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顏雋看了她一眼,轉身要探究竟,才移步至門口,腳下卻倏地一頓。跟在他身後的她也停步,與他同站在門口。

“你沒有跟我商量就是你不對!大哥回來幫忙我感激他,可是他還帶個人回來,誰知道那個女人什麼背景!”

“你小聲一點,等等被大哥聽見。”

“聽見就聽見!我難道冤枉他了?你也不想想他是做保鑣的,會找保鑣保護的人能有什麼乾淨的背景?搞不好在外面有什麼仇家,怕被尋仇才找大哥保護。現在他把人帶來我們家,萬一仇家找上門怎麼辦?你能保證沒事嗎?你自己命不要也請你顧一下我跟孩子——”

“你不要亂想。那個女生我看著很正派,中午我送午餐去給你,也是她幫我看著孩子。人家本來就花錢請大哥保護她,大哥還在出任務,是我們把大哥找回來——”

“你沒搞清楚重點嗎?!我意思是他一個人回來就好,帶他僱主過來幹嘛!”

“他不能離開僱主身邊,你又不是不——”

“沈小姐,對不起。”顏雋將她往房裡輕推,掩上門板,隔絕樓下爭吵。

“是我給你添麻煩。”她對上他的眼。“應該是你弟媳?”

他淡淡點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回來,可能醫院那邊沒什麼事。”

她張嘴想說什麼,忽想起稍早前他提過的,他母親對他說過的話。她在心裡嘆口氣,放在口袋的右手忽模到了什麼東西,掏出一看,兩顆外殼已被壓得有點扁的桂圓。“顏先生,吃桂圓嗎?”

顏先生,吃棗嗎?這畫面與那晚一樣,不同的是纖瘦掌心躺著的不是紅棗,是兩顆外殼部分碎裂的桂圓。他取餅一顆,剝了起來。

“應該是中午跟阿花阿草玩時,不小心睡著壓到的。”她看他小心地將貼在黏滑桂圓肉上的殻剝下。

“你媽媽給你的?”

“嗯,一樣要分食。桂圓有圓滿的意思,願你在這家裡的一切能圓滿。”她目光從他手中桂圓挪至他面上,定定凝視。

他垂下眼簾,安靜剝殼。再抬眼時,他指尖掐著乾淨圓潤的深色果肉,目光深深。“也願你平安順遂,不愉快的一切能早日落幕。”更願你此後免驚、免怕,快樂自在。

她在他漆黑的眼裡看見自己。“承你貴言。”兩指捏過那顆桂圓,塞嘴裡,舌尖是甜膩。

他取餅她手裡另一顆,迅速剝殼,放入口中。

她輕輕用齒啃咬果肉,吐出果核,瞄瞄房間每處。“沒垃圾桶?”

他看她一眼。“給我吧,我順便洗個手。”把她手心上那顆桂圓核收進手中,步出房門。

再進房時,沈觀問:“你衣櫃有衣服要整理的嗎?”

“應該還有一些舊衣服。”

“我幫你整理衣櫃,分開進行會比較快。”說著也拿了個紙箱,打開衣櫃。兩人埋頭做自己的事,樓下聲音漸漸轉小,再聽不見時,沈觀在衣櫃角落發現幾本相簿,她好奇取出。“這些都是你的照片?”

顏雋聞聲回首,見她手中相簿時面色微變,欲取走,她卻已翻開其中一本。是他高中時期的照片,身上制服可辨。

“這是高几?”他與兩個男同學背靠著走廊欄杆,對著鏡頭露齒笑,陽光在三人身後暈開,面上陷陰暗,還是瞧得出他清俊眉眼。

少年笨拙的模樣被瞧見,他稍不自在,看一眼照片。“高二。”

略壓抑的聲音聽得出他的尷尬,她抬眸瞅他。“以前好像比較白。”

“那時候除了體育課,很少曬太陽。”

那就是進了部隊後才曬得較黑。她在椅上坐了下來,往後翻了頁,是他著道服與護具的照片。“你高中時候練拳?”

“小學就練了。”他乾脆放下手中書本,站到她身側,彎著身解釋:“這是在道館練習時拍的。”

她又翻,好奇問了幾句,他有問必答,極有耐性。她合上相簿,又取了另一本,一翻開,是他幼時照片—約五、六歲,劉海齊眉的馬桶蓋頭,蹲在門前玩泥土,他對著鏡頭傻笑,雙手沾著土。

那調皮模樣與現在這個沉穩得不將情緒外顯的男人有極大的落差,她偶爾在校園一隅聽見女學生嘰嘰喳喳說著反差萌,就是這樣?“你也留過這種髮型。”她指尖點在照片中他的臉上。

他順著她的動作看了眼她細長手指,道:“我媽剪的。”

“你媽媽會剪—”她偏過臉,下巴一抬,唇短促輕擦過他下顎。她話止在唇間,呼吸像是停了半秒,抬起眼睫時,視線一往上便對上他垂落的目光,交會的眼神裡有彼此的影像,呼吸間盡是對方的氣息。

也許停留五秒,也許更久。顏雋先轉開臉,直起身時他低首看照片。“小時候我跟我弟的頭髮都是我媽剪的。”

她斂眸,輕輕抿了下嘴,才問:“你弟弟也是這種髮型?”

“幾乎是。我媽冬天給我們剪這髪型,夏天理成平頭。”

“好像滿多男生小時候都是這種髮型。”

“女生小時候呢?”

“嗯?”她輕輕發出詢問。“你小時候什麼模樣?”

沈觀想了想。“應該和現在差不了多少,都是短頭髮。”

他看一眼她頸後露出的一截白皙皮膚。“不喜歡留長髮?”

“你喜歡長髮女生?”她拋回問題。

他愣一下,道:“髮型適合自己就好,長短都一樣。”

最後整理出兩個要帶走的箱子,裡頭有數本書、幾本相簿、畢業紀念冊,和幾件還不算太舊的衣褲。下樓時恰捕捉到君宜正要打開大門的身影,她瞧見樓上兩人,也只是看了眼,便轉身開門。

與女兒同坐沙發的顏傑又惱火又虧欠,他張口喚妻子,回他的只是門板拉上的聲音。他無奈,看著正下樓的兄長。“哥,抱歉,君宜實在不懂事。”顏雋只問:“她怎麼這時候回來?”

“回來洗澡的,說她阿姨有去醫院看她媽,她趁她阿姨在時回來洗澡,現在又回醫院去了。”講完立即又解釋:“她就嫌醫院洗澡間太陽春,又擔心換下來的衣服沒洗會發臭。”

“那晚上你還要幫她送餐過去?”

“不用。她說她自己會出去買。中午是因為不確定她媽出手術房時間,怕她媽醒來沒見到她,所以不敢走開。”

顏雋把手上箱子搬至角落,轉身接過僱主手上那較輕的紙箱,往上迭。“你們晚餐想吃什麼?”

“不用買我的,中午的米粉還剩不少,夠我們父女三人吃了,晚點我微波就好。”顏傑看了看兩人。“哥,還是你帶沈小姐出去走走,吃完晚餐再回來?”

“我出去了你跟阿花阿草怎麼辦?”

“也沒什麼事,晚點讓她們吃過晚餐,睡前再喝個牛女乃,就沒什麼事了。就是晚上要請大哥把阿花阿草帶上去,睡前幫阿草換個尿布就可以。”

顏雋疑惑,問:“她們不需要洗澡?”

“剛剛君宜洗澡前,先幫她們洗好了。”

顏雋衡量狀況,也不是不可行。這段時間他見她幾乎沒什麼休閒活動,生活上又有不可預知的危險隨時到來,她心理上的壓力可想而知。他偏首看僱主,“沈小姐想不想出去逛逛?”

“你回來是來幫忙的,如果帶我出門,你弟腳又不方便,要是——”

“不會啦。”顏傑道:“沈小姐,你沒看我柺杖用得很順手?我只是沒辦法上樓,才請我哥回來,兩個小孩晚上睡覺還是要有大人在身邊的,所以你放心跟我大哥出去逛逛,我應付她們吃飯喝女乃還是可以的。”

她還猶豫,顏雋道:“沈小姐,我們出去吃晚餐,順便帶你逛逛新竹,再給他們帶點消夜回來。”

時間已近傍晚,也無法跑太遠,顏雋最後將車開進百貨公司。

“我們先用餐,愈晚愈多人,怕沒座位。”他摁了樓層鍵。

“你喜歡逛百貨公司?”沈觀意外他帶她來這種地方。“很少過來,只是這時間也跑不了太遠的地方。”

假日人潮不少,兩人進電梯後陸續也湧人其他民眾,電梯內顯得有些擁擠;他把她拉到他身前,兩人右側貼著鏡面,另一側他以左手輕搭她腰間,防著其他人碰觸她。

她偏首看了他一眼。“其實我對新竹的印象除了城隍廟就是竹科。”身側有人交談,他沒聽清她的話,低頭想請她再說一次,她又側過臉來,髮絲擦過他臉頰,兩人有短瞬沉默。她看著他的眼,先開口:“以後來新竹玩,你方便的話再給我當個導遊。”

他看了她數秒,應一聲:“好。”

步出電梯,他鬆開擱在她腰上的手,走在她後方,兩人繞了一圈美食廣場,最後決定走進麵食館,他照樣選擇坐在面著出人口的位子上。

點了各一份的小米粥、豬肉餡餅、鮮蝦餛飩炒手、菜肉餛飩湯,蔥油餅、鍋貼。餐點送上時,他自了瓷罐裡的砂糖,在小米粥裡拌了拌,把碗推給她。沈觀誠實告知:“我不是很喜歡小米粥。”

“加了糖,應該比較滑順,你試試看,真不喜歡再給我。”

她自了半匙,入口慢慢抿著;她沒評論味道如何,只將碗推回給他,抽筷夾了片蔥油餅吃。進食不說話的兩人,對比鄰桌乃至整個餐廳的熱鬧,這一隅顯得安靜,是僅有兩人的天地。

這一餐是沈觀結的帳。顏雋看著她付賬的身影,想起他們一開始各自付款,有時由一人先墊,另一人事後再給,也不知從哪一頓飯開始,好像沒再算得如此仔細。他付的錢,她沒給她那份;她結的帳,他也沒問該給她多少。

“去其它樓層逛逛?”沈觀收著短夾,朝他走來。

他沒意見,與她搭手扶梯下樓。

“八樓是家電和運動用品,你需要買什麼嗎?”她站在下一階,回首問他時翹著下巴,面容迎著上頭落下的光,為那張臉蛋增添風采。

他垂眸看她。“我沒想買什麼,沈小姐不用考慮我。”

手扶梯降至七樓,入眼是幾個人形模特兒套著西服的畫面,沈觀想起下午整理他衣櫃時,他帶走的那幾件衣服;他說那幾件還能穿,也不舊,扔了可惜。她迭他衣服時感覺手下觸感並非太細緻,是相當普通的質料,他平日似也僅有幾件衣物替換……

“逛一下這層吧。”她不再往下走,在這一樓層逛起來。

雖是男士精品館,但人潮並不少,兩人隨著人群走走停停,她看玻璃窗後的展示服飾,他看周遭,也看她。

“你看過『中南海保鑣』沒有?”沈觀忽然放慢步伐,側頭看他。

顏雋沒來得及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索性不避,大方與之對視。聽了她的提問時,他愣一下。“沒有。只知道是中南海警衛組出身,同樣受過嚴格訓練,也要熟知各種槍械與武術。”

“……”她檀口半張,頓兩秒才說:“我說的是電影。”

他愣半秒,搖首。“沒看過。”

“老電影了,記得高中時第四台還滿常播的,已不大記得情節,但有幾幕印象很深。”有數道人影從一旁專櫃門口湧出來,身後一隻手搭上她右臂,將她往左側輕推,他隨即站到她右側,隔開她與那群人,左手握住她手肘,待與那群人拉開距離了,他才鬆手。

她目光在他側顏上停了一秒。“大概也是在這種場所。”

“嗯?”他錯過她的話了?

“我說那部電影的劇情,有一幕是女主角出來逛街,好像是賣場還是百貨

鮑司,結果遇上仇家,對方還不少人,男主角是中南海保鑣,為了保護女主角,在這種人多的商場與對方進行槍戰,然後他贏了。我覺得妙的是女主角不懂武功,但在危急時還可以劈腿躲開攻擊,而且是很華麗的姿勢。”

他抿著淺淺的笑容。“電影多少有些誇張。”

“你說那些人,有沒有可能就隱在人群中,隨時準備對我動手?”

她今晚心情像是不錯,話題多了。

“不能說完全不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平時我不敢說,今天人這麼多,下手不容易,就算動手了,他們要從人群中成功月兌身也有些困難。”稍頓他又說:“不大可能傻到挑在這裡動手。”

她沒接話,繞進一家西服專櫃,才淡淡說:“如果真的遇上相當危急的情況,我還是希望你全身而退,別因為我而受傷。”

他不知道該答什麼,沉默無聲。

與前幾個專櫃一樣,他們一踩進地盤,小姐便靠過來介紹,也以為是他有所需求,正要向他推薦新品時,沈觀說:“是我要幫朋友買。”

“需要我為您推薦嗎?朋友大概是怎麼樣的體型?”

“跟這位先生差不多身高,是清瘦的。”沈觀手指她的保鑣。

顏雋就這樣陪她逛了幾個男士西服專櫃,見她拿起襯衫看了看,在身上比

劃比劃,又模模布料,再拿到他身前比對尺寸,像閒逛又像尚未決定要帶哪一件。他不知道她為誰買衣,也不是他能問、他該問的。

在回到她住處的那個夜裡,顏雋收到兩件襯衣與領帶。

他沐浴出來,原要進僱主房裡檢查,先在自己房門口覷見一個熟悉的紙袋——兩天前才去逛過的百貨公司。拎起一看,一件天空藍素面襯衫、一件白底黑圓點水玉襯衫,再有一條細窄版黑色拉絲紋領帶,均是他僱主那日在百貨公司結賬的戰利品。紙袋的外頭,貼了張便利貼。

衣服和領帶是給你的。

我累了,門窗已檢查過,勿憂。

署名沈觀。

他盯著她的名,下筆重,龍飛鳳舞的連續寫法,與她冷靜又積極的個性倒是有那麼點像。他垂眼默思甚久,拎著提袋的左手緊了松,鬆了又緊,最終將提袋掛上他房門門把,腳尖轉向,敲了她房門。

“沈小姐。”他靜等三秒,無反應便再敲兩下門板。“沈小姐睡了?”

“我睡了。”裡頭傳來她的聲音,發音清晰清楚。

他沒再開口,約是五秒,門從裡頭拉開。

沈觀開了門。她相信他不會不懂她便利貼上的意思,但仍來敲門,那意謂他執意要見她。

“我來檢查一下門窗。”在門開時,他說。

沈觀讓了讓,坐回書桌前,埋頭處理工作。

顏雋進房,在她整齊得幾乎無痕的床鋪上停留兩秒,才移步至窗前。窗落鎖,拉上窗紗,回身就見她伏案的背影。

他杵了幾秒,大步朝門口走,沈觀見狀起身,手才碰上門把,未來得及掩門,他倏地回首,問:“沈小姐,為什麼要送我衣服?”

他瞳仁黑漆漆,她靜靜凝視他。“這段時間麻煩你不少,不知道你需要什麼,看見衣服覺得適合你就買了,當我感謝你的盡心盡力。”

“這是我的職責,何況公司也收了費用。”

“那不一樣。費用是我阿嬤跟我媽付的,這是我要給你的,要是覺得不合適或不喜歡,應該可以拿去換,發票我有留。”

他不講話,她問:“還有事嗎?”

“沒有。沈小姐請早點休息。”他轉身回房。

她掩門時,呵口氣——他並未退回襯衫與領帶。

棒日醒來,步出房門前她頓了數秒。腳尖前她差點踩上的是一張應是從筆記簿撕下的內頁紙,上頭以釘書針釘了標籤吊牌,她彎身拾起一看,忍俊不禁,輕輕笑出聲。

端正的字跡寫著:沈小姐,衣服相當合身,謝謝。

落款顏雋。

釘在一起的標籤吊牌屬於那兩件襯衣與那一條領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