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即使他把車開到餐廳門口,但從餐廳到上車的距離,她仍是淋了些雨

“用面紙擦一下”傅遠新遞過一盒面子給她。

“謝謝”林宥箴抽了幾張面紙擦著臉,她發現他幾乎溼透,精短的黑髮上還有雨珠“你不擦嗎?”

“擦過臉了,其他的回去再整理,還好宿舍不遠,不至於感冒。”

“夏天淋點雨,其實也蠻消暑。”

“小心禿頭”他噙著微笑,轉動了方向盤。

“所以等等回到宿舍,要趕緊洗——”

她目光落在車窗外,見到走在路旁那熟悉的身影時。怔然數秒,學姐淋著雨,打算去哪裡?

忽然沒了聲音,傅遠新側眸過來,見她望著車窗外,他隨即看向後視鏡,從後擋風玻璃覷見那身影,他只在那身影上停留一秒便調回目光,看著前頭,專注開車。

他原意願與張子潔再有交集。若不是她說她要歸還當初他跟她求婚的戒指,他也想著乾脆藉此機會跟她表明自己不可能與她複合,他根本不會答應這個約會,他以為她應該提的起放的下,既然有更好的選擇,他也祝福她,怎會曉得今晚這個約會她帶了這麼多心思。

她道歉,對他認錯,她說她不該一時迷惑,對她同事有了感覺,她說她發現她仍然無法忘懷倆人十年的感情……

他接受她的道歉,但不接受她後來的提議——複合。

非他無情,實是因為他全心的付出換來她腳踏兩條船的對待,即使他能做到原諒,也無法保證日後他不會因此而對她的感情存有質疑,兩人之間若存在著不確定如何長久?

他看了身側女孩一眼,想著,她大概覺得他很殘忍吧。

“她開車來的,應該是要走去她停車的地方”傅遠新目視前方,淡聲說。

林宥箴愣認了兩秒,才明白他意思,她看向他,開口想說點什麼,又發現自己沒立場說話,別人的感情,其實與她無關,她何必多事。

“跟她分手半年了,你應該在聚會時聽過。”

她靜了幾秒,應聲:“我知道,有聽其他學長姐說過”

“她只是約我出來,還我當初跟她求婚時的戒指,我沒跟她複合”

這是……在跟她解釋嗎?她靜了一瞬,說:“但是我看的出來,學姐對你還是有感情的。”

暗遠新嘲弄的笑了笑,“那種已不夠誠懇的感情,無法讓我感動,珍惜。”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覺得學姐方才的眼神和姿態,她有些不捨。

“大概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也在此吧,女生似乎能原諒出軌的感情,有時看新聞,哪個政客、男星出軌,妻子和女友總會原諒,但我無法認同我的對象有感情不忠的行為”

他說話的樣子稍顯嚴肅,她盯著他側顏,問:“你有大男子主義?”

他倏然失笑,看了她一眼,才反問,“你認為要求專一是大男子主義?”

“不是,是你的口氣和表情會讓我覺得你可能是這樣的人。”

“大男子主義……說的應該是那些允許自己在外風流,但要求女人只能以他為主的男人”稍頓,他低低地補上一句,“我不是。”

她怔怔看他,看過他對學姐溫柔的一面。他多情繾綣的眼神,她沒想過。

原來他不愛了時,會對對方有那麼冷漠的態度。

“你弟幾年級了?”話鋒一轉,他不再提張子潔。

“他畢業了,現在在做保全。”

“看上去沒幾歲”

她笑了一下,“他不喜歡讀書,高中沒畢業就決定往上讀了。”

“保全的作息似乎比較不正常,他沒想過往自己專長方面發展?”

“他喜歡雕刻,而且雕的很棒,不過台灣似乎沒什麼發展的空間,而且雕刻本身就比較冷門。”

他點點頭,“所以你家人都住台北?”

“不是,家人在台中”想了想,她說:“我爸媽都是中部人。他們離婚後,我媽帶我回外婆家,我弟是我爸第二個老婆生的,他高中讀北部學校。從那時起他一直都住在台北,因為我爸生病餅世後,我弟身邊也沒什麼親友,他覺得在哪都可以生活。”

“他母親呢?”

“不知道,我弟小學時,他媽媽就離家出走,他很久沒見過他媽了。”

宿舍就在前頭,傅遠新放緩車速,打了方向燈,慢慢朝右側靠近。“我看你們感情似乎很好,不是同個母親,這樣很難得。”

她想了想,說:“也許是因為沒住在一起,所以每次見面總有說不完的話。”

“也要你們投緣,有的人是沒住在一起,反而更生疏”,他把車停在宿舍大門口,道:“到了。下車吧”

林宥箴解開安全帶,看看外頭,問:“你車要停在門口?”

“我要去找車位,你先下車。”

“這樣的話,你要淋雨走回來?”

“後車廂有雨傘,不過我身上已經這樣了,不差再淋一次,”他指指身上半溼的襯衫。

她看了過去,一眼就看見他變得透明的雪白襯衫下有件背心式內衣,那件內衣因為是白色的,也變得有些透明,他身體的線條,在衣下隱隱約約。像瞧見了不該看的,她轉開目光,兩頰浮暖,“那我先上樓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他未細想是自己半透明的衣衫在她眼裡是何風景,也不知她此刻心思,只叮嚀著:“上去先洗頭洗澡,早點休息。”

“我知道,學長也早點休息”手握上車門把。正要推開車門,他開了口。

“明天要是有風雨,我送你上班吧,你騎車危險。”

麻煩人家接送不是她的作風,但若有風雨,騎車確實危險,她想了下,點頭應聲:“好,我下車了,學長晚安。”

打開車門,快步奔進大樓,步入電梯時,她對著鏡子稍整理半溼的發,腦海裡忽然躍出車上男人那透明衣衫下的身體線條,她耳根一熱,臉紅了。

相驗室

一名鑑識人員正以尖頭竹棒刮取死者指甲縫內的微物跡證

“死者高彥,灣視新聞部記者,黃柏毅7歲,身份證件記者證等等都完整,財務應該也沒有損失,我們到現場時,發現他衣服內鼓起,翻開一看,是這個”第五分局小隊長示意一旁偵查佐,後者隨即取來了被裝在透明塑袋子裡的證物。

暗遠新側首,是一個被裝在夾鏈袋裡的蘋果麵包,還有金剛公仔,他第一時間想到了[雨夜怪客]:去年的案子尚未破,兇手再次犯案了嗎?

“通知家屬指認了嗎?”傅遠新戴上手套,拿過證物,看著袋子裡頭的公仔,兇手是乎對蘋果麵包與無敵鐵金剛情有獨鍾,在現場刻意留下這兩物的用意是什麼?還有兩名受害者都是記者,是對記者特別討厭嗎??

“有,不過家人都在南部,趕到這裡可能需要點時間。”

“哪裡發現死者的?”他把證物還回。

“灣視附近,昨晚整夜都在下雨,陳屍處幾乎沒有什麼血跡了”

“現場封鎖了嗎?”血跡被雨水沖走,但陳屍處地面也許會有血跡滲入或殘留

“有,等風雨小了,鑑識科會過來採證。”

他微微皺著眉,再問:“監視器畫面調了嗎?

“正在調,不過昨晚那種風雨,畫面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辨認。”

不止昨晚,現在外頭也是風雨交加,警方才會將遺體移至殯儀館。傅遠新相信這是殺手兇手的手法。利用夜深,利用大雨,增加他們偵辦的難度。

“鼻樑看起來是斷了。”法醫厚重的眼鏡後那雙細眼正仔細端詳死者。

暗遠新上前兩步,聽法醫的說明。

“鼻樑上有平行淤青,死者生前因是受到某種棒狀物攻擊,手臂的淤青可能是被攻擊後有回擊或掙扎,兇手才會按壓住他手臂,造成這裡出現皮痕”

法醫公式化的口吻,兩手觸碰著屍體,言面不改色。

暗遠新將面前的大體從頭至腳看了個仔細,“似乎沒什麼明顯外傷?”

法醫沒有回應,只撐開死者眼簾,他看了看,發出疑惑聲,隨即拿了小夾子在死者右下眼瞼處輕夾起碎片。

“這個是……”法醫抬臂,藉著死白的燈光,看著那一小片,挪了挪鏡架。一會兒細眯起眼,一會又睜大眼,“到底是什麼?難道是眼屎?”

眼屎?傅遠新驚疑地看著法醫。

“啊炳哈哈哈,我開玩笑,放輕鬆點,”法醫晃了晃手中夾子,“你看得出來這是什麼嗎?”

暗遠新湊近看了看,猜測道:“會是死者被攻擊時,兇器上有什麼東西剝落,進入死者眼中?”

“有可能啊,而且這看起來蠻像油漆斑塊……”法醫招來鑑識人員。

“哎,把這個帶回去驗”

翻了翻其他部位,法醫才回答方才的問題,“目前看來,除了鼻樑上面和手臂上的瘀傷之外,沒其他外傷,看他鼻腔有褐色血液。有可能是被打斷,鼻腔裡大量出血,血液倒流進喉嚨窒息而死不過這也不排除藥物致死,建議解剖,才能釐清死因。”

窒息而死……如果是這個原因才造成死者死亡,那麼兇手一開始並未有致人於死的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