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太陽已經下山了,可是我還不想回家。”

“若怡,天黑了,你一個十歲的小女娃在外頭很危險的,我送你回家吧!”

“不要!回家了也只有我一個人,爹爹忙,孃親也不在了,在這裡至少還有磊哥哥你陪我。”

“別傷心,以後你的親人會越來越多的,你會長大,嫁一個如意郎君,生幾個白白胖胖的娃兒,很快你就不孤單了。”

“不要!我才不是成親之後以夫為天的女人呢!我會是一個靠自己發家致富的女人。”

“你不需要一個人努力,就像我,我很願意照顧你,給你你所要的一切。”

“磊哥哥喜歡我嗎?想娶我嗎?”

漫長的沉默之後,男孩輕輕一笑,說:“如果你不嫌棄我十五歲了還不識字,又是佃農的孩子,我很願意娶你、照顧你喔!”

“我才不會嫌棄磊哥哥!”

“那麼,我會一輩子陪在你身邊,你去了,我也跟著你,永不分離。”

“說定了喔,打勾勾!”

“好!打勾勾。”

啊!多美好的夢境啊!這個回憶勾起了安若怡的唇角,她的磊哥哥,曾經如此體貼溫柔,可是後來的他變了,她好希望都能躲避在這個夢境裡,永遠不要醒來。

可是,有人不想讓她如願……

“母親你可知道,這十年來,父親未再娶,甚至將妾扶正都沒有,他對你是真的……”

“這些年來,很多事都是那個德性不佳的姨娘搞出來的,她汙你不貞、捏造父親與醫女有染,母親,你誤會父親了。”

“你知道每一年你的忌日父親都會來這裡向你傾訴相思嗎?我每年都會偷偷跟來,那些話他平常不會說,可是你知道我聽了有多氣、多怨嗎?氣父親為什麼在你還活著的時候不說,要等你不在了才後悔,但其實……我更怨的是母親你。”

“我怨母親明明多年經商,閱人無數,為什麼就是不懂枕邊人真正的心意?我怨母親明明在日子最艱苦的時候都能堅毅不撓,為什麼面對父親的疏遠,卻不再多堅持一些,想辦法挽回父親的心?我也怨我當時不懂事,衝撞忤逆了你、疏遠了你,你只是傷心,卻不肯多花點心思將我拉回身邊。”

“然而我最怨的是,我明明是愛著母親的,為什麼我會這麼笨、這麼傻,非要等到母親不在了,才知道我其實是中了計。”

“我這麼傻、這麼愚笨,你居然到死前還惦著我,我是個不孝子,應該立刻在你的憤前自刎謝罪才是,要不然天都要收了我!”

“少爺!”

“煜兒!別嚇嫋姊姊,快醒來!快醒來啊!”

煜兒!她的煜兒怎麼了?出事了嗎?

安若怡嚇得彈坐起身,尚不知今夕是何夕,想掀開被子下床,沒想到她的房門已經被推開,接著她就看見華煜走了進來。

“娘,都日上三竿了你還在睡,快點起來準備了,父親派來接我們的人就快到了。”

“接我們?”

“娘,你是不是睡糊塗了,忘了父親現在已經是名震四方的安國將軍,他挑了今天吉日,要接我們進將軍府。”

安若怡呆傻地坐在床上,歪著頭看著一副小大人模樣的兒子。

兒子明明就是一個萬事依賴她打理的孩子,怎麼可能自己起床、梳洗妥當,還能來喊她起床?

但最詭異的是……她明明就已經死了,傷心欲絕抑鬱而終,怎麼又活回來了,而且還回到將進將軍府的那一天?

“我……我不想去將軍府。”一進將軍府,就是她此生痛苦日子的開端,就算是過去十年她一個人辛苦操勞家計,都沒有這麼痛苦。

“娘,你在說什麼啊!你不是很期待一家團圓,說什麼不去!”華煜把母親拉下了床,把她帶到他剛剛捧進來的水盆前。“你趕快梳洗,再換上父親命人送來的那件衣裳,祖母大人都已經等了好一會兒了呢!”

聽到祖母大人這個詞,安若怡的心揪了一下,她想起婆婆因為不待見她而做了什麼……

她側過臉,不解地看著兒子,婆婆不喜歡她這個媳婦,連帶的也不喜歡自己兒子,但兒子不管祖母怎麼對待他,總是女乃女乃、女乃女乃的喊個不停,為什麼會突然喊祖母大人,而且語氣似乎還帶著點嘲諷?

好像一夕之間,兒子明白了祖母其實很討厭他一般。

安若怡用雙手掬了些水輕輕潑在臉上,這一切,真是奇怪得緊。

她是作夢了?夢見自己在將軍府過了悲慘的一年?還是……她不知被什麼神只給拉回了一年前,要重新再過一次這樣的人生?

不!那一切太深刻了,清楚得不像是夢境,那是她的記憶,她曾經走過的人生。

她再世為人了?所以在將軍府那一年的記憶才會這麼的清楚,但又有恍若隔世之感?

是啊!說是隔世也沒錯,因為她已經死過一次了,上輩子的她死於抑鬱,然而這輩子她又即將進入將軍府,能逃得了這個命運嗎?

兩頂轎子正風光的往安國將軍府抬去,前頭較大的轎子,是華將軍的母親華老夫人乘坐的,後頭的轎子坐著的是將軍夫人安若怡及將軍的嫡長子華煜。

曾經,安若怡也坐在這頂轎子裡,一臉的幸福期待,和華磊成為比翼鳥的這趟路真的太遠了,她走了整整十年。

華磊與安若怡算是青梅竹馬,她是村長之女,雖不是什麼書香門第,但由於家境不錯,父親讓她讀了不少書,女孩兒該學的女紅也沒荒廢,她知書達禮,又生得貌美,有不少人想跟安家結為親家,但最後她選擇了目不識丁的佃農之子。

安若怡十五歲時嫁給當時已經二十歲的華磊為妻。

華磊長得不算太俊,但也算粗獷有型,他個性老實,又從小喜歡著安若怡,別的公子哥送安若怡的都是翠玉鐲、金步搖,但他送的不是竹葉編的蝴蝶,就是鮮花做的花環頭飾。

雖然村民都覺得安若怡是下嫁,她應該有更好的選擇,但她自己從不這麼覺得,婚後她和華磊確實過了好一段甜蜜的日子。

可惜的是,他們新婚不久就發生戰亂,朝廷大舉點兵,連華磊這種農家子弟也被徵兵上戰場。

在華磊的老母親劉氏及安若怡哭著送走華磊後不久,義軍就打到了他們居住的地方來。

安村長死於戰亂,整個村子受戰火波及後幾乎不能住人,當時很多難民逃往京城或京城附近的城鎮,因為越接近京城,戍守的軍隊越驍勇,百姓的性命就越有保障,安若怡只能將父親草草埋葬,帶著婆婆逃往京城。

京城基本上還算安定,只是當時難民太多,不是人人都進得了城,所幸安若怡的父親給了她不少嫁妝,透過一位父親的舊識牽線,她用那些嫁妝買通城門官進了城,還找到一處小宅子安身。

嫁妝用罄,安若怡只能憑著自己唯一會的技藝,在京城裡做起製作頭面的小生意。

沒多久,安若怡就發現自己懷了身孕,算算時間應該是華磊被點召前的那一夜懷上的,有了孩子後,壓在她身上的擔子就更重了,所幸她的手藝坊生意還不錯,後來不但養活了一家人,還攢了點錢,就是想著有朝一日華磊由戰場上回來,可以讓他做點小生意。

一個朝代的腐敗果然不是沒有徵兆的,義軍一路打往京城來,京城裡上從皇族富賈下到平民百姓都還在夜夜笙歌,這倒也不是沒好處,安若怡做的生意還得靠這些人的奢靡。

一場仗打了十年,在義軍一舉攻進京城的那一天宣告結束,而前夜,皇宮中竟還舉辦了一場大宴,完全不知道大限已至。

新帝登基大封功臣,皇榜昭告天下,在那皇榜之上,安若怡看見了華磊的名字。

她本以為華磊在敗軍之列,最好的結果是成了戰俘,而新帝是個明君,登基後的第一道皇命便是大赦戰俘,想不到還有更好的事情,就是華磊竟會加入了義軍,如今成了安國將軍。

安若怡掀起轎簾,看見將軍府已在前方,她記得前世關於自己孩子的身世有許多流言蜚語,華磊始終相信她,就這一點,她非常感謝他,但他們夫妻倆的感情終究還是在兩個女人的介入之下轉淡了……

當他們祖孫三代下了轎子,看著將軍府門口迎接的陣仗時,安若怡想起了前世她初來到將軍府的那股心痛。

那時的她滿心期待著自此能與夫君過著幸福的生活,卻沒想到她一下轎第一眼看見的是站在夫君身旁的女子。

她不難猜出女子的身分,當時的她,腳步一個踉蹌,險些就要站不穩了。

丙然如安若怡記憶中的一樣,女子一見華老夫人,立刻上前一福身。“老夫人萬福。”

華老夫人不解兒子都還沒開口,這女子怎麼自己出聲了。

華磊只是看了母親一眼,然後淡淡的道:“母親,這是蘇霏雪,是孩兒的妾室。”

“原來如此,看來相當端莊討喜,不錯、不錯。”

或許是因為前世已經經歷過一次傷痛,如今的安若怡一臉冷然,她既然知道這一年會發生什麼事,她就要逼自己冷心冷情,否則傷心的只會是她自己。

華磊本因為納妾,對安若怡是滿懷歉疚的,當他望向安若怡,卻發現她神色如常,他難掩震驚,妻子的神情彷佛在說“我對你的情已淡,你納了妾又有何妨”。

華煜抬眼看見了母親的表情,也被這無情的樣貌給嚇著了,他一頭撲進了母親的懷中,大聲哭喊,“娘!你別一句話也不說啊!我知道你傷心,但你這樣煜兒會擔心的。”

原來……這是妻子傷心的表現嗎?華磊更加歉疚,他十年來不曾陪伴在她身邊,竟連她怎麼表達傷心都不知道……

華老夫人本就不喜歡安若怡,在看到兒子體面的妾室後,就更偏心了。“高高興興的日子,有什麼好傷心的,難不成是因為你夫君回來了,你很多事不方便,才這麼傷心?”

是啊!即使華煜有些許不同,但是婆婆的性子依然沒變,安若怡不想忤逆長輩,但也適時反抗,“娘,您的教誨若怡全謹記在心,娘再三提醒,若怡不敢或忘。”接著她轉向華磊,又道:“夫君,別一直在門口站著,娘年紀大了,身體很多方面都不好使了,別累著了娘。”

這前言後語分開聽是沒什麼,但合起來一想,無非是在說她年紀大了,腦袋不好使,才會教訓媳婦的話老是重複說個不停,華老夫人不悅的道:“若怡,你的意思是我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

“若怡不敢,還不是怕娘累著,要不,我們就在門口多聊一會兒吧!”安若怡接著轉向蘇霏雪。“霏雪,你第一次見婆婆,依禮該敬茶,就在這下跪敬茶吧。來人!備茶及跪墊來!”

華老夫人氣得火冒三丈,蘇霏雪則張著口久久說不出一句話,華磊在一旁暗自露出了笑意,若怡這伶牙俐齒的模樣,除了小時候,他許久沒見過了。

他知道母親不是好侍奉的婆婆,也曾心疼若怡的逆來順受,老實說,他娶了若怡算是高攀,但母親沒想自己並沒有送出多少聘禮,反倒抱怨親家沒給媳婦準備太多的嫁妝。

當時她還擔心自己不諒解她,曾私下向他解釋岳父是給了她不少嫁妝,但時局不好,眼見就要打仗了,置產也可能會受戰火波及,不如把錢留在身邊,而且等真的打起仗來,就算要變賣家產,也無人願買。

他當時就很佩服若怡一個女人家如此有遠見,也就萬事都替她在母親面前擋了下來。

“母親,還是先進去吧,霏雪等著向您敬茶呢!”

華老夫人氣得扭頭就走,對於安若怡的不喜完全不加以掩飾。

後頭華煜自以為沒人看見的笑容倒是被華磊捕捉到了,看見母親無言以對只能生悶氣,連他都只敢暗自笑著,這小子竟然大方的露出白牙,他輕輕的拍打了一下兒子的後腦做為懲戒,就帶著他一起進門了。

而跟在他們身後的蘇霏雪,露出一抹幾不可見的陰險笑意,看來她們婆媳倆是不和的,這可給了她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