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數日後。

剛煮好的咖啡香濃郁地飄散著,屋內滿是花香與咖啡香,還有甜點剛出爐的誘人香味。

這個下午,瑋瑋約了姊妹淘聚在咖啡館,大姊頭駱佩綺跟著老公回到歐洲了,幸好雪寺羽音和向桔湘還留在台灣。

剛出爐的香蕉核桃蛋糕芳香撲鼻,搭配濃郁香醇的焦糖瑪奇朵,簡直是人生一大享受,但卻勾不起瑋瑋的食憨,她眼神茫然地望著窗外的行人,覺得自己好像沉入了深不見底的古井,四周冰冷而黑暗。

她原本對這段感情充滿了鬥志,尤其在墾丁的那個晚上,賀瀚霆是那麼激烈地狂吻她,吻得瘋狂又纏綿,像是恨不得把她揉入他的血脈裡般,所以她以為回到台北之後,兩人會有更甜蜜的發展,但,她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一回到台北,賀瀚霆立即又回覆到那副冰冷而疏離的模樣。他依舊關心她,也常常帶她出去吃飯,關心她的飲食起居,但瑋瑋知道一切都不同了。望丁之夜的魔法消失了,星空下的旖旎只是一場夢,一場永遠不會再實現的美夢……

最令她氣結的是,他身邊又冒出很多不識相的女人,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使出渾身解數勾引他。

兩個死黨聽完她這幾天的發展後,下了結論。“這樣啊……你覺得自己處境堪慮,明明已經陷入僵局,沒有任何感情進展了,但愛慕賀瀚霆的女人還是那麼多,到處都是情敵?”

“喜歡他的女人真的很多啊!”瑋瑋一臉煩悶。“除了楊翠琳,前幾天還有一位客戶的女兒,不知透過什麼管道得知瀚霆哥的住家地址,居然直接搬到我們住處的樓下,還拿著一盒蛋糕,說是要謝謝瀚霆哥上次幫她父親設計辦公大樓,所以順路帶蛋糕過來。什麼‘順路’啊?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她在打什麼主意!

“還有啊,昨天好不容易瀚霆哥終於有空陪我去吃午餐了,結果氣氛正好的時候,突然又殺出一個女人,說她是瀚霆哥以前的同事,然後硬是坐下來跟我們一起共進午餐,還一直對瀚霆哥搔首弄姿,想盡辦法要引起他的注意,甚至還當著我的面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寫給瀚霆哥,強調他可以在任何時間打電話給她,她隨時都有空,更歡迎他去她家坐坐!厚~~那女人只差沒直接跳到他的大腿上坐了!”

羽音同情地搖搖頭。“聽起來,你的情敵還真多耶!”

瑋瑋好煩惱。“唉,他的桃花太重了,其實,從他還在唸大學的時候,我就常常看到很多女人倒追他了。”

向桔湘眨眨大眼睛。“那怎麼辦?你的桃花重,賀瀚霆的桃花也很重,真糟,那你們兩個接下來要怎麼進展啊?”

“我不知道。”瑋瑋很無奈,隨即咬牙切齒地說:“不過,我知道要先斬斷這些爛桃花才行!不管是我的桃花還是瀚霆哥的桃花,一定要把它們通通斬草除根!”清除外敵之後,她才能專心對他放電。

“斬斷桃花啊……”向桔湘突然眼睛一亮。“我想起來了!我以前曾經聽一個同事說過,她的男朋友也是天生犯桃花,後來,她故意在男友房裡擺了幾株仙人掌,結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居然真的出現奇蹟了耶!聽說那男人外面的桃花通通斷光了,前幾天我還收到那位同事寄來的喜帖呢,穿著婚紗的她笑得好甜。我還打電話給她,她說,她未來老公對她很好、很疼她,也不會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真的嗎?”瑋瑋好興奮。“仙人掌可以斷桃花?”

雪寺羽音跟著點頭。“我好像也有聽過這種說法,記得那次是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命理節目,命理老師說仙人掌可以破除桃花。”

羽音遲疑地問:“可是……瑋瑋要怎麼把仙人掌放入賀瀚霆的房間啊?屋子裡突然多了幾株仙人掌,總是會令人覺得怪怪的吧?”

“這還不簡單!”新婚的向桔湘笑得好嫵媚。“瑋瑋,我教你,你就說因為擔心他太常使用電腦,會有輻射的問題,又聽人家說仙人掌可以降低輻射對人體的傷害,所以你才在他的臥室和書房都擺上仙人掌!哈哈哈,這理由很冠冕堂皇吧?”

瑋瑋鬥志滿滿地說:“好,那我待會兒就去買仙人掌!”只要可以消滅敵人,就算要她扛一卡車的仙人掌,她都會把它扛回來!

瑋瑋一口氣買了五盆仙人掌,三盆放在賀瀚霆的書房,兩盆放在他的主臥室窗台。

賀瀚霆看到突然冒出來的仙人掌,當然有疑問,不過聽完瑋瑋的解釋後也覺得ok,反正仙人掌盆景就只有巴掌大,既不佔空間,再加上又可以降低輻射對人體的傷害,擺著當擺飾也挺有綠意的。

瑋瑋每天望著那些仙人掌,在心底祈禱它們快點發威,可是不知是賀瀚霆的桃花太重還是怎麼樣,雖然沒有出現新的情敵了,但那些舊情敵卻也打死不退。楊翠琳還是一逮到機會就纏住瀚霆哥,跟前跟後的。

這天,瑋瑋用吸塵器打掃屋子,清掃到瀚霆哥的書房時,望著那一盆盆的仙人掌,她不禁越看越生氣,忍不住拿起其中一株開罵。“喂,你不是可以斬斷桃花的仙人掌嗎?為什麼還不發威啊?那麼多女人纏住瀚霆哥,你們都沒看到嗎?快點施展你們的神力好不好?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那些飢餓的女人生吞活剝,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罵著罵著,瑋瑋沒有注意到吸塵器的電線纏住了自己的腳。這時,她突然聽到有人打開大門的聲音,是瀚霆哥回來了!她欣喜地想跑出去迎接他,但腳邊的電線卻絆到她。

“唉呦!”她的左腳踩到右腳,整個人重心不穩地往下摔,手上的仙人掌也滑落,然後好死不死地,她居然一手按到掉在地上的仙人掌!霎時,銳利的細芒狠狠地刺入她的掌心,她痛得發出淒厲的慘叫。

“啊啊——好痛——”

聽到慘叫聲,賀瀚霆迅速趕到書房,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壞了,一個箭步奔上前抱起瑋瑋。“你的手受傷了?很痛嗎?”

“我……”瑋瑋痛得猛吸氣,臉色都發白了。可怕的細芒牢牢地刺入掌心,她痛到眼前發黑,都快暈了。

“讓我看看。”賀瀚霆心疼地捧起她的手。“別怕,我幫你把細芒弄出來,你忍耐一下。”

他找來醫藥箱,先是小心翼翼地把刺入她掌心的細芒挑出來,動作非常輕柔,然後又用優碘消毒傷口,擔憂地望著她。“有沒有好一點?還是很痛嗎?”

“我……”瑋瑋很想露出一個笑容讓他安心,但一牽動臉部肌肉,豆大的淚珠卻滾滾墜下。嗚嗚嗚~~她還是好痛好痛,仙人掌的利芒真是太恐怖了。

“別哭啊!”一看到她的淚水,他整個人慌亂,情急之下,把她受傷的柔荑貼住自己的臉,迭聲安慰著。“乖乖,我幫你呼呼,不痛了、不痛了……”

瑋瑋呆呆地看著他,被他臉上的萬千柔情給震撼住。他的眼眸盛滿愛戀和心疼,她知道,他真的很愛她、很在意她。這一刻,她突然覺得被仙人掌刺到真是太值得了,至少,她終於逼出他的真心,讓她明白自己並不是單相思,瀚霆哥一樣愛她,一樣把她放在心坎上!

佈滿淚痕的小臉漾起甜美的笑顏,她的水眸佈滿柔情,以另一隻手覆住他厚實的大掌,整個人往前傾,豐潤的紅唇牢牢地吻住他。

四片滾燙的唇相遇了,這個吻讓她暈眩,也震懾住他。她臉上鹹溼的淚水滑落臉頰,落到兩人緊密糾纏的唇瓣間,落入他的唇腔,化成一股好深情、好纏綿的挑情氣味。

這一刻,瑋瑋幸福到幾乎要發出喟嘆。啊~~原來淚水也可以是甜的,而且比蜂蜜更香醇、更令人耽溺。

煽情的吻助長熊熊燃燒的,一發不可收拾。賀瀚霆粗吼一聲,把瑋瑋打橫抱起,兩人跌跌撞撞地進入主臥室,一同倒在大床上,迫不及待地扯開對方身上的衣服,渴望完全擁有對方。

“嗯嗯……啊……”瑋瑋渾身滾燙。

她的銷魂申吟對他而言宛如天籟。

“啊啊……瀚霆、瀚霆……”瑋瑋瘋狂地吶喊著,渴望將自己的身軀揉入他的體內,變成他身體的一部分。啊~~她好愛好愛他,多麼希望能永遠和他合為一體。

兩人的汗水交纏。淚水輕輕滑落,這是喜悅的淚水,因為她終於成為他的女人了,她是他的,永遠永遠都是!

“啊啊、啊啊啊……”最強烈的高潮宛如岩漿爆發般,將他們的靈魂推向歡愉的殿堂,越推越高、越推越高,絢麗璀璨的煙火在眼前炸開,喘息聲更加高亢、銷魂……

當瑋瑋由沉睡中醒來時,發現枕畔空無一人。瀚霆哥出門了嗎?

原本,她以為他不知該如何面對兩人目前的關係,所以先出去透透氣。但當天晚上他沒有回家,隔天也沒有回家,再隔天還是沒有回家。

他整整消失了三天三夜,連一通電括都沒有打回來。

凌晨兩點的街道清冷孤寂,稍早下過雨,地面還殘留著幾攤水窪,四周很安靜,只有遠方傳來幾聲狗吠聲。

雨停了,卻颳起夜風,瑋瑋木然地移動痠痛的雙腿離開陽台,回到屋內。她不知道自己在隔台上呆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幾餐沒有進食、有沒有喝水了?她只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溼透了,應該是剛才下大雨時被淋溼的吧?

她呆呆地站在客廳中央,以雙臂緊緊地環抱住自己。好冷、好冷,現在明明是夏天啊,為什麼這個屋子會這麼冰冷、這麼黑暗空曠呢?她冷到骨髓,冷到一直髮抖,令到胃部都起了痙攣。

頭好暈,眼前的景物開始旋轉,她想集中精神,卻還是看不清楚,只覺得暈眩感越來越鼴重。終於,她站不住,狼狽地倒在地上。頭好暈好暈,她覺得很噁心、很想吐。

她的臉色發白,連嘴唇都失去了血色,即將陷入昏迷之前,全身發抖的她模到桌上的手機,按下設定好的快速播號鍵。她意識模糊,不清楚彼端是不是有人接聽,只能以虛弱的聲音不斷地求救——

“拜託……救我、救救我……”

瑋瑋的那通電秸是打給向桔湘的,幸好上次聚會後,就是桔湘開車送瑋瑋回家的,所以她知道瑋瑋住在哪裡,再加上她聽得出事態緊急,於是立刻報警並找來鎖匠開門,把已經陷入昏迷的瑋瑋緊急送醫。

醫生為她打了點滴,並做了一些初步檢查,斷定她是因為營養不良而暈倒。

病房裡,桔湘拿著一顆大蘋果問:“瑋瑋,你要不要吃蘋果?我幫你削皮。”

“不用了,我不想吃。”

雪寺羽音也接著問:“那你要不要喝點雞湯?我去醫院附近的餐廳買人參雞湯。還是你想吃什麼?盡避說,我去買。”

“真的不用。”躺在病床上的瑋瑋虛弱地微笑。“我一點都不鋨。”

桔湘心疼地罵道:“你還敢說你不餓?都因為營養不良而暈倒了,還不多吃一點!厚~~我真的會被你氣死:要不是親耳聽到醫生說的話,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是因為營養不良而昏倒的!”

雪寺羽音也緊鎖秀眉。“瑋瑋,你在暈倒之前,到底是幾天沒吃沒喝了?你該不會是想減肥吧?你都這麼瘦了,幹麼還減肥呢?”

瑋瑋無奈地苦笑。“我不是想減肥,是……唉……”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從賀瀚霆失蹤後,她就一直吃不下任何東西。

羽音心疼地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賀瀚霆呢?他人到底在哪裡?你為什麼會一個人孤伶伶地昏倒在賀家?你們兩個吵架了?”

瑋瑋神情憔悴地搖頭。“我們沒吵架,你們別亂猜了。”甦醒後,她看到焦急的桔湘和羽音,不管她們兩人怎麼問,瑋瑋仍然選擇沉默,不願說明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唉,並非她有意隱瞞好友,而是很多事,她真的不知該如何開口?

桔湘怒氣騰騰地開罵:“一定是賀瀚霆不好,他欺負你了對不對?居然把你丟在家裡不聞不問的,他到底是不是人啊?真是沒有良心!你的死活他難道一點都不關心嗎?”

瑋瑋解釋道:“不關他的事,其實是我自己不好。”

“你不要再替他講話了!”桔湘越罵越生氣。“你都昏倒送醫了,賀瀚霆人呢,不但沒有來探望你,甚至連通電話都沒有,有人這樣當大哥的嗎?他根本就是鐵石心腸的大混蛋!”

桔湘還想再繼續罵時,護士敲門進來了。

“黎小姐,外科主任來巡房了。”

穿著白袍,外型高大挺拔的外科主任笑咪咪地步入病房,親切地問道:“黎小姐,今天感覺怎麼樣?食慾好不好?飯菜合胃口嗎?我們醫院的伙食如果辦得不好,你一定要跟我反應喔,我會請營養部的人儘快改善的。”

周主任又問了瑋瑋這幾天的睡眠品質,還看了血壓和體溫記錄,瑋瑋一一回答他的問題。

羽音擔憂地問:“醫生,瑋瑋目前的身體好像還很虛弱,請問我們以後有沒有什麼該注意的?”

周主任很專業地回答:“其實黎小姐是因為營養不良而暈倒,坦白說,問題並不大,但是一定要多多注意日後的飲食調養才行。營養不良的人,在他們的飲食中缺乏足夠的熱能,蛋白質、維生素和微量元素也很匱乏,這些都是身體很必要的重要元素,如果缺乏,會導致各種疾病,並削弱身體的正常功能,甚至產生暈眩而昏迷。”

周主任進一步道:“我們想請黎小姐再住院觀察幾天,順便做一些進一步的身體檢查,倘若沒有其他問題,應該後天就可以出院了。不過要記住,一定要攝取均衡的營養喔!日後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隨時可以打電話來醫院問我。”周主任看了看點滴,轉頭對一旁的護士說:“miss林,點滴該換了,麻煩你去拿新的點滴瓶過來。”

“是。”

趁著護士外出去拿新的點滴,桔湘立即慧黠地看著周主任。“主任,你好關心瑋瑋喔!讓我猜猜,你是不是想追求瑋瑋啊?那我先恭喜你喔,我們瑋瑋雖然有很多人追求,不過目前還是自由之身,你有機會跟其他的追求者公平競爭喔!”

瑋瑋羞得臉都紅了,趕緊阻止她。“桔湘,你在胡說什麼啊,不要亂開玩笑啦!”

周主任聽了後,雙眸發亮地直視瑋瑋,大大方方地承認。“沒錯,我真的很喜歡瑋瑋小姐。本來我還在擔心這麼漂亮的女孩肯定已經有男朋友了,現在聽到你還是自由之身,我真的好開心呢!”

羽音也笑容滿面地說:“呵呵,周主任,那你一定要拿出誠意,好好地照顧瑋瑋喔!”

兩人隨即跟周主任有說有笑,還提供了一大堆情報,例如:瑋瑋最喜歡的食物啦、喜歡的電影和音樂類型、喜歡的約會場合、偏好的花卉和顏色等等。

好不容易等周主任離開病房後,隱忍已久的瑋瑋立即瞪著兩個好友。“喂,你們太誇張了吧?外科主任來巡房只是例行公事罷了,你們卻把事情搞大,這樣下次我看到他會很尷尬耶!”

“什麼例行公事啊?”桔湘很不認同:“黎瑋瑋,你喔,枉費你長得一副聰明伶俐的模樣,沒想到在感情方面卻一點都不精明!任何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周主任喜歡你,不然只是營養不良而已,幹麼要住院幾天啊?而且你知不知道,身為外科主任有多忙碌?每天有多少手術在等他開?他要不是想追你,哪有這些美國時間一天到晚來巡房,還拚命找話題,連醫院的伙食合不合胃口都問得鉅細靡遺呢?”

“就是說啊!”羽音跟著附和。“而且,人家周主任剛剛也大方承認啦,他的確很喜歡你,很想追求你。他剛才得知你最喜歡香檳玫瑰,你等著瞧吧,明天他一定會親自送一大束香檳玫瑰來!”

羽音的話才剛說完,門外又傳來敲門聲,一個長相斯文的年輕醫生笑吟吟地推門進來。“香檳玫瑰?原來瑋瑋小姐喜歡香檳玫瑰啊?太好了,我待會兒就去訂花!對了,瑋瑋小姐,不知道你喜歡吃日本料理還是法國菜?出院後,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吃頓飯呢?”

他是瑋瑋的主治醫生徐俊祺,打從瑋瑋住院第一天起,他就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好感,每天都會過來噓寒問暖一番。

瑋瑋正想婉拒,桔湘卻拾先一步回道:“瑋瑋不挑食啦!日本菜或是法國菜她都很喜歡。不遇,瑋瑋在感情這方面很被動害羞,屬於慢熱型,徐醫生,你如果想追瑋瑋的括,可要多花點耐心喔!”

徐俊祺笑容爽朗地說:“呵呵,要追求這麼出色漂亮的美女,當然要拿出最大的誠意和耐心啦!對了,既然瑋瑋小姐也喜歡吃日本料理,那麼,你出院隔天,我請你吃日本料理當晚餐好嗎?我知道有一家餐廳的菜色做得很地道,一點都不油膩,一定會合你胃口的。”

“好好好,當然好。”桔湘和羽音異口同聲地幫瑋瑋答應約會,還提供瑋瑋的手機號碼給徐俊祺。

眼看徐俊祺歡天喜地地離開病房,瑋瑋覺得頭似乎更痛了。“你們兩個不要這麼誇張好不好?我現在是生病住院耶,又不是來醫院相親的,你們居然在病房玩起‘我愛紅娘’的遊戲啊?”

“有什麼關係嘛!”桔湘顯得很興奮。“你別管這裡是不是醫院,反正有這麼多好男人想追求你,你何不打開心胸,給他們一個機會,試著交往看看呢?也許會遇到你的真命天子耶!”

“就是啊!”羽音也一臉期待。“瑋瑋,你老說自己總遇到爛桃花,但根據我跟桔湘的觀察,明明不是這麼回事,追求你的男人都很優秀。你該好好地調整心態,給這些追求者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了。”

給自己機會?什麼機會?不再流淚,不再心傷的機會嗎?瑋瑋默默地咀嚼好友的話。很多年前,她就把滿腔的熱情和真愛全給了那個男人,她愛得那麼深、那麼義無反顧,儘管被他傷透了心,但她小小的心房還是隻能裝得下他,思思念唸的也都是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接受其他男人嗎?

黯然神傷之際,外頭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這聲音……瑋瑋原本死寂的心湖倏地掀起波濤,還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房門就被人急促地拉開,出現在她面前的,是消失了整整三天三夜的男人,是她苦苦思念、最想見到的男人!

“瑋瑋!”賀瀚霆雙眼佈滿血絲,心急如焚地撲向她。“你為什麼會住院?你生了什麼病?身體還有沒有不舒服?告訴我,快點告訴我!”

“賀瀚霆!”雪寺羽音一看到他就肝火旺盛,很不客氣地罵著。“你來做什麼?現在才出現有什麼屁用?瑋瑋差點暈死在家裡,那時候,你人在哪裡?在哪裡?”

桔湘更是火爆地衝過來想扁他。“少假惺惺了,你壓根兒不關心瑋瑋的死活!出去,馬上給我滾出去!”

“桔湘、羽音,你們不要這樣!”瑋瑋趕緊爬起來阻止她們。“不關他的事,有話好好說。”深怕好友太激動而打了瀚霆哥,她整個人都快摔下床了。

唉,儘管他的消失讓她傷透了心,但她還是捨不得讓他受到半點傷害,更捨不得看到他被好友責罵,一心一意只想護著他。

“瑋瑋!”羽音趕緊抓住她,不讓她掉下床,又氣又心疼地說:“像他這種無情無義的混蛋,你幹麼還替他說話啊?你實在……傻女一個,全世界就你最傻了!”

“真的不是他的錯……”瑋瑋拚命搖頭。“我有點話想跟他說,你們可不可以先……”

“知道了,我們在外面等。”桔湘拉著羽音往外走,出門之前不忘惡狠狠地瞪著賀瀚霆,以肅殺的眼神警告他——倘若他膽敢再欺負瑋瑋,今天就死定了!

病房內只剩兩個人,賀瀚霆抓住她的手,沉痛地自責道:“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她們沒有罵錯,我是該打,我真該死!”他恨得想拿把斧頭把自己砍成兩半!

他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錯錯緒,一連串的錯誤讓他無能為力。他不該衝動地佔有她,他簡直是禽獸,他不是人!

因為無法面對這麼巨大的衝擊,所以,他選擇暫時消失幾天,自我放逐地到外地去工作,豈料沒日沒夜地工作了三天後,卻在手機的留言信箱裡聽到向桔湘打來的電話,對方火爆地說,倘若他還想再見瑋瑋,就立刻滾到“XX醫院”來,那時他才知道瑋瑋生病了,當下立刻狂飆到機場,以最快的速度衝回來。

“我沒事。”瑋瑋恬靜地微笑,愛戀地凝視著他,水瞳裡除了愛慕,還增添了一抹濃濃的哀傷。該放手了,她知道自己真的該放手了,就像最喜歡的那首歌《知足》裡頭所寫的——如果你快樂,再不是為我,會不會放手,其實才是擁有。

墾丁之夜的甜蜜回憶已經足夠,他們曾經那麼的快樂,像兩個無憂無慮的孩子般在旗津嘻嘻哈哈地大吃海鮮,在墾丁的豔陽下快樂地戲水,也在滿天星子的見證下交換最深情的吻。夠了,夠了,這一切已經足夠。滿滿的甜蜜足夠陪伴她度過下半生,她已了無遺憾。

深情地凝視他消瘦的臉龐,其實,她真的一點兒都不想讓他為難,她不要他愁眉深鎖,只想看到他開懷大笑,只想看到他過得很好、很開心。她不再奢望擁有什麼了,她知道自己沒有福氣留下他,因為,他一直都不屬於她。

放手吧。儘管胸膛好痛好痛,痛到她很難再擠出微笑,但,瑋瑋知道自己真的必須放手了。

她牽動嘴角,費力地擠出笑容。“我沒事,你看,我現在的氣色多健康?是桔湘她們太緊張了。哥,你別擔心,我在醫院裡被照顧得很好,什麼都不缺。”

賀瀚霆臉色鐵青地瞪著她,她明明就在他面前,感覺卻離他好遠,眼神疏離而哀傷,她甚至叫他“哥”,而不是喊他“瀚霆哥”。

這一聲“哥”讓他聽得好悽楚、好悲傷,心房空空蕩蕩的,好像最重要的珍寶瞬間被偷走了似的,只剩下一副軀殼。

她努力地想把兩人的關係調回到“正常的原點”,只當他是一個哥哥,就只是哥哥而已,沒有其他的情愫。

這不是他一直希望的嗎?他苦苦躲避了這麼多年,為的不就是希望能維持“單純的兄妹關係”嗎?而今,他終於如願以償了,為什麼不感到歡喜?為何不感到如釋重負?相反地,心肺之間傳來的竟是一陣又一陣的刺痛,好像有人正拿著利刀狠狠地刺戳他一般。

他很痛、很茫然,無助地望著瑋瑋,整個人好像被重重迷霧包圍了。天,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面對她,他真的覺得好彷徨。

瑋瑋深深地望著他,彷彿要把他的容顏仔仔細細地鏤刻在心版上,也像是要對過去的愛戀做正式的告別般,而後,淡淡地道:“哥,我累了,你先回家休息吧,桔湘她們會照顧我的。我後天就出院了,你不用再來看我。”

說完,她側躺過身,拿起棉被矇住頭,不願讓他看到她臉上無法掩飾的悲傷,更不願讓他看到那幾要墜落的淚水。

賀瀚霆無言地望著棉被下的瑋瑋,他知道,他就要失去她了。失去她的笑容,失去她的愛戀,也失去自己澎湃燃燒的愛情。從此以後,他們的距離會變得越來越遙遠。

但,他還能怎麼辦?

他……該怎麼辦?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