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

“同情?我為什麼要同情你?你只是離婚,又不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難道說,你認為自己很需要同情?”

看到採瑜猛搖頭,杜惟剛更嚴肅地道:“我是個思想成熟的男人,早就懂得規劃自己的人生,才不會把自己的愛情浪費在‘同情’上。”

他堅定的眼神讓採瑜很難質疑,況且,她以前就知道杜惟剛是個從不說謊的男人,但是……這真的太讓人難以置信了,惟剛哥居然要追求她?

“如果你還是不相信,那麼,我想送你一個禮物。”杜惟剛掏出自己的黑色皮夾,很珍惜地從內層掏出一樣東西。

他露出深奧難測的笑容,神秘地道:“禮物很小,不過你絕對猜不到是什麼。”

他將東西遞給採瑜,她被動地接過手,看清楚之後,整個人瞬間像是被點穴了,完全無法動彈!

這……這……她真的作夢也沒想到,他居然有……?

十年前的杜惟剛和孟採瑜!

這是一張宛如名片大小、護貝過的相片。採瑜一眼就認出拍照的背景,是十年前她在台北的家。因為她們家和杜家的感情非常好,兩家人常常一起出遊聚餐,家裡哪個小孩過生日,也一定會邀請對方來自己家,一群人開開心心地唱生日快樂歌、分享蛋糕。

照片中,採瑜笑著切生日蛋糕,緊鄰她身邊的是她姊姊芝榕,最旁邊坐的正是杜惟剛。

那時候,可琪和其他親友應該是坐在採瑜的對面,由拍攝者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三個人臉上的表情。採瑜和姊姊都笑得很開心,杜惟剛也是一臉笑意,而他的目光焦點溫柔地落在採瑜臉上。

孟採瑜拿著相片的手微微顫抖著,她真的沒有想到——早在十幾年前,他就以這麼溫柔的目光暖暖地注視她,像是在凝視一個美好的夢……好多畫面在腦海裡閃過,感動的暖流由心房深處湧出,迅速傳遞到全身。

她真的不知道……

她只知道——這輩子,不會有第二個人送她這麼別具意義的禮物!

杜惟剛沉穩地道:“這是十年前的我們。其實我那時候就想要偷偷拍你的相片了,但我不敢,深怕被別人發現。後來,終於等到一次機會,那天你邀請我們全家到你家去吃生日蛋糕,我爸拿著相機一直拍照,晚上,我趁全家都熟睡後悄悄溜到一樓拿相機,再迅速躲回自己房裡,用電腦把相片傳到自己的隨身碟,再把相片洗出來。”

當時他還不敢把相片放在自己皮夾裡,深怕被別人發現而大驚小敝。她只能暫時把相片放到最珍惜的那本相簿中,而且還刻意藏在自己的一張獨照後面,以防被家人翻開時看到。直到長大後,不管搬幾次家,不管到任何一個國度,他永遠不會忘了這本相簿。

採瑜不知自己還能說什麼,只能輕輕眨動睫毛,感動地說:“你……你那時都沒告訴我。”話一出口,她就在心裡暗罵自己,幹嘛講這句話啊?聽起來好像是女生在向男朋友抱怨,抱怨他為何不早一點表白,可惟剛哥明明就不是她的男友!

杜惟剛滿懷無奈。“你那時才十四歲,才念國二,我要怎麼跟你說?我怕我講了會把你嚇昏,甚至罵我是大變態,以後看到我就躲。”那時他可是血氣方剛的十七歲少年,雖然還沒交女朋友,卻也懂得憐香惜玉。

採瑜想想也對,十四歲……那時自己滿腦子都是漫畫和喜歡的偶像,對愛情懵懵懂懂。身邊的麻吉雖然已經有人在偷偷交男朋友了,但她一直覺得愛情還離自己很遙遠,畢竟當時單純又不懂打扮的她就像醜小鴨,根本沒人會多看她一眼。

尷尬是親姊姊又那麼漂亮,她對自己根本沒自信,也不曾幻想過有誰喜歡她。

可她真的沒料到,惟剛哥居然那時就已經喜歡了?喔——心底好像有好多煙火同時綻放,砰砰砰砰——心窩開出一朵又一朵的燦爛煙花,她覺得臉頰發燙,眼睛也發亮,整個人好像突然被注入滿滿的活力,又“活”了起來!

NO!她搖搖頭,命令自己冷靜下來,離婚的陰影又慢慢籠罩上原來洋溢著羞澀的小臉。

“請你不要對我好,這輩子,我都不會再談戀愛了。”

杜惟剛的劍眉染上薄怒。“話別說得太早,你知道一輩子有多長嗎?孟採珍,你真的要因為那個混蛋而用一生來懲罰自己?這樣值得嗎?”

採瑜表情黯淡地搖頭,許多,才低聲道:“我並不是因為他而懲罰自己,我只是認為自己沒有……沒有信任別人的能力了,我不相信有人會真心真意地愛我一輩子……”

“笨丫頭!”她的話讓杜惟剛又氣又心痛,狂囂地以手指支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地逼視她。“不要再鑽牛角河北,更不準自怨自艾,你最該做的事就是好好看著我。”

他更加逼近她,嗅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修長的手指溫柔地在她臉頰上摩挲著,由她小小的耳垂一直撫模到粉頰,滿意地看著她的臉蛋越來越嫣紅,她真的好美,五官娟秀,眉眉如畫,最重要的是,這麼多年了,她始終保有那股純淨的、不染塵埃的氣質。

獨一無二,只屬於孟採瑜的氣質。

他知道自己有愛很愛她,因為她是個璀璨耀眼、值得被珍惜的好女孩!

他的指尖好像帶著魔法,在她臉上來回摩挲,孟採瑜只覺渾身越來越燙,他他……他真是越來越大膽了!火熱的視線吹皺她一池心湖,害她方寸大亂,更讓她越來越管束不了自己。

明明知道應該遠離這個危險的男人,可她的手卻酥軟如綿,無法使力推開他……撞擊胸膛的,早已分不清是害怕還是期待?

他捧起她的臉蛋,把更炙燙的情愫完全傳遞給她,幽瞳跳躍著不容錯辨的真心。“看到了嗎?你眼前有個很愛你的男人,告訴我,你真的感受不到嗎?”

採瑜已被他一連串大膽的行徑弄得暈頭轉向,他強悍的氣息縈繞她全身,只要她一吸氣,渾身毛孔就更填滿屬於他的粗獷氣味……唔,她的頭好昏好昏……

杜惟剛優雅地綻開性感的笑痕,將她的無措全看在眼底,啊,她真的好可愛,天真無邪的性感,最令男人無法抗拒!

他索性緊緊地抱住她,讓她動彈不得,俊逸的臉龐越來越靠近,他邪肆地笑著說:“你看起來很緊張,可是,你知道嗎,你臉紅的樣子,真的好可愛,我的小瑜兒,怕我嗎?”

她想否認。“我、我才沒有臉紅……”該死!吧嘛結巴啊?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她氣到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杜惟剛的笑容更加瀟灑飛揚,炯亮的黑眸不斷對她放電。“你真的太誘人了,我一定……一定要狠狠地吻你!”

“啊——”

採瑜的驚呼聲已被他迅速截斷,他牢牢地捧住她的小臉,滾燙的唇精準地落下來。

他的吻很溫柔,卻也很挑逗,察覺她的驚慌,他更壓向她,讓她根本沒有躲藏的空間,熱熱的舌尖還乘隙鑽入她的檀口內。

溼濡又魅惑的感覺自他的辣舌輻射而出,充斥她的口腔……瞬間,她只覺得所有的理智和呼吸全被奪走!

不、不能這樣……殘存的一滴滴理智在呼喚採瑜,她試著想推開他,偏偏杜惟剛卻故意更加重這一吻的力道,讓這個吻更火辣也更強悍!

天旋地轉都不足以形容採瑜內心的震憾,老天爺!她並不是沒被吻過,可從來不曾體驗如此激情又甜蜜的感覺,甘甜得好像全身每一處神經都浸入蜂蜜裡。

她不知道接吻居然可以如此撩人、如此動人心絃,血液滾滾沸騰,彷彿身體的細胞都被他喚醒了。

她竟可恥地喜歡他吮吻她的方式,喜歡他忽而溫柔地舌忝吻她的唇瓣、忽而猛烈攻佔她的唇腔更深處,把更多的火種撒入其中,噢.這個男人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但.最可怕的是她自己!為何……她居然還羞澀地回吻他?空氣中似乎迸射出陣陣火花……

兩人身軀緊緊貼合,她可以意識到他緊繃陽剛的男性曲線,還有精壯的肌肉;他也感受得到她的嬌軀有多香馥柔軟、玲瓏有致,大手迷戀地由她的臉頰輕輕滑到她細緻的鎖骨,再往下游移,帶起一波波的漣漪……

被吻到幾乎不能呼吸的採瑜暈陶陶,香軀就像一直融化的棉花糖,她知道——她完了,徹底淪陷了……

第5章(1)