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當影片開始播放後,他轉身往廚房走去,走進廚房裡還不忘探頭出來提醒她。“要是不想看了就關掉,不用勉強看沒關係。”

“我知道。”何芷琳朝他點頭,接著回頭開始認真地看著賽車實況。

現在播的是一年前呂雋風賽車的畫面——

呂雋風開著銀白色的賽車隨著賽車女郎的舉牌引導,慢慢駛入跑道。

當時的呂雋風看起來比現在瘦了點,目光如刃,一臉狂傲之氣,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

他戴著銀色全罩式安全帽,就定位,賽車引擎噗噗作響,當黑白旗幟一揮,好幾輛賽車同時飛射出去。

何芷琳看得心口一緊,聚精會神地盯著呂雋風開的那輛車,只見車子連續飛駛過好幾個急轉彎,好幾次只差些微距離就要撞上護欄,她很替他緊張,握著遙控器的手心都冒汗了。

呂雋風的車子呈現領先狀態,看起來應該會穩拿冠軍,但是接下來的一個窄弧轉彎,一輛紅色車子把握內圈優勢超車,和位於外圈的銀色車子產生擦撞。極短的一剎那間,畫面變得很恐怖,兩台車在跑道上打轉了好幾個圈,輪胎都磨出白煙,銀色車子最後撞上跑道周圍的護欄,引擎蓋不停冒煙。好幾個工作人員衝上前,有人拿滅火器噴灑引擎蓋,有人幫忙拉開車門拖出呂雋風,另一邊那輛紅色車子衝到跑道中央的草坪,翻了一圈,同樣也有工作人員衝上去把賽車手拖出來。

看到這裡,何芷琳不只是手心冒汗,在這炎熱的夏季裡,她居然全身發冷、戰慄不已,而且覺得心好痛。

廚房裡傳來呂雋風的聲音。“我煮好了,你別起來,我把東西端過去客廳吃。”

正說著,呂雋風從廚房裡端了兩盤西紅柿意大利麵出來,放在客廳茶几上,立刻又返回廚房拿了兩罐冰可樂,腋下還夾著一罐辣醬,邊走邊問。

“我不確定你喜不喜歡吃辣,所以辣椒另外準備,敢吃嗎?”

何芷琳沒有響應,臉色很蒼白,怔怔地看著電視屏幕。

“喂!你怎麼了?”呂雋風被她的表情嚇到。

何芷琳的視線從電視屏幕轉到他臉上,她表情憂慮,顰蹙著眉,不忍地問:“常常會這樣嗎?”

“嗄?”怎樣?

何芷琳雙手抓住呂雋風的袖子,緊張地問:“賽車時常常會出現撞車的狀況嗎?那不是很危險嗎?要是受傷了怎麼辦?”

呂雋風聞言,轉頭看電視,馬上明白她為何會有這種反應了。

他馬上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抱歉,不該給你看這一片的。你放心,沒有每次都撞車,是那個對手硬要超車才會這樣,我平常都很安全的,而且每次出賽前我都有配戴好安全裝備,那一次也是啊!你別看好像撞得很慘,其實我一點傷都沒有。”

看她這麼緊張他,他心中不禁竄過一股熱熱暖流,他伸手安撫地拍了拍她揪緊他袖子的手。

何芷琳還是很擔心,不確定地問:“雋風,以後你賽車的時候我可以去看嗎?”

“你想看?”剛剛看電視都嚇成那樣了,還要親自去看?

何芷琳一臉認真地說:“你不是說你家人反對你玩賽車?我是想說,要是你在賽車場上受了傷,至少還有我在你旁邊,我可以照顧你。”

聽到這裡,呂雋風內心湧起一股衝動,其實如果他真的在賽車場上出了意外住院,阿修他們會幫忙關照的,就算他們沒空,他也可以請看護二十四小時照顧,壓根兒不需要何芷琳操心。但是……聽她這麼認真地說著願意照顧他,他突然很想緊緊抱住她,謝謝她對他的關心,但怕擁抱的舉動會嚇著純情的她,他努力壓抑住想擁抱她的渴望。

“當然可以,你隨時都可以來看我賽車。”他很用力地點頭。

她願意來,他求之不得。

聽見他說可以,何芷琳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呂雋風很感動,為了怕自己因為太感動而衝動地抱住她,故意轉移話題。“不要再想那個摔車的畫面了,吃麵吧!來,要加辣醬嗎?這個牌子的辣椒醬有點辣,但是配意大利麵很對味,如果你敢吃辣的話一定會喜歡。”

“嗯……”何芷琳心裡的震撼與恐懼還未稍退,只知愣愣點頭,沒聽清楚呂雋風在說什麼。

見她點頭,呂雋風打開辣醬罐,倒了一些在何芷琳面前的那盤意大利麵上。

“快吃,雖然沒有餐廳裡的來得專業好吃,但也算登得上台面。”

何芷琳聞到意大利麵的香味,確實也覺得飢腸轆轆,她拿起叉子,捲了一圈意大利麵送進嘴裡。

“味道如何?”呂雋風迫不及待地問,同時打開可樂,仰頭喝了一口。

“啊——”何芷琳忽然驚呼一聲,臉色詭異。

“怎樣?!”呂雋風愣看著她,不解這表情是什麼意思?

“我……好……好辣!”天啊!她不敢吃辣,而且還是這種會辣到令舌頭髮麻的辣,好難受……

何芷琳痛苦地想吐出嘴裡的麵條,但是礙於餐桌禮儀,她不敢這麼做,很掙扎地將辣得令她舌頭髮麻的麵條含在嘴裡,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辣?”呂雋風趕緊把手伸到何芷琳的下巴處,催她:“辣就快點吐出來。”

“唔……”何芷琳辣得滿臉脹紅,拚命搖頭。

吐食物出來,那太噁心,也太不禮貌了,她只好……

“喂!吧麼吞下去啊?”呂雋風大喝一聲,掐住她的雙頰,想叫她吐出來。

但是來不及,何芷琳已經吞進去了,連忙伸出舌頭,用手扇風納涼。

“哈……”

“趕快喝水。”呂雋風立刻把可樂遞給她,同時跟著在一旁用手幫她扇風。

何芷琳接過可樂,如見救星一般,捧著瓶罐仰頭咕嚕喝下,任由冰涼的液體滑過唇舌,流入喉嚨裡。

呂雋風在一旁關心問:“好點了沒?”

“嗯。”

放下可樂罐後,何芷琳很不好意思地看他,剛剛那麼失態,一點都不淑女,糗死了。

“真的?”但呂雋風卻不讓她閃躲,雙手突然捧著她的臉,強迫她看著他,命令道:“把舌頭伸出來我看。”

何芷琳閃不開,只能乖乖聽話,怯怯地伸出辣得紅腫的舌。

呂雋風看著那誘人的丁香小舌,下月復忽然一陣躁熱湧上,氣氛變得很曖昧,她委屈吐著舌頭的模樣好惹人憐愛,害他左胸口的地方蠢蠢欲動著,很想做些什麼……

他以為他只是想而已,但是下一秒,他已經有所動作。

他低頭俯身吻她,含住她滑女敕的舌頭,深深吸吮。

何芷琳美眸瞪大,腦子暈暈,天旋地轉,驚愣得無法反應,只能任由呂雋風對她予取予求。

她的舌頭更熱了,全身體溫飆升,方才只是前額沁汗,現在連腳底都冒汗了。

她青澀呆愣的反應激起呂雋風的征服欲,他好愛她這種不知所措的無辜表情,好想將她整個人含入口中。

捧著她臉蛋的手離開,挪移到她纖細的腰肢,健臂一個提抱,將她整個人抱到他大腿上側坐。

“啊——”何芷琳嬌呼一聲,身體縮在他懷裡,臉頰紅咚咚,紅唇嬌喘,眼神迷濛地看著近在眼前的呂雋風。

現在,她就坐在他腿上,臀下感覺得到他大腿結實的肌肉線條,也感覺得到他身體的緊繃。

兩人痴迷的視線交纏著,不需言語,親密的動作很自然發生,呂雋風再次低頭吻她。

這一次,他細細描繪她的唇,舌忝吻她柔女敕得令人銷魂的唇瓣,誘哄她張開紅唇。

必於親吻這檔事,何芷琳女敕得很,她閉眼,只能順從本能迎合他,感覺得到他的舌勾纏著她的,這樣相濡以沬的親暱讓她很害羞,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心悸,且夾雜著快樂。

她愛他,喜歡他吻她的感覺,歡喜迎接他帶給她的快樂,她也想回饋傍他對等的快樂,於是她學他的方式,仰高下巴,略顯笨拙地回吻他。

她也用舌尖描繪他的唇,引來的反應是——

“天啊……”呂雋風舒服地嘆息出聲,將她圈抱得更緊,同時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吻得更深入。

纏綿醉人的吻持續著,何芷琳無助嬌喘,發出細細嚶嚀,那聲音有催情作用,呂雋風聽得酥麻,差點失控。

他竭力平息內心的躁動,眷戀不捨地離開被他吻得微腫的紅唇,大姆指輕輕摩挲過她的唇瓣,讚歎地說著:“你的吸引力好驚人,我差點無法自拔。”

他忍耐著身體的躁熱脹痛,深呼吸了好幾下,才說:“我喜歡你。”

他的告白讓何芷琳心口抽緊,用嬌憨的表情凝望他,瑩瑩水眸裡有著未退的迷離。

她這模樣看得呂雋風心旌動搖,他又說:“做我的女朋友。”不是詢問句,而是肯定句。

“嗯……”何芷琳羞澀地輕輕點頭。

“YES!”呂雋風欣喜若狂,將她整個人抱起,就地旋轉一圈。

“啊——慢點!我頭暈。”何芷琳嚇得揪緊他的衣服,臉頰緊貼著他的胸口。

呂雋風坐下來,卻依然抱著她,笑問:“舌頭還會辣嗎?”

何芷琳搖頭,有點腳軟地坐回沙發上,她的舌頭被他吻了之後就不辣了,現在熱辣的是全身上下,以及一顆管不住的心。

“真可惜!”

“嗄?”可惜?

“如果還在辣,我很樂意幫你分攤。”

“怎麼分攤?”

“像這樣……”他忍不住又低頭吻了她的紅唇一下。

“喂!哪有人這樣的~~”何芷琳羞得嬌聲抗議,但唇瓣忍不住貝起甜蜜笑靨。

於是乎,這一頓午餐就在又吻又吃當中拖了好久才結束,呂雋風將自己那盤還沒加辣的面讓給何芷琳吃。

兩個剛交付彼此心靈的戀人,邊吃邊笑睨著對方,盡避面涼了也無所謂,重要的是,他們的心都熱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