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

“喂,下班要不要去喝一杯?”

徐東俊從螢幕前抬起臉,看著隔板上那張臉,沒什麼表情地說:“不要。”

“晚上有事?”

他盯螢幕,十指飛快敲著鍵盤。“沒事。”

“那幹嘛不跟我們去?”同事壓低聲音:“跟你講,我今天約到咱們行企部之花。”

“那祝你們玩得愉快。”他一臉興趣缺缺。

同事疑惑地瞧瞧他。“你不是說你晚上沒事?不跟我們去,那晚上你都幹什麼?你到職也有兩個多月了吧?約你幾次沒一次你肯賞光的。”

“買菜、下廚。”他答得簡短。

同事瞠大眼,噗嗤笑出聲。“哈哈哈!你騙誰啊!”

“沒騙誰。”他依然敲著字,做下次活動的擬稿。聖誕節折扣活動進行中,接下來的歲末年終才是大擋。

“接下來你該不會告訴我,你晚上趕回家都是趕回去作菜給家人吃吧?”

“我是趕回去作給女朋友吃。”

“……”同事張大嘴。“你有女朋友了?”

徐東俊看一眼同事大張成圓形的嘴。“很奇怪?”

“沒聽你說過啊。”

“沒聽你問過。”

“哎呀,這樣總機小姐要傷心了。”原來是一場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戲。徐東俊瞄他一眼。“你那行動估價單的進度?”

“差不多啦。等金流系統測試過了,應該就能上線。”同事敲敲隔板,“真的不跟我們去?放鬆一下嘛。”

“我女朋友等我作飯。”

“瞧不出來你還是妻管嚴咧。”邀約不成,不再勉強。

嘲弄、譏諷的言語他沒少聽過,這點調侃算什麼。徐東俊只笑一下,雙手敲著鍵。六點半左右,他關了電腦,拎著外套離開公司。

來到生鮮賣場,熟門熟路往生鮮區走去,買了盤切塊烏骨雞,再挑了片肥美鮭魚,返家洗手作羹湯。他燉了何首烏雞湯,烤了鮭魚,拿冰箱裡的一把茴香作了茴香炒蛋,再給自己炒了份鮭魚炒飯。

一切準備完成,帶著餐點來到暖暖已是晚間九點;但他不急,他知道她在道館的課上至九點,開車返家車程近半小時。這一小段時間,他進屋送上餐,與李母閒談幾句,要是巫亞哲在,兩人也會對話幾句。

他在九點半前離開,回到固定停在對街的車裡,打開保溫盒吃著他的炒飯,等候她的車從路的那端出現。他怕她看見他,只敢降下副駕座旁的車窗,等她歸來,目送她下車、進屋。

他助程東琳坐上董事長位置,便跟程家再無半點關係。他把經紀公司和仕女倶樂部轉讓給Jeff後,這幾個月的時間,他過的就是這樣簡單的生活。早上九點駕著新車上班,六點下班,接著買菜作飯,然後送餐過來暖暖,等見著她人,他便滿足離去。

她說不要見面,那就不讓她看見,他偷偷瞧她總可以吧。他不試圖去說服,不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任何的解釋,他相信她也在思考,他相信許多經驗需要時間沉澱。

他告訴自己不急、不躁,他本就擅於等待;為了給程家人致命一擊,他都能等候多年,那等她一點時間又算什麼?

他吃著飯,目光盯著對向車道,兩束微刺眼的光線讓他眼睛微微一眯;再睜眼時,那部車打了方向燈,從對向繞了個半圈,停在他的車前。他心一跳,剛塞入嘴裡的米飯忘了嚼,一雙漂亮的長目緊緊盯著前車車。

他看見她下車,回身掩車門,落鎖後似是朝他這方向望來,他屏息,直至她調回目光,穿過車道到對街,他才舒口氣——她應未看見他。

數月前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落得又快又急,道路變成小河,他車來不及移走,泡了水,拖回原廠評估需花十八萬,他乾脆換了部新車。她不曾見過他這部車,車內又無光源,他隱在黑暗車廂中,她瞧不見他。他安心地繼續用餐。

李芳菲在掏出家門鑰匙時,忽頓了頓,回首望向那部鐵灰色休旅車——好像總在晚間出現,固定停在那,不知是哪戶人家的新車。

她進屋,擱下揹包與鑰匙,直接進廚房。一旁餐桌留有飯菜,她瞄一下,覷見那片烤鮭魚時,有些意外它的完整——媽和哥都沒吃嗎?

她洗手,盛飯,坐下後開始進食:她吃進茴香炒蛋時,稍驚豔了下。以往都炒老薑片,這次加了蛋,想不到味道這麼契合。

“回來了?”李母著睡衣褲下樓,身上帶了點沐浴乳的味道。

“對啊。”她扒了口飯,問:“你今天這麼早就洗完澡啦?”

“昨晚沒睡好,今天想早點睡。”李母拉開椅子,坐在她對面。“哥值班?”

“沒有,吃完飯就出門了,說跟人有約。”

李芳菲笑眯眯。“跟那個住院醫師?”

“這我就不知道了,他沒說。”“這個拿來炒蛋滿好吃的。”她夾一筷子茴香炒蛋。“我也是第一次試。本來只是愛吃,今天才知道茴香補身體,說是健胃行氣,經痛時吃這個也很好。”

她垂下眼簾,問:“你跟哥都沒吃魚?”

“有啦,我煎了兩片,跟你哥吃了一片,這片留給你,你體力消耗多,要多吃點。”

她劃開魚肉,夾了一小片放入口中,慢慢抿著味道。

李母瞧瞧她表情,問:“你這樣餓到這時間才吃飯好像不大好,還是以後我早點作飯,你吃飽再去上課?”

“吃飽就運動也不好啊,而且我中間休息時間會吃點心。”週一至週五,五點五十分固定兒童初級班,上至七點二十結束,休息十分鐘後,接著上品勢防身班或對打應用班,九點下課。

“十分鐘休息時間能吃什麼?喝水就差不多了。”

“吞個麵包還可以。”她再取了小片魚肉入口咀嚼。

李母看著女兒尖細的下巴。“我覺得這樣不好,你看你才去道館一個多月,好像又痩了不少。”

“運動量大的關係。因為運動而痩,這是很健康的。”“怕你午餐和晚餐相隔太久,以後胃會出問題,反正我都是要作飯,早點煮和晚點煮都一樣的。”

李芳菲安靜數秒,問:“是他的意思嗎?”

李母愣了愣,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他不想再作給我吃了是不是?”她抬睫看著母親。

這陣子東麗時常給她電話,每回與東麗對話,總會聽見他的消息。

東麗說他有天心情不好多喝了酒,語無倫次,一下子說他要是早一點知道她爸是人頭,他就不檢舉程國樑了;一下子又說不檢舉的話,大家傻傻繼續吃黑心品,沒一會又說早知道當年不要看見她百褶裙下的大黃運動短褲,他也不會對她留下深刻印象;再隔一會又說他相繼拉下程國樑與程國珍,看似是最大贏家,卻沒想像中快樂。

東麗又說他把經紀公司和倶樂部轉讓出去,說他成了上班族,做行銷企劃說他自經紀公司樓上搬出,另租屋居住;說經紀公司那棟房是以他前些年累積下來的收入購進,現在租給目前經紀公司的老闆:說其實她哥哥靠收租金每月也有一筆金額不小的進帳,即使不工作,生活開銷也不成問題,也許還能有存款,但他不想閒著……東麗總是有意無意地說起他的事。

不見他,生活中還是有他;不見他,還是會想起他。

“你都知道?”李母反應過來時,反問她。

“味道跟你的有些不一樣。”李芳菲指的是菜色。媽習慣四菜一湯,但自她到道館教授跆拳課程開始,這段時間晚餐總會多出一、兩道菜,偶爾餐桌還會出現兩湯,每回問,媽總說另外給她補體力的。

那些菜色,有些味道不同於媽以往所作,眼前這茴香炒蛋嚐起來的味道就不大一樣了,更別說鮭魚多了點味噌香氣,與媽以往只加鹽巴和檸檬汁的味道明顯不同。

李母笑一下。“被你吃出來啦?”

“你味噌只會煮湯,不會拿來烤魚。”

“你哪時發現的?”

“上次的檸檬雞柳,你說是他作的後,我就開始留意了。”

“他就是看你好像痩了,又看你愛吃速食,怕你不健康。”李母瞧瞧她神情平靜,再道:“他是擔心你餓過頭,才跟我提讓你吃過晚飯再去道館,他改作消夜送來。”

消夜?他打算以這種方式進行多久?她允許他以每日一頓晚餐默默維持這樣若即若離的關係,她也相信媽和他或許早猜到她已知道有些菜色是他作好送來。他透過媽,她經由東麗,他們知道彼此近況,他們心照不宣。她鬆動,讓出一些空間;他堅持,守著那點退路。

稍久的時間,都只有碗筷輕碰聲。扒光那碗飯,舀湯時,她淡淡地開口:“上課前吃晚飯,下課後吃消夜,養豬也不是這樣養的。”

“養豬倒還好辦。豬哪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思,哪會鑽牛角尖,你說是不是?”李母唉聲嘆氣,收著餐桌上她吃空的餐盤,也順手將那碟還剩一半的鮭魚取走。

“我還要吃。”她盯著那盤魚。

“我以為你不吃了。”李母擱回盤子,手又去碰那還剩一點的茴香炒蛋。“這還吃不吃?”

“吃!”她應得快,對上母親促狹的眼神時,她臉孔微微發熱。“我吃完自己收,碗我也會洗,你先去睡。”

回房已近十點半。夜裡寧靜,她取衣準備洗澡時聽見外頭的引擎發動聲,心忽一跳。她匆匆推開陽台門,靠在女兒牆上往對街瞧,哪還有那部休旅車。

第十四天了。她悄悄關切休旅車十四天,發現車在週一至週六出現,她出門授課前車不在,她歸家時會見車停在那,待她房間燈亮,外頭即響起引擎發動聲,她再步至陽台,車已消失。

李芳菲靠著女兒牆望向對街,空蕩蕩的位置提醒她今天是週日,忽生出一點失落感。週日不來是因為她休息,知她在家,所以他不出現?他換車了還是借來的?

她望著那位置發愣時,房裡的手機響,她回房欲接,來電顯示又讓她呆怔好一會,直至響鈴停了再響,她才回神,接通電話。

“還以為你是不是就不接我電話了。”是吳承佑。

那日對如琦坦承是她錄下兩人對話,也坦白她進立群私中是為了捜找程家的不法情事後,如琦給了她一巴掌,狠狠地,不留情面地,至今她彷佛還能感受當時那熱辣辣的疼痛感。她相信現在在如琦和老吳眼裡,她就是一個為了個人目的而欺瞞他們夫妻倆感情的騙子,她不奢望被原諒,也以為再無交集。

李芳菲慢了幾秒才道:“我以為我看錯來電者。”

吳承佑笑著。“才幾歲就得老花啊?”

她眼眶微熱,沒答話。“你要不要來看你乾女兒?”

她呆了數秒,有些驚喜地問:“生了?”

“生啦!前晚生的。”

“多重?”

“兩千八。還看不出來像誰,但手長腳長的,將來肯定適合練跆拳:等她上大班,你好好教她啊,長大要是遇上那些想追她的豬哥,打得他們落花流水。”她笑。“這樣誰還敢追?”

“那就不要追啊。想追我吳承佑的女兒,也要先過我這關,我這關過不了還追什麼追!”

她依然笑著,半彎的眼睛蒙上水氣,她眨眨眼,沒能眨去淚意先哽咽出聲。

“知道我這麼疼女兒,很感動是吧?”

她抿住嘴,猛點頭,想起他看不見,鼻子輕輕嗯了聲。

“哪時過來?”

“我……”如琦呢?她同意她去探視她們母女嗎?她知道老吳撥了這通電話給她嗎?

“晚飯吃了沒?沒吃的話現在過來,陪我吃頓飯好了,我這兩天陪她吃月子餐,覺得自己也快發女乃了。”

李芳菲笑出聲,忽聽聞那端傳來女聲:“最好這樣就會發女乃,那女兒給你親體好了!”

聽見如琦朝氣蓬勃的嗓音,她情緒滿溢,有數秒鐘的時間難以言語,她呵口氣,問:“如琦好嗎?”

“她超好的,你沒聽她嗓門那麼大?我跟你說,真的不誇張,她那天陣痛時喊多大聲啊,醫生說沒聽過這麼能喊的產婦。”

她微微笑著,問:“她願意讓我去看她?”

“這電話她讓我打的,你說呢?”吳承佑說這話時的態度聽來正經多了。“我……很意外……關於那件事,我一直覺得很抱歉。”

電話那端靜了片刻,才聽他緩緩開口:“事情過了就過了。人生本來就是在每次的錯誤中學習正確的態度和方向,不是嗎?你想,有哪個人學寫字時沒有寫錯過?騎車或開車時沒有繞錯路的?誰沒犯過一點錯?”

不等她回應,他接著說:“你摔過碗吧?碗要是摔碎了,那大概沒得補救,現在只是摔裂一個口,補一下還是能用。”

李芳菲輕輕地說:“補過就有痕跡了。”她平淡的語氣中有一點感嘆。

“有痕跡才好啊。每次拿起那個碗盛飯菜〉看見那點痕跡,就能提醒自己——啊,還好這個碗還能用,還好還有這個碗讓自己能飽食一頓,下次別再摔了,再摔就碎了……”

她靜默數秒,豁然開朗。“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如琦喜歡叫你老吳了。”

“說話很老派嗎?”

“是真的很老派,但是……”她笑一下,“很實際,很受用。”

尾聲

“東俊扮!”

罷從跑步機上下來,徐東俊還喘著,他耳貼手機,另一手抓毛巾拭汗,只應了聲。

“你現在方不方便過來一趟?”Jeff的聲音聽來有些為難。

徐東俊往沙發一坐,有些懶洋洋地開口:“有事?”

“有個客人指名要你,盧很久,我拿她沒辦法,你方便過來陪她一會嗎?”徐東俊嗤笑出聲。“怎麼,你成老闆了,我就變公“我哪敢。你把店和公司轉讓給我,我還欠你一大筆頂讓金沒給咧。”Jeff求饒。當初他存款不夠,說好每月攤還。“是這客人很堅持只要你。”

“她是很久沒到店裡消費了吧?不知道老闆換人了嗎?”徐東俊點了根菸,半眯著眼睛吸了口。

“反正她就是很堅持要買你的時間,跟她介紹其他公關她又不要,我讓她下次再來她也不願意,怎麼說都沒用。她說上次你陪她喝過酒,也陪她玩過遊戲,她特別欣賞你,還說要是沒見到你,她要去檢舉我這裡從事交易。”

聽來那客人似乎是很盧啊。徐東俊夾著煙,指月復撫過眉骨,思索著究竟有哪個客人會對他念念不忘。倶樂部從第一天營業開始,他確實與客人交陪培養感情,但他至多敬個酒、玩把牌就離開,其餘交給公關,他沒對哪個客人特別。

“東俊扮,我總不能真讓她跑去亂檢舉,所以你方便的話,過來幫我按捺一下,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情況。”

徐東俊嘆了聲。“Jeff,店裡什麼樣的客人你沒遇過?像這種事你也要學著自己處理,你現在是老闆,要有那種智慧處理任何狀況,總不能下回再遇上這種客人你又要我過去處理,我能每次都順利救援你?”

那端Jeff忽然沉默,半晌,才開口:“那我去問問正牌小智能不能幫我一回好了。”

“什麼?”徐東俊心跳了下。

“也沒什麼啦。這客人上次來預約小智的時間,結果她說陪她的是冒牌的小智,我一聽就知道她說的那個冒牌小智是你,才打電話給你;如果你真的沒辦法過來,我——”

“給我一小時,最多一小時我就到!”他迅速結束通話,顫著手將手機隨手一扔,進房時,腳不小心踢到門板,痛也無所謂。

電話這端的Jeff看著被掛斷的電話,裝模作樣地說:“真的沒辦法來幫我就不要勉強過來啊東俊扮,我會學著用我的智慧來處理事情滴。”說完自己先笑開,隨即望向珠簾後的馬尾女子,做了個OK手勢。

徐東俊立在半開放式的包廂外,透過垂掛珠簾,盯著那揹著他坐的女子背影。外頭天冷,她著短袖高中制服,這角度望去只能納入她部分上半身,瞧不見下半身是裙還是褲,她扎著馬尾,馬尾上圈繞著眼熟的骰子髮束,她微低脖頸,不知在做什麼。

直至這刻,才確定:Jeff那通電話中的暗示非他幻想,也不是他理解錯誤。他左胸跳動厲害,全身血液彷佛都要沸騰,唇瓣摩挲幾回,沒能擠出聲音。

他長出口氣,緩過情緒,抬手撥開珠簾。

在她側過臉蛋看向他時,他挑眉問?“方小姐很久沒來了?”

李芳菲不答反問?“你們這裡的公關都這麼大牌,要客人等的?”“這叫好酒沉甕底。”他在她身側落坐。

“你是好酒?”她故意打量他。襯衣西褲,穿衣風格沒什麼變,倒是髮型變了,厚重的劉海剪短,清爽俐落,顯得更穩重。

她在看他時,他也仔細將她看了一回。下半身是百褶裙,上身的襯衣還留有學號,是當年第一次見她時的模樣。他盯著她清秀臉蛋,笑得輕佻:“不信?”

“憑什麼信?”她微翹下巴。

“嘗過就知道。”他側身壓住她。

他動作迅速,李芳菲來不及防備,瞪大眼睛看他。“有這麼急?”

“你懷疑?”他吻了她唇一下,道:“所以我要讓你心服口服。”不給她回應的機會,他俯唇吻住她。他淺淺地嘗,似在確認這張唇瓣是否依然柔軟,嘗滿意了,他探進她齒關,那思念甚久的滋味在他兩唇間漫開,他心臟鼓動。

他壓著她,她的四肢有他衣物磨擦,膚上漸泛熱度,又酥又麻;她微仰下巴迎上他的唇舌,不在乎這是半開放式的包廂。

徐東俊一手罩住她胸口,一路向下,在她雙腿間停了數秒,忽掀起她的百褶裙。她瞬間自他那教人發昏的熱吻中回神,手欲按住他放肆的手掌時,他已暫停這一吻。

他往下一瞄,挑著眉問:“這種褲子還留著啊。”

她笑,彎彎的眼睛有些溼潤。“沒破也沒縮水,怎麼不留著?”

他又瞄瞄那件大黃色的寬鬆運動短褲,憶起那年她一個旋踢,百褶裙翻飛的畫面,忍俊不禁。少女的裙襬飛揚,該是多美多充滿想像,偏偏她在裡頭加了這麼一件土到爆的大黃褲。

“你很喜歡不是嗎?”他盯著她下/身瞧,她打趣。

“嗯。”他竟是承認,“念念不忘。”

“果然重口味。”她笑意盈盈。

她在他身下,眉眼生動,他心中忽翻騰難言說的情緒。那接到Jeff電話時的驚喜與懷疑,與此刻將她擁在身下、失而復得的感動,全化作熱情與激情。他捏住她下巴,封住她的口,囂張地吻著;他手在她的臂上與腿上游移,如此滑女敕的觸感真令人難以放手,並不只是一個吻與一點肌膚相觸就能令他滿足,他還想剝光她的衣、想要她溫暖的包容、想要所有的完整的她……

“晚上去我那?”他在失控前停止吻她。

他聲音沙啞,性感得教她兩頰發熱。“不行,我現在住家裡,沒回家我媽會擔心。”

他整理好她衣物,坐正身子,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在她疑惑的注視下,電話已撥通,徐東俊看著她,在那端響起“喂”聲時,他緩緩開口:“阿姨,我是東俊。菲菲現在在我這裡,晚上就不回去了,明天早上我上班前會將她送回去,阿姨別擔心。”

聽聞對話,李芳菲瞪大眼睛看他,他神情自若地又與那端交談幾句,最後道聲晚安,才結束通話。

“你怎麼可以打電話給我媽?”媽不知要怎麼想她了。

“都打了幾個月了,有差這一通嗎?”他收起手機。

“我意思是,你講那些話,她會誤會。”

他笑。“怎麼是誤會?不都是真的發生過嗎?”

李芳菲張了張嘴,擠不出話。

她說不出話的樣子挺有趣,他捏一把她臉腮,拉起她。“走,回家。”他不去問她為什麼來,他要帶她回他新公寓,進入兩人的新關係;他相信他們有同樣默契,不再提那些事;撇開他們與展輝皆有牽連的那層複雜關係,他們也只是一對再平凡不過的男女,渴望愛,也想讓愛繼續。

“回哪裡的家?”李芳菲在他身後問,舞池響起舞曲,震耳的音樂聲讓她不得不扯著喉。

“我租的公寓。新房子,房東說住了要是喜歡,隨時可以賣我。”他回身看她一眼。“我跟他說,等女主人點頭。”

她沒說話,只反握住他掌心,隨他下樓。

在經過二樓往一樓的轉角平台,她留戀地多看了一眼。

也許就是在那個時候,在那時候她就對他動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