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之二

消失在短促的鳴響中。

他微訝,望向泥靶處,其中一個碎裂,底下散了數個碎片。

沈觀對於一次就擊中目標感到興奮,她眼裡透著亮,看他時,還有掩不住的開心。

他輕笑一聲。“該稱你神射手?”

她微笑搖頭。“是教練厲害。”

他忍不住模上她後腦,掌心順著往下貼上她頸背,她浮了汗,他遞過水。

她正在興頭上,只抿一口。在定靶區練了好一會,幾乎百發百中,隨後懷著信心隨他移至不定向飛靶區。

拋靶機由聲控控制,喊聲“放”,亮橘色泥靶拋向半空;拋出時的聲音稍大,她反應慢了數秒,扣板機已來不及。她再試,一次又一次,沒能擊中一枚飛靶,竟有些不甘心,把槍遞給身旁男人。“你來。”

顏雋看她一眼,接過槍枝,未戴耳罩也未套上靶衣,直接上場射擊。同樣的拋靶機、同樣一把槍,子彈偏偏獨鍾於他,每發均撞上空中泥靶,擊個粉碎。

她瞠目結舌,心裡也有些歡喜,歡喜她的心上人這樣出色優異。

在宜蘭待了兩天,晚間返回的路上,他行進方向有異,她微詫,卻也沒問他要帶她上哪去。

車子行進方向愈漸清靜,在一處橫移式電動大門前停下,他從口袋模出一串鑰匙,大門緩緩拉開,車子駛入,在地下停車場停妥。

他掏出鑰匙時,她已察覺什麼,只是難免意外他何時在未告知她的情況下,做了這些。

顏雋將車熄火,解安全帶時,在黑暗中對上她清亮的眼神,他知道她已猜到他帶她來此的目的。

“下車看看。”溫聲邀請。

她隨他上樓進屋。屋裡寬敞明亮,雖未有傢俱,但格局與電器配備,看著倒也有幾分家的味道。她手撫過壁掛式排油煙機,再模過玻璃三口瓦斯爐……

“之前住在你那裡也有幾個月,你……習慣之前我們同居的生活麼?”顏雋站在預留置放冰箱的地方看她。

她回首,定定看他許久,點點頭。“很習慣。”

他略帶緊張的神色在這刻舒緩。“我也很習慣。”

她眼裡微光輕爍,沒有說話。

“那麼……”他朝她走來,在她面前站定。

“你要不要過來一起住?”沈觀看著他,含笑點頭。“要。”

不過一個字,許了她後半輩子給他。得到如此堅定的響應,他無聲笑開,

一雙深眸彎出溫柔弧度。“我沒有添傢俱,是想我租屋裡那些還能用,如果你想換新,我們找時間去挑。”

她搖頭。“不要浪費,還能用就搬過來,別忘了我那裡還有一套傢俱。”

“那是你阿嬤買給你的房子,有紀念價值。”

她明白他所想。“好,阿嬤給我的我都不動。”

“那邊租屋還有半年到期,這半年可以慢慢添購這邊需要的物品。”

“好。”她想起實際問題,開口:“貸幾年?”

“二十。”

她知道他身邊有他母親離開前留給他的一點現金,也知他前幾年保鑣工作待遇優渥,銀行裡存了一筆薪資,確切數字雖不知,但想他付了頭期,目前新工作還不算真的穩定,難免擔心。

“你當初其實不必租下現在那間房的。”知道是因為她,才遷至那,但又買了房,房租和房貸雙重壓力。

“我總是要有地方住,不租你對面,也是要另找房子租。不要擔心,我擔得起才敢這麼做。”他沒什麼開銷,對吃不講究,穿也習慣以前公司規定的襯衣西褲,不需多添衣物,他每月支出不過基本日常生活所需罷了。

“我怕你負擔太重。”

他黑眸定定看她數秒,輕輕擁抱她。“沈觀,這是我們的家,每個家都需要有點負擔,才會有凝聚力,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家,這是令人滿足的地方。”她思索他的話,半晌,她攬住他的腰,在他懷間寬慰地笑。

沈觀兩天前電話通知母親,今晚帶朋友回家吃飯。她自認語氣與往常無異,母親像是聽出了什麼,追問:“交男朋友了?”

她道:“相處好一陣子的朋友。”

“真的啊?他長怎樣、人好嗎、對你好不好、做什麼的?”一個個問題均充滿八卦與歡喜。

她最後只告訴母親:“見了你就知道了。”

她不知道母親怎麼想,唯一能確定的是祖母大概又會想什麼方法試探他了。她掏鑰匙的手停住,回首看他。“會不會緊張?”

顏雋坦承:“難免。”雖見過,但以前是以前,現在情況不同,總擔心家長對他不滿意。

她點頭。“是該緊張。”轉動鑰匙,尚未來得及推開門,門已從裡頭被拉開。“總算回來了,我還在想是不是路上塞——”覷見女兒身旁高大的男子,腰上繫著圍裙的王友蘭張圓了眼。

“有沒有帶回來?”黃玉桂走來,看見顏雋,推推眼鏡。她老花沒加深吧?被兩雙熱切目光盯著,顏雋耳根微熱,他頷首道:“老太太、沈太太。”兩位沈太太表情一致,愣愣看他,他未能及時反應,見沈觀朝他睇來一眼,才明白過來,改口道:“阿嬤、阿姨。”神情稍顯靦腆。

老太太本就欣賞這小子,知他是孫女的意中人,這刻看他是愈看愈歡喜,他這表情又更令她滿意。這小子老實啊!黃玉桂拉住他手,親切說:“進來坐、進來坐!我還在想,阿觀男朋友是圓是扁,原來是你!”

沈觀跟在後頭進來,見祖母將他拉到沙發上坐,推著眼鏡打量他,他有些侷促,面上顯得不大自然,她微微一笑,有一點看戲心態。

“阿嬤,這是女乃油酥餅,沈觀說您喜歡吃,我給您帶——”顏雋手上拎了個提袋,想說點話轉移老太太打量的目光,未竟的話卻被打斷。

“自己人了不用這麼麻煩。先放著先放著,我們去吃飯。”黃玉桂把提袋拿過,遞給媳婦,讓她收起來。她拉著未來孫婿往餐桌走,經過洗手間,又說:“先個洗手。廁所在那,燈在旁邊。”

顏雋依言而行,沈觀跟隨在後,總覺這幕熟悉。數年前,她帶當時情人回來吃飯,祖母那時也是熱情相待,接著就讓人去洗手準備用餐,然後燈不亮,舊情人只是微詫地說:“燈壞了啊……沒關係,只是洗個手。”

她至今還記得祖母與母親在舊情人走後,對她抱怨:“你這男朋友很不體貼,用燈泡一試就知道了,還得多觀察觀察。”

“阿嬤,有沒有燈泡?”顏雋發現洗手間燈不亮,微揚聲問。

沈觀回神,移動腳步,靠在洗手間門邊。

黃玉桂走過來瞧了瞧。“啊,壞啦?燈泡有,我去拿。”

沈觀倚在門邊看那盞不亮的燈泡,揣測八成又是兩位沈太太想試探她對象的手法。他回首看見她,問:“你不住這裡,燈泡壞了都是阿嬤和阿姨自己換?”

“嗯。”她點頭,說:“都我媽換的。”

“那要拿椅子墊高了?”這洗手間就在樓梯下方,燈座設在樓梯轉角平台處底下,他身高夠,略踮腳,伸直手臂便能觸到燈座。

“要。”

“這樣危險。以後要換燈泡,讓她們打個電話給我,我過來換。”

“這樣好啊。”黃玉桂笑得眼角堆棧深紋,她經過孫女,進到裡頭,把燈泡給出。“家裡就是要有個男人,遇到粗重工作,也才方便。”

顏雋把轉下來的舊燈泡遞給黃玉桂,接過新的,旋上後,他看向沈觀。“幫我開燈。”

她手指一摁,洗手間大亮,祖母驚喜道:“亮啦!”

從裡頭端出湯鍋的王友蘭,月兌著手上隔熱手套,走了過來,也是喜道:“啊,換好啦?真好!有個男人在就是不一樣。”

兩位沈太太一搭一唱,沈觀不戳破。這個家是祖母與母親共同撐起,確實是太久沒有男人了;她不以為女人無法自己動手換燈泡,這麼多年下來,這個家沒有男人存在,不也照樣生活?但方才見他伸展手臂,挺著背脊,如樹般立在那,心裡還是無端生出一種踏實感。

上餐廳,沈觀不意外餐桌上出現苦瓜。她帶舊情人回來那次,祖母那晚也是弄了盤苦瓜,還猛往人家碗裡堆,事後才說是要試探看看對方給不給她面子——那人不喜苦瓜,皺著眉勉強嚥下,一頓飯吃得尷尬。

當時她說祖母方法幼稚,祖母卻道:“現在很多年輕人人在福中不知福,

他們出去賺錢,長輩就在家幫作飯幫帶孩子,做兒子媳婦的沒一句感謝就算,回來吃飯還要挑食、還要抱怨孩子沒教好。所以他回去後要是跟你抱怨菜不好吃,或是抱怨我讓他吃苦瓜,這男的就要再考慮考慮。災謀?”

她忘了舊情人後來有無抱怨吃了一肚子苦瓜,祖母有她保護她的方式,她也不一定因為這小小的測試就決定未來是否在一起。

“吃啊,不要客氣,要吃什麼自己夾。”黃玉桂指指滿桌菜。

顏雋道謝,在兩位長輩動筷後才端碗。

黃玉桂一樣熱情,在他碗裡猛添菜。他從不挑食,有什麼吃什麼。兩位沈太太找話題同他聊,他口裡食物嚥下了才答話,兩位沈太太相當滿意他的有禮。

沈觀沒插嘴,安靜用餐,直至飯菜用光,盛湯時才出聲:“阿嬤、媽,我跟顏雋要結婚了。”她捧著碗,宣佈後自若地喝熱湯。

兩位沈太太聞聲愣了數秒,目光不約而同往下落,想看她小骯,偏讓桌板遮住。

沈觀察覺過分古怪的凝視,順她們視線往下看,道:“沒懷孕。”

兩位沈太太竟是露出失望表情。老太太先出聲安慰:“不要緊啦,你們婚先結了也好,這時間先有孩子拍婚紗也就沒那麼美,還是先結再生。”

沈觀瞅了祖母與母親一眼。“我沒想拍婚紗。過程太繁雜,拍了也不可能時不時翻出來看,不如省起來做別的打算,想留紀念的話,登記那天大家拍張照片就好。”

“你不打算請客啊?”王友蘭問。“沒打算。如果你跟阿嬤想請客,請你們的朋友就好。”

“這樣好嗎?”王友蘭皺眉。“我知道你個性,你不想請我也勉強不來,可是你要考慮顏雋啊,難道他也沒有親友要通知的?”

顏雋回道:“阿姨,我跟阿觀討論過,我們不宴客不發請帖,比較友好的親友就送盒喜餅,算是分享我們的喜悅。”

兩位沈太太對視一眼,有默契地接受他們的意見。“既然你們兩個有講好,我們也不會介人,夫妻生活是你們自己要經營,也不是宴客婚紗這些就能保證幸福。”

王友蘭神情慎重,說完後忽露驚喜,側頭對黃玉桂道:“媽,這一定是月老的幫忙啦!那天讓阿觀去寫姻緣紙果然有用,明天我去買個水果,我們去答謝一下月老。”

“對啦對啦!你沒講我差點就忘了這事。”黃玉桂故下碗筷,說:“水果哪夠,得打個金牌。”思考一會,又說:“我看我明天先去銀樓,然後再去廟裡跟月老稟這樁事,再看個日子把金牌掛上。”

講完看眼前這對將成為夫妻的男女,問:“剛剛講到送餅,你們喜餅挑了沒?一定要記得多訂幾盒拿去答謝月老,兩個人一起去。我知道你們年輕人不信這個,但我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有靈驗哩,難怪之前那邊姻緣燈老是不夠點……阿蘭,你說打金牌會不會不夠誠意啊?”

“還是幫月老換件衣服?我記得拜拜時看祂衣服有些舊了。”

“那也要祂同意,不能說換就換的。我看明天去打金牌後,先去廟裡擲菱問問祂意思,要是祂同意,我們幫祂做件新……”

將新婚的男女對視一眼,均是低頭喝湯。沈觀默默地想,如果兩位沈太太知道顏雋那朋友年初四在月老殿的行為,大概又要感應一次月老的神蹟,那恐怕打金牌換新衣也不夠讓她們用來表示感激了。

把婚姻生活過得好,不負心意,便是最好的回禮。

一個月後,親友們收到盒餅,未附喜帖,僅有一張粉色為底的照片手寫卡。相片是男人與女人交握的手,手上各一圈淡雅的鉑金婚戒。素淨的卡片,隻手寫兩字——我們。

番外篇:他的前世今生

顏雋挨槍那年,出院前一日在病房外遇見一個抓著一把汽球,著彼得潘服裝、蓄著山羊鬍的男人;他以為是哪個小病人的家屬刻意做此打扮來鼓勵孩子的,幾句交談才知道這男人專做幼兒派對服務——生日派對、抓周慶生派對皆能接單辦理。

他在病房無事,傷口好得差不多,便繞到男人去做服務的病房看看。整個病房來了十來位小朋友及家長,應是小壽星的朋友們,小壽星躺在綴有裝飾物的病床上,頭戴生日帽,聽男人講故事、帶遊戲、聽朋友們為他唱生日快樂歌。

他想,這男人的工作簡單,卻是充滿歡樂與希望。

出院那日,他又遇見那男人,兩人交換電話,有了往來。在他決定辭去保鑣工作時,男人說:“來幫我吧,現在接單愈來愈穩,我需要人手幫忙。”他想他雖無相關工作經驗,但人一輩子不都在學習,怕什麼!

他進了男人的公司,員工人數不多,變魔術的、說故事的、玩氣球造型的,公司上下加上他,也不過五人。他不會變魔術、不會說故事,也不會玩氣球,

但他有體力,他接下了大部分佈置會場及搬運的工作。薪水雖不及保鑣優渥,至少不需讓誰為他擔心他的安危。

有單時,就出門工作,無單接,沒事就跟其他同事學學魔術戲法、練習造型氣球的綁法,二一、四年下來,變起戲法與捏玩氣球,倒也是有模有樣。

他知道沈觀有工作要忙,抱起女兒,帶上房門。

小女生摟著爸爸的脖頸,甜聲問:“巴爸,你今天要變魔術給我看,還是要用氣球捏一隻狗勾給我?”

“沒有,今天不變魔術也不玩氣球,我們來吃王子麵怎麼樣?”

“真的嗎?”小女生踭圓了眼,一臉興奮與期待,卻不忘小聲詢問。

顏雋點頭,眉眼柔軟。“真的。”放下女兒,彎身在電視牆下的長櫃裡翻著,取出放在最外頭的一迭光盤影片後,乾脆盤腿坐下,他翻出藏在裡頭的零食,再從那堆零食中抓了王子麵。

“巴爸,你買這麼多哦?”小女生眼睛亮晶晶,學爸爸盤腿坐,一起把翻出來的零食藏回櫃內。

“可以慢慢吃。”藏好樂事美國經典原味、多力多滋超濃乾酪、張君雅、科學麵……他將光盤影片擺好,掩上門板。他打開電視,降低音量,再把抱著兩包王子麵的女兒抓至安全距離處,兩人盤腿坐在地板上。

“巴爸,聽不到電視的聲音。”

“可是太大聲,會聽不到媽媽走出來的腳步聲。”

小女生笑得眼眯眯,一副“我了、我了”的表情。

他開包裝,把調味包取出,只加了一點點在面體上,然後捏一捏,緊抓袋子開口處,上下搖晃。“這樣搖一搖,就會很好吃。”

“我要我要!傍我搖!”小女生張開兩手,渴望自己動手。

他把另一包交給她,溫聲叮嚀:“要先把面捏碎,然後灑上調味粉,袋口這裡要抓緊,麵條才不會搖出來。”

小女生認真地捏麵餅。“好了沒?”

“好了。”幫孩子撕開調味包,灑了一點。

小女生又認真地上下搖晃,問:“這樣好了沒?”

他點頭。“可以吃了。”父女兩人靠著身後沙發,兩腿伸得筆直,他腿長,抵在茶几桌腳,她腿肥短,貼著冰涼的地面晃著腳丫。“熙熙可以自己吃完一包嗎?”顏雋問。

小女生嘴裡塞著脆面,鼓成了圓,嘴巴忙吃東西,只一徑點頭。

他笑了笑,乾淨的那手輕輕揉著她的發。她媽媽不愛蓄長髮,卻給她留著一頭及腰頭髮;假日時,她媽媽有時間了,就給她扎辮子,偶爾長辮子繞了圈,就成了包包頭。

生命總是無法預期,給了他一個愛人,又給他一個前世情人。忍不住心口那突湧上來的柔軟,他抱起女兒,放在兩腿間,與她面對面;他吃她袋裡的面,她伸手過來抓了他袋裡一大把脆面……

堡作告一段落,沈觀才發現屋裡靜得詭異。

孩子畢竟才幼幼班年紀,尚不知情緒收斂,遇事不高興,豆大眼淚啪答啪答地掉,“歡”到不能再歡時,她也拿孩子沒轍,只能慢慢教導她遇上不開心,也該用口語表達,而非哭鬧討抱。

人說“養兒方知父母恩”,但她更有感的是“養兒最怕安靜無聲”。孩子不鬧不說話時,若非病了,那就是正在做什麼“不可以讓媽媽知道”的壞事。

她打開書房門,放輕腳步,還未走至客廳,先聽聞那刻意放輕的對話聲。

“巴爸,吃完了,你的可以給我嗎?”

“吃完了?我看看……啊,你掉得地板都是……噓,要撿乾淨,否則媽媽會發現。”

“我知道我知道,不可以讓媽媽知道對不對?”

“熙熙好聰明。”模模頭。“不可以讓媽媽知道。”

不可以讓她知道?沈觀移了腳步,將自己藏在轉角處,望向客廳。那對父

女坐在地板上,前頭電視機亮著,卻將音量降至最低,地板上有兩個開了口的王子麵包裝袋,一旁散落一些小碎面。所以這對父女瞞著她吃零食,並滅證?

“因為媽媽會生氣。”顏熙睜圓眼,湊近爸爸的臉,小小聲地說。

“嗯。”顏雋笑了起來,音色溫柔:“媽媽不喜歡我們吃太多零食。”

“可是老師說生氣會變老。”

“沒關係,爸爸會陪她變老。”他伸出手指,趴跪在地板拈著散落的脆面。

“媽媽太愛生氣了。”媽媽不在旁邊,可以說她壞話。

“那是因為她愛我們啊。”他盤腿坐起來,看著女兒。“因為現在的零食有很多化學添加物……就是不健康的意思。媽媽擔心我們吃多了,身體不健康,所以她會生氣。”他拈了女兒唇角那一小點脆面,放進嘴裡。“有時候,生氣也是愛一個人的表現。”

顏熙歪著腦袋,“嗯”了好一會,才問:“那媽媽不給我糖吃,我跟她生氣也是愛她嘍?”

“不一樣。爸爸剛剛說的是『有時候』。你只吃一顆糖,媽媽是不會生氣的;但你多吃幾顆,她怕你蛀牙、擔心你不健康,她才會生氣。如果你因為沒糖吃而跟媽媽生氣,她會很傷心的。”

也不知有沒有聽懂,就見她跪著,手抓起爸爸大掌裡的脆面往嘴裡塞,忽又仰臉問:“那你沒跟媽媽生氣過,你不愛她嘍?”

這仰著小臉蛋看人的模樣真像她媽媽,他忍不住彎身在女兒嘴上親了一口,說:“愛。爸爸很愛媽媽。因為很愛,所以捨不得跟她生氣,就像我也不跟你生氣是一樣的啊。”

沈觀原本還想走出去說他幾句,這話倒說得她耳根生熱,頓在原地。這人是年紀愈大嘴愈甜,愈懂得在肢體上表現他的情緒與。

顏熙笑咪咪,把剛放進嘴裡的脆面掏出,塞進爸爸嘴裡。

“我分你吃——”他咀嚼數下,讚道:“熙熙喂的就是特別香特別好吃。”

“……”沈觀從不知道這個男人也有這麼浮誇時,就像她在婚前也從不知道他嗜吃零食一樣。

“那媽媽喂的也有特別香、特別好吃嗎?”眨著密睫彎彎的圓眼,很認真地問爸爸。

顏雋又親女兒一口。“不知道。媽媽從沒餵過爸爸吃東西。有熙熙喂爸爸就好啦!”

“那我繼續餵你好了。來,張嘴!啊——”

“啊——”

實在受不了那對父女。沈觀故意走回房門口,對客廳方向喊:“熙熙,你在做什麼?”

“啊,媽媽出來了,快!”他說完,與女兒對視一眼,開始動作。藏王子麵袋的、把手中脆面一把吞進嘴裡的、撿拾地上面條的,總之各司其職,將證據藏得妥妥當當。

“顏熙,怎麼媽媽叫你也沒應一聲。爸爸呢?”沈觀邊說邊走進客廳,恰捕捉到顏雋將王子麵袋放進褲袋,又把女兒掌中碎面塞進嘴的畫面。她走近兩人,刻意不看大的,只彎身低頭看女兒。“你剛剛都在做什麼,怎麼這麼安靜?”

小女生抬臉看媽媽,再看看爸爸,說:“我在玩躲貓貓,不能講話。”她微微挑眉,視線上移,看著男人的臉。他唇角沾了一點脆面,典型的偷吃還不曉得擦嘴。她伸指去捏那一點脆面,彎身問女兒:“跟王子麵玩嗎?”看見證物,小女生倒抽口氣,睜大畫眼。

“都是爸爸吃的,不是我喔!”她笑了一下,復又抬首看男人。“張嘴。”

顏雋愣半秒,真張開嘴。她把那不夠塞牙縫的脆面喂入他口中,問:“有沒有特別香、特別好吃?”

他答不出話,卻知她方才定是躲在哪處窺見了他與女兒的罪行。他眼裡有笑意,忽低頭看女兒,輕聲道:“熙熙,去洗手,記得要洗乾淨。”

“巴爸我知道,小羊老師有教我們要溼搓衝捧擦。”說完一溜煙不見人了。他看著女兒消失在轉角的身影,目光挪回妻子面上,道:“你要自己吃吃看才知道是不是特別香、特別好吃。”

沈觀尚不及反應,唇已被銜住。她怔愣半秒的時間,他舌尖已探進她的,思及孩子隨時都會從裡頭衝出來,她去推他,手腕被他握住,拉至他腰後,他空著的那手探入她發叢,按住她腦後。

他吻得深,吻得她兩頰浮暖,心跳紊促;她捏了他腰一把,他在她唇邊笑開。“好吃麼?”

她看他一眼,眼裡流轉羞惱。“等等被妹妹看到。”

廁所水流聲恰恰停了,顏雋朝那方向喊:“熙熙,順便把臉也擦一擦,記得用溼毛巾擦,毛巾要擰吧一點,愈幹愈好。”聽到孩子的答聲,他復又低首吻她。

“……”沈觀記得熙熙擰毛巾都要擰蚌三分鐘以上的。

“顏熙、顏熙,綿羊班顏熙小朋友,把書包帶著下樓,把巴來接你嘍!”門口老師手握麥克風,遠遠見顏雋走來,已先透過麥克風提醒孩子該回家了。

“巴爸巴爸!”顏雋剛進幼兒園,小不隆咚的身影衝了過來,還來不及出聲提醒,“咚”一聲,小女生撲跌在地,餐袋滑了出來。

他快步上前,才要抱起孩子,她自己先

爬起身,癟著嘴看他;以為下一秒要聽見嚎啕哭聲,她卻是彎腰拍拍膝蓋,抬頭看父親。

顏雋摶起餐袋,接過孩子書包,又模模孩子發心;向老師道別後,牽著孩子的手離開。

“巴爸,我剛剛沒有哭,有沒有好勇敢?”

“有。熙熙好勇敢。爸爸帶你去對面買糖,勇敢的小孩可以吃顆糖。”他把女兒有艾莎與安娜圖案的粉色書包掛肩上,彎腰撈起女兒,左臂牢牢抱住。“要記得,不能跟媽媽講。”

小女生轉著烏溜溜的眼珠子,賊賊地笑。“是爸爸自己想吃糖。”

顏雋愉快笑出聲。“這麼聰明又這麼勇敢,跟媽媽一樣。”

“媽媽很聰明很勇敢嗎?比我聰明也比我勇敢嗎?”小女生單手勾著爸爸的頸背,回首看他時,空著的那手模著爸爸的臉頰。

“媽媽聰明又勇敢,她勇敢到就連生你時,肚子痛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也沒哭。”

“媽媽都沒哭過哦?”哇塞,那麼多好久,那是多久?

“沒……”憶起什麼,他改口:“只哭過一次。”

“哭過哦?”睜圓那雙像極她母親的眼。“她跟我一樣跌倒嗎?”

他停頓一會,才慢慢搖頭。“不是。”

“那她是……”轉轉眼珠,問:“她被大狗勾追嗎?汪汪汪的嗎?”

顏雋笑出聲。“不是。媽媽唯一哭過的那次,是因為爸爸受傷了,昏倒在她面前。”

“譁!你受傷哦?哪裡、在哪裡?”翻爸爸頭髮看頭皮,扭轉耳朵看耳後,最後兩手抱住爸爸兩頰東看西瞧的。

“已經好了,那時候還沒有你呢。”他右手去按女兒弄得他發癢的手。“爸爸肚子和腿都破一個洞,媽媽那次哭得好傷心,所以……”他淡淡笑一下,“所以爸爸不想讓她傷心,後來就決定換工作。”

“她哭得好傷心哦?”小女生表情困惑,哭得很傷心的媽媽是她從沒見過的。“那媽媽就不勇敢了。”

“還是很勇敢;但是勇敢的人也是可以哭的。”他看著小女生,噙笑。“雖然我希望你跟媽媽每天都快樂,雖然我會保護你們,但如果很難過的時候,我更希望你們也能勇敢哭出來,哭出來,心裡才會舒服。”

他湊唇親一口女兒。“你老實跟爸爸講,剛剛跌倒痛不痛?”

“痛!”小女生抬起方才撞及地板的左腿,手模膝蓋。“這裡痛痛。”

他輕輕揉了揉。“那你要不要哭哭看?”

“不要。”抱住爸爸的頸背。“留給媽媽哭就好,我要跟你一起保護媽媽……啊,是媽媽!”眼睛發亮,指向後頭的媽媽。

顏雋回身,見沈觀定在三步之距的地方看他。她產後一個月便回校園工作,忙碌和適當運動讓她身材恢復迅速,今日一件修身白襯衫搭配黑色老爺七分褲,腰帶是豔紅色,底下套一雙同樣豔麗的紅色跟鞋,這樣的距離看她,他覺得美。

看夠了,他才開口:“怎麼下來了,不是車上等?”

她先搖頭,才笑一下,走至父女倆面前時,她抬眼看他。“總是你在接她,老師也許對我沒印象了,搞不好還以為我這個媽多不負責任。難得過來一趟,想了想還是下車跟你一道接她才有意思,我們是一家人,不能總是讓你擔起一切。”孩子上下學多數時候是他這個父親接送,他偶爾遇上工作外出,才把孩子留校,待她學校工作結束再過來接孩子。

今日難得她早早離開實驗室,與他一道過來接孩子返家,這時間有一波接送家長,不好停車,說好他下車帶孩子,她在車上等。但在車上看他獨自往幼兒園方向邁去的身影,心生難言的情緒,她車開了繞了圈,尋到停車位,下車就往校園跑,恰遇父女倆步出幼兒圜的身影。

他抱起孩子,往對街走,她好奇跟上,聽見他們的對話。她想,這男人與她在一起時,幾乎未有甜言蜜語,就連示愛求婚也是含蓄保守,他對情感的表達未有過多修辭,但隨著孩子出生、牙牙學語後,他像是找到一個管道,一個讓他安心傾吐的管道。她不知道他是否時常這樣對孩子說起她這個母親,她只是無意間聽了幾次他對孩子談起她時,總是溫柔繾綣的語氣。

“我接她並沒什麼,一家人就該相互體諒。”顏雋徐徐說:“我沒空時,也是你趕來接。”

“你這樣會讓我覺得我對熙熙不夠好。”

他微訝,道:“她剛上幼兒園那前半年,幾乎每天生病,染上腸病毒在醫院住院那七天,都是你留在醫院陪她,你還認為你給她的愛不夠麼?”那七天她一下課就回家洗澡,洗後拎著筆電趕到醫院與他交接,夜裡備課隔日一大早又得趕去學校。

她沒說話,他又說:“每個人的表達方式不同。”

她終於開口:“所以你可以私下對熙熙講起我,卻不能在我面前表達?”他知道她聽見他與孩子的對話了,耳根微熱,問道:“你想聽我說什麼?”她凝視他甚久,輕輕搖搖頭。“你不是都用你的行動說了?”

他笑了笑,抬手揉揉她那頭耳下兩公分的短髮,再順著往下撫上她臉頰。

他模她的臉,她伸手模女兒的臉。“要去買糖?”

小女生點了下頭。“是爸爸想吃糖。”

沈觀挑眉,不知她這鬼靈精模樣是像誰。“所以你不想吃糖嗎?一點都不想吃?”

小女生想了再想,小聲說:“一點點想……只有一點點。”

“那一起去買吧。”她忍住笑,先邁開腳步。

顏雋抱著女兒跟上,空著的那手攬住妻子的腰。小女生側頭瞅瞅媽媽看著溫柔的臉,問:“真的可以買?”

“可以。”很乾脆。

“我想買健達出奇蛋……爸爸吃蛋,我玩蛋裡的玩具,可以嗎?”

“好。”

“我還想買王子麵……啊,我也想買張君雅……兩個爸爸都喜歡吃。媽媽,我是要買給爸爸吃的,可以嗎?”聲音細細女敕女敕,刻意放輕,像在討好。

只記得買給爸爸……沈觀淡淡看了女兒一眼,點頭。“可以。”目光對上他含笑的眼,她開口揶揄:“真好,左擁右抱,一個前世的,一個今生的。”他笑出聲,不顧女兒睜著圓滾滾的眼睛盯著他們,他攬著妻子的手往上撫過她的背,輕輕釦住她後頸,微施力將她壓向自己。他低臉吻住她嘴唇,說:

“所以謝謝你,沒有你痛了十個小時,哪有前世在抱。”

她面色微紅,自我調侃道:“所以我不能抱怨,誰讓情敵是我自己生的。”“媽媽。”

“嗯?”聞聲她看向孩子。

小女生手裡一個不知哪變出來的紙黏土成品。

“媽媽,這個送你。”她微詫,接過女兒親手做的作品。金魚凸眼、大鼻孔、又寬又厚的嘴唇,頭髮狗啃似的……看得出來這成品捏的是她,雖然長得完全不一樣。“這是熙熙做的?”

小女生點點頭。“美勞課小羊老師教我們的。”

“做的是媽媽?”雖然與自己不像,還是愛不釋手。

“嗯嗯,是媽媽。漂亮嗎?”

沈觀把她的黏土模型放在臉頰邊,問:“你覺得漂不漂亮?”

小女生看了看兩個媽媽,伸長兩手抱住媽媽的頸背,沈觀趕忙托住孩子的臀部,從顏雋手裡接過孩子。

“我覺得媽媽最漂亮,比我做的還漂亮。”附上一枚溼淋淋的吻。

沈觀一顆心被女兒揉得很軟很軟,回親了口,道:“帶你去買糖。”小女生抱住媽媽脖頸,轉過臉蛋看跟在後頭的爸爸,他對她豎拇指,她眯眼露齒笑。

前幾天小羊老師教他們做紙黏土,說母親節到了要送給媽媽當禮物。爸爸來接她,她問他能不能做禮物送他,因為他每天送她上學接她放學。

爸爸告訴她:“媽媽工作很辛苦,沒辦法時常接送你,但不表示她不關心你或是不愛你。你忘了你住院時,媽媽在醫院陪你睡覺的事了?更小的時候,你一到夜裡就肚子痛,一哭就是好幾個小時,媽媽隔天要上班,但不管多晚,她照樣抱著你哄,哄到你睡她才敢睡。白天去學校教課,趁空檔就要擠母女乃,她還自備一個冰桶,每天開車載著冰桶上下班,就為了要冰母女乃。有時候眼睛沒看見的,不表示這件事沒發生。媽媽只是沒空接送你,但她心裡是愛你的,你送禮物給她,她一定會非常開心。”

她不記得自己以前會肚子痛,也不記得她喝過母女乃,但是她記得她剛讀綿羊班時生病住了院,護理師阿姨要給她打針,她害怕得大哭,在病床上扭了好久,還踢了媽媽好幾腳,可是媽媽沒跟她生氣。

後來媽媽每次下班去醫院陪她,都會給她帶一個冰得涼涼的布丁……

對呀,媽媽只是沒空接她回家,只是不喜歡她常吃零食而已,所以她決定捏一個媽媽送給媽媽。

媽媽拿到媽媽笑得好開心耶,看媽媽開心她也好開心!

沈觀洗過澡,踏出浴室時,顏雋正好回房。

“睡了?”她坐到梳妝檯前,打開吹風機。

“睡了。”他向她走近,接過她手中吹風機,另一手撥弄她的發。“今天校外教學,大概玩得太累,躺上去沒五分鐘就睡著了。”

她笑了笑,看著鏡裡的他。“你明天幾點出門?”

“嗯?”他垂眼看著她穿過他指縫的髮絲,傾著頭詢問。

“你明天幾點出門?”她提高聲量。他前幾日說起明日南投有場抓周慶生派對,得早早到現場佈置。

“七點出門,最晚六點就得起床。”她發短,易幹,他撥弄幾下她的髮絲,關了吹風機。

她瞄一眼時間,都十點了。“要早起開車的人,還是早點睡吧。”

他雙手搭上她兩肩,彎下脖頸,英氣的臉龐就懸在她右上方,他垂眸,看她側容。“你不一起睡?”

沈觀從鏡裡看見他溫柔的眉眼,她轉挪視線,對上他的目光。他洗過澡,有沐浴乳乾淨清爽的味道,他眼眸深深,情意綿綿。她也有幾分情動,湊唇吻了下他的唇,說:“我還有|部分考題還沒決定怎麼出題,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處理,你先睡?”

她貼著他的唇說話,溫軟的吐息盡在方寸間,他按捺不住心裡那點心思,張嘴就含住她的唇,她沒拒絕,挺著腰雙手就勾住他的頸背,軟舌探進他齒關。他月復下脹熱,難抵慾念,搭在她肩上的兩掌慢慢揉撫她在外的肌膚,帶繭的掌心溫熱非常。

他直起身,順道將她從椅上帶起,他側過身,臀抵梳妝檯,將她納人他雙腿間。他一手去託她的臀,一手按住她後腦,吻得深入纏綿,那託她臀的手慢慢滑進她睡裙下,在她大腿根部來回幾次後,長指按上她腿間,她輕輕顫了下,按住他欲滑進褲裡的手。

“我還有工作……”說話時,氣息略促。

“明天休假,不打算明天再做?”

她搖頭。“今日事今日畢,明天有明天要做的事。”

他停手,拉下她裙襬,摟抱她一會,待心頭那團火漸熄,才親親她臉頰。

“忙完早點睡。”

她點頭,面上還有未褪的紅潮,這羞澀模樣只他看得見。

他又吻了她一下,設定好冷氣溫度與定時,開了床頭那盞夜燈,才獨自掀被上床。

沈觀坐到書桌前,留一盞檯燈,熄了房裡的燈。她工作一向專注,未告一個段落不輕易離開座位。待結束這份考題工作,一看時間,剛過凌晨十二點。她伸展兩臂,回首看床鋪方向,他側著身睡,薄被只覆在腰月復間。

她熄了檯燈,輕手輕腳繞至隔壁房看孩子,再去廚房倒了杯水;她邊喝水邊回房,見床緣坐著人,嚇了一跳。定神一看,她訝問:“怎麼醒來了?”

坐在床緣的顏雋看著她向他走來,睡裙下一雙腿又細又白。“聽見開門聲,所以醒了。”

“抱歉,吵到你了。”她走近,看他胸前溼了一片,想是房裡溫度不夠涼,才讓他睡出一身汗。她給水杯,問:“要不要喝點水?”在他接過水杯時,她拿過遙控器,再給房裡定下一小時的冷氣。

他喝光水,空杯置於床邊桌,問她:“忙完了?”

“嗯。”她揹著他,還在設定冷氣溫度與定時。

“那早點睡。”溫聲叮囑完,一雙長腿收進被裡,拉了被子就要再次睡去。

沈觀上床,藉著床頭那一點微光看他俊朗的側顏。學期末了,考題、學期成績、下學期安排等等,讓她異常忙碌;每學期這時候,早出晚歸是常態,他從未埋怨過什麼,一人攬下接送孩子,整理家務的工作。

她想這數日兩人的交談時間少之又少,感覺這樣的夫妻關係不是太正確,又想起他睡前那纏綿的吻,忍不住探出指尖就去觸碰他的臉;從眉骨慢慢滑至

鼻樑、人中,最後落在唇月覆上。她以指尖描他唇線,想它印在她唇上時的強悍與溫存……手指被握住了。

“不想睡?”顏雋鬆了她的手,目光看過來,深邃的、專注的。

她輕輕搖頭,淡淡地笑著。“等等再睡。”她跪坐起來,在他微詫的目光下,兩手捏住裙襬,往上翻掀,褪去那件睡裙,露出她美麗的身體。不是不害臊,只是想響應他那吻的暗示,只是她也情動。

“沈觀……”除了他們之間的第一個吻,她未曾像這樣主動,他心猿意馬、口舌發乾。

“你不想嗎?”她問,眼神似水。

他坐起來,將她抱到身上,開始吻她。

她產後略顯豐滿,每至假日他陪著她跑步健身,迅速瘦回產前身材也練出緊實的身體曲線。她胸脯不大,形狀很美,尖尖地翹在那,像雨後冒頭的鮮筍,他沒有遲疑的理由,張口含住,細細抿著滋味。她挺著胸,去感受他舌尖的溼潤,以及上頭那輾轉的細膩。

她抱住他脖頸,低頭去吻他的耳,聽見他轉為粗重的呼吸,她心裡愉悅。

“阿雋……顏雋……”她開始叫他的名,一聲一聲,不圖他做什麼,只為這刻的親密,溫柔呢喃滑進耳道,他只輕輕“嗯”了聲,也不求她回應。他指尖探到了溼潤,滑膩如絲,再撫慰一會,她回以更多熱情,他才除去兩人的衣褲;他扶握她的腰,讓她坐上了他的身體。

他在她蹙眉悶聲輕喊時,仰身吻住她的唇,她在身下已開始的動作中,在他嘴裡發出細碎聲音。他每次的進入是溫暖充實,卻也在他每次抽離時感覺冷涼空虛。她想起他受僱保護她的那段兩人幾乎形影不分的生活,也想起他槍傷後兩人失去交集的日子……她忍不住伸手去他緊實的月復部,在那疤上輕輕來回地劃。

撩人的觸碰讓他喘了聲,他按住她的手,抱著她翻身。他身體停在她裡面,卻沒動,只將手支在她頰邊,看她溫柔如水的眉眼;他汗水滴上她的臉,他拇指去抹,她手又去模他月覆上疤痕,輕輕樞弄。

那像挑逗的撫模令他難耐,他開始慢慢動起來,並抓住她的手,她為此笑出聲。

他發現他喜歡看她笑,她笑起來時,沉靜的面容變得特別生動,也許連她自己都未曾發現她這美麗的一面。

多日未曾抱著她入眠,這一夜他特別好睡,手機鬧鐘響時,才發現擁抱一夜的女人不在身邊。關掉鬧鐘設定,眼一抬才看見梳妝檯前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小的坐著,大的站在後頭,手上還抓著小隻的長髮,兩人都在看他……

他坐起來,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巴爸,要刷牙洗臉。”顏熙見爸爸坐著發呆,出聲提醒。

顏雋徹底清醒,看著正在為女兒梳髮的妻子,問:“你跟熙熙要出門?”母女倆穿著同款外出服,梳妝檯邊還放著兩個行李袋。

沈觀把女兒長髮整齊握在手裡,紮上髮束,就是俏麗的馬尾。她抬眼看他,說:“不是要去南投?昨晚趕著做完工作,就是因為今天想陪你去佈置會場。我查過了,附近有些景點不錯,你工作結束,我們可以去走走,我三天前就訂了民宿了。”指了指迭在床邊桌的上衣,說:“衣服給你放在那,是親子裝。”他沒說話,看了她好一會,目光移至女兒臉上時,停了好幾秒才下床進浴室盥洗。明天有明夭要做的事……陪他工作是她今天要做的事……他盯著鏡子刮鬍時,唇角始終翹著。

一家三口套上一樣的T恤踏進電梯,趁女兒去摁鍵的短暫時間,顏雋迅速攬過妻子,湊唇欲吻她,身後有甜軟嗓音問:“巴爸,為什麼門還不關啊?”他愣一下,回首看,門還敞著,再看那排按鍵,說:“你按成開門鍵了。”他去壓了關門鍵。“這個才對。”

小女生激動道:“我會我會!我自己按你不要幫我!”

他溫聲說:“那給你按樓層鍵,但記得,這個緊急按鈕不可以玩。”

小女生專注盯著數字鍵,他再次回身去摟妻子,唇湊過去就要吻上了,身後又是細細的甜嗓:“巴爸,按1對不對?”

他轉頭去看,跟她解釋:“我們要開車出去,爸爸的車停在地下室,你就要按這個B1……”他邊說,手指就要觸上。

小女生哇哇叫:“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按不用你幫我!”

他好氣又好笑,轉身勾住妻子的腰,她抿著笑意看他,不知是笑女兒或是笑他。他才靠近她的臉,身後:“巴爸……”

他閉了閉眼,展眸時,沈觀已忍俊不禁。

數日前曾聽他提起她與他一道去幼兒園接孩子那次,他在便利商店前吻她的畫面被孩子看見,隔日他送孩子上學,孩子一見到小羊老師便衝過去,高興地嚷嚷:“小羊老師我跟你講喔,我媽媽昨天也有來接我,跟我爸爸一起,她還帶我去買糖,我爸爸還跟我媽媽親親。”

面對小羊老師噯昧的注視,他懊悔那天當著孩子的面親吻她,想來也是怕孩子又去幼兒園放送他們夫妻間的親密舉止,現在吻她時才要小心翼翼。

顏雋舒口氣,回過身去抱起女兒,親了口才問:“怎麼了?”

“我會按電梯了耶!”

“好厲害。”再親一口臉頰,表示鼓勵。

“巴爸,你今天會變魔術嗎?”

“今天是鬍子叔叔上去表演,爸爸只是去佈置場地。”

“那你下次可以變給我看嗎?”

“當然可以。”

“巴爸!”

“嗯?”

“那你可以教我變魔術嗎?我想要表演給我們班那些……”

沈觀看著前頭的父女,眼裡流轉笑意。

其實昨晚她只是完成考題工作,其它工作仍未完成。她知道明晚旅程歸來,得熬夜才能趕在週一進辦公室前把事情做好,但那又如何?這一刻的溫馨,沒什麼比得上。

注:不需刻意經營所有的話語,我和你,盡在不言——引用自周慧敏與林隆玻對唱曲《盡在不言中》/作詞:黃桂蘭。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