雋風已經先一步朝她伸出手。

“拉著我的手。”他說,厚實的大掌牢牢握住她伸出來的女敕白小手,稍稍使力,便將她安全地護住拉往高處的階梯。

何芷琳也學他向後伸手,想拉陳苡星一把。

但是陳苡星不領情。“不用了,我沒有那麼金枝玉葉,還要人家拉。”

何芷琳尷尬地縮回手,呂雋風和阿修注意到她們的互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決定先保持沉默。

爬了約莫一個小時後,呂雋風看見前面步道旁有一座供登山客休息的涼亭,提議大家坐下來休息。

進入涼亭裡,山上的微風吹來,帶來令人舒暢的芬多精,加上青山嫵媚、蒼穹澄藍,如此美景豈可不拍照留念。

阿修於是拿出事先備妥的相機提議道:“來,在這裡拍張照片做紀念。”

他請過路的登山客幫忙,幫他們四人襯著豔碧清麗的山景拍了一張紀念照。

緊接著他又熱心地說:“來來來,這個角度看出去的風景超棒,還有青翠的竹林當背景,我在這裡幫你們兩位美女拍張合照。”

“好啊!那就麻煩你了。”何芷琳笑著說好,率先走到阿修指定的拍照位置,語氣溫柔地跟陳苡星招招手。“苡星,快來,我們一起拍照。”

陳苡星還在介意她說喜歡呂雋風的事,但又不想在呂雋風面前顯得小家子氣,只好走過去配合拍照。

何芷琳勾著她的手溫婉淺笑,陳苡星則搭著她的肩,裝出開心的笑臉。

阿修按下快門,同時稱讚。“兩位都超上相的,等回去後,我會把照片寄到你們的信箱裡。”

他拍完照,收妥相機後,忍不住叫道:“好餓喔!爬山還真是消耗體力,剛剛忘了在停車坪那裡買點食物帶上來吃。”

何芷琳坐在涼亭的椅子上,聽到阿修喊餓,立刻打開揹包說:“我有帶一些點心,是我自己做的,如果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吃吃看?”

阿修馬上湊過去看,只見何芷琳從揹包裡取出好幾個保鮮盒,當盒蓋打開後,烤得金黃香脆的鬆餅出現在眼前。

陳苡星冷眼不悅地看著她,覺得她心機很重,爬山就爬山嘛!還裝什麼賢慧準備點心,相較之下她什麼都沒準備,顯得很沒用。

“是鬆餅!”呂雋風一臉驚訝。“你也會烤鬆餅?”

以前他對鬆餅這種甜點沒有多大感覺,但自從和何芷琳一起分享過鬆餅後,他變得很愛吃鬆餅。

何芷琳靦眺一笑。“最近才剛學的,吃吃看,我還有帶不同口味的醬和熱紅茶。”

她——取出食物放到涼亭的石桌上,再拿出紙杯倒了四杯熱紅茶。

“看起來好好吃,我就不客氣嘍!”阿修捧場地立刻朝食物進攻,將鮮女乃油擠在鬆餅上大口咬下,邊吃邊稱讚。“好吃,贊!”

呂雋風吃了一口塗上巧克力醬的鬆餅,揚起驚喜的笑。“你很不錯耶!超厲害的,跟那天在咖啡廳裡吃到的不相上下。”

何芷琳被贊得心花怒放,深深覺得犧牲睡眠,一早起來準備點心是值得的。

她端了熱紅茶,心無芥蒂地遞給在一旁臉色微臭的陳苡星。“苡星,來,這杯給你,你想吃什麼口味的鬆餅,我幫你弄。”

陳苡星冷冷看了她一眼,手伸向前像是要接住杯子,但又故意手一滑,讓紙杯在何芷琳手中凌空落下。

“啊!”何芷琳驚叫出聲,熱紅茶灑出杯子,燙到了兩人的腳。

幸好陳苡星穿著長馬靴安然無恙,但何芷琳穿帆布鞋和七分褲,熱紅茶直接就潑向她的腳踝。

事故發生後,何芷琳第一反應是從包包中翻出面紙,蹲下來幫陳苡星擦馬靴上的茶漬,並且向她道歉。

“苡星,對不起,我笨手笨腳的,你有沒有燙到?”

“芷琳!”

陳苡星還沒有反應,呂雋風已經跨步上前一把拉起何芷琳,將她拉到一旁椅子坐下,蹲下來檢查她被燙到的地方,發現她的腳踝都紅了,趕忙拿起礦泉水淋下去。

陳苡星這時才發現何芷琳被燙著了,她驚嚇地看著那片紅,咬著下唇,心裡冒出歉意,但是又拉不下臉去關心,只有怔忡地站在一旁。

呂雋風忍不住抬頭吼陳苡星。“你到底在幹什麼?害芷琳被燙傷了。”

“沒關係,我沒事,你別罵她。”何芷琳立刻替好友緩頰。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陳苡星被這麼一吼,內心的歉意頓時消失,仰高下巴大聲回話。“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沒拿好而已,你們現在到底還要不要爬山啊?還是留在這裡吃鬆餅喝茶就好?”

呂雋風不滿地看著她,胸膛劇烈起伏,很生氣,氣氛劍拔弩張,阿修見狀,跳出來當和事佬。

“喂!”只見他扯了扯陳苡星的袖子。

“幹麼啦!”陳苡星氣呼呼地甩開他的手,瞪他。

“走啦!我跟你先繼續往上走。”說完,又對呂雋風說:“我先帶她上山,你陪芷琳在這裡休息一下,等會兒再跟上來。”

接著,他硬拉著陳苡星離開涼亭,往登山步道走去。

“別拉我,我自己會走……都說不要拉了,針織衫會被拉松的……”

“你自己好好走,我就不會拉你啊……”

陳苡星和阿修互吼的對話隨著他們的背影愈來愈小聲。

他們走後,呂雋風小心翼翼地撩高何芷琳的褲管,想幫她月兌掉溼掉的鞋機。“我看看有沒有起水泡。”

何芷琳不好意思麻煩他,紅著臉搖搖頭,縮回腳。

“沒關係,我自己來。”

她曲起膝蓋,月兌去襪子和鞋子,觀察腳踝的狀況,一邊安撫他說:“還好,看起來好像沒有起水泡的樣子,不礙事啦!”

她愈是這樣無所謂的態度,讓呂雋風愈是心疼,同時也氣她太溫柔善良了,明明自己被燙到了一定很痛,但是剛剛居然只顧著關心朋友,會不會太傻了?

他抓著她的腳,以和剛剛完全不同的溫柔口吻關心地問:“還會不會痛?”

果足被呂雋風給握住,何芷琳一陣羞窘,其實被燙到的地方只有一點點痛,不礙事,比較困擾她的是,被他握住的地方彷佛通了電似的,不斷輻射出熱能,害她開始身體發熱。

“沒事了啦,也不痛。”她低垂著頭,很緊張地把腳抽回來。

呂雋風站起身,下了決定。“等一下我們別上山了,我先帶你下山,雖然你腳上的燙傷看起來沒怎樣,但還是找間藥局買燙傷藥膏來搽比較安心。”

她的鞋襪都已經溼了,這情況不適合再繼續登山。

“可是苡星他們在等我們。”

“沒關係,我打個電話通知阿修,請他繼續陪苡星登山,並且拜託他負責把她安全送回家。”

“好吧……”何芷琳這才悶悶地點頭。

見她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呂雋風試探地問:“你跟她怎麼了?”

何芷琳搖頭,簡單地說:“沒什麼,只是有一點溝通不良。”

她隱約猜得到原因,苡星一定是因為她私下跟呂雋風有交集而不高興,不過這些事情怎麼能跟他本人說呢?

“最近有吵架嗎?”

何芷琳搖頭,雙眸卻已蒙上霧氣,她真的不懂苡星為何反應會這樣激烈,和好友之間有了摩擦,讓她很難過。

看她可憐兮兮的模樣,呂雋風有種心口被射了一箭的感覺,他情不自禁伸手模模她的頭,試圖轉移她的情緒。“我好像還沒告訴你,你今天戴的櫻桃耳環很適合你,很可愛。”

何芷琳一聽,水眸倏地瞪大。

他有注意到!

天啊!她以為他不會留意小細節,沒想到他不僅有注意她的耳環,還誇她很可愛。

她愣愣看著他,不自覺地臉紅起來,原本的白玉耳朵變得又紅又燙,胸口劇烈起伏,感覺心臟快要跳出喉頭了。

他瞬也不瞬地看著她,深邃眼眸透出如炬眸光,突然有股想吻她的衝動。

他緩緩俯身,俊臉不斷放大,近在咫尺,她不知該作何反應,只能僵在原地,緊繃地屏息閉上眼……

這一刻,她不怕呂雋風的靠近,她怕的反而是自己飛揚失控的心,她隱隱期待著,期待他的親近。

她在期待中感覺到熱熱的氣息逐漸靠近,令她泛起一陣敏感哆嗉,接著,熱熱的、軟軟的唇瓣很輕很柔,彷佛怕嚇著她似的,輕輕刷過她的耳畔。

不遠處,登山步道傳來登山客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何芷琳被那外來的聲音嚇到,猛地睜眼,緊張的臉對上呂雋風帶著玩味的臉。

呂雋風還不肯退開,她卻怕隨時會被人撞見兩人曖昧的場面。

就在她要開口提醒他有人來了時,呂雋風露出俊魅笑容,以極快的速度啄吻了她微啟的唇瓣一下。

蜻蜓點水的一吻,瞬間在何芷琳的心裡掀起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