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

“林檢知道林博勳穿幾號鞋嗎?”

“Nike球鞋的話,是9.5號,腳掌長卬7,5公分,符合嫌犯的腳掌長。他房間有球棒…”她將她的發現如實吐露。已到這地步了,恐也無機會勸小弟自首,不如早點讓項目小組早點出動,才不會有下一個被害者。

“另外,他喜歡雕刻,我還在新北檢時,他曾送我幾個他刻的木雕公仔。他說他雕的是變形金剛,但是前幾天我才發現,其實是無敵鐵金剛”

主任檢察官想了想,問:“兩個長得不是差很多嗎?怎麼會分不出來?”

“主任,那是木雕作品,未上色,而且那種東西其實有很多版本。”傅遠新補充。“我看過。若不是本身對那些有特別研究的話,只依外觀形體的線條確實不大容易認出。”

“你看過?”主任檢察官駿著眉,問,“所以她剛剛說的那些,你都知道?”

暗遠新明白主任心裡的質疑,他只道:“報告主任,過來之前,我們在吃飯,宥箴是那時候說的。我打算明日上班時間找小遊過來,交代他若是需要拽索時,要留意這些。”

“你意思是,你也是今晩才知道這些?”主任檢查官面色微冷。

主任檢察官沒應聲,只問:“隊長,還有沒有什麼需要了解的?”

“啊,這樣就可以了,現在只等DNA出爐,再請傅檢指揮。”隊長起身,拉開會議門。“直的很不好意思,麻煩主任和兩位檢座走這一趟。”

主任檢察官起身,經過兩人身前時,看了看傅遠新,最後目光落在林宥箴身上。“宥箴,我看你平時處理案件也滿細心、滿積極,但這些事證你不是今天才發現吧?你卻拖到今天才講,似乎與你平日的作風不大一樣,我想,女孩子問題想得比較多,也比較感性,易被情感牽著走,我不能說在這件事上你有錯,但你確實有隱瞞證據的傾向,我明日會跟檢察長報告,討論一下是不是要把你送檢審會,你自己好自為之。”

檢審會?林看箴臉色微白,頷首輕應,“是。謝謝主任。”

“主任,宥箴若有隱瞞的動機,她今晚不會主動告訴我,她一一”

“遠新,我知道她是你女朋友,你這個反應很正常,但她究竟有沒有那樣的動機,不是你說了算。”深深看了兩人一眼,與局長一道離開。

飯吃一半被請到警局,回他宿舍時,兩人把剩下的飯萊用完,林宥箴收了碗盤到廚房清洗,一會時間,傅遠新跟了進來,他靠著流理台,覷著她

她今日穿著與那日去他北港者家的衣裙相同,應昰她膚白關係,紅色穿在她身上十分搶眼好看,尤其裙下套了雙黑色透膚絲襪,襯得她知性又性感。

“怎麼啦?吃飯時一直看,現在還跟過來看。”林宥箴看他一眼,兩手在水流下清洗著碗盤。

“你在為主任的話煩惱嗎?你放心,我會找檢察長報告這件事,你未必會被送檢審會。”

主任也沿說錯,我沒有第一時間報告,確實有隱瞞的動機,雖然我當時只是在猶豫,但在任何人眼裡我就是有錯,還是隻是送檢審,不是送檢評會就好。最多就是被記過或調職,我可以坦然接受。”

他抽了紙給她擦手。“那麼,是在擔心你小弟?”

“當然擔心”她垂眼,拭淨手上水珠。“我想不透,他為什麼要犯下這種案子”

“你父親當年就是因為偷了蘋果麵包和玩具才入獄,也許你小弟對這事至今仍難以釋懷,畢竟當年他還小,心靈上必然受了某種程度的傷害,我們很難看透他。”他抬手貼上她臉頰,“我必須先跟你說句抱歉,雖然他是你弟,但我仍得依職責來處理他的案子,不過我保證,我會好好了解他犯案的動機。”

她雙手握住他貼她臉頰的手。“你就做你該做的,不要因為我的關係改變你工作的態度和立場”

他吻了下她手心。“忙一天了,早點休息,我送你過去。”搭著她的肩,正想送她到對面,餘光覷見桌上那罐峰蜜蘆薈。“等等,這個還沒喝”

拿了杯子,傅遠新拉開拉環,倒了八分滿。“喝掉。不敢說一定能退火,但試試也無妨。”

“應該有用吧。我記得我小學時跟外公外婆坐遊覽車去玩,都吃合菜,餐斤裡也都有賣這種飲料,我外婆都說喝蘆薈很好,只肯給我喝這個,不讓我喝其它的果汁。她接過杯子喝了一大口,眼睛眯了起來。“哇,好甜”

“是嗎?”他盯著她溼亮的唇,還有那兩個小渦

“嗯,你要喝嗎”

網吧也沒講話,只是柚走杯子,俯臉貼上她的唇。他的吻一向深入纏綿,總把她吻得發軟發暈了,才甘願放過她,但這-吻似乎有點不同,她覺得自己身體有點燥熱,那是一種想要更貼近他的感覺,然後才後覺地發現,是他的手沿著她腰線、胸線,罩住了她的胸

他是打算以這種親密的方式,試著安撫她情緒嗎?

他的身體貼了上來,她第一次感受他身體的變化,他兩腿間的反應很明顯、很堅硬……她臉熱心跳,又害羞,但又感到一絲絲愉悅,也許自己也在等待這一刻,只是又不免要想,他……滿意她的身材嗎?

“學、學長…”耳鸉廝磨,她聲音稍稍沙啞,顯得性感。

“嗯?”他吻著她的唇、她的臉、她的頸項,唇舌停留在她鼓動的脈搏上

“你,你喜歡大胸部……還,還是小胸部?”問完,連自己都唾棄自己

他埋首她肩窩,笑著,一會時間才說,“我喜歡你,所以你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就是喜歡這樣子的你。”

林宥箴垂眸看一眼胸口。“現在是32C,不算大。”

“很完美。”他低沉著嗓音,手往下探。“你今天很美、很性感。”

“真的?”

“真的,尤其是你的腿”說話時,手拉高她裙襬,手滑上她大腿。“穿給我看的?”

“……嗯”她承認得很不好意思

將她毛衣從裙腰裡拉岀來,他手往裡探,握仼她的腰身,感覺她在他掌心下一顫。“冷?”

“不,不會,你手很溫暖。”她只是覺得他指尖碰過的地方,都像帶了電流似地酥麻。

暗遠新的手一路往上滑動,觸到胸衣時,稍停頓了會。她並未阻止,反應也熱情,他不再考慮,指尖挑開她身後胸衣釦,將她內衣解了開來,正欲蝕碰她胸前綿軟,卻聽她揚聲喊,“我還沒有洗澡。”

他一愕,笑了一下,“沒關係”

察覺他似是要拉下她肩帶,她又喊,“有關係的!我介意我自己沒洗澡”

想把乾淨的、完美的身體給他看。他明白她心思

林宥箴還納悶時,只感覺身後的他將她毛衣往上捲起,她驚呼一聲,下意識以手護胸,他卻只是拉好她

內衣,並將胸衣釦上

他眼簾下的那片肌膚如此白晳、如此細緻滑女敕,他雙手情不自禁往她腰身貼,微曲膝,傾前吻上她的背

膚、她微拱的脊椎線條。

這樣的吻法太過刺激,衝擊了她的心,也才知道原來他這麼會調情,但再這樣下去,先失控的恐怕是她。她猛然轉身,拉住他,道:“學、學長!那個……那個我、我要回去了”

怕成這樣?他眼中浮起淡淡笑意,把方才那杯她僅喝—口的蜂蜜蘆薈遞給她。“喝完就讓你走。”

送她到家門口,他道,“趕快進去休息了。”

她開門進屋,轉身掩門時,眨著眼睛看他,眼裡還有情意。“學長晩安。”

他雙手插褲袋,目光帶笑地看著她。“可以改稱呼了嗎?”

澳稱呼?她頓了一會,才不大好意思地說:“遠新,晚安。”

“晚安。”他滿意地離開。

這一天,天氣甚好,陽光溫煦地散發著暖意,外頭花圃的櫻花開得正盛,爭奇鬥妍,讓一向予人冷冰冰印象的司法單位像是化身成公園。

一行人走出會議室,各自回辦公室的途中,不免也佇足多看了幾眼。

“我記得好像農曆年前櫻花就開了,花期有這麼長?”林宥箴走在傅遠新身側,未特別避違兩人關係。

雖說並沒主動去解釋關係,不過同事們似也從他們的互動與交流的眼神看出了什麼

“品種不一樣。上次問過柏毅,說到四月都還見得到櫻花開。”他微偏首看她。“你喜歡櫻花?”

“其實沒特別喜歡什麼花,只是現在開得這麼漂亮,就想多看幾眼。”

“中部不是有新社花海?”

“有。但是人非常多,聽說車子是從山下塞至山上,光聽就覺得可怕,所以我一直沒去看過。”

“塞車。”

“明年一起去看?”

“好啊,”她笑,“但是會塞車。”

“早一點到,應該不至於從山下塞到山上。”他想了下,道:“不過等到明年有點久,最近有假的話,我們出去走走,看要去東部賞鯨還是去南部玩水”

“賞鯨?”她有興致,“你去過?”

“有,那次在花蓮待了三天,行程排得都挺有趣。”他轉進辦公室,“去了海洋公司,也有去溯溪。”

“溯溪?我沒玩過。刺激嗎?”她跟進來,繞到辦公桌後。

“不錯。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來安排好嗎?”他伸手,想捏她臉,憶起兩人已進到辦公室,他收回手,走到辦公桌後。

她覷見了他的動作,明白他心思,只是臉微熱,應了聲:“好”

才坐下,一陣急促腳步聲在走廊響起,下一秒,遊偵查佐跑進辦公室,面上還有汗水,他微喘,道:“報告傅檢,DNA比對出來了,確定是林傅勳,他人目前已回到住處,他昨晚上晚班,現在應該在睡覺,我們隊長讓我來聲請搜索票,希望馬上逮捕。”

暗遠新愣半秒,問:“比對出來了?”

守株徒兔,查出林傅勳身份時,他們在項目會議上決定以這方式揪岀他,讓他啞口無言,警方後來在林博勳扔棹的垃圾袋中找到一些用過的免洗餐具、用過的衛生紙,採集了檢體化驗對比。

看著桌面上小遊送來的聲請書,傅遠新想,等批示搜索聲請,再經由院方那邊核準,得多浪費多少時間。不多想,他拿起話筒,撥了號碼,叫上書記官

他起身,道:“我跟你們去。”回來後,再向院方陳報便是。

轉身欲拿西服外套,卻見她直愣愣地看著未知處。他交代一聲:“小遊,你先下樓,門口等我,我兩分鐘後下去。”待小遊離開了,他走至她面前,傾身看她,“我要過去了,他不會有事,你別擔心”

她不說話,他輕輕一嘆,隨即帶上檢察官證,快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