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你們兩個又一起出現,是要閃死誰啊?”

林宥箴循著說話的學長的目光,看向剛走進來的男女,想著,所謂的“人生勝利組”說的就是這一對吧。型男檢座配美女律師,無論外型還是身分地位,皆令人欣羨。

男主角是她大學學長,女主角是她大學學姐,兩人大她三屆,是出了名的系對;她還是大一新生時,便聽聞了他們的戀情。據說他們大一開始交往,這樣算一算……她今年二十八,他們應該三十一歲,交往十年以上了?

“黃柏毅,你是嫉妒還是羨慕,你也可以攜伴參加呀。”張子潔挽著男友進來,掃了眼揶揄他們的同學。

“有就帶了啊,就是沒有才一個人來這裡被你們閃。”黃柏毅攤手。

“哪有閃?你很煩欸!”張子潔繞過桌子,在黃柏毅肩上拍了一下。

“喂,男女授受不親。”黃柏毅誇張地往另一側縮,抬首看著張子潔身旁的男人。“傅遠新,你就這樣放任你老婆對我調情?”

暗遠新只是笑,為女友拉開座椅。

“誰跟你調情了?你真的很煩。”張子潔落坐,瞪了對方一眼。

嘖嘖兩聲。“這麼兇,我看也只有遠新受得了你。”

“不好意思,我的溫柔一向只留給遠新。”張子潔說話時,不忘勾了勾右側男友的臂膀。

“還說不是來放閃的……”黃柏毅嘀咕著:“有夠肉麻。”

“人家交往這麼多年了,放閃只是剛剛好而已。”主辦這次聚會的學長開了口,他看看傅遠新和張子潔,道:“不過說真的,你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大學畢業那年就結婚的話,孩子都幼稚園了吧,到底什麼時候才請我們喝喜酒?”

林宥箴捧著水杯,小口地喝了幾口,放回水杯時,也順著大家的視線,將目光挪向對座男女。

“快了。”正欲將早備好在桌上的開水遞給女友,傅遠新抬眸,目光不經意與對座女孩對上,他只微頷首,把水杯遞給張子潔。

“真的假的?日子訂了嗎?”不知哪位學姐揚聲問著。

“下下個月訂婚。”張子潔面上幸福洋溢,看了男友一眼,說:“日子已經看好了,就是還在考慮你們這些人要算男方還算女方。”

“當然是男方啊,我當伴郎好了。”

“什麼男方!男方沒餅吃,我選女方。給我當女方親友。”

“男方比較有意思啦,還可以鬧洞房,吃訂婚宴又沒洞房鬧。”

“其實你們可以不用這麼麻煩,訂婚結婚同一天嘛,禮金分開收就好了呀,我表哥結婚時就是這樣子辦,訂結一起,你們也不用累兩次。”

“也要看雙方家長啦,有的家長比較注重傳統,所以會堅持要……”

“我覺得要先看他們兩人的假吧,子潔應該比較好安排,遠新手上要是有大案子的話也不能有太長的假,萬一倒黴一點,案子臨時有狀況,媒體不知道又要怎麼寫。還有,日子訂了要早點通知我啦,我才好安排庭期,我們那個主任檢察官超機車的,規定我們一定……”

一往一來地討論了起來,恍若要結婚的是自己的親人。但認真說來,他們這個法律系家族,不就像一個大家庭?一個沒有血緣關係、但感情深厚的家庭。也不知是哪屆流傳下來的,只知這個家族成立很久了,每年有幾次不定期聚會,出席的皆是法律系畢業校友。

林宥箴一向明白自己不擅交際,她話不多,但喜歡熱鬧,即使整室喧鬧中無人與她攀談,甚至部分學長姐她並不認識,她也不要緊,只是這麼看著大家說笑,她也能從中品味這樣的趣味。很溫暖啊。

暗遠新拿水杯時,覷見對座女孩安靜的面容。從踏進餐廳開始,即未聽見她開口說話,只見她唇角微微翹著,含笑而沉靜地望著大家;在這個聚會里,她這性子當真少見。

他們這些出席的校友均為法律人,龐大工作量伴隨的壓力,還有職場上不為人知的辛苦甚至心酸面,只有在這樣的聚會里,藉著同行的理解,才能得到釋放與慰藉;往往這樣的聚會常是吐露職場心情的最佳時刻,哪個人不是話題一聊開就順便抱怨幾句的?這個女孩,卻從頭至尾只安靜聆聽。

罷畢業的嗎?和大家還不熟悉吧?他想了一會時間,仍沒能憶起這張臉,他開口問:“你是哪一屆的?”

慢了幾秒才確定他與自己說話,林宥箴微笑應聲:“學長,我小你三屆。”

三屆?這麼一算,在學時應該在校園見過她,只是自己認不得。“你第一次參加家族聚會?”

林宥箴搖首,笑得很甜。“今天是第三次了,之前參加都沒遇上你和學姐,應該是你們工作上剛好都排不出時間。”

她說得對。基本上這個聚會均安排在假日,但即使是假日,地院地檢都得輪值,不是每次聚會都有時間能參加,也不是每回聚會都能見到相同面孔,或許只是正好錯過了相識的機會。

“在聊什麼?”張子潔從那群人的對話裡抽離,偏首看著男友。

“沒有。”傅遠新笑了一下,很淡。“就是看她安靜,以為她和大家不熟。”

“安靜?你說別人安靜?”張子潔瞠大了眼,一臉不可置信。“你自己比誰都安靜吧?”

暗遠新只是抬指順一順女友微亂的長髮,淡淡笑著。不可否認,他不是熱情的性子;也許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喜愛身邊這個熱情的女子,一路交往這麼多年,並有了與她廝守一生的念頭。

他不如子潔活躍、能言善道;忘了是哪個同學曾說他們這對真是絕配,一靜一動、一冷一熱、一水一火,當時聽了只當笑話,現在細想,不是沒有道理。

張子潔託著下巴看他,目光情意綿綿。“一個話少的人,居然說別人安靜,很沒公信力的。”

“是嗎?”他僅是認為,瞭解你、喜歡你的,無需多說對方就能理解;但不懂你的、不喜歡你的,說再多對方也未必聽得進。

“絕對是。”她笑咪咪,忽看向對座的林宥箴。“我覺得你很面熟,我們在學校見過吧?還是在法庭上遇過?”

“宥箴在新北檢,她偵查組的啦,以前一定見過。她就是很安靜,容易被遺忘。”黃柏毅聽見對話,湊上幾句。

“學姐,我們在學校見過好幾次,有一次你跟學長在吵架,那天下雨,你們吵得很認真,我經過時,把傘留給你們。”林宥箴靦腆地笑了一下。

張子潔想了想,喜道:“啊,我記得,原來你是那個借我們傘的人。”

“不會吧?你們在雨中吵架,還讓宥箴把傘借你們?”黃柏毅語氣誇張,望著傅遠新。“你會吵架?是怎樣吵,要不要示範一下?”

張子潔搶著答話:“他才不會跟我吵,只悶著不講話,跟我冷戰;我最討厭冷戰了,他想什麼我都不知道,每次吵架全是我一個人在講話,好像我是瘋子一樣。”她看向林宥箴,問:“你那次看我們吵架,一定也是我一個人在罵他吧?”

林宥箴斟酌後,說:“也不算是,學姐只是比學長激動一點點。”

“你那時候就認識我了啊?”張子潔睜著美目看她。

“知道。”她點頭。“雖然在學校沒什麼機會和你們接觸,但常聽其他學長姐提起你和學長。”她表情有點不好意思。“那次你們吵架,我看你們好像沒發現雨愈下愈大,有點擔心你們會感冒,才雞婆地走過去。”

“你看看你看看,宥箴就是這樣體貼,所以她雖然安靜,人緣好得咧。你這位美女大律師要多學學,別老是恰北北,男人喜歡溫柔一點的女生。”黃柏毅指著張子潔,一臉恨鐵不成鋼。

“不好意思,遠新就喜歡我這樣。”張子潔勾住男友的手,甜滋滋地說:“我們這叫互補,你不懂啦。”

“互補?我看是怕老婆吧。”

“我很兇嗎?既然你說男人喜歡溫柔的女生,你怎麼不追……你叫什麼?”張子潔忽然轉向林宥箴。

她愣一下,說:“林宥箴。”

“啊,這名字我有印象,好像哪一次聚會的照片,臉書上有標註這個名字。”張子潔將她瞧了瞧,問:“有沒有男朋友?”

林宥箴張了張嘴,才坦承:“沒有。”

“黃柏毅,那你怎麼不追她?你不是愛溫柔安靜的嗎?”

聞言,黃柏毅乾笑幾聲。“她不讓我追。”

“你追過?”張子潔看看兩人,似是嗅到了八卦。

“很久以前啦。啊炳哈,反正……往事只能回味啦。”

張子潔沒好氣地睞他一眼,看向林宥箴。“他真的追過你?”

林宥箴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學長人很好,只是當時我只想把課業完成。”

張子潔點點頭。“所以就發他好人卡?那現在畢業了,可以談戀愛了,如果柏毅現在追你的話,你肯不肯答應?”

有些招架不住學姐的熱心,林宥箴也有幾分不自在。“學姐,其實我沒有考慮過司法官和律師。”

“為什麼?”張子潔訝問。

“說起來好像有點好笑。”她頓幾秒,才說:“我會擔心哪日在法庭上針鋒相對。”未來她也有可能被調派到公訴組,將來或者哪天想法改變了,說不定就轉任法官,這麼一來,在工作上對立是有可能的。

“不至於吧?”黃柏毅看看傅遠新和張子潔。“你看他們這對,不就是檢察官和律師?不也交往這麼久了?”

張子潔笑著抱住男友臂膀,說:“所以說,感情這種事只能順其自然,先預設立場都只是自尋煩惱,兩個人合得來就好。心裡頭欣賞的類型又不見得真能和自己處得來;像我們雖然個性差很多,但是我們相處起來很快樂,這樣就好了。”

林宥箴看著眼前這對男女,想著,或許感情真如學姐所說的,兩人在一起,順其自然、相處快樂就好,就像他們這樣,一直都這麼甜蜜。

只不過後來一次的家族聚會里,她從柏毅學長口中聽見他們分手的消息。

她不禁感嘆,十多年的感情,也是轉瞬即逝。

步出會議室,林宥箴看著早自己幾步走出會議室的那道背影,還是感到有些意外。新的人事調動一個多月前已公佈,她沒怎麼留意名單;倒不是漠不關心,僅只是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畢竟會與誰共事、上司是什麼人,她仍是得完成自己工作,又何必多想?

今日是報到日,稍早完成報到後,被檢察長召進會議室,與此次同被調派的同仁及新任的同仁進行了一場會議,內容不外乎同仁間的認識,以及檢察長期勉的談話。

她是在會議室裡看見他的,一個人坐在會議桌最尾端,依然西裝革履,依然俊秀有型,只是眉目稍沉。她不禁猜測,是因為學姐嗎?

上次她參加的那場聚會,他與學姐均未參加,也不知是哪個學姐問起大家有無接到他們婚事的後續消息,柏毅學長才道出兩人分手的事——學長髮現學姐和她工作上的同事有了曖昧情愫,對方也是律師,條件不差。

分手是學長提出的,且曾告知家族部分成員,以後家族聚會,學姐若會出席,就別找他了。能讓一個男人不想再見到自己愛了十多年的女人,肯定是對那女人失望至極……

一路心思繞著他們打轉,停步時,才發現自己居然跟著他的腳步來到了檢察官辦公室。她抬首看了看牆上的不鏽鋼科室門牌,上頭標示“溫、良、學”三個股別。她是學股,記得剛才會議上聽主任檢察官介紹他是溫股,那麼這個辦公室……

“發什麼呆啊?”黃柏毅瞧見她,走了出來。

“學長?”林宥箴睜圓了眼。

“有沒有很驚喜?”黃柏毅雙手叉腰,笑容滿面。

“這是你的辦公室?”

“現在也是你的辦公室了。”黃柏毅讓開,做了個邀請動作。“快進來。”

她跟著他身後,一踏進辦公室,只見傅遠新正好朝門口看過來;他已月兌了外套,身上一件雪白襯衫。她輕頷首,打了招呼。“學長。”

“你……”傅遠新記得這個女孩,稍想過,不大確定地開口:“林宥箴?”

她笑了一下,露出甜美梨渦。“是。”

“剛剛報到會議沒遇上嗎?”黃柏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沒留意。”他手中握著一把美工刀,劃開紙箱上黏貼的膠帶。為了這次的調任,連著好幾夜都在趕那一邊的工作,他精神的確很差,檢察長那席官方話聽了更令他昏昏欲睡,未將心思多留意在同仁的介紹上。

“不會是心思不在這吧?還沒放下啊?”

暗遠新手頓一下,只低應:“聽不懂你說什麼。”

“聽不懂?”黃柏毅揚聲:“你不就是為了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