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批完最後一本週記,李芳菲伸直腰,呵口氣,手探向檯燈開關,在覷見一疊週記本旁,那本被另外置放的本子時,她模向開關的手轉向,拾起那本封面姓名填著李智勳的週記——翻開,空白一片,猶如新簿子。

去夜色探了兩次,都沒能見到他,問他在哪上班,無論問幾次,答案都只有那一個——做LED燈泡組裝。課堂上睡覺她不計較,但遲到與請假時數她不能不替他擔心。社會很現實,高中學歷都拿不到,日後要謀職困難度相對高。

她試圖聯繫他家人,不知是時間不對,或是故意不接,電話撥了四、五次均未有人接聽,她開始思考直接上門拜訪的可能性——以家庭訪問為名。

她熄燈就寢,打算明日再安排時間,手機忽發出訊息提示聲與震動聲,她手探到床邊桌,取來手機一看,數秒後疑惑地坐了起來;她扭開燈,看著上頭顯示圖片。一對男女,前三張僅有背影,背景是一家摩鐵門口;第四張有模糊側影,第五張露出男子五官面孔,清晰無比,他摟著一名女子,在摩鐵門口親吻調情。

還困惑誰發這種訊息給她,那串陌生號碼又傳來新訊。

——不是好奇你學生的工作嗎?他做鴨。

誰知道她在查李智勳?又是誰發這種訊息?

直至她一覺醒來,依著手中學生聯絡資料找到李智勳家門口,她還是沒能推測出對方身分。

時間還早,三月的早晨有些寒意,不知是要下雨了,還是空氣品質差,鉛灰色的天空尋不著一絲清朗。她收回視線,兩手插在鋪棉外套口袋,低著眼在屋前來回走動;週六不上班不上課,她應該能見到這家人。

對面大門忽然開啟,歐巴桑提著洗衣籃,在門口換鞋後走了出來。李芳菲多看一眼,與對方抬起的視線觸上,對方笑眯眯點頭。

“早!”

“早!”李芳菲笑應一聲。

加蓋的鐵皮屋簷下拉了串曬衣鏈,毆巴桑晾曬了兩件衣物,目光探了過來,好奇問:“小姐,你要找他們哦?”

李芳菲正苦惱著要不要一大早按電鈴擾醒這一家人時,歐巴桑的問話讓她有了想法。“對,我想找這一家人。阿姨你認識他們嗎?”清晨的小巷內並無來車,她直接走至對面人家。

“認識啊,這裡厝邊隔壁我攏熟識啦!”歐巴桑甩甩被洗衣機攪洗得發皺的長褲,吊掛起來。

“我是他們一個孩子的老師,想來做個家庭訪問。”

歐巴桑點點頭,紋著眼線的小眼眯了眯。“你要做家庭訪問喔,是細漢的那個的老師嗎?你可能要等秀枝起床喔。”

細漢?李芳菲納悶。歐巴桑見她這表情,遂接著說:“秀枝上晚班,做那種生鮮蔬果的分裝,早上六點才下班,下班回來就跑去困啦。細漢的那個過年前跑去打工,晚上都不在家,幾次透早時間才見他回來。”

稍整理過歐巴桑的話,李芳菲推測“細漢”指的應該是李智勳,她記得李智勳有個哥哥。“細漢的是不是叫智勳?”

“我聽秀枝都阿勳阿勳的叫,我們這裡厝邊頭尾也都跟著叫阿勳。”

那就是李智勳了。李芳菲一笑,自我介紹:“阿姨,我是阿勳的班導師,阿姨跟阿勳很熟吧?”

“熟啦,這裡的厝邊你隨便問,我都嘛熟。”

“真的啊,阿姨好厲害,平時一定和鄰居相處不錯,我聽你講話就知道你人緣很好。”李芳菲笑得很甜。

“謀啦謀啦!”毆巴桑被捧得快飛上天,咧嘴笑時能見銀牙閃閃。“阿姨覺得阿勳是個什麼樣的孩子?”

“阿勳喔。我給你講,他很乖咧,又很有禮貌,看到我都阿姨阿姨的叫。他人又孝順,看她媽媽為了多賺點錢跑去上大夜班,他下課後也去打工,有時候想多賺點錢,他就加班,阿怕秀枝知道會擔心,下班回來遇到我,還拜託我不要跟秀枝說他加班。”

所以李智勳的家人應不知道他打工的環境與方式。若等等遇上他家人,她是否該幫他保住這秘密?可她就是為了缺課問題才找上門來,若不讓他家人知道他缺課可能面臨勒休問題,她又何必走這一趟?

歐巴桑忽然嘆口氣。“老師我跟你講,秀枝歹命啦,嫁了個愛賭又愛喝酒的老公,輸錢打人,喝醉也打人,後來自己喝醉摔進水溝死了。本來想說死了也好,省得拖累秀枝和孩子,哪裡想到大漢的那個什麼不學,跟他爸一樣愛喝酒。有好幾次酒駕被抓,罰錢了事,所以都罰不怕,反正沒錢就找秀枝拿,結果前年底酒駕撞死一對情侶,今年初被抓進去關,說要關到明年五月,阿法院這次還判他們要賠人家一千多萬。秀枝哪裡生得出那麼多錢,為了多賺點才會跑去上大夜班,連細漢也因為想多賺錢,結果高中一直讀不完。”

李芳菲靜了數秒,才問:“那現在他們家裡只剩阿勳跟他媽媽?”

“嘿啊。親戚朋友看他們這樣,誰還敢往來,都嘛怕被借錢,所以那個家只有他們母子。”毆巴桑拾起四角褲,甩了甩,用衣架晾起來。“好家在我們這些厝邊頭尾人都不錯,平時……啊,秀枝出來了。”

李芳菲隨歐巴桑視線,看見微胖婦人從對面大門走出。

“秀枝,阿你沒去困哦?”歐巴桑手裡拎起另一件憤怒鳥四角褲。

“等阿勳啦。今天不知道是怎樣,到現在還沒下班,打他手機也沒人接。”楊秀枝應聲時,李芳菲已走至她面前。

“你好,是阿勳的媽媽?我是阿勳的班導師。”

楊秀枝瞠大眼。“李老師哦?”表情從驚訝轉為擔心,“老師這麼早是來找阿勳嗎?他是不是做了什麼事?他是不是在學校惹事?還是他——”

“不是不是,別擔心,他沒惹事,我就是來做個拜訪。”李芳菲笑一下,說:“是我比較不好意思,沒事先聯絡就跑來,方便跟您聊幾句嗎?”

“當然可以,老師請進。”楊秀枝拉開外玄關的防盜紗窗大門,迎她人內後只將外門鎖釦上,內門敞著保持通風。

屋裡擺設簡單,基本傢俱與電器,看得出來生活忙碌,椅上堆了一些衣物,桌面上還有一袋食物。她眼睛向上一抬,老式電視機上放了個相框,她走近,盯著照片裡的人物——是一家四口出遊的照片,兩個孩子看上去大概小學年紀,較矮小的那個瞧得出是李智勳。對這樣的家庭而言,也許這樣和諧親密的照片特別稀有可貴……

楊秀枝端了茶水從裡頭走出。“老師請坐。我們家沒什麼東西好招待老師,我衝了熱茶。”

“我喜歡喝茶,謝謝。”李芳菲接過時,楊秀枝口中念著沒整理家務,屋裡亂得很,一邊迅速將衣物抱起轉進裡頭,再次轉出來時,在李芳菲身側坐下。

“老師今天過來,一定是有事要說吧?他都高中生了,還讓老師來做家庭訪問,我想情況大概很嚴重。”楊秀枝心裡有數。

“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阿勳滿乖的,不是會惹事的學生,就是……該做的作業他常常不交,這可能會讓他學習成繢扣點分數。”

楊秀枝搓搓雙手,一臉歉然。“老師,不是我要幫自己的孩子說話,如果可以的話,阿勳也想好好讀書。他下課後去打工,回到家三更半夜了,一大早又要起床上學,實在沒什麼時間可以做功課。我知道是他不對,但他也是想幫我賺錢,減輕我的負擔,所以能不能請老師放寬標準,少扣一點分數?他都二十一了,換過學校,要是這個學校再沒法畢業,以後也沒學校敢收他。”

“阿勳在什麼地方打工?”

“他在做LED燈泡組裝,上五點到十二點的班,週五週六他通常會加班,這樣一個月下來,可以領到四萬四左右的薪水。他真的很乖,週六日明明可以睡晚一點,就為了多賺加班費,甘願放棄睡眠時間。”談起兒子,她一臉驕傲。“他說他在做燈泡組裝?”

“對啊。我做大夜,早上六點才下班,有時回到家,他已經去學校了;我實在擔心他的身體健康情況,讓他不要這麼累,就先把書讀完,他就是不肯。”所以李智勳即使遲到甚至未到校,他母親也不會知道。她能原諒他的遲到,可以不計較他曠課,但校規就是校規,縱使他有再多無奈與身不由已,他仍得遵守規定……李芳菲抿著茶水,思考著該怎麼讓他母親知道他的情況。

“老師你看,都七點四十分了他還沒回來。他昨天跟我說好他今天會早點回來陪我吃早餐,我想他一定又是為了多賺錢,所以留著加班了。”

李芳菲看向楊秀枝手指的那一袋早餐,醞釀多時的話哽在喉間。學校不是她開的,她無法改變校規,但也不願意見這樣的孩子被勒休……稍思考,她含蓄地探問:“李媽媽,您知道智勳缺課嗎?”“缺課?他是沒去上課嗎?”

“他滿常遲到,也常請假,我今天過來就是想了解一下他缺課的原因。現在聽起來,應該是因為工作加班的關係。”

“他還請假啊……”楊秀枝皺眉,“這孩子真的是……他之前那個學校就是因為他缺課太多才要他休學,這次他有答應我會好好讀書,不會再遲到和請假了,怎麼又缺課!”

“他要是再缺課,可能會被勒令休學,所以我今天才會過來一趟。”

“不能再休學了,這樣下去他讀到三十歲都還在讀高一。等等他回來,我好好了解一下情況,看他到底……”門口有引擎聲,楊秀枝側首看向大門方向,低喃道:“是有人把車停在門口嗎?”她起身往門口走去。

“我們這邊常有一些來找朋友的年輕人,車喜歡亂停,門口常給我堵住,我——”她愣在紗窗門後,望著外頭那彎身在一部轎車後座的背影。

“東俊扮,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李智勳看向車後座內的老闆,他兩手搭在降下車窗的窗框上,似是擔心車子隨時駛離而不得不緊抓窗框。

“我一開始就說得很清楚,我的店不做易,你私下偷偷模模做,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人家找上我,說服務差勁要求退費。你與人交易這事要是在店裡傳開,我還能繼續留你嗎?”徐東俊目視前方,面無表情。

才睡下,Jeff—通電話打來說小智收了客人的錢,卻沒辦法完成交易,客人要他們退台費,對方在訊息裡還附上摩鐵地址與房間號、幾張小智與一個女人進入摩鐵及小智一人酣睡的照片。Jeff開車接他一道趕至摩鐵堵人,果真見小智一臉惺忪從房間走出。

小智上車,說客人自稱是隔條街一家酒店的小姐,是店裡常客,昨夜第一次點他台,客人在包廂不斷誘惑他,開口陪她一夜給兩萬。他起初不願,客人保證不透露此事給第三者知情,他見她外貌亮麗、年輕又熱情,玲瓏有致的身材不斷往他身上緊貼磨蹭;她舉手投足間性感火辣,拿她在酒店上班的招式施展在他身上,溫柔又體貼。

他曾遇過一個四十好幾的客人,抽菸時讓他伸掌接菸灰,還在他掌心上按熄菸頭。為了家計他沒有尊嚴,昨晚卻讓他有種自己被服務、被尊重的感受。他蠢蠢欲動,最終點頭答應,與她上摩鐵。

她說喝酒助興,他們在房裡拚酒玩遊戲,輸一次月兌一件衣,他記得她全身上下只剩下內衣褲,後來他喝得昏昏沉沉,睜眼時外頭天已亮,房裡只有他一人,不見那位小姐,他還沒弄清狀況,一出房門就看見東俊扮和Jeff立在門外。

“我知道不能做,可是她一開口就是兩萬,又年輕漂亮,我——”

“精蟲充腦。”徐東俊淡淡吐出一句。

李智勳尷尬不已,面上一陣青一陣白。“東俊扮,她答應我不把這事說出去,你和Jeff不說,店裡不會有人知道,我保證我不再犯,我真的需要這份收入。”

徐東俊笑了聲。“你以為我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Jeff不是有說,是那客人打電話要求退台費?”

“你被人玩了都不知道。”徐東俊指尖滑過手機螢幕,道:“她是小姐,她有讓人退過台費的嗎?”又打電話又發訊息給Jeff要求退費,去到摩鐵卻只有小智一個人。方才車上問小智,他說他喝醉了不記得自己有反應,更不記得自己與那客人發生過關係,這樣還不夠清楚?

“你是說,那小姐故意找麻煩?”為什麼?他與她未曾結過仇恨。

徐東俊總算側過面龐,把手機螢幕對著李智勳。“對方傳這幾張照片給Jeff。哪個嫖客月兌褲子之前,會先預知對方不行所以先拍照存證的?還有這張,拍你睡覺能代表什麼?”要拍也是拍兩人床上親密照片證明交易確實存在,拍一個人睡覺只說明這是場戲,劇情不合理的戲。

“你難道沒想——”

“李智勳!”尖銳的叫聲讓對話中的兩人往聲源望去。

“……媽。”李智勳瞪大眼,張了張嘴,數秒後才勉強發出聲音。“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媽嗎!”楊秀枝走來,氣急敗壞地指著李智勳鼻子吼。

“媽,你……你怎麼還沒睡?”他惴惴不安。

“睡?!”楊秀枝壓抑不下怒火,“我睡了正好合你意是不是?!”

這刻,母子都忘了他們昨天約好今早一道早餐。

在屋裡聽見吼聲的李芳菲走出屋外,她慢慢靠近他們,車內人被李智勳身影遮去,她第一時間沒瞧見對方。“李智勳,怎麼惹媽媽生氣了?”

李智勳聞聲回首,訝異的表情。“老師,你怎麼在這?”

李芳菲尚不及應聲,楊秀枝羞憤地說:“虧你老師這麼關心你,一大早就來拜訪。你什麼工作不好做,跑去做那種工作!我今天要打死你!打死你這個……”她轉首尋找工具,猛然想起門後的拖把杆,拉開門抽出杆子。

李智勳跟了上去,李芳菲才瞧見車裡的男人。他眉目略沉,極為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便將視線調至那對母子背影。她意外他的出現,但沒心思多想,轉身去勸慰那氣憤的母親。

“跟我說做燈泡組裝,說你要加班,原來都是騙我!你——”楊秀枝氣得說不出話,杆子一揮,朝李智勳肩上打去,第一-棒又將落下,李芳菲拉住她手臂。

“李媽媽,有話好好說,智勳這麼大了,給他點面子,有什麼事進屋再商量好嗎?”

“李老師,你就不知道,我剛剛聽那個車上的男人說阿勳跟人家做易,他什麼不好學,跑去賺女人的錢!”楊秀枝手指那部車,說到激動處把另一手的杆子摔出去。

李芳菲聞言,望向那部車,車還在,裡頭那人也在,正望著這方向,似是聽見她們在談論他,他推開車門,跨出長腿,走來之前,對車裡的人說了些話。她看著他朝自己方向慢慢走來,高大身影包裹在襯衣與西褲下。

“李太太,您要是為小智好,不希望他被左鄰右舍指指點點,還是進屋再談吧。”徐東俊看著楊秀枝,表情淡淡。

楊秀枝斜眼睨他一眼,哼一聲進屋。徐東俊看著李智勳也進屋,才對李芳菲做了個手勢。“小智的老師?先請。”

神情淡漠、態度嚴謹,與前兩回交手時的輕佻樣子天差地遠。他的眼中並無多餘情緒,注視她的目光像她是初見的陌生人。她想,他沒認出她也好,省得她多費心思解釋。

再次步入屋裡,氣氛截然不同,楊秀枝不知上哪翻出來雞毛撣子,半空中揮舞著。“李智勳,你跟我說你晚上到底在做什麼?!”

李智勳立在母親面前,低垂著臉。

“都這樣了,你就老實告訴你母親。”徐東俊閒適地坐在椅上。

李芳菲瞥了眼他置身事外的態度,不以為然。“你跟李智勳是什麼關係?”

“報告老師,我是小智的老闆,他是我的員工。報告完畢。”說罷,他兩指輕抵眉間,做了個敬禮的手勢。

真是傲慢。李芳菲推高微下滑的眼鏡。“所以你公司是組裝燈泡的?”

徐東俊笑出聲,微微彎起那雙漂亮的眼睛。“我要是組裝燈泡的,他媽媽需要拿雞毛撣子出來?”

“老師,你不用問了,我說就是。”低垂臉孔的李智勳忽然抬首看著面前的母親。“媽,我在仕女倶樂部上班。”

“什麼倶樂部?”單純的楊秀枝哪懂得這種改變經營與消費模式的工作。

李智勳沉默兩秒,開口說:“就是陪女人聊天,陪她們喝酒唱歌,陪她們玩樂的工作。”

楊秀枝冷笑一聲。“牛郎就牛郎,倶樂部就不是牛郎了?”

“不一樣!”李智勳睜大眼,為自己解釋:“就只是喝酒聊天而已,跟牛郎不一樣,牛郎是要陪上床的!”

“還要騙我?!”楊秀枝指向徐東俊,拔高聲量:“我剛剛明明聽見他說什麼易!”

“我們公司有規定不能做,那是我自己要做的!昨天那個女生……她說要給我兩萬塊,我才跟她去汽車旅館開房間。”

“兩萬塊……”楊秀枝頻搖首,失望透頂,“兩萬塊你就能賣了自己……”

“我是賺錢。兩萬塊拿到手,我們就有多一點錢可以運用,只是一個晚上而已,為什麼不賺?”母親那對他失望的祌情剌痛他,他不禁紅著眼眶,高聲答話。

他不是殺人放火,也不是偷拐搶劫,他做這些不都是為了減輕她的負擔,她怎能對他失望?

“啪啪”兩聲,楊秀枝手中的雞毛撣子在李智勳身上落下,下一秒,她哭了出來:“做這種丟人現眼的工作,你還理直氣壯?!要賺錢什麼工作沒有,你要去做那種月兌褲子陪人睡覺的小白臉?!”

“就算當小白臉又怎樣?!有什麼工作可以一晚賺兩萬?你嫌我丟臉,當初幹嘛生下我?!”他吼回去。

李芳菲欲上前制止李智勳的出言不遜,手腕被緊緊牢握——徐東俊不知何時已無聲無息來到她身邊,左手掌緊扣她的右手。

她掙扎,難撼動他半分,她欲張口讓他放手,他搶先開口:“他們母子的事就讓他們自己解決,你一個外人別插手。”他拉著她在椅上坐下。

“對、對……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為什麼要生下你……我當初為什麼要結婚要生下你們……”楊秀枝扔了雞毛撣子,往後癱坐在藤製搖椅上,神情有些恍惚。

李智勳懊悔,跪了下來。“媽……”

“我如果知道把你養這麼大你會跑去做牛郎,我當初就不該生下你……”楊秀枝如洩氣皮球,話中帶著自責。

“媽,你不要這樣,我、我就是看你那麼辛苦,都五十好幾了還要去上大夜班,我才想要多賺點錢。”他眼眶潮溼,哽著聲音又說:“我真的沒跟那些客人上床,昨天收了兩萬塊,我喝到不省人事,睡一覺醒來那個小姐就不見了……我、我……說實在的,我也不想賺這種錢……”鼻涕滴落,他手掌一抹,看見之前被客人用菸頭燙傷留下的傷口,忽然難受得說不出話。

楊秀枝看著跪在身前涕泗縱橫的孩子,心酸不已。她哪裡不明白他的心思,是這個家對不起他,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讓他順順利利完成學業、快樂生活,可無論如何,她也不願孩子從事那種工作。

“你給我做那種工作,都不怕人家笑你?你伯父伯母、你叔叔嬸嬸,還有你姑姑、你阿姨你舅舅,你那些堂表兄弟姊妹,他們要是知道你做那種工作,會有多瞧不起你。我老了可以不要這張麵皮,你才幾歲!你以後還要結婚,那些女生知道你做過牛郎,還有誰要嫁你?”

他哭著說:“我想不到那麼遠的事,眼前的生活都快過不下去了,我還想什麼以後?你說我會被笑,但那些人有什麼資格笑?在我們需要幫助時,那些人誰對我們伸出援手了?只會落阱下石的人有什麼立場笑我?我偷了還是搶了?我難道不是因為需要錢吃飯才不得不去陪女人喝酒?”他沒忘記母親放下尊嚴,求那些所謂的親人伸出援手,被拒絕了還要被冷嘲熱諷的畫面。

楊秀枝說不出話。成人世界的現實面早被孩子看得通透,這世界有錢就有血緣,沒錢誰還記得你與他們流著同樣的血液。

李智勳那番話同樣震撼了李芳菲。是怎樣的生活,又是怎樣的經歷,竟讓一個高中生有這樣的體會?

手腕被緊握了下,她回神時,目光觸及那被握住的手腕,才想起來這男人一直沒鬆開過他的手。她抬眼看他,他臉龐朝外頭偏了偏,示意離開;她看了那對母子一眼,起身跟著他離開——李智勳的母親已知道他的工作內容,缺課問題自然會有他母親去注意。

步出屋外,她還是有些擔心,頻回首張望。徐東俊啟唇:“看什麼?”

“怕他們吵起來。”

“剛才不是吵過了?看也知道媽媽很疼兒子,兒子又孝順,再怎麼吵頂多就是做兒子的多挨幾鞭而已。”

她看了他一眼,踢了踢地上小石子。“不是你被打,當然可以說風涼話。”

“我實話實說。”他看看巷道兩側,問:“怎麼來的?”

“開車。”

“我搭你車。”他說得極為自然。

李芳菲瞠圓秀目。“為什麼?”

“我讓Jeff把車開回去了。”

原來車內的人是Jeff。“你為什麼要Jeff把車開回去?”明知道還要用車。徐東俊不說話,盯著她看,唇角含笑。她被瞧得發毛,猛一想起她這是不打自招。她調開眼神,問:“笑什麼?”

“笑你單純。我要是不讓Jeff先把車開回去,哪有機會搭你的車?”

“你憑什麼認為我是開車過來,又憑什麼認定我會讓你搭便車?”她雙手插進外套口袋看他。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過來的,你要是開車或騎車,我就搭你便車,你要是走路過來的,我就跟你一樣靠雙腿,你搭大眾交通運輸工具,我也能搭。至於我篤定你會讓我搭便車這事……”他笑了一聲,湊近臉龐看她。“男朋友回不了家,女朋友開車送一下,這不是很浪漫嗎?”

“……”她瞪著他。他早認出她,偏還裝模作樣。

“願賭服輸是你說的,與我約會也是你答應的。”他長指颳了刮她臉頰。“不過你這女朋友做得真不及格,留的電話居然是男人接的,存心讓我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