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終於露出狐狸尾巴,這才是他的本性。李芳菲煩躁地撥開頰上那隻吃她豆腐的手指頭,不說話。

那晚離開夜色風華前,他再度開口要電話,她隨手寫下一串號碼,是吳承佑的手機號。她想他身處八大行業,什麼樣的人沒見識過,或許連黑道也有關係:如他這般滑溜又靈敏的性子,不會沒猜到她給假號碼,但當時他什麼也沒說,將她寫下的號碼紙條慎重摺疊,收入口袋。

她以為她拒絕的意思非常明顯,料想不到他真撥了那個號碼,不知道吳承佑接聽時是何反應?

“電話我讓Jeff打了。”徐東俊將她面上豐富表情收入眼底,開口澄清。她知道他是在暗示她,他沒那麼蠢;她發現她的反應都在他掌握之中,這令她不悅。李芳菲扭頭就走。

他舉步跟在她身後。她走得急,他慢吞吞拖著腳步,落後她一截時,才揚聲喊:“李老師方小姐,你走這麼快我跟不上!”

她氣惱地回首,鏡片後的目光惡狠狠。他笑著走近,停步在她面前。他抬首揉揉她發頂,像在順小狽小貓毛髮,噙著笑意說:“一大早就發脾氣,小心皺紋冒出來。不過不管你長多少皺紋,我對你的興趣一樣不減。”

他眉濃目深,微微彎起的眼角十分勾人,他用他這副俊美皮囊迷惑過多少女人?細想那夜她約的是小智,來的卻是他,他誠懇介紹他自己是小智,其實早已知道她上門消費的用意;他可以不動聲色,又吻又抱隱約情深,那是有多深的城府才敢對她如此放肆?是不是更早之前,也許在樓梯口被他壓制身體時,他已察覺出她並非單純上門消費?

“你喜歡看人當跳標小丑?”她冷聲問。

他手指搔弄她下巴,道:“我以為這叫逗弄、叫調戲,很有情趣不是嗎?”

“情趣你個鬼!”她壓低聲音吼,撥開他的手,朝停車方向走去。

他笑著跟上。在她打開車門時,大掌一按,壓住她剛開啟的車門。

“你做什麼?!”她回首怒視,恰被他圈圍在懷間,鼻尖有清爽氣味,想來是牙膏或胡後乳的味道。

“第一次約會,應該由我開車才有誠意。”他努下巴示意。“你坐那邊。”

“誰要跟你約會了!”她的發被風拂亂,說話時,唇角沾上髮絲。

“你啊。”他長指撥開她的發。“你喜歡反悔?”

“我沒反侮。那天我答應的是一個叫小智的公關,不是你。”“答應小智的是一位方小姐。”他回完,突覺他們的對話實在幼稚,他嘆口氣,像是退讓。“一人一次,剛好扯平。”

“扯平是你說的,我沒同意。”她轉身,他一手還壓著車門,一手撐車頂,她被困在車門與他身體間,這姿勢令人尷尬。“你放手。”

“車鑰匙給我,你過去副駕駛座,我就放手。”

“這是我的車,我想坐哪就坐哪,你——”她倏然止聲。身後男人的體魄貼了上來,溫熱結實,她一凜,連呼吸都放輕了。

徐東俊貼著她耳廓說話:“要乖,聽話。”

溫熱呼息落入她耳道,她耳根發燙,扭頭看他。

“看什麼?等等車上只剩我們兩人時,再讓你看個夠。還是你希望維持這樣的姿勢,一直站在路邊供人觀賞?我是無所謂,這樣比較剌激。”說完輕握她下頷,湊唇在她嘴上輕啄一下。

她臉頰浮暖,不知是被氣的或是這親暱讓她臉紅,開口時,聲音有些弱:“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

“你哪隻眼睛看我動手動腳?我動口。”說完又在她唇上親了口。

她甩頭,掙開他的手。“我不是你的客人,別拿那套對我。”

徐東俊眉目微沉,半晌不說話。他這樣子看著冷肅,令人望而生畏,她雖昂著下巴,看著氣勢凌人,心裡卻懊惱不該在自己居下風時挑釁他。

他確實不大高興,但能理解她的心態,終究軟了神情。他手搭上她肩,將她扳向自己,啟唇時,音色低柔得像在解釋,又像是哄。“不當你是客人才吻你唇,你以為我那麼隨便,只要是女人都能吻?”

她只當他這是應酬話。“我怎麼知道你是什麼心態。”

“把你當女朋友的心態。”他又揉亂她的發,道:“別吃醋了,快上車,我們去吃早餐。”

她不動,似打定主意與他僵持。他默思兩秒,說:“你是小智的老師,我是他老闆,我們難道不該討論一下他接下來的生活?”

李芳菲想,她就是為了李智勳才招惹到面前這男人,她確實也該與他談談李智勳在他那裡上班可能造成的問題。思考數秒,她將手中車鑰匙遞出。

李芳菲有著163公分的身高,身形纖細,食量卻驚人。她點了一份含有黃金蝦排、美式漢堡、薯條、歐姆蛋、沙拉與熱女乃茶的套餐,此刻正低首認真進食著。

徐東俊放筷,抿一口熱紅茶,盯著她看。她面前的盤子裡,蝦排、沙拉、歐姆蛋吃得乾乾淨淨,手裡拿著漢堡正咬下一口,唇角沾了番茄醬卻不自知,低垂的視線專注地盯著報紙。

他並不意外她的食量,他好奇的是她對她正在關注的那篇佔據半個版面的新聞報導有何想法。“你也抵制嗎?”

李芳菲抬首,見他視線落在她面前報紙上,才明白他意思。嚥下口中食物,她道:“當然!這麼黑心的集團,居然還能無罪,難道你不抵制?”

“我很久以前就不用他們的產品、不吃他們的食品,不讓他們賺我的錢。”她咬一口漢堡,擠出的番茄醬汁又沾上唇角,她抬指隨手抹了下。“哦?”她尾聲微微上揚,似是不信他的說詞,調侃地問道:“你未卜先知,事先知道他們是黑心製造集團?”

“是啊,我未卜先知。”他盯著她唇角未被拭淨的番茄醬,忽抬手越過桌面抹去那點紅。“我早算出你我姻緣天註定,我是你最適合的對象。”

他如此自負的態度讓她反應慢了幾秒。她快速咀嚼,食物落肚後她猛吸口熱女乃茶,才說:“你是哪年代的人?”還姻緣天註定咧。

“當然與你同年代,不然要怎麼愛你?”

她被噁心一把,抖了子,聽他暢快笑出聲,她正欲掀唇說話,身後忽然拔高的音調讓她豎起耳朵傾聽。

“幹你說這甘有天理?!讓我們吞了那麼多的黑心豬肉,法官居然還判他們無罪!”聲音的主人有些激動,“我媳婦還想說是老廠牌,又是大公司,賣的東西再貴也沒問題,所以都買他們的肉鬆給我孫吃,結果我們都吃了什麼了?!”

李芳菲動作極小,慢慢轉動脖頸,望向右後方約三十度角的那張桌。說話的男人六十上下,膚黑,體型微胖,他側坐著望向工作台方向,看著後頭的老闆娘。

“所以大家都在說是恐龍法官啊。”老闆娘在吐司上塗抹沙拉醬,戴著口罩聲音顯得有些悶沉。“我頭家說那個法官搞不好有收錢咧。現在檢察官都能貪汙、上酒店,被通緝後還能偷渡出去了,收錢判決剛好而已啦!”

“真的,這案子判得莫名其妙!”鄰桌太太一雙筷子在半空中揮舞,同仇敵愾地說:“法官說什麼他們家的油品被檢驗出重金屬,但精煉的過程可以去除重金屬,所以就無罪。哪有這種道理?!就像臉書上網友說的,狗屎掉進湯裡,再把狗屎撈掉,那湯也能喝嘍?”

“最誇張的是法官說染上瘟疫的豬肉沒煮熟才可能吃出問題,只要煮熟肉質就會酸化、病毒就會被殺死,人吃了並不影響……我聽法官唱山歌咧!喝尿也不會生病,那我要每天喝尿嗎?”櫃檯前,正在等餐的婦人加入這全民憤慨的話題。

“講那些無三小路用啦!簡單一句話,政府無能啦!阿有魄力一點的話,抓到一次就直接給他死啊,我再看看誰還敢做什麼黑心便當黑心香腸還是黑心肉鬆!”起頭的男人一邊說話一邊進食,眼睛瞄到前頭電視新聞,忽站起來伸手向工作台。“老闆娘,阿你家的遙控器咧?那麼小聲攏聽謀在報啥。”

老闆娘從抽屜取出遙控器,將音量加大。“這樣好不好?”

“這樣好、這樣好!”男人已轉首望向螢幕,端起盤子將麵條往嘴裡撥。

“展輝瘟豬案判決展輝前董事長程國樑等五人無罪,引發社會各界一片譁然。程國標委任律師庭外受訪時,許多抗議民眾在身後高舉抗議標語。在這群民眾裡最引人矚目的是一年前畏罪自殺的福鴻肉品公司負責人巫祥林的兒子。稍早前我們也訪問了他,他表示他今夭出現在這裡除了表達對展輝的抗議之外,也要為他的父親討回公道。根據他的說法,他說他父親也是受害者,不是大家以為的共犯,他……”

李芳菲盯著電視新聞,口中食物尚未咀嚼,在頰邊鼓成了圓。徐俊東只看“兩秒新聞便回首,見她看得如此專注,五指在她面前一揮,她眨了下眼,光挪至他面上。

“幹嘛?”說話時,語聲含糊不清。

“看這麼認真做什麼?從昨天下午判決出來就開始報導,整個晚卜新聞4M像跳針一樣播放同一則新聞,你還看不膩?”各家新聞台的每節新聞都來次,他都能背出主播的新聞稿了。

她咀嚼幾口,食物入喉才開口:“這麼重大的新聞當然要關注,你看過電視新聞不代表我看過。”

“那種新聞不看也好。”他垂眼,舉箸撥弄他尚未用畢的餐點。

“不看要怎麼知道那個集團是怎麼危害、玩弄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的?你看那個巫祥林,一看也知道是幫大老闆背黑鍋的。”

“知道又如何?”徐東俊抬眸,目光深沉,“你都說自己是小老百姓了,你以為小老百姓動得了那種大集團?”

“你不覺得他很無辜嗎?都死一年了,網路上還有那麼多人在謾罵。”

“所以我才說少看這種新聞,自己找氣受而已。”他抿一口紅茶,問:“很討厭展輝?”

“當然。”她探究地看著他,“難道你挺展輝?”

他“嗤”了聲。“我挺那種無良集團做什麼?看能不能早點宣佈倒閉。”看她一眼,他道:“我們在這件事情上的看法很一致,想必一些觀念也絕對契合,以後應該多約會,你才有機會多瞭解我一點。”

“這個新聞隨便抓個路人來問,看法也一定跟你一致,你要每個都約會?”她不待他回應,繼續方才話題:“也許目前大家對展輝的判決束手無策,但小蝦米對大鯨魚還是有勝算的。”

他似笑非笑。“哪來的自信?”

李芳菲沒理他,啃完手上的漢堡,飲了幾口女乃茶,才道:“不是自信,是真理——善惡到頭終有報。”

“當老師的人比較天真。”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她咬著一根薯條,鏡片後的眼睛微微眯起。“是你們這種人比較不信邪。”

“哪種人?”

“八大行業啊。”

“你瞧不起八大行業的工作者?”徐東俊從外套口袋模出煙包,抽出一根叼在唇邊,微低著臉正要點打火機,佘光覷見她手抓薯條沾番茄醬-他手頓了頓,將煙拿下,置回煙包裡。

“並沒有。”她往嘴裡塞進薯條,抽紙拭過指尖,道:“或許曾經有過,但很久以前就改變想法了。”她指著報紙上那佔了半個版面的新聞。“你看,像這種集團的負責人和高層幾乎出身不凡,也都是高知識分子,他們看著光鮮亮麗,私下做的卻是偷雞模狗的骯髒事,所以從事八大行業又怎麼樣?至少是靠自己在生活。”

“這樣聽起來,你應該是可以接受八大行業的存在。但小智的事你怎麼說?你難逍不是為了阻止他才假冒客人上門消費的?”

一我當然要阻止他。他是學生,從事這種工作要是讓學校知道,他能不能繼嫌就學是個問題;還有,他操行必須及格才能順利升上二年級、三年級,直到畢業。他最近常遲到或請假,快被勒休了,我不阻止他,難道要讓他休學甚至退學嗎?”

徐東俊一雙桃花眼直勾勾盯著她瞧,她感覺古怪時,他已啟唇:“李老師,我真是愈來愈欣賞你了。”

他目光深深,說話的聲線動人,再有那副俊美皮相與那雙勾人的眼,她不得不承認他的迷人。可惜她清楚他的工作性質,她要是聽幾句好聽話便讓自己淪陷在這種人的溫柔裡,未免天真。

“謝謝,你眼光不錯。”她隨口敷衍了句,不想卻引來他朗笑聲。“有什麼好笑?”

“我就是喜歡你的自信。”

她不以為然地扯了下嘴角,道:“雖然我不排斥八大行業,但我還真不喜歡你們這種公關公司,把人推入火坑讓公關為你們賣笑甚至賣賣靈魂,自己卻在後面等收錢。”話落,便看見他微微變了臉色。他低著眉目,沉沉地凝視她,眼底晦暗不明,這樣子有幾分嚇人。她自覺有理,並不畏懼他此刻的神色。

“不用這樣看我,我並沒說錯。不管是女公關或是男公關,他們工作時可能要拋開面子、要扔掉自尊,你們卻不需付出勞力就能得到你們想要的金錢。”

徐東俊又想抽菸,捏了捏煙包,卻只是拾起一旁打火機,“啪”地點著玩。他不大高興她這番話。這不過是供需問題,有需求就有供給。靜了數秒,他看一眼她面前那個空了的盤子,淡聲問:“剛剛那個漢堡好吃嗎?”

真是……風馬牛不相及。李芳菲愣了兩秒,點了下頭。“好吃。”

“裡頭有什麼料?”

“豬肉、番茄片、生菜……”她回味那個漢堡,“起司、酸黃瓜……”

“豬肉好吃嗎?”

“還不錯。”沒有腥味,且多肉汁。

他點頭,滿意她的回應。“就像豬肉攤的存在一樣,你可以說殺豬殘忍,但無法否認多數人就是無肉不歡。你說我將人推入火坑,這就像出家人站在豬肉攤前指控肉販殺生一樣,錯的是肉販,還是食肉的眾生?”

他舉例貼切,實難反駁,李芳菲一時之間找不出說詞,只怔怔看他。

他知道這種問題沒有正確解答,也沒有標準,不過是個人價值觀與道德觀問題。他也的確是為了金錢才走上酒店公關經紀人這途,她的不以為然理所當然,他又何必與她認真?

他又點火,“啪”一聲盯著火苗看了數秒,才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模式,你以為沒有我們這種經紀公司,那些公關們上哪找客人?站在路邊搔首弄姿就有生意上門?還是求路人上他們?被酒客灌到不省人事時,又有誰會將他們平安送回?誰能幫他們跟店家談價碼、談合理的合作方式?”他擱下打火機,抱臂看她。

話不好聽,粗俗低級,卻又不得不承認似是有那麼點道理。她想起那回夜探他的倶樂部,撞見他的公關小姐醉後被送回的畫面——是否所有從事公關工作的小姐們或是男士們,都需要有個公司為他們打點一切,才能自保?

她是否該摒除成見?思慮半晌,實難在一時半刻間對經紀公司改觀,她搖首說:“你們的世界太複雜,我不想管了。”

“想管我也不是不可以,等你願意承認我是你男朋友時。”“別老開這種玩笑。”她想起什麼,道:“我有個問題,你要認真回答我。”

“我對你很認真啊。”他語聲聽著有點輕佻,眼神卻十分專注。

論調情,她相信他是個中高手,她無法與之對應,只好命令自己左耳進右耳出。“你跟你的公關都有簽約嗎?”

“沒有,簽約並沒意義。”徐東俊答得亳不遲疑。

“那你能不能讓李智勳離開?他如果想要畢業拿到學歷,最基本的遲到請假問題要改善,唯一的方法就是離開你的公司,他作息才能恢復正常。”

“要走要留是他自己決定,我總不能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脅他。”

“你可以辭退他吧?”

“我已經讓他別來上班了,你剛才沒聽見我和他的對話嗎?”

李芳菲真沒聽見。

“我有明確要求店內的公關,無論男女都不能與客人易,他現在違反我的原則,我還留他做什麼?”

她笑了。“那就好。”

徐東俊靠上椅背,問:“哪裡好?”

“至少他作息可以正常一點,不會因為上班而時常遲到和請假。”“那他的經濟負擔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

“可以幫他申請補助或是獎學金,他要真有急用,我身邊也有點錢,可以先借他。”

“借他?”他不以為然地笑,“你以為你是慈善機構?要是每個學生都像他,你能每個都借?”

“哪可能每個學生都這樣,我量力而為罷了。他想要文憑就要乖乖到校,操性才可能及格,交了學費卻又要被勒休,這才是浪費。”

“你要這麼做就做吧,要是需要幫助,通知我一聲。”徐東俊從口袋模出手機,遞給她。

“做什麼?”

“把你的手機號碼輸進去。”

她看了他一眼。“為什麼??”

“喔。”他模了模眉骨那道淺疤。“上期大樂透沒開,下期獎金上看八億,我潘要幾個號碼。”

她沒好氣,推開他的手。“你拿你的號碼去下注就好。”

“不給也是可以。”他晃晃手機,“我問小智也是一樣。”

她無奈,念出一串號碼。

他按下那一串數字,隨即聽見鈴聲響起,他笑著收起電話。

“走吧。”他起身經過她身側時,抬手揉亂她的發,才轉身去結帳。

李芳菲站起來,撥了撥被他弄亂的頭髮,手剛落下,恰好被握住,她愣了半秒,欲抽手卻因他力道大而難掙月兌。

“徐……”徐什麼來著了?

“東俊。來,喊一聲來聽聽。”他側首,帶著微笑看她。

“……能不能鬆手?”她被動地跟著他離開早餐店。“不行。”

“……你到底想做什麼?”她停步,不願前進。

“做我身為男朋友該做的事,牽手不是最基本的?”

“答應跟你約會,剛才已經履行過了。”她垂眸看向被握住的地方。他指節寬大,手背隱隱浮現青筋。

“那只是早餐,算什麼約會。真正的約會現在才要開始,反正你今天不必去學校,我們有一整天可以好好認識彼此。”

“我沒興趣陪你玩這種遊戲。”再次抽手,他仍緊緊牢握,對上他目光,他笑意融融,李芳菲一惱,先舒展被他握住的左手五指,接著手腕一轉,以手刀由內向外後猛力一推,順利掙月兌。

他未料她來這一招,身子退了幾步,她抓緊機會拔腿就往停車方向跑。徐東俊穩住身形後,只是盯著她漸遠的背影,隨即笑了起來。

李芳菲體能甚好,國中運動會連三年拿下女生兩百公尺第一名,她自信地邁開長腿,在車旁停下時,氣息不見紊亂;她轉身見他慢吞吞走來,得意地昂高下巴。可下一秒,手握住車門把時,她懊喪地抬手敲打腦袋——鑰匙在他手上。

她靜了幾秒,無奈地回首看他。陽光下,他兩手放在口袋,施施然走來,光的分子在他肩上跳躍,令他那張面龐倍增光采;他在她面前站定時,從口袋掏出她的車鑰匙,在她面前拋著玩。

她伸手欲攔截,他總快她一秒將鑰匙抓握掌中。他再拋一次,不知是故意還是真拋偏角度,鑰匙落下方向略偏,她注意鑰匙,一頭撞進他懷裡,他一手接了鑰匙一手攬住她,笑得恣意。

她愣了半秒,扶了扶撞歪的鏡框,不知為何也跟著笑。臉還埋在他胸口,她聽見他有力的心跳,耳根莫名泛著熱意;她臉稍偏轉,鼻尖擦過他身上襯衣柔軟的布料,衣上有菸草味、有衣物柔軟劑的香氣,並不難聞。

這樣的初春早晨,這樣的懷抱,溫暖而令人心安。但這個在八大行業立足賺錢的男人,除了體溫與心跳,他有什麼是真的?除了金錢,有什麼能讓他認真?

她暗呵口氣,腳抬起後隨即落下,踩在他腳尖上。

徐東俊吃痛,稍鬆開手臂,她趁機奪走他手上鑰匙,快速鑽進車裡。

發動車子,她降下車窗對他扮鬼臉,車子駛離時,她看一眼後視鏡中愈來愈遠的身影,好似還能聽見咚咚的心跳聲……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