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呂雋風打了電話給阿修,說明他要帶何芷琳下山去藥局搽藥,麻煩他跟陳苡星說一聲,登山結束後自己搭車回去。

阿修一聽,很有義氣地應允。“沒問題,我會負責陪陳苡星和送她回家,你安心陪芷琳下山。”這是好朋友跟何芷琳感情增溫的獨處機會,他當然要幫忙嘍!

“謝了!”這頭呂雋風道了謝,掛斷手機。

那頭,陳苡星從阿修講手機的單方面回話推敲出大概的內容,氣呼呼地叫道:“他們要先離開是不是?拜託!哪有人這樣不合群的?”

“你很吵耶!”阿修沒轍地翻了個白眼。“人家雋風跟芷琳看對眼了,我們就識趣一點,別去當電燈泡了,走了!我陪你繼續往上爬。”

陳苡星一聽,更嘔了,鬧脾氣地嚷著:“我不爬了,我要走了。”

說完,跺腳往回走。

“嘖!你這女人脾氣很大耶!”阿修搖頭,在後頭邊喊她邊追上。

涼亭這邊,呂雋風通完電話後便幫何芷琳把東西都收進揹包,他將她的揹包背到自己身上,又拎著她溼淋淋的鞋子,將鞋帶打了一個結,掛在手臂上。

整個過程中,何芷琳都是低垂著頭,兩坨紅雲薰染在她的雙頰上,遲遲未褪。

當呂雋風準備就緒後,便在何芷琳的面前背對她蹲了下來。

“上來,我揹你下山。”

“嗄?不要啦!這樣很難為情,我會被路人笑。”何芷琳看著他厚實的寬背,驚慌地拒絕。

“怕什麼?要笑也不會只笑你一個人,我也會一起被笑進去,再說,你現在是要怎麼自己走下山?”鞋子都溼到會滴水了,根本不能穿。

她看著那隻被呂雋風掛在手臂上的帆布鞋,確實是一直在滴水沒錯,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讓他背。“勉強穿一陣子應該沒關係吧!”

“不行,燙傷的皮膚悶在溼鞋子裡走路更容易摩擦破皮,要是因此發炎或變成蜂窩性組織炎,豈不是更慘?”

“可是我很重,你揹我下山會很吃力。”而且她也會害羞,想到要貼靠著他的背,她很緊張。

“你很重?”他露出懷疑眼神,瞧她瘦得弱不禁風的模樣,是能重到哪裡去?

他這樣露骨地盯瞧她全身,她更是發窘,語氣含嗔。“真的啦!”

“我上次在公園裡就抱過你了,一點都不重,你應該再吃胖一點才對,上來!也不過才一段路而已;而且你放心,我知道還有另一條產業道路離停車場比較近,且登山客比較少,你不用怕被笑。”說著,大姆指比了比他的背,要她趴上來。

何芷琳遲疑著,呂雋風又催促她一遍。“上來,安啦!”

何芷琳這才小心翼翼地上前,她才剛將雙臂繞上呂雋風的脖子,他便立即反手交叉拖起她的臀部,一瞬間的功夫,很輕鬆地揹著她站起身,邁開大步走出涼亭。

何芷琳讓他揹著,柔軟的前胸緊貼著他厚實的背,害她緊張到胸口裡小鹿亂亂撞。

他身上帶有一點皂香和男人的汗味,不難聞,甚至傳達著一種刺激感。

他的背比看起來還寬闊,肌肉結實有力,一動作,背後的擴背肌苞著牽動,讓她清楚地感受到男女的差別。

走在產業道路上,果然人車稀少,偶爾有幾個路人對他們投以好奇曖昧的眼光,呂雋風不以為意,沒把旁人的目光放在心上。

但是何芷琳臉皮薄,彆扭地細聲央求他。“應該沒多遠了吧!接下來我自己走就行了。”

呂雋風聽出她的不自在,交代她。“就快到停車場了,你別管別人怎麼看,把臉埋著就好。”

“哦……”何芷琳小小聲地應話,羞窘地把臉埋在他頸項間避開路人目光。

她吐氣如蘭,溫溫的氣息如暖流噴吐在呂雋風的脖子上,搔得他一陣麻,熱氣從她氣息吹吐著的地方蔓延開來……

呂雋風頓時覺得好熱,尤其是與她相貼的背更是熱。

“對不起,害你流了好多汗。”擔心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我還是下來好了,這樣揹著我走一定很吃力。”

她不懂,他流汗的原因不是因為她的重量,而是因為她的柔軟。

“不用,你一點都不重,真的!”呂雋風咬牙地說,專心不把注意力放在貼觸他背後的女性渾圓上。

當他們到達停車場時,呂雋風喘息宣告:“到了!”

他放下她,感覺壓在身後的柔軟瞬間消失,心裡居然湧起一陣惋惜。

他開車門,讓何芷琳坐入車內,自己繞到駕駛座上車,發動車子開往市區的方向。

呂雋風很快地在路旁一間藥局前停妥車,交代:“在車上等我,我馬上回來。”

他下車,很快地跑進藥局買藥。

何芷琳隔著車窗玻璃看著他,想著今天他為她做的每一件事,心裡不禁泛起一絲甜。

呂雋風很快去而復返,手上多了一條藥膏。

他一上車,馬上打開藥膏宣告。“藥師說這種燙傷藥膏效果很好,來!腳給我。”

“嗄?”

何芷琳才在思考自己的腳要怎麼給他時,呂雋風已經先一步彎腰抬起她被燙到的那隻腳,直接擱在他的大腿上。

“啊——”何芷琳驚呼一聲,臉紅心顫地想抽回腳,但是呂雋風不為所動,手掌穩穩握住她的果足,手指沾了藥,在她的腳踝上細細塗抹。

她原本以為他看起來豪邁灑月兌,動作應該也是粗魯的,但是不會耶!他幫她抹藥的手勁很輕柔,一副很怕弄痛她的樣子。

“搽好了,藥師不建議包紮,他說燙傷的肌膚有透氣會比較好,所以你可不能穿著溼鞋子趴趴走。你家在哪邊,跟我說住址,我送你回去。”他又交代:“回去後好好休息,別再走動了,藥膏你帶回去,記得一天搽三次,如果有發炎的現象就要趕緊去大醫院看診。”

他其實是個隨興自在的人,不太懂得怎麼照顧別人,但是奇怪,一遇上何芷琳,那種想要照顧她、保護她的念頭不斷湧出。

瞧!他現在的樣子就有點像緊張寶貝女兒吃苦挨疼的父親,嘖!真是不像他。

“謝謝。”何芷琳接過藥膏,急著縮回腳後,馬上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努力忽略腳踝處他殘留的手溫。

“別客氣。”他笑睨著她,心頭一陣亂。

她跟以往那些主動貼近他的冶豔女子很不一樣,稍微碰一下就臉紅,個性溫順,不會亂使性子,光是坐在她身邊,他就能感覺得到一股沉靜舒服的氛圍,輕易地讓他焦躁浮動的情緒變得穩定,所謂的如沐春風,就是這種感覺吧?

之前在小鮑園巧遇時他就有這種感覺,只要和她在一起,他就覺得無比平靜舒暢,她像晨曦又像雨露,他很難不愛上這個嬌女敕的小女人。

他外表看來浪蕩不羈,又加上玩賽車的關係,身邊圍繞著不少辣妹,給予外人一種花心的錯覺;其實他上一段感情是從高中時代談到大學的長時間戀愛,後來還是女友兵變了才結束戀情。

不同於他外表的輕狂,真正的他對於感情並不花心,這得歸功於家庭教育,雖然和父親的關係不是很融洽,但父親愛家愛妻的嚴謹形象多少影響了他的感情觀;所以,若不是因為愛上她,稍早在涼亭時他也不會輕易吻她。

說真的,他其實不想那麼快送她回家,他其實還想邀她吃飯,但是他擔心她的腳,只能讓今天的聚會到此結束。

“住址呢?你跟父母住是不是?燙傷會不會挨他們罵?”

“對啊!我跟爸媽住。”何芷琳點頭,又說道:“我們家就我一個小孩,爸媽很疼我,不會罵我的,頂多只會數落我不小心,不過,等到被數落大概也是晚上了。”她很可愛地做出聳肩吐舌的動作。

“晚上?”

“嗯!我爸媽中午要參加同事小孩的婚宴不在家,昨天聽說婚宴後他們一群老同事會再去喝下午茶,回到家應該也挺晚了。”

“這樣啊……”既然她回到家也是一個人,那麼……他月兌口而出邀請。

“那要不要到我家?反正吃午餐的時間也到了,到我家去,我可以煮午餐給你吃。”

“嗄?你家?”何芷琳雙眼瞪大,一臉怔愣。

因為她一臉被嚇到的表情,呂雋風驚覺自己的邀約可能太唐突了,連忙解釋。“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你知道的……到我家煮午餐,反正我一個人也是要吃飯……”

他真的沒有不良企圖,但要命的是,他怎麼開始結巴了?

何芷琳柳眉微蹙,猶豫地看著他,很想赴約,但又覺得這麼做好像很大膽,她從來沒有單獨去過男人家裡;但……她抗拒不了他的吸引,也許,偶爾放縱叛逆一下也無妨。

“沒關係。”可能這種邀約對她來說還是太震撼了,他連忙出聲安撫。

“不然我再去買個便當讓你帶回家吃,你到家後記得把手機放在身邊,有狀況隨時和我聯絡……”

他這邊還在說話呢,何芷琳卻深呼吸,終於下定決心地說:“好啊!”

單獨去他家很刺激,她一定是瘋了才會這樣,活了二十二年的規矩生活因為他而破例。

“那你想吃什麼便當?”呂雋風一時沒聽懂,先是壓下失望情緒問,隨後忽然領悟,瞠大雙眼盯著她問:“等等……你剛剛說‘好啊!’是指買便當好?還是去我家吃飯好?”

只見何芷琳的俏臉愈來愈紅、愈來愈不自在,彆扭地問:“你想煮什麼菜?我可以幫你。”

呂雋風的家位於一間電梯華廈的七樓,這間房子是他搬出家裡獨立後,靠著一筆又一筆的賽車獎金買的。

何芷琳環顧四周,房子約莫二十幾坪,格局簡單,採光明亮,打掃得很乾淨,不像一般獨居男子那樣雜亂不堪,屋裡頭除了基本傢俱之外,沒有其他多餘的擺設。

呂雋風拿拖鞋給何芷琳換上,領著她到客廳沙發上坐好,接著又幫她把鞋子拿到烘衣機裡烘乾,這樣等她要回去的時候就可以穿了。

忙完之後,他幫她倒了一杯茶。

“謝謝!”何芷琳接過茶杯,規規矩矩地點頭道謝。

呂雋風交代她說:“我先去廚房弄午餐,很快的,你腳痛別亂走,如果想參觀的話,等吃完午餐我再帶你參觀,哦!對了,吃西紅柿意大利麵可以吧?冰箱裡剛好有材料,我一個人住,會煮的東西沒幾樣,意大利麵算是勉強可以登上台面的料理之一。”

一個人住最方便的料理就是直接下一碗麵來吃,所以他家裡備有基本的食材,只要煮一把意大利麵,淋上市售的西紅柿肉醬,再加上綠花椰菜、紅椒、蝦子翻炒個幾下,就是一道快速又美味的料理。

“當然可以啊!”何芷琳微笑應好,又說:“讓我來幫你吧!雖然我不太會煮飯,但是可以幫忙洗菜、切菜之類的。”她不好意思讓他一個人忙。

但是呂雋風不讓她忙,催促她回沙發上坐。“你不用來幫忙,好好地坐在沙發上等就行,只不過是簡單煮個面,我很快就搞定。”

因為呂雋風堅持,何芷琳只好像個好學生一樣正正經經地坐好。

呂雋風看她這麼拘束緊繃的模樣,低笑道:“放輕鬆一點,你可以躺著或是把腳蹺到茶几上,當作在自己家裡。”

“好,謝謝。”何芷琳微笑點頭,依然維持規矩的坐姿,良好的淑女風範盡顯無遺,就算真的在自己家,她也不可能把腳蹺到茶几上。

呂雋風也不勉強她,幫她拿了茶几上的遙控器。“要看哪一台自己轉。”

何芷琳接過遙控器,注意力轉移到沙發前那一台三十寸的液晶電視,發現電視下方的矮櫃裡滿滿的都是DVD。

“你有很多DVD。”

“嗯!裡頭有一些片子是國外F2方程式賽事的紀錄片,也有我賽車時主辦單位或朋友幫我側錄的比賽畫面,我會在每次比賽後反覆觀看影片,找出自己在哪個點表現得不夠好。”

“我可以看嗎?”何芷琳滿臉期待地瞅著他問。

一聽到影片裡有他比賽時的畫面,她忍不住想看,她雖然去過一次賽車場,但當時她忙著找人,沒認真看過呂雋風比賽;話說回來,她其實並不喜歡看那種極速的賽車畫面,但因為裡頭有他,她想多瞭解他。

“你要看?”呂雋風訝異挑眉。“我怕你會覺得太刺激。”

“沒關係,我真的想看有你出現的比賽紀錄片。”何芷琳雙手握拳,很肯定地點頭。

聽她這麼說,呂雋風有點受寵若驚,也有一點小小的驕傲,他喜歡她臉上出現的認同表情。

“那好吧!我幫你放。”呂雋風走到電視前,彎腰從櫃子裡找出自己比賽時的紀錄片,放入放映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