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顏雋剛結束一通電話,解剖實驗室內燈光還亮著,他收起手機,看著廊道兩側懸掛的大體老師照片與行誼,幾乎將長廊繞過一圈,再回來時,她還在實驗室裡。

長舒口氣,他推門而入,冷涼的空氣混著特殊氣味瞬間襲來,讓即便已進出這實驗室十來次的他,能習慣這溫度,但依然無法習慣這裡的味道——那是一輩子都難忘、也難言的氣味。

沈觀只套上白色長袍與手套,正在解剖台邊,在無影燈下彎身為大體綁上繩子。學期尚未結束,解剖台上的大體均不完整,身體被劃拉開,臟器早被拿出收在專供內臟置放的桶裡,頭顱也被切割,皮膚筋肉全被翻掀,頭蓋骨被取下,左右大腦清晰可見。

顏雋走近。她實驗衣袖挽至手肘,露出兩隻纖細前臂,拿著鑷子時卻蘊藏力量,她正傾身在大體的腦袋裡不知翻找什麼。當目光觸及人腦時,他別開眼。多數人遇這畫面,又在這時間近九點的夜,難免恐懼、不安,她何來這等勇氣,在這時間點能獨自與十位皮肉臟器分離、頭蓋骨被摘下的大體相處,還不懼怕也不戴口罩?

聽見身後是他很輕很低的嘆息,沈觀開口:“顏先生,你不必一直待在這裡等我,去我辦公室坐,你會比較自在。”

“我就在這裡等。”他音色一貫沉穩、篤定。

“我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沒那麼快好,這裡冷,你去我辦公室。”明天有跑台考試,她需在這些大體老師身上綁線系牌出考題,一個讓學生在四十秒內就得答出的問題,她卻得花上數十分鐘才能將線與牌繫好。

“不要緊。”他拎了把椅子坐在一旁。這份工作多數時候都在等,等僱主開會、等僱主用餐、等僱主打球、等僱主班機……他習慣等待。

沈觀不再開口,專心面前工作。

他坐在椅上,前傾著身子,雙手搭腿上,十指交握。他目光隨她動作挪移,看了她好一會,問:“為什麼每位大體老師身上都要出考題?”

“課程上學生都是解剖同一位老師,他們會習慣老師身上每個構造的位置,但他們將來都要成為醫生,在手術檯上不可能是他們熟悉的身體,所以考試時就必須從每位老師身上作答,這樣才能確定他們是真的懂,而不是死背血管,神經還是其它器官組織的位置。”

“明天是期中考?”這幾天她上課時,提了數次關於明天的跑台考試,他不大理解這樣需她費神的考試方式,究竟是算平時小考還是期中考?

“不是。跑台考試幾乎每個月都有,因為一口氣考完人體所有構造,對學生而言還太困難,所以每到一個階段,就安排一次考試。前兩次不是我出題,你不知道有這種考試是正常的。”她說話時,正將繩子繫上右膈神經。

“一個醫生的養成真不簡單。”那不僅僅得保持學業優異,還得克服劃下第一刀的勇氣,及強大的抗壓力。他衷心佩服醫護人員。

沈觀將繩子另一端繫上號碼牌。“各行各業都不容易。在我看來,你的工作也不簡單,讓我照三餐跑一萬公尺,大概第一餐沒跑完就先沒命。”

他笑一聲。“也不是第一次就能跑上一萬公尺。”

“所以解剖也不是第一次就上手,都是需要練習的。”

“每次出考題,都要忙到這麼晚?”她從下午開始出題,到這時間點了,晚飯沒吃,也沒見她休息。

“嗯。醫生責任重大,面對的是一條寶貴的性命,不可馬虎,我們一定會要求他們把該理解的理解,所以考試就是一種成果驗收。考試過程中出錯了,下次還能重考補救;上了手術檯,可就不一定能挽回失誤了。寧可這時候忙,也不要等到出狀況了才來懊悔沒把他們教好。”

於是他不再開口打擾,讓她專心出考題,讓明日參予考試的學生順利過關。兩人步出解剖實驗室時,剛過十一點,正要搭電梯下樓,恰遇數名學生從另一間教室步出。

“老師,你還沒走哦?”王毅倫將揹包背上,靠了過來。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她不答反問。

“我們來複習。王毅倫說我程度太差,怕明天考不過,所以幫我加強。”說話的女學生叫趙潔,是交換學生。

“對啊,超怕她成為我們這組的老鼠屎。”吳家升開起玩笑毫不客氣。

趙潔紅著臉推了一下吳家升的肩。

“這樣說就不對了。誰都是從零開始,既然是同組成員,就該互相協助。”沈觀忍不住出聲糾正吳家升。

“老師放心啦,家升是嘴巴上這樣講講而已,他其實喜歡趙潔很久啦,所以才拉我跟王毅倫來幫趙潔複習功課。”李育慈從後頭湊出一張圓臉。

“你不要亂講,我是為了大家的成績著想。”吳家升紅了臉,仍試圖解釋。四名學生嬉嬉鬧鬧進電梯,沈觀他們隨後,門一合上,李育慈開口:“老師,我們要去吃晚餐,你跟我們去吧。”

“你們還沒吃?”她訝問。

“只吃了麵包。我們一邊討論明天考試內容一邊啃麵包。”李育慈說完看了眼吳家升,後者接話道:“老師出考題出到現在應該也餓了吧?跟我們一起去吃點東西啊。”

沈觀愉快地笑起來。“怎麼知道明天是我出的題?”

李育慈笑嘻嘻。“有看到顏先生在走廊講電話,講完就進實驗室了。顏先生只跟著你,不會跟著其他老師,隨便一猜也能猜到明天的考題是老師你出啊。”

顏雋意外話題扯上他,看了眼沈觀。

沈觀微笑看他一眼,問學生:“所以約我吃飯有企圖?”

“哪有什麼企圖,總不可能要老師你洩題嘛。”吳家升呵呵呵地傻笑。沈觀再次看向顏雋,面上還有笑意。她在詢問他的意思,他遂開口:“你決定就好。”

沈觀說:“好吧,我其實很餓了。”

電梯裡響起歡呼:“YA!”

“老師,敬你一杯。”才點完餐,王毅倫拎了啤酒過來,開瓶後在幾個杯子裡盛滿酒液。

“打算灌醉我再套出考題?”她接過,舉著杯子問。

“老師你心胸太狹窄了啦,我們哪有這麼賤啊。”吳家升舉杯,碰了沈觀的杯,見她喝了,仰頭一口灌下。“我們只是打算把你灌醉後讓你帶我們進實驗室直接看考題哈哈哈!”

沈觀放杯時莞爾一笑。“就算讓你們進去看,明天也不一定考得好。”

“老師你別聽他練肖話,我們就是覺得解剖學這科壓力特別大,找你出來吃飯順便問問你以前都怎麼讀的而已。”李育慈誠實告之。

“就是。老師以前都怎麼讀的?”趙潔急問。

“預習和複習。”

“就這樣?”趙潔瞪大眼。

沈觀點頭。“就這樣。”

“老師你騙人,有講跟沒講是一樣的。”吳家升給她杯裡注入九分滿。“罰一杯。”

“我讀書方法真的只有預習和複習。”見他們面露狐疑,她虎口圈住杯子,道:“那我喝了這杯就得相信我說的話。”

“不要喝這麼多。”顏雋在她舉杯時按住她手背,他看向四名學生,“你們老師晚餐還沒吃,這樣喝會醉。”

“沒關係,難得有機會跟他們坐下來聊聊。”她推開他手掌,乾杯。放杯時她說:“你們最大的問題就是回去不復習,一上課就忘了哪條神經哪條血管,不準備就來上課,當然覺得困難。”

“老師我都有預習也有複習,但還是覺得很難。”趙潔一臉苦惱。“像是圖譜我看了再看,每條肌理都清清楚楚,可是實際上大體剖開裡頭的東西根本是混在一塊,真的很難和圖譜對上。”

“所以要多練習,熟能生巧。”

“老師你這樣講聽起來很容易,實際上沒這麼簡單啊。”吳家升抱怨,“老師你知道嗎?我們劃下第一刀時有多不安,雖然你講課很仔細,圖譜也清楚,可是那些肉啊內臟啊還是其它什麼的,在我們眼裡根本就是一坨。”

沈觀很謹慎的語氣:“我不是騙你們。上課時有機會就去做,去翻開來看、去模模看。如果有需要想多練習,只要你們的老師還沒縫合入殮,都可以進實驗室去觀察。主任已經同意在非上課時間開放學生進實驗室,你們自己要懂得利用。”

菜陸續送上,一行人邊用餐邊討論,沈觀罕有地在用餐時間說了這麼多話;講台上的老師變得更可親,心情鬆弛下,專業話題不再是嚴肅面對。

“老師,你這樣切切割割那麼多大體老師,你以後會捐出自己的嗎?”吳家升試探。

“捐。”她吃著菜,面上不見考慮的為難神色。

顏雋握筷的手一頓,朝她看了看。她面頰浮有暖紅,烏黑髮絲隨著她低頭吃菜的動作下滑,貼在頰邊,幾根細絲沾了唇。

王毅倫驚詫,瞪圓了眼。“老師,你都知道捐出去會被這樣割又那樣割,皮還要被掀起來、頭腦還要打開,連厚厚的脂肪也要被撥開,你還敢捐出去被割?你家人要是知道會很捨不得的,所以我都不敢跟我家人說我們解剖課的實際情況。”

“我們割別人時,他們的爸媽或孩子也會很捨不得,為什麼我們還是割得下去?”她反問,學生面面相覷,她再道:“不能因為解剖的不是自己親人就覺得理所當然,而面對自己人就千百萬個不願意。誰能保證將來上手術檯,你面對的不會是自己的親人?”

“這樣說也是……”吳家升喜道:“搞不好我還可以幫我老婆剖月復接生,親自抱出我女兒咧,讓她來這世上第一個見到的就是她的前世情人。”

“你不是說你要選醫美,還接生個什麼鬼!”李育慈忍不住翻了白眼。

“大半夜的作啥白日夢,說生女兒就一定是女兒哦?”王毅倫直接戳破美夢。“你還是先去健身,把身材練好一點比較實際,免得將來那些學弟妹要掀你的脂肪還掀不起來。”

“因為太重!”李育慈接話,惹來笑聲一片。

被接連吐槽,吳家升唉唉唉叫了幾聲,認命道:“好啦,我是該好好健身練肌肉了。”捏捏肚月覆上那圈肉。

“為什麼一定要練肌肉?”沈觀瞅他一眼,身材算不上健美精實,但倒也不胖,運動保持身體機能那很好,刻意練肌肉倒是沒必要。

“要是以後真的捐了自己的身體,才有漂亮的身體給學弟妹們養養眼啊。”吳家升忽然笑兩聲,看著顏雋說:“上次那個誰講的?說顏先生體格那麼好,他的身體剖開來一定很漂亮,肌肉會相當結實,血管和神經也很有彈性。結果好幾個同學附和,大家都想剖身材好的。”

“……”沈觀倒是沒想到這些孩子還有這種念頭,她側首看當事人,他回視她的目光沉靜,一種像是淡然,又像是縱容這幫孩子的姿態。

“說到這個,顏先生你到底怎麼練的啊?我上次看你袖子挽起來,那個手臂好精實,我都軟趴趴的。”吳家升抬臂,撥了撥垂軟的臂肉。

顏雋沉默一會,道:“最基本練起,從一天跑一萬公尺開始。”

“一天跑一萬公尺?”四個學生瞪大眼。

“一天照三餐跑一萬公尺。”顏雋說話時不帶表情,不容質疑的姿態。

“靠腰!我連八百都跑不完還跑一萬,會沒命吧?”吳家升哇哇叫。

“沒關係啦,全身上下軟趴趴又沒關係,那裡不要軟趴趴就好。”王毅倫開起玩笑。

見他們不再動筷,只一張嘴說不停,為了不影響明日考試,沈觀開口催促他們返家休息。離開前,還將剩餘半杯酒進了胃。

取車途中,她腳步有些虛浮,走在一側的顏雋忍不住出手輕輕托起她手肘,道:“沈小姐酒喝多了。”

“還好,是空月復喝酒的關係。”她思路清晰,唯腦袋略顯沉重,一雙腳便不聽使喚,總想朝左側走去。

“離開前你還把剩下的喝光。”

“總不能浪費。我也不希望影響他們考試,所以不好意思要他們喝完。”她側首對他笑一下,眉眼因酒精作祟而顯得特別柔軟。

他眨了下眼,道:“以後還是少喝酒。”

“我其實不常喝,是看他們緊張明天的考試,陪他們喝一點,緩緩他們的心情。”

“以後……”他倏然止聲,不再往下說。

“嗯?”沒聽見下文,她目光從地面自己被路燈拉長的影子挪至他面龐。

“以後怎麼樣?”

以後任務結束了,我們迴歸原本各自生浩,你要喝了酒,我已不在你身邊。

“沒什麼。”他不再說話。

沈觀隱約知道他想說什麼,也不追問,上車後繫上安全帶就睡了。許多事不像學業那般,預習加上覆習便能有所解,未來會怎樣誰都無法預期,何不順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