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

連灌三杯,他看向她面前那個盛有鳳梨啤酒的杯子,見外杯壁冒出水珠,杯底貼著桌面處也有一圈水漬,他端起杯子遞給她。

“你是付錢的人,多喝點才能回本。”

“我不想喝。”真怕不小心醉了。

他笑一聲。“你還真不像是來玩的。不喝酒,幫你按摩又說你受寵若驚。”

她勉為其難接過杯子,靠向沙發,學他晃著杯子,冰塊輕擊的聲音伴隨她略帶撒嬌的話聲:“你們這店真奇怪,剛剛調查人家是不是第一次來,現在說我不像來玩的,好像在懷疑我什麼似的。”微微仰首飲著啤酒。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懷疑你?”徐東俊側著臉看她。

“……”他如此直接,她倒是愣了愣,“懷疑我什麼?”

“你真的和其他客人很不一樣。”他說話時,看向她V領下那片高聳的雪白肌膚,再看向她手中杯底那搖搖欲墜的水珠……快掉了啊。

冰涼的水珠忽滴在胸口,李芳菲顫了顫;她放下杯子,欲翻包包找出面紙,徐東俊已從桌下方抽屜拿出面紙,抽了張壓上她胸口。她一愣,盯著胸口那隻大手,開口說:“我自己來。”

“哪能讓你自己來。”他慢條斯理,面紙輕輕滑過她胸口,又再一次覆上、滑過。

“我們這裡顧客至上,儘量不讓客人自己動手。”他說話時,欺身上前,一手搭在她身後沙發背上,一手還在她胸口擦著。

“已經幹了。”她去推他的手,他反手握住她手腕。

她欲掙月兌,他力大無窮;眼見手來不成,她往下看去,準備攻下盤,正欲抬腿,他矯健地翻身站起,一條腿擠進她腿間,交叉綁帶裙滑開,露出她那雙又長又白的大腿。他微挪腳,抵住她一條腿,她剩下一條腿能活動,再如何靈活有力對他也不具威脅。

“你做什麼?”李芳菲微昂下巴,看他的眼神爍著怒意。

“陪你玩。”他指尖勾起她下頷,眼底碎著惡意的光。

“來這就是要玩。”“玩什麼?”

徐東俊癌臉,貼著她的耳廓,低聲說:“玩搜身。”

他說話帶出的氣流滑進她耳道,她敏感地輕輕一顫,拒絕他:“不想玩。”

“這就由不得你了。”他輕笑一聲,像是發現這裡是她的敏感帶,他唇貼上她的耳,放輕聲音說:“因為我懷疑你是記者。現在的媒體為了生存,最愛揭人隱私,也許明天一早,我就會看見我的模糊影像出現在各大報章和八卦雜誌,標題下得聳動——牛郎的血淚人生……喔不對,是精血人生。”稍頓,啞聲開口:“老闆要是知道我被偷拍,肯定讓我回家吃自己,為了我的工作,我一定得搜你的身。”

“我不是記者!”在他呵出的熱息拂過耳際時,她急喊。“誰會承認呢?”他手撫上她的腰,沿著她身體曲線,一路向上。“我搜捜看有沒有針孔攝影還是錄音筆就知道了。”

他進攻,她防守,進退之間她終究不敵大男人力氣;半躺沙發上時,仍作垂死掙扎。“跟你說了我不是記者,我只是來玩!”

看見他覆了上來,放大的五官如此俊朗,兩張臉近得可聞彼此呼息。她心一跳,不禁瞠大眼看他,眼裡承接天花板落下的碎光。

他有些心動,為她此刻驚慌偏要故作鎮定的模樣、為她眼底流轉的光芒。他唇一勾,笑得有些放肆。“是啊,我不正在陪你玩?”

“我不是這——”她瞪大了眼。分不清是上方旋轉的燈光晃得她頭昏,還是唇上那溫熱的觸感教她失神。

徐東俊吻著她的唇,強悍的力道里藏著溫存,他忍不住探進她的口腔,勾她的舌,嚐到了一點果香。意猶未盡欲再深吻,身下人像是這刻才回神,她眨了眨眼,隱約看見他左眉骨上有道淺色疤痕;再看,他鼻樑高挺,半垂的眼簾上有密長的睫毛……

他的舌還在她嘴裡吮吻,她不動不出聲,任由他佔據她的唇,直至他退出,她才冷冷開口:“不是標榜正派經營,不做交易?”

“你吃洋芋片嗎?”

“……”真是天外飛來一筆。

“有些洋芋片包裝打著加量百分之二十但不加價的廣告詞,打開來,百分之二十是什麼?”他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撐在她臉旁,他下半身還壓著她,目光深深地看著她。

是空氣。她知道他在暗示廣吿終究只是廣告,不該當真。

“有些廣告僅供參考。”他低下臉,啄了下她的唇。“我跟你只不過接吻,算什麼交易?”

“……”李芳菲被問住。

“再說‘情不自禁’這種感覺,哪是用文字就能規定的。”

“……情不自禁個屁!”她脹紅了臉。

徐東俊朗聲笑。“你太粗魯。”

“模都模了,親也讓你親了,可以證明我身上沒有針孔和錄音筆了吧?”

“可以。”他笑得眼睛半眯,上揚的眼梢電力十足。他拍拍她臉頰,離開她身體,掌心一託,將她託抱起。他斟了杯酒,道:“誤會你是記者,我先自罰。”仰首一飲而盡。

她不講話,嘴裡還有他留下的味道,紅酒的澀。她舌忝舌忝唇,氣惱地瞪著他的後腦勺。

徐東俊放杯後,拿起毛巾拭過雙手,剝起果盤裡的葡萄,那層紫色外衣褪去後,隨即遞至她嘴邊。“吃點水果。”

李芳菲未張嘴,看看那顆葡萄,再看他。他剝果皮的動作熟練富有技巧,將果皮剝離果肉時,還刻意留一點紫皮,他的指尖捏在那塊紫皮上,果肉並未直接觸碰他的手。

“不吃不是太浪費?平時吃水果,應該沒人幫你剝皮,不趁機好好享受被服務的滋味嗎?”他手一動,葡萄已抵在她唇邊。

來到這就必須有客人的樣子,他疑心過一回,模遍吻透,她吃大虧,萬不能讓他再有機會懷疑她踏人這裡的目的。她看著他,慢慢張嘴,將果肉抿下。

他瞅一眼手中果皮上方殘留的一點果肉,雙目直勾勾看著她,將那點不夠塞牙縫的葡萄果肉連皮放人口中。明明如此浪蕩不羈的動作,她卻不由自主熱了臉蛋。“皮好吃?”

“澀。”他嚼著葡萄皮,目光不離她。“跟你一樣不易入口,偏偏這樣才令人回味無窮。”

她不知道那一口葡萄皮他究竟還要嚼多久,目光無可避免地觸及他的唇,憶起他的吻。突如其來,不給你準備,存心又強悍,傲慢又無理,但兩片唇瓣卻溫熱柔軟。她月兌口就問:“每天晚上要這樣吻過多少人?”

“你介意?”他湊近,身側抵著她的肩。

“我只是在想我回去要刷幾次牙。”

他笑,黑眸爍亮。“我沒吻過客人,你是第一個。”

“我該覺得榮幸?”她顯然不信。

他抓起她的手捏玩著。“不必。想著我,然後對我負責就夠了。”

李芳菲抽回手。“你有幾個分身讓所有客人對你負責?”

“我說只有你一個-你也不信。”他目光深深,再道:“要不你回去問問你那位介紹你來找我的朋友,問她有沒有這種待遇。”

“那倒是不必,你都知道我不信了。”

他不再執著這話題,飲一口酒,轉著杯子問:“我很好奇你朋友叫什麼名字,改天她來捧場時,我定要好好答謝她。”

她思考兩秒,笑答:“你們網站上不是有說絕不留客戶電話,也不問真實姓名?”

“是啊。”他把杯子放回桌上。“所以你不姓方。”“我當然姓方。”

徐東俊半斂浮上笑意的眼,他拉開抽屜,拿出一副牌。“玩什麼?”

“兩個小時……”他看看腕錶,道:“還有一小時又十五分,不玩牌,你想玩什麼?”他看一眼舞台,“去跳舞,還是唱歌?”

她必須跟他待滿兩個小時嗎?能不能換人?

“你們這裡只能點一個公關?”他熟練地洗牌,沒看她。“財力夠的話,包下所有公關都可以。”

“……”她沒這種財力。“剛剛我進來時,聽廣播喊了一串公關的名字,說是訪台,我看一次好幾個公關……”

“原來你喜歡重口味,人多確實比較剌激。”他停下洗牌動作,看著她,“多點一個公關,台費就要增加,玩得起嗎?”

“不能把公關都叫到我面前,讓我自己挑選嗎?”她聽說酒店均是大班帶著一群小姐讓客人挑。

“你不是選了我?”徐東俊湊上前,貼著她耳際問:“怎麼,我沒滿足你?”他故意把話說得曖昧,她微側過臉看他。“如果我說你沒滿足我,我能看看你們所有的公關,重新挑一個來陪我嗎?”

“那可不行。”他重新洗牌,動作流暢迅速。“你既然預約我的時間,我這兩個鐘頭的時間等於被你買走,你一定得等這兩小時過了,才能換公關,這是店內規定。你現在只能再讓別的公關過來,但我剛才說過了,你要再付他們台費。”她想,真划不來,她不過是來確定一下那兩個學生是不是在這裡上班,沒道理要付那麼多台費。

李芳菲不再堅持要換公關,看著他的手勢,問:“玩什麼?”

“你會玩什麼?”

“抽鬼牌……”想了想,她又說:“還有心臟病。”

“就這樣?”他擱下牌。

“就這樣。”她肯定。

他一頓,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也太遜了。不會玩牌的人生,不是太無趣了?”

“怎麼會?有趣的事情很多,誰說一定要玩牌。”

她所謂有趣的事……他沉吟兩秒,目光有意無意飄至她的小腿。

“看什麼?”察覺他視線,她縮了縮腿。

“喔。”他低眼,模出煙包,取出一根叼在唇邊,正欲點火卻不知何故又把煙拿下,連同打火機與煙包放在桌面。“你腿很漂亮,修長又勻稱。”

她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而且感覺很靈活。”他忽又冒了句。

李芳菲想起他幾次制住她雙腿的力道,不以為然地說:“沒你靈活。”

他笑,笑得有些張狂、有些得意。

他的笑令她莫名其妙,睨他一眼,道:“還不發牌?”

“鬼牌?”兩個人玩心臟病不夠剌激。

“好啊。”

“輸的人罰什麼?”他再次洗牌後,開始發牌。“你輸的話,必須把你們所有公關都找過來,讓我重挑一個。”

他沉吟了會,反問:“那你輸了呢?”

李芳菲倒是沒想到這點。

他看她一眼,噙著淡淡的笑弧,道:“跟我約會,做我女朋友。”

“這是你們的手腕?”她看了看舞池裡相擁的男女。“難怪生意這麼好。”

徐東俊不回應她的話,追問:“你敢不敢賭?”

他輸了她就能見到這家店所有的男公關,但她輸了……他以為她信他的話?要是每個客人賭輸了都要做他女朋友,他哪來那麼多心力應付?她思考數秒,乾脆地應聲:“賭。”

他抿著笑,發完牌,看了看手中撲克牌花色,將湊對的全數打出,待她也打出能湊對的牌,他問:“誰先?”

“你。”手中無鬼牌,她得意又擔心。

徐東俊並無抽到鬼牌的壓力,隨即又湊出一對,打了出去。

她抽他牌時,細究他表情,無論她抽幾次,他唇邊總攜著似笑非笑的弧度,莫測高深;一往一來,數次後她抽到鬼牌,她覷見他眼底流露的笑意,她有些不甘,把鬼牌換了幾次位置,讓他抽牌。

他手中剩最後一張時,鬼牌仍在李芳菲手上,她把兩張牌壓在胸口,對上他胸有成竹的目光。她想,了不起就是輸牌而已,怕什麼!何況約會與做他女朋友這事,不過是他的交際手腕,何需當真?

她將兩張牌洗了再洗,才伸長手臂。“抽吧。”

“女朋友,準備跟我約會了。”徐東俊篤定說完,手一抽牌,笑兩聲,隨即與另一手上的牌一起打出。

李芳菲瞪著手中鬼牌兩秒,才放至桌面那疊紙牌上。“我輸啦,願賭服輸。”

“什麼時候跟我約會?”他收回牌,目光在鬼牌後頭做上的記號停留一秒。

“嗯……我需要回去查一下行事曆。”

“沒問題,等等留電話給我。”他把牌收進抽屜,斟了半杯啤酒給她,又為自己添了點紅酒。

她接過時,一小團紅色在她左袖上晃過,他瞄一眼,沒能看清,遂問:“那是什麼?”

李芳菲順他視線看向左袖口上方的紅色棉線。“月兌孝。”

他愣半秒,執酒杯的手頓在半空中。

他這表情倒令她感到有趣,她淡淡開口:“前天我爸對年,帶孝一年要月兌孝,換紅線。”

徐東俊捧著酒杯靠向沙發,他晃晃杯子,看著紅酒上方一閃一閃的碎光。“生病離開的?”

“不是。”她看著左袖口上的紅棉線,靜了一會,才開口:“人總會離開,早走與晚走而已。”

他想說點什麼,又覺得沉默才是最好的回應時,她忽又道:“只是他不該這麼早離開……他不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