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磊哥,如果我沒問你,反而哭著指責你負心,你怎麼辦?”

華磊似乎早想過這一點,他托起她的手,貼在左胸口。“我會想盡辦法求得你的原諒。”

“我不問,你就不說你納妾的始末?”

“你既然已經不諒解我,我說再多都只是罔然,只會讓你更生氣,那我寧可不說。”

安若怡重重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們成親沒多久就分開了,但他們說來也是青梅竹馬,他怎麼就這麼不瞭解她,他不解釋她永遠不會懂,只會怨他啊!

一直以來她只認為自己受了委屈,她在將軍府過了悲慘的一年,會不會其實他的日子也不比她好過多少?

“那如果我疏遠你了呢?”

這是華磊心中的痛,一直以來他總覺得娶了她是自己高攀了,縱使如今他已身為將軍,都無法改變這深植的自卑。“你如果疏遠了我,我不會強迫你,我會遠遠的看著你、照顧你。”

這是他後來也疏遠她的原因?安若怡真不知該氣自己還是氣他,她可是為此付出了代價,喪失了性命啊!

“華磊,你是傻子嗎?”

他縮了縮脖子,有些委屈的反問道:“我又做錯了什麼?”怎麼又被罵了?他不是不讓自己在她面前出現,讓她覺得礙眼嗎?

“你應該跟我解釋你納妾的原因,你應該想辦法安撫我直到我原諒你,你就這麼疏遠我,我會以為你對我的感情淡了,我會更開不了口說我根本不氣你、不怨你啊!”安若怡說著說著就掉下了眼淚。

她在將軍府那一年痛苦的日子,還有臨終時的孤獨感和被遺棄,現在想來還是揪心的疼,結果全是自己活該,她怨啊!

一看到她哭了,華磊也慌了,他從來不懂什麼叫溫柔體貼,但此時他只是憑著本能,一把將她拉進懷裡,讓她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緊緊擁著她,拍撫著她的背。“好了好了,你別哭了,都是磊哥哥的錯,磊哥哥就是這種二楞子,你原諒磊哥哥,好不好?”

他的反應先是讓安若怡一楞,接著她笑著回擁住他,依偎在他懷中。“你還當我是當年那個小女娃嗎?”

“在我心中,你永遠是那個讓我看了第一眼就喜歡上你的小女娃。”

“如果我一直是磊哥你喜歡著的那個小女娃,那我教磊哥要用什麼方式愛我。”

“好,你說,我聽。”

安若怡拭去了眼淚,很慎重的看著他。“如果我誤會你了,你一定要告訴我,千萬不要放棄我。”

“我不會放棄你,永遠都不會,就算你疏遠我了,我只能遠遠地看著你、照顧你,也絕不放棄你。”

是,她明白,所以即使後來傳出她不貞的謠言,他寧可將她困鎖在將軍府的高牆之中,也不肯放她自由。

“可是同樣的,如果以後有什麼不利於我的謠言,我希望你也能相信我,給我機會解釋。”

“好,我知道了。”華磊認真承諾,只要她別再對他露出那個初到將軍府時冷淡的表情就好。

“還有一點,”安若怡有些猶豫,卻覺得非說不可,“婆婆她並不喜歡我,你知道的,若是她說了什麼,我希望你能多思考一會兒,確定真假。”

他開始覺得不解了,“若怡,有什麼事我該知道的嗎?”

她重生了,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她會盡量避免,她不想先說給華磊聽,讓他心有芥蒂,但假設會發生的事就是會發生,她避無可避的話,那麼她希望他能夠相信她。“沒什麼,只是擔心而已。”

“別擔心,我不會只聽信片面之詞。”

安若怡環抱住華磊,無限的幸福感漲滿了她的心頭,這一回她是真的有失而復得的感覺了。“磊哥,能回到你的身邊,我真的好開心。”

再多的不確定,都因為她的這句話得到了安撫,華磊欣喜不已,此時的他,將他想了一夜的事情付諸實行了,他輕鬆地抱著嬌小的她站了起來。

沒想到他會突然有這樣的舉動,她嚇得急忙攀緊了他。“磊哥,你做什麼,快放我下來,等會兒把我摔下來怎麼辦?”

“你不相信自己的夫君嗎?”

“那、那還是不該啊!被人看見怎麼辦?”

“三更半夜的誰會看見?不過你要是再這麼大呼小叫的,就真的會把人給引來了。”

安若怡一聽,馬上緊緊閉上嘴,嬌羞的低下頭。

華磊得意地邁開步伐往纖雲閣去,今晚誰都不能阻擋他與若怡的“小別勝新婚”。

不過真被安若怡給說中了,一對在夜裡私會的奴僕正巧看見將軍抱著將軍夫人走回纖雲閣,而那個與人私會的婢女,正是蘇霏雪身邊的人……

每天早上華煜都會到母親的房裡請安,今天他才剛走到門口,就看見父親從母親的房裡出來,他錯愕的張大了嘴,爹爹昨晚不是被蘇姨娘纏住了,怎麼又會宿在纖雲閣?

華磊看見兒子,雖然最近才知道有這個兒子,但畢竟血脈相連,他一見華煜就覺得討他歡喜,他蹲子,扶著兒子的肩頭。“煜兒這麼早來做什麼?”

“爹爹也好早。”

“爹爹要上朝都得這麼早起,煜兒也這麼早起?”

“孃親一向起得早,煜兒都會來向孃親請安。”

“乖,孝順!”華磊揉揉兒子的頭,這已是他能表現出來最大的關愛,可是當他對上兒子的目光,卻發覺其中似乎摻雜著……感動?這似乎不該是個十歲娃兒該有的神情。

“爹爹,你這意氣風發的笑容、春風滿面的模樣,可不可以答應煜兒,永遠不要變了。”

“爹爹有嬌妻,又有你這個懂事乖巧的孩子,當然永遠會這麼開心。”

“爹爹一定要做到喔!煜兒喜歡看你笑,不喜歡看你灰心喪志。”

“爹爹不會的,跟你保證。”

“嗯!”華煜用力點了一下頭,這才露出了屬於他年紀該有的天真笑容。

華磊看得心一喜,忍不住又用力揉了好幾下兒子的頭。

華煜抱住頭,不高興的道:“爹!煜兒不是孩子了,別這樣一直揉啦!”

“你怎麼不是孩子,才十歲大怎麼不是孩子?”

“爹快去上朝,當心遲了。”華煜沒辦法制止華磊,索性下了逐客令,還一邊躲著想趕快進母親的房。

華磊見兒子要走進安若怡的房,一把抓住他。“等會兒再進去。”

“為什麼?”

華磊不知道該怎麼向孩子解釋,臉上倒是有抹可疑的紅。“總、總之就是等一會兒,你做兒子的等等孃親還不行嗎?”

華煜看了看母親的房門,再看向父親,好像突然理解了什麼,臉也漲紅了。

“我、我在廳裡等。”

這小子,臉紅個什麼勁兒,莫非還真知道房裡是什麼情境?

“你這小子,人小表大!”華磊站起身,又故意再揉了一下兒子的頭。

華煜不滿的低喊一聲,“爹!”

“好了,別想那些不該是你年紀想的事,給我好好讀書,別像爹……”華磊說到這裡,有些落寞地看了安若怡的房門一眼。“別像爹,一輩子自卑。”

華煜拉住了父親的手,扯了扯,讓父親低頭看他。

“怎麼了?”

“爹,現在學還來得及。”

“讓你孃親知道了多丟臉,你孃親是讀過書的,我卻得從大字開始學。”

“那就偷偷學,先學一首情詩寫給孃親,如何?”

說他人小表大真不為過,才多大年紀,出這什麼鬼點子。“你別管我,自己讀好書就好。”

“煜兒很聰明的。”

“聰不聰明由夫子來評定,爹已經幫你找好了一位夫子,過兩天就會來教你讀書。”

華煜十分有自信的道:“爹,你可以讓夫子考考我,如果我能讓夫子稱讚我,我想跟爹爹要一件東西。”

“好!你要什麼?”

“我要爹爹的那對鳳凰于飛。”

這小子,居然連他庫房裡有什麼寶貝都知道,他開玩笑道:“你這小子,怎麼知道我有一對鳳凰于飛,才多大年紀已經在算計爹的財產了嗎?”

“爹有這樣的寶物怎麼可能是秘密,我聽人說的,爹爹肯不肯嘛!”

“你要鳳凰于飛做什麼?”華磊其實很猶豫,鳳凰于飛是一對約莫三寸大的玉飾,鳳玉是塊雕刻成鳳鳥的腰帶佩飾,凰玉則是凰鳥形狀的項鍊墜飾,他初拿到它,得知其所代表的含義時,就一心想著要送給安若怡。

華煜不知是不是知道父親的為難,還真說中了父親的心事,“鳳凰,一雄一雌,爹爹與孃親是夫妻,分別持有鳳玉及凰玉是最合適的了,別人得到都是名不正言不順。”

“你討要鳳凰于飛,是為了要送給我們?”

“爹爹,孩兒還不會賺錢,又不能沒做什麼就跟爹爹要禮物,孃的手藝很好,常常有客人要多給娘一些謝禮,娘都說無功不受祿,所以孩兒希望自己能做到讓爹爹滿意的事情,然後再跟爹爹要求獎賞,當作送給爹爹及孃親久別重逢的賀禮。”

華磊深受感動,也因為兒子的自信,知道他肯定是一個很上進的孩子,他很欣慰,妻子把兒子教得這麼好,他真是虧欠她太多了。

“好!爹就依你,不過鳳凰于飛可不是尋常之物,我會讓夫子出些比較難的考題。”

“爹爹放心,孩兒肯定會過關的。”

揹著藥簍子的宋嫋嫋一進門,就看見這對父子不知在計劃著什麼,做爹的是一副驕傲滿意,兒子是一副自信非凡。

“一大早的,你們父子倆這什麼表情?”

“秘密!”華煜這個鬼靈精,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突然睜著大眼,一反剛才那成熟得不像十歲孩子的行止,孩子氣的扯著華磊的袖子。“爹爹,煜兒可不可以進孃的房間去請安了,爹爹剛才說不方便,現在方便了嗎?”

華磊一對上宋嫋嫋曖昧的笑臉,不禁一陣頭皮發麻,他就不懂了,他從自己妻子的房裡出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怎麼搞得他好像做了什麼苟且之事一般?“你這小子,要去快去!”

華煜看父親羞窘的樣子,咧開大大的笑容,隨即轉身一溜煙的跑了。

華磊也急著要離開,在經過宋嫋嫋的時候都沒敢看她,卻被她拉住。

“義兄,小別勝新婚,想必昨夜……很滿足吧?”

“你這個未出嫁的閨女,說什麼啊!”

“我現在是醫女,不是閨女,可要多注意大嫂的身體啊!”

“我會剋制,不會傷著她。”華磊越來越羞窘了,他又不是撲羊的惡虎。

“我更擔心義兄擁有嬌妻美妾,身體受不住啊!”

這下他聽出宋嫋嫋的語意了,她把他看成什麼了,紙糊的不成?居然還笑話他!“你照顧好你大嫂的身體就好,不用擔心我,那一邊我不愛去。”

“那我還真的得好好幫大嫂補身子了。”宋嫋嫋越說越過分。

華磊嘴裡是輕斥她,但對她還是甚為關心,“又一早去採藥了?怎麼不去藥鋪買就好,就算藥鋪沒有,就開口訂,我將軍府要的藥,我不信他們敢怠慢。”

“我知道,有一味藥的確藥鋪沒有,而下訂了也不能馬上拿到,所以我才自己去採,我想從今天起就開始替大嫂調養身體。”

聽到宋嫋嫋對安若怡這麼盡心,華磊剛剛對她的小抱怨都不存在了。“以後再有這種情況,叫上陸風,讓他保護你,一個女孩子家天未亮就上山,多危險。”

聽見陸風的名字,她明顯一個怔楞,惱紅了臉。“大嫂說了不說的!”

“什麼不說,你大嫂是關心你,她聽說你會自己去採藥不放心,剛剛特地讓我把陸風讓給你,陪你去採藥。”

“原來……是說這個啊!”

“要不然是說什麼?”

見華磊一頭霧水,宋嫋嫋才意識到自己差點露了餡,有些僵硬的道:“沒、沒什麼,我也要去找大嫂了。”

華磊一臉莫名,看著她快步往安若怡的寢房去,他似是想起了什麼,又喊住了她,“嫋嫋。”

她腳步一頓,回過身問道:“義兄還有事?”

“你覺得什麼情詩拿來送給妻子最好?”

宋嫋嫋望著他許久,幽幽吐出幾句話,“義兄或許可以選擇《鳳求凰》,這首琴歌成就了一對佳偶,但嫋嫋希望義兄這輩子都別讓大嫂吟出《白頭吟》。”

“這是何意……”

“義兄自己去查查吧,這是義兄的心意,自然要讓義兄費點功夫。”

看著她的表情突然變得複雜,轉身繼續走向安若怡的房,華磊覺得疑惑,突然很著急地想知道,《鳳求凰》及《白頭吟》到底是什麼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