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今年春節,又混又冷,但民眾似乎不減出門到廟裡走春、拜拜、祈求好運的興致,條路滿滿人潮,一人一傘,她像走在全花下;廟裡更是人頭竄動,幾乎寸步難行,連廁所也大排長龍。

“怪了,今天初二,大家不是都會回孃家嗎?怎麼還是這麼多人?”老太太被路人碰了下肩,抱怨幾句

“外婆,也是有人不用回孃家的啊。”林宥箴一手撐傘,另一手搭上老太太的肩,往邊邊靠。“或者像我們這樣,想著初二大家回孃家,廟裡人會少,所以就跑來拜拜,結果大家都這樣想,就集中在今天跑來了。”

“沒關係啦,又不趕時間,總不能讓外公憋尿嘛。”

老太太看著她。“你不是說你有個學長的老家在這附近,要去他家裡走個春?你跟人家約什麼時間?”

“也沒約時間。我是跟他說初三會下來,因為他家是餅店,他有說討年期間比較忙,我怕打擾他,沒打電話告訴他我們改今天下來了。我在想,等等去他家買個餅,有遇上就聊“

她笑著,目光晃了晃,忽瞠圓眼。錦珍糕餅……不就在那裡嗎?原來他老家就在廟前面而已

“餅店喔。”老太太臉上泛開喜色。“那等等買個大餅回去好了,初九可以拜天公。”

三人走至錦珍餅店,小店面擠滿人,試吃的、問價位的、結帳的,將店面擠著水洩不通,她仰首四處張望,店裡有六個工作人員,四大兩小,一看就像是一家人,卻不見有他。

擔心老人家被推擠,她讓外公外婆在外頭待著,自己則棒著她想要的咖哩滷肉,和外婆的古早味冬瓜肉餅排隊筆結帳。她稍作打量,發現他家賣的東西種類不少,還有牛女乃糕,花生,地瓜,蠶豆等等。

結帳的是位上了年紀的婦人,會是他母親嗎?她付款時,鼓起勇氣開口:“請問,傅遠新先生在不在?”

熬人抬頭,豐滿的臉頰推出兩團肉,笑咪咪地回:“你找他啊?”

她點頭,有點不好意思。“來拜拜,進來跟他打個招呼。”

“等我下。婦人動作迅速利落,將下一位客人的糕餅裝好,結帳後,一掌拍向同樣有些年紀的男人。“給你顧,我去後面一下。”

熬人從櫃檯後走出,仍是笑咪咪地招呼她:“小姐,來,往這邊走。”

她跟著婦人往屋裡走,樓梯隔開了屋子前後,後方隔間有大片的玻璃窗,裡頭昏暗,瞧不清那個隔間有何作用

“小新、小新!”婦人站在樓梯口,毛搭著扶手,仰首看著樓上,揚聲喊。“小新!”

“……”小…新?野原新之助?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笑,很想笑。

學長看上去明明是個斯文內斂、風度翩翩的男子,被這麼一喊,型男形象瞈間瓦解,成了諧星。

“呵,歹勢,可能睡著了。這幾天生意都特別好,初一初二我們晚上也有做生意,他昨晩都我顧店顧到剛剛才上去。”婦人和善熱情,解釋一番,馬上扯喉再喊,“小新!你有朋友找啦”

上頭沒動靜,婦人轉臉過來,眼角笑得堆出皺褶。“啊,我都還沒自我介紹,我是他媽媽啦,你是小新的同事還同學?”

“傅媽媽好,我叫林宥箴,是遠新學長的學妹,現在跟他同辦公室。”林宥箴沒想過如他那般話少的男人,會有個如此熱情好客的媽媽。

“喔…”傅母恍悟。“那你也是檢察官哦?”

“對。”她微微笑開。“雖然已經是檢察官,不過經驗沒學長多,我還要跟他多學習。”

這話讓傅母聽了得意,笑得歡快,“唉唷,別這樣講啦,大家都是同事,互相關昭應該的啦。我們小新什麼都好,就是話比較少,你們也要多多包涵我們小新啊。”

她笑了笑,餘光裡有雙長腿慢慢映入眼,深灰色的休閒長褲,一雙大腳套在休閒式人字拖上,那雙長腿往上,她看見了上衣是窩松的白色長T,接著,是他帶著睡意的臉一一他頂著蓬鬆又亂糟的頭髮,還載著眼鏡,他剛睡醒?

“媽,你一一”傅遠新見到樓梯口那張臉蛋,呆了好幾秒反應過來。

“你學妹來找你啦。阿你陪人家聊聊,我前頭還忙著咧。”

林宥箴看著傅母背影,微笑說:“你媽媽很可愛。”

“你怎麼來了?”他有些不自在地回。

“我外公昨晚才跟我說改今天下來拜拜,他跟我外婆在外面等我。”她看著他,想著自己這樣沿事先打招呼就上門找他,是不是太不尊重他了?

下一秒,只見他一個轉身,什麼也沒說便直奔上樓,她僵滯數耖,不明白他這樣的舉止代表什麼。生氣她改時間下來卻未告知?那……現在是先離開才好?還是打手機給他,問問是怎麼回事?

猶豫稍久,決定打申話,手機才撥岀號碼,只見那人再忺岀珝,站在髙她幾階的地冇,居髙臨下地看著她。他換了件西褲,乾淨的天空藍襯衫筆挺地穿在身上,手臂搭著西服外套,腳下不見那雙好居家的人字拖,是雙黑皮鞋。

“不知道你今天下來,也沒準備。”傅遠新在她面前站定,精短的黑髮已梳理整齊,戴著眼鏡的他,多了點書卷味。

她倏然明白他方才突然轉身上樓是怎麼回事了。他的慎重,很可愛,令她感動。“是我比較不對,應該打電話告訴你的,我只是想,你說過過年時你們店裡會很忙,所以我怕打擾你”

她穿得挺喜氣,黑色高領針織毛衣,一件紅色膝上窄裙,腰間繫了寬版黑皮帶,一條古銅色長版項鍊垂至胸前,為平凡的黑色毛衣添了點風采。他不知道她穿紅色這樣好看。此刻,面前的她看著優雅高貴,有別於平時OL風的形象,可是為他而打扮。

他目光很深,低道:“你打的電話,我都會接。”

她臉微熱,被他火熱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只好隨口說:“請問小新學長,小葵妹妹還在睡嗎?”

暗遠新愣半秒,甚不自在,只瞪著她。

她笑開。“很可愛啊,我說真的,那……我可以這樣喊你嗎?”

真不願她知道小新這名字。他面微熱,轉開話題:“你外公外婆呢?”

“他們在外面。我看人多,讓他們等我,我拿餅進來結賬。”

他微訝。“外面丕是在下雨?這幾天這麼冷…”他邊說邊往外走,她跟上,把外公外婆帶進來

他打開後面隔壁的燈,她才看清應該是招待客人的地方,其中一面設計成展示架,加上是一個個喜餅盒,粉色,紅色,方形,長形皆有。

“外公外婆,喝茶好嗎?會不會睡不著?”傅遠新將自己的西服外套往旁邊椅背一掛,為兩位長輩拉開椅子

“不會不會。”老太太不跟他客氣,坐了下來。“我們兩個在家都喝咖啡,晚上照樣睡。”

他微訝,目光看向林宥箴,她點頭笑。“真的,我外公外婆很時髦,他們都有臉書喔,也會玩Line。”

他挑眉,即無聲笑。“那……外公外婆,三合—咖啡包好不好?”

“你不要太麻煩,方便就好。”老先生打量著前頭。“我看你們家生意真好,我們每年都來,每年都買並,就是沒買過你們家的,早知道你跟我們宥箴認識,就應該過來棒個場。”

有啦,剛剛外婆有買一盒你愛吃的冬瓜肉餅。”

“外公喜歡古早味的冬瓜肉餅?”傅遠新彎身從下方櫃子找出杯子。

“嘿啊,現在餅的口味這麼多,像宥箴愛吃咖喱的,我還有吃過什麼菠蘿椰果、抹茶紅豆麻檡,覺得還是古早味的最好吃。”外公很健談。

那外公一定要試試我們家的餅,喜歡的話,多帶幾盒回去。我們家的牛女乃糕也很不錯,等等也一定要試試看。”他撕開咖啡包,神了熱水,拿小湯匙拌著。

外公順得好順,林宥箴不基將目光在他身上;他背對著他們,微低脖頸,毛臂的動作看得出他在攪拌。他肩寬,背挺得直,腰上繫著皮帶,襯衫整齊地紮在西褲裡,略窄版的西褲包裹著腿。襯得他眼更修長……她這才發現,他身材比例真標準。

“不用啦,我有買了。我看你前面很忙,你應該也要幫忙吧,所以你不用這麼招呼我們啦。”老太太接過他端過來的杯子。

“不麻煩。我們輪流,現在是我休息時間,可以陪外公外婆說點話。”他轉身再端來兩杯咖啡,一杯給老先生,一杯給了她。

端咖啡給她時,他問:“你開車下來的?”

“外公開的,他嫌我開車快,他坐了會怕”

他微挑眉,意外她會開快車,“那你應該開慢一點”

“我開很慢啊,高速公路都固定一百而已,外公就是覺得太快了,只能七十或八十。”

老先生瞟了外孫女一眼。“一百嗎?你有時候明明開到一百一”

他噙著笑意看她,低著嗓音:“以後開慢一點,別讓人擔心。”

他看她的目光相當專注,帶了點熱度,聲音又如此低柔,她心一跳,只熱著臉說:“知道了”

“等等打算帶外公外婆去哪?還是我帶你們四處走走?”

老太太擺手,接了話:“不用不用。你們生意忙,真的別特別費心招呼我們。而且我們等笙還要去財神廟拜拜,然後去嘉義吃鵝肉。”

“吃鵝肉?”他大概知道是哪家。“外婆喜歡吃鵝肉?”

老太太笑。“沒特別喜歡,就覺得那家還不錯,反正都下來一趟了,繞過去吃一下。對了,你們也有在賣喜餅?我看那些好像都是喜餅盒?”指著架上紙盒。

“是。雖然現在飲食較西化,大部分年輕人結婚喜歡用西式禮盒,不過還是有滿多長輩喜歡吃傳統的喜餅。”

“傳統好!”老先生拍了下桌子。“現在年輕人吃的喜餅,我就吃不習慣。不就是餅嘛,用大盒子裝了,裡頭又有分好幾層,然後餅乾外面又有袋子,你說這是不是造成垃圾啊?”

暗遠新微微笑著。“所以傳統喜餅還是有需求的。我們既然在賣餅,也沒想要放棄這個市場。外公外婆以後要是有需要,可以打個申話告訴我,我讓家人打個折。”

“我們兩個這把年紀了哪需要喜餅啦。”老太太哈哈笑。“你說我們宥箴才昰真的!哪天我們宥箴要嫁人了,再帶她來這裡看餅,到時候給我們打個折啊。”

“好啊。”傅遠新應得快,話對著老太太說,眼睛卻是看著林宥箴,他微笑道:“如果是宥箴,不收餅錢。”

她棒著杯子看他,對上他視線時,心跳像漏了拍。

他走過來,在她面前站定,瞧了她一會,掌心貼上她臉頰。“我去拿餅過來,幫我們吃吃看有沒有需要改進的。除了咖哩,你還喜歡哪種口味?”

“你們外面那麼忙,你真的不用特別招呼我們。”

“現在本來就是我休息時間,不要緊。我原本就想,你有下來的話,要帶你四處誑誑,這附近有些小吃店是在地人才知道的美味,我一一”

“遠新”張子潔忽然出現,站在隔間門口,她目光看了進來,又揚笑,“宥箴也來啦?”下一秒她走進來,將手中提的大袋子擱在桌上,“我和家人來拜拜,就進來看看,這是要給大家的新年禮物,年底去了趟日本,還買了個全台大缺貨的雷神巧克力,大哥那兩個孩子肯定會喜歡。”

林宥箴愣看著那一袋禮物,心裡不由得猜想,他們兩個,原來還有聯絡?

“子潔!”傅母進來,覷見椅上的老先生老太太,面露疑惑。

“媽,他們是宥箴的外公和外婆。”傅遠新出聲介紹。

“哦……你好你好,阿公阿嬤都這麼年輕?”後面那句是看著林宥箴說的。

“不年輕啦,七十幾歲了。”老先生接話,聲音洪量。

“七十幾啦?”張子潔揚聲,道:“宥箴,你外公外婆看上去根本不像七十幾歲,好年輕的威覺。”

“對啊,阿公阿嬤看起來好少年,我五十八歲,看起來好像跟阿公阿嬤差不多。”傅母說完,徑自呵呵笑。

“阿姨看起來也很年輕啊。”張子潔勾住俌母毛臂,笑顏燦燦。

暗母這才想起進來的目的,她兩手親切地搭上張子潔兩肩,將她轉向自己,瞧了瞧。“阿姨好久沒看到你了,事務所工作很忙哦?你看看你,好像又瘦了。”

“沒有啦,我還覺得我胖了呢,年底員工旅遊去了趟日本,吃了太多美食,腰都多了層肥肉了。對了,我有買禮物給大家,我看看……”張子潔轉身,翻著她帶來的紙袋。

林有箴怔怔望著眼前這幕,竟有一種荒謬感。

因為元宵要到了嗎?為什麼她忽然覺得學姐是花燈主燈,她只是一旁不起眼的小燈?她知道學姐對他仍有心,她也曾經在見到他對學姐冷漠後,對學姐感到不捨,但那都是在他那夜對她說了那番話之前的事。既然他說要順其自然發展下去,是不是就不該和學姐再有過多的連繫?

她目光看了過去,他只是面色沉靜地看著張子潔,她心有些冷。

老太太到底較精明,拉著老先生起身道:“既然還有客人,我們就不打擾啦,還得去財神廟呢,順便幫我們宥箴求個姻緣。”

林宥箴跟著起身,沒看他,只對傅母說:“傅媽媽,我們先走了”

“要走了?”傅母看看錶,說:“留下來吃飯吧,都快中午了,我上樓炒幾道菜,一下子就好。”

“不用了,傅媽媽,我們還要去別的地方拜拜,下次再來拜訪。”她笑得有些僵,拎起裝餅的紙袋,不忘說幾句應景話:“傅媽媽,祝你新年快樂。學姐、學長也新年快樂。”

“我送你!”傅遠新跟在後頭,急道。

“不用了。”她回首,微揚的嗓音聽來有些尖銳,見他表情錯愕,自己也一愣,幾秒後,才緩了語氣說:“謝謝,不麻煩學長。”

她一路喊著借過,在前頭為外公外婆開路,走至門口,手腕被身後跟上的人一握,他靠了上來。

“留下來。”傅遠新站到她面前,堅定的口吻

其實她生氣又難過,想問他為什麼張子潔會出現在這裡,她以什麼立場?他甚至沒說過喜歡她、沒承認她是他女友,他從頭至星只說了順其自然。

她不想被他認為她不成熟、她小心眼,所以她什麼也沒回。

只是,不問不表示不介意張子潔,垂下眼,她低應:“我要開車載外公外婆去財神廟。”

“你開車我才不敢坐。”老先生不給面子

她錯愕時,傅遠新只是笑,他隨後隨後移步至長堊身前,誠懇地開口:“外公、外婆,能讓宥箴留來嗎?我有話梖和她說,我保證晩上一定把她送回家”

老太太想了想,擺擺手。“好啦好啦,年輕人有話就是要說清楚,記得平安把她送回我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