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

她成了檢察官以來,因為尚年輕,資歷很淺,常在工作場合裡遇上對她抱有質疑態度的男性。從幾乎以男人為主的司法警察,再到當事人,皆對她的能力存疑,他也曾遇到過要請司法警察找證據,對方當面反駁她的情況。

像學長這樣子會分神過來看她偵辦的案件,再給予意見的情況甚少。這樣的一個人,學姐為什麼要放棄,也許感情這種事情唯有當事人才清楚。

“我臉上有什麼?”見她直盯他臉瞧,傅遠新微微笑著。

她回神,臉頰慢慢浮現暖意,“沒有,只是看你今天戴眼鏡,你有近視?”

他頷首。“有,平時戴隱形眼鏡,昨天晚睡,今天早上眼睛戴不上,就戴一般眼鏡了”

“因為我好像第一次看你戴眼鏡,有點好奇”

他笑,“你沒近視嗎?”

“沒有”林宥箴搖首,笑說:“我視力很好。”

“不容易,法律系有讀不完的書,你還能保持。”

“所以呀!我這樣是不是顯得很不認真”

他靜靜地笑,“我只會覺得你的視力讓人羨慕,帶眼鏡其實很麻煩,運動,洗澡和喝熱湯等,沒有一樣方便,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近……等我一下],手機響了,他回座,看著桌上的手機。接通時,聽聞熟悉的嗓音,他足足愣了好幾秒,接電話前瞄了一眼屏幕,未顯示號碼,他不以為意,沒想過是她,“我在忙”

很冷漠的口氣,林宥箴不禁看向他,他方才柔軟的眉梢眼角此刻只餘冷厲。

“就算不用開偵查庭,我也還有別的事要忙,你有話請說,沒事的話我掛電話……什麼?]他沉默一會,諷笑一聲,“你認為我跟你還有什麼好說?”

是學姐嗎?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那種電話是子潔學姐打來的,他們之間原來還有聯絡?

結束通話時,傅遠新看著便條紙上自己方才寫下的地址,那是一間餐廳,巧的是就在宿舍附近,電話中的她約了他,去?不去?

他閉眼細思,展眸時,笑了一下,帶點自嘲的意味。他想,何必再讓她影響自己的情緒與生活?去或不去很重要嗎?也許工作一忙轉身便忘了這個邀約。

他長舒口氣,將注意力拉回工作上頭。

“你們是做一休一嗎?”餐廳內,林宥箴坐在角落,手中叉子卷落著麵條,隨即送進嘴裡,心裡不禁讚歎這盤意大利麵的美味,

“不是,我們輪班的,有兩班,一般是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那一班是晚上七點到隔天早上七點”對座的林博勳挖著焗烤飯,一口接一口,

“一天工作林宥箴傅遠新小時?好辛苦”她看著自家小弟,心裡微微心疼。

“待遇好嗎?”

“三萬二算好還是不好?我也不知道,反正能養活自己就是了”林博勳對上她目光,說:“你也很辛苦啊,約了你好幾次,今天才成功和你吃上飯”

每次約定好了,她不是得留下來加班,就是開庭時間延長

“這個工作本來就是這樣,所以今天能比較早離開辦公室,我都覺得是撿到了。”她擱下他叉子,雙手剝著蝦,把蝦肉放進林博勳的深盤裡

“姐,你自己吃就好了,我這裡還有這麼多飯,你這麼忙,吃營養點。”他說著就要將蝦肉移回她盤裡。

“別跟我客氣,只是一隻蝦子,你才是要多吃點,我看你國中以後好像都只長升高不長肉。”她擦擦手繼續進食。

“男生太胖也不好看”

“會注重身材……”林宥箴看著他,探究的問:“你有女朋友了?”

林博勳哈哈大笑,“怎麼可能啊,我才高中畢業,又只是個保全,哪有女生會喜歡?現在的女生都喜歡高帥富,就算有人喜歡我,我也養不起”

林宥箴盯著她吃飯的樣子,猶豫著該不該開口,她知道他一定會拒絕,但她真心希望她好,斟酌後,她緩緩地說:“小弟,要不要繼續讀書?我可以——”

“我不要你的錢,你只要記得還有我這個弟弟就好了,我可以養活自己,你不要擔心”他埋頭吃飯,似乎有些不高興。

“我們難得能一起吃飯,別跟我生氣嘛。”她微微低下臉,小心翼翼的說

林博勳放下餐具,沒什麼表情看著他,“我沒跟你生氣,只是覺得今天我這樣的生活並不是你造成的,爸當初就不該拋下你媽和你,他也不想想自己都結婚了還搞什麼外遇。自以為遇上真愛,結果他得到了什麼?”

“你……”她抿抿唇,低問:“阿姨,她一直沒跟你聯絡?”

“她會跟我聯絡?太陽打西邊出來吧,像他這種眼裡只有金錢的人,生下我也不過是利用我的到爸的財產,怎麼可能會來看我,搞不好已經忘了她生過我這個兒子,所以他是死是活都跟我沒關係。”他忽然傾身,嚴肅的看著她。

“姐,萬一以後她老了沒人養了來找我,我不養她的話,她搞不好會告我遺棄,到時你可要幫我”

林宥箴想了想,有些為難,“雖然他後來沒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但總是生了你,她永遠是你媽”

“媽?媽了個逼呀,”他忍不住翻白眼

她被逗笑,“我跟你說真的,你別開玩笑。”

“我也跟你說真的,沒開玩笑,那種媽媽我一點都不想要。”他無奈地嘆口氣,說:“拜託,你是檢察官耶,你難道沒遇到那種小時候拋家棄子,老了才要人家養,最好鬧到法庭的案例嗎?你應該看的比我多吧。這樣子你還以為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我當然見過,也不是認同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就是覺得,爸都走了這麼多年了,你除了阿姨也沒什麼親人,如果能和阿姨修復感情,那——”

“我的親人就是你,沒有別的了”

不是不知道林博勳有多固執,但勸說失敗,她還是感到有些沮喪

“我們難得出來吃一次飯,要談這麼嚴肅悲傷的話題嗎?很影響食慾的”林博勳重握湯匙,挖飯吃著,“你現在調來士檢,有比較輕鬆麼?”

“差不多,前手留下來案件近黃柏毅00件”

“哇,台灣犯罪率這麼高啊,一個檢察官要怎麼辦這麼多案子?”

她喝著附餐的水果茶,說:“也有些是交通意外的,不全是犯罪,那樣就太可怕了”

“檢察官大人,問你喔,將來哪天要是我犯了罪,你會不會法外施恩?”

林博勳帶著笑容,玩笑的口吻

她瞪他一眼,“什麼都可以開玩笑,這個不能玩笑,犯罪是不對的”

“我當然知道不對,就好奇問問嘛,看你會不會大義來親還是護短”

“這種事情不會發生”他篤定說完,起身道:“我去下洗手間。”

她扭開水龍頭,仔細清洗剛剛剝過蝦殼的雙手,一旁廁所裡頭傳來沖水聲,他不以為忤,關了水龍頭,抽紙巾擦手時,與剛才廁所推門而出的身影對上目光,兩人均是一愣。

“學姐”她訝聲

“好巧,居然在這裡碰到你”張子潔依然光鮮亮麗,只是眼眶微紅。

“有陣子沒見到學姐了,你也來吃飯嗎?”

“跟遠新約了吃飯”張子潔洗著手,從鏡子裡看她。

“原來是跟學長有約,難怪我看他今天特別早下班”他們複合了?

張子潔一愣,關了水龍頭,與她一道離開。“你跟他同辦公室?”

“對呀,這次的調動跟他是同單位”

站子潔瞄瞄她,問:“你們這次有調動?”

“有的,這次調動不少人”

“現在在哪?”

“士檢,學長沒說嗎?”她有些納悶

張子潔笑容苦澀,“沒有,他連調任了也沒告訴我。”

她張了張嘴,總覺得該說點什麼,又不知該說什麼,

“下次一起吃飯”張子潔換上笑容,在一張桌前停了下來。

“好啊。”她停步點頭,才後覺的發現桌前的身影,愣了半秒,對那人頷首含笑,“學長”

“你也來吃飯?”傅遠新起身,看著她問。

“嗯,”她看了看兩人,微笑的說:“那不打擾學長和學姐了”

回到位子,林博勳面前的深盤已空,正喝著冰咖啡。他看她一眼,說:“外面下雨了,看雨勢還不想你剛剛怎麼來的?”

幾天前,氣象台預報這兩天有秋台靠近,看外頭雨勢,這秋台不容小覷。

林宥箴看向窗外,雨像用倒的,“我走過來的”離開地檢,他把車騎回騎回宿舍,想著難得早下班,又整日坐辦公室,走路運動一下

“走過來?你從士林走到內湖?”林博勳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喝光剩下的水果茶,“我從宿舍過來的,宿舍在內湖,離這並不遠。”

“士林地檢署的宿舍在內湖?”林博勳瞪大眼,訝聲問。

她好笑的看著他,“你表情也太豐富太誇張了,平時有偷學演技吧,跟哪位明星學的?”

“我只是覺得意外,還以為宿舍都應該在工作場所附近”他看看窗外

“雨這麼大,你有帶傘嗎?”

“沒有,我出門是雖有起風,但感覺天氣還不錯,想不到突然就下這麼大的雨”

林博勳頻頻望向窗外,若有所思,林宥箴想了想,說:“你有事的話,先走沒關係,我在這裡等雨停。”

“但這雨勢好像沒有這麼快停,我怕越晚雨越大,你要等到颱風走嗎?”

“不會這麼誇張。颱風應該也沒那麼快進來,我記得早上看天氣說預計晚上八點才會發佈陸上警報”她拿了賬單拎起包包“走吧”

結了賬,走到餐廳外頭,才發現風勢也不小,一陣一陣。林博勳瞪著風雨,說:“我看你還是搭小黃回去好了。我去外面叫車,請司機開進來載你”

“可是這樣太麻煩司機了”餐廳位於小巷內,也不知道好不好迴轉。

“哪裡麻煩了,又不是不給這個車錢,我——”

“宥箴”已步出餐廳的傅遠新先看著面前男女,心裡揣測及他們的關係。

林宥箴側過臉,有點意外的表情,“學長”

“這是你男朋友嗎?不介紹一下?”張子潔站在傅遠新身側,兩人外型看上去仍是如此匹配

“男朋友?”林博勳看看張子潔,說:“你這人怎麼這麼自為是,我跟你認識嗎?你又知道我是他的誰了?”

見張子潔神色難看,還勉強掛著笑容,林宥箴睞來了林博勳一眼,責怪的口氣說:“別這樣說話,她是我學姐,現在是律師,這位是我學長,跟我同辦公室的檢察官。”

林博勳不以為然的眼神,“原來是律師,難怪說話的嘴臉特別討厭”

他撇撇嘴,看著林宥箴說,“我用沒有的癖好,幹嘛把我跟你湊對?”

林宥箴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弟說話就是這樣,請學姐不要跟他計較”

“原來是你弟,是我比較不對,我不應該沒問清楚”張子潔看著林宥箴

邀約著:“等等要不要去喝一杯?我們四個可以——”

暗遠新出聲,打斷了她。“開始有風雨了,你先回去吧,開車小心。”

“沒關係,我今晚沒什麼事”她目光殷切的看著他。

暗遠新只是高開目光,轉向林宥箴,問:“你騎車來的?”

“走過來的”林宥箴偷覷一眼張子潔,不免感慨,看學姐似乎對學長還有情意,那麼當初為什麼要和別的男人曖昧不清?

他看著落下的雨水,問她:“打算走回去?”

“她是有這麼打算啊,我跟她說我幫她叫部小黃進來載她,她又覺得麻煩來司機”林博勳代應了幾句

“你打算怎麼離開?”傅遠新問話時,目光快速的在林博勳身上打量一回,纖瘦的體態與她相似,五官較她立體,也因為如此,倒讓她的眉眼顯得柔軟秀氣

“我騎車”林博勳瞧瞧面前男人,長得還蠻有他的緣,“還是你要送我姐?她宿舍在這附近而已”

暗遠新笑了一下,“我知道,我也住宿舍”

“這麼剛好,那就麻煩你順便送她回去”林博勳笑嘻嘻,掏出機車鑰匙,說:“姐,我先走了。”

“你要淋雨騎車?”林宥箴微揚嗓

“我有雨衣啦,在座墊下”

“我看他應該不用你太擔心,”傅遠新看著她,交代一聲,“我去開車,你在這等著。”

她看看他快步走入雨幕的身影,身側忽傳來幽幽一句:“遠新對你很不錯。”

她一愣,偏首看張子潔,學姐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斟酌著該怎麼回應時,又聽見她說:“沒什麼,我要回去了,有空再約”

林宥箴錯愕地看著步入雨中的背影,想著學姐方才的話。然後後覺得想她怕被誤會什麼?在學姐和另一個男人曖昧的時候就已失去學長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