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愛情的降臨讓兩顆年輕的心熱呼呼的,連呼吸都覺得是甜的。

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到海邊吹風、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白雲發呆,

無論是做什麼事都好,只要是和心愛的人分享,他們都樂此不疲。

交往的日子裡,呂雋風經常開車到音樂教室載何芷琳下班。呂雋風喜歡往郊外跑,於是何芷琳穿牛仔褲的機會變多了,以往老是穿著洋裝、裙子的她現在多買了好幾件輕便耐磨的衣服,好陪男友東奔西跑。

這天,週六中午,音樂教室下課時間已到,為了怕車子停在門口會影響家長接送小孩,呂雋風開著吉普車來到對街,他下車倚在車門旁等著接女友。

何芷琳陪一個小朋友走出音樂教室,和來接小朋友的母親談話,眼角餘光看見呂雋風在等她。

她眼底眉梢盡是笑意,但仍很鎮定地繼續和家長談孩子上課學習的情況。

對街的路旁有兩個年輕辣妹一直在看呂雋風,不時對他拋媚眼放電。

呂雋風不耐煩地把掛在領口的墨鏡戴上,隔絕外界眼光,與對方保持冷漠距離,惹得辣妹索然無味地離去。

何芷琳送完小朋友後,帶著甜美笑靨小碎步跑過馬路,不解地問:“怎麼突然戴上墨鏡?”

“哦!”呂雋風揚笑,輕描淡寫地說:“剛才有兩隻花蝴蝶,飛啊飛的,差點飛進我眼睛裡,所以把墨鏡戴上。”

何芷琳笑睨著他。“亂講!蝴蝶哪會往人的眼睛飛?”

呂雋風聳肩,沒再多講什麼,摟摟她的腰說:“都忙完了吧?去拿皮包,我帶你去吃飯。”

“嗯!你等我,我馬上好。”說完,她開開心心地迴音樂教室去拿包包。

音樂教室的一樓櫃檯裡,陳苡星隔著玻璃看見呂雋風來了,也看見他摟著何芷琳,心裡很不舒服;她當然已從何芷琳那邊聽說了他們兩人陷入愛河的事,當時她笑笑祝賀,但其實很嫉妒。

何芷琳滿面春風地走進櫃檯,從置物櫃裡取出揹包,匆匆地跟陳苡星揮手道再見。“苡星,我先走了,下週見。”

“拜~~”陳苡星澀笑地揮手,看著何芷琳像小麻雀一樣雀躍地出門,跳上呂雋風的吉普車,然後車子開走。

她低著頭收拾東西也準備下班離開,這時,何芷琳專用的置物櫃傳出手機來電鈴聲。

陳苡星轉頭看見何芷琳的置物櫃沒鎖上,她打開櫃子,看見何芷琳的手機忘了帶走,她拿出手機,看見來電者是何芷琳的母親,正猶豫著要不要幫忙接時,鈴聲已停止。

忽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她有些心虛地左顧右盼,確定其它同事都不在附近後,開始研究何芷琳的手機。

陳苡星察看手機簡訊,發現裡頭有很多何芷琳與呂雋風的甜蜜簡訊,看完所有的簡訊後,她咬著唇發愣,很難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好友沉溺在幸福的戀情裡,照理說她該要祝福的才對,可是……為何對象偏偏是她也很欣賞的呂雋風呢?

正在發愣的時候,手機又響了,她毫不遲疑地接起——

“何媽媽,是我苡星……對,芷琳她下班時走得太匆忙,忘了拿手機,我看是你打來的,所以幫她接電話……她啊!苞朋友出去……”

她沉吟了半晌,決定說出事實。“何媽媽,你知不知道她跟誰出去……芷琳沒跟你說她交了男朋友的事……啊!真的!抱歉,何媽媽,你就當作沒聽見吧!否則要是讓芷琳知道是我說的,我怕她不高興……什麼?你問她的男朋友是做什麼的啊……”

陳苡星故作猶豫地說:“這,我不確定可不可以說……好啦!我說就是了,他是賽車手,就是專門比賽賽車,靠比賽獎金維生的那一種……何媽媽,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嗯!好,我會幫你留意她的狀況,何媽媽再見。”

結束通話後,陳苡星將手機放回置物櫃裡,拎起自己的揹包,狀若無事一般,下班走人。

呂雋風載著何芷琳去吃午餐,吃飽之後,他開車來到郊外的賽車場。

當車子停妥後,何芷琳邊鬆開安全帶邊問:“今天來這裡幹什麼?”

“你不是說想看我賽車?要等下次賽事還要一陣子,我先帶你來看看我平常練賽車的狀況。”

“嗯!”何芷琳乖巧地點頭,一點也不計較在這麼沒情調的地方約會。

“也好,我先習慣看你開快車的狀況,省得你真的上場比賽時,我心臟無法承受。”

“這麼遜?”他挑眉,笑著伸手捏她鼻子。

何芷琳拉開他的手,皺著鼻子說:“人家才不是遜,我是擔心你。”

呂雋風靠近她,把額頭抵在她額頭上,語氣寵溺地說著:“我知道。”

他何嘗不知道她常替他擔心?這也是他帶她來這裡的原因,他要讓她習慣看他練習,明白他很注意安全,除了全套的護具之外,他透過練習熟悉場地、熟悉車子性能,與合作伙伴培養默契,將所有可能的危險降到最低。

他們下了車,手牽手走進賽車場。

沒有舉辦賽事的賽車場裡沒有什麼人,只有幾個年輕人開著改裝過的跑車在跑道上呼嘯繞圈。

阿修已經在等他們了,一看到他們進來,馬上將車鑰匙凌空拋給呂雋風。

“等一下試試看極限加速,我有將變速箱齒比重新設定,還將引擎用雙機械增壓系統提升輸出,應該可以在3.2秒內完成時速一百公里的加速。”

呂雋風接過鑰匙,拿出護具穿戴,一切就緒後,對阿修說:“幫我帶芷琳到看台上,那邊的視野看得比較清楚。”

交代完後,又對何芷琳說:“我先去繞個幾圈,你等等我,一會兒後再載你去繞一繞,親身體驗一下賽車的快感。”

何芷琳一聽,嚇得直搖頭,立即拒絕。“不用了,我在看台上看就好了,我不需要體驗沒關係。”

她慌張拒絕的表情逗得呂雋風哈哈笑,伸手揉亂她的頭髮,轉身鑽進賽車裡。

阿修領著何芷琳走到看台上,觀看呂雋風在跑道上表演風馳一般的速度。

呂雋風將車子操控得很完美,當他一坐上駕駛座的位置,他的身體幾乎與車子合而為一,不論是瞬間加速、急速轉彎,他皆能輕鬆完成。

何芷琳不禁發出讚歎聲。“哇~~好厲害。”

阿修在一旁點頭附和。“雋風確實很厲害,而且他也很認真,我還沒遇過其它車手的靈敏度這麼高,又能跟我配合得這麼好的;我也永遠都記得我跟他第一次合作奪得冠軍賽時,他眼裡流轉著的狂熱。”

何芷琳聽著,不禁幻想著當時的情形。

阿修繼續說:“我覺得你也挺厲害的,雋風沒有帶任何女人來過這裡,更別提他剛剛居然邀請你坐上賽車?誇張!雋風練習時從來不讓人打擾的,你是第一個破例的人,可見雋風真的很喜歡你。”

何芷琳但笑不語,心口覺得熱呼呼的,為自己能享有這樣的特別待遇感到心花怒放,她喜歡自己在雋風的心目中是特別的。

一小時後,呂雋風結束練習,阿修要把賽車開回車廠,於是在賽車場門口跟他們告別。

呂雋風開著吉普車載何芷琳離開賽車場,路上他問她:“有沒有特別想去哪裡?”

何芷琳歪著頭想,恰巧看到不遠處有一道長長的河堤,有許多家長趁著假日帶小朋友在河堤旁騎單車、放風箏。

她玩心忽起,笑著說:“我想去那邊放風箏。”

“放風箏?”呂雋風詫笑。“你確定?”太陽這麼大,她不怕被曬黑?

“嗯!”何芷琳點頭,愉悅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心情很好嘛!為什麼?”他狐疑地看她一眼。

“因為阿修剛剛跟我說了一個你的秘密。”她開玩笑地說。

“我能有什麼秘密?”

“有啊!”她嘟唇笑睨他。“他說你從來沒有帶女人去過賽車場,還說你對我很特別。”

呂雋風笑看她一眼。“這倒是實話,這樣就開心了?”真不貪心,怎麼這麼容易討好?

“嗯!當然。”何芷琳很認真地點頭。

呂雋風朗笑,說著:“好!我就陪你去放風箏。”

一會兒後,車子來到河堤旁的空地,他們下了車,向路邊的小販買了一隻老鷹造型的風箏和兩瓶礦泉水。

呂雋風找了一個空曠的地方放下東西,開始組裝風箏,完成後,何芷琳嚷著要親自放放看。

他於是幫她抓著風箏,讓她拉著線跑,可是何芷琳跑得不夠快,試了好幾次風箏都飛不起來,害她懊惱地嘟起嘴巴。

呂雋風看不下去了,索性接過風箏的線把,對何芷琳努了努下巴說:“我看你還是坐在一旁等,看我的,我很快就讓風箏飛上天,等飛上去再給你過過瘍。”

何芷琳只好作罷,乖乖退開,等著看他表現。

丙然,呂雋風比她拿手多了,不一會兒就把風箏放上晴空,何芷琳看了歡呼嬌笑直拍手。“好棒好棒!你太厲害了。”

“快來!傍你拉。”呂雋風得意地對她招手,把風箏交給她。

何芷琳接過線把,細白的手臂往上伸,她仰頭看著飛在藍天中的風箏,開心地又笑又叫,一陣風吹來,長長的髮絲隨風飛揚,煞是美麗。

呂雋風看得痴迷,掏出手機將鏡頭對準何芷琳,先是拍她揚首看天空的側臉,然後又揚嗓喊她。“芷琳,看這邊。”

何芷琳轉頭看向他,甜甜地笑開來。

呂雋風連拍了好幾張她的照片,最後一張,當他正要按下快門時,何芷琳對著手機鏡頭動動嘴唇,小聲地說了一句:“我愛你。”

呂雋風聽不見她的聲音,但可以從唇形看出她說了什麼,他霎時失神,

因為感動而說不出話來,他沒料到,“我愛你”這三個字會是個性害羞保守的芷琳先說出口。

等震懾的反應過了之後,他大聲地朝她喊:“我、也、是。”

說完,同時按下快門,拍下何芷琳聽見他這麼說時,那璀爛嫣然的笑容。

晚餐過後,他們回到家裡,呂雋風馬上開計算機,把手機裡的照片傳輸到計算機上,他選擇了最後一張照片當計算機桌面,也把同一張照片弄成手機桌布。

何芷琳隻手撐頰坐在旁邊,邊喝回來的路上買的冰咖啡,邊看他忙著編輯照片。

看到一半,她忽然指著其中一張嗔聲抗議。“唉唷!這張好醜,從這個角度看我的臉好胖,把它刪掉好不好?”那是一張仰角拍的照片,剛好把何芷琳的腮幫子拍得微鼓。

呂雋風才捨不得刪,他不肯,霸住鼠標,就怕何芷琳搶走鼠標刪除照片。

“不醜不醜!一點都不醜,哪會胖?這樣很可愛。”

“拜託嘛~~”何芷琳想趁他不注意時刪除照片,但是被呂雋風先一步看穿她的動作,凌空擒住她伸過來的手。

“啊!”何芷琳慌叫一聲,另一隻手的冰咖啡沒拿穩,就這麼落下,打翻在兩人身上。

“天啊……”何芷琳苦著一張小臉,低頭看著上衣的咖啡漬和溼了一大片的牛仔褲。

呂雋風身上的白T恤也當場成了潑墨畫,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你哦!”他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著說:“就愛跟我搶,現在弄髒了吧!”

何芷琳不好意思地低頭。“對不起啦,我幫你洗衣服嘛!”

但是呂雋風說:“不用,丟進洗衣機就好了,洗、月兌、烘一次完成。”

他一個人住,家事又不太精通,所以生活家電都選擇最省事、最多功能的那一種。

他起身往房間走去,從衣櫃裡找出一件長長的大襯衫,又繞到廚房裡拿來沾溼的抹布。

回到計算機桌前,他把襯衫遞給何芷琳,接著蹲下來擦地上的咖啡。

“你先進浴室把衣服換下來,看要不要順便衝一下澡也行,今天放風箏時也流了一身汗,把溼衣服丟在浴室門口就好,我把地板擦乾後會去收你丟出來的衣服,丟進洗衣機裡,半小時後就可以穿了。”

何芷琳抱著他的衣服起身,很抱歉地又說了一次。“雋風,對不起。”

“沒關係,快去吧!”呂雋風聳肩一笑。

天知道,他以往可沒這種好脾氣,若非對象是她,他早就開罵了,哪還能平心靜氣地蹲在地上擦地板。

把地板清理乾淨後,呂雋風月兌去被弄溼的上衣,就這麼果著上半身,衣服掛在手臂上,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他在浴室門口聽見淋浴的水聲,也聞到他慣用的男性沐浴乳香味,他微笑,彎腰拾起何芷琳的上衣和牛仔褲,走到陽台,將衣服丟進洗衣機裡。

完成動作後,他找了一件貼身背心穿上,回到計算機前繼續完成照片編輯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